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四十一章:你不要离我这么近啊

时间:2017-10-03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第四十一章:你不要离我这么近啊

    而这正好是唐启山的担心。

    唐宝待在教室里和万米莱玩手机游戏的时候,忽然被万米莱捅了捅手臂。

    “干嘛?”

    又被捅了捅。唐宝只好抬起头,然后便看到了站在窗外的身影。

    她愣了下。

    放下手机,走出教室。

    “你怎么来了?”

    “出去吃个饭。”唐启山平静地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可越是这样,唐宝心里越没谱。

    问:“我做错了什么事了么?”

    “你有做错什么事?”

    “没有。”唐宝摇头。

    然后中午唐宝就带着各种思绪跟着她爸爸去吃饭了。

    点完菜,开吃,一切都很正常。

    唐宝心想,这是什么情况?这可是进入大学后头一次跑过来和她一起吃饭啊。

    难道是他心情不好?

    “那个爸……你是不是要和周向婷离婚了?”

    唐宝问完就得到唐启山的冷漠的一眼。

    唐宝便不问了,低着脑袋吃饭。

    “你很不喜欢她们在唐家?”唐启山问。

    “我不喜欢有用么?都过了那么多年你才来问,不觉得很假么?”唐宝心里有怨言。

    “因为她们,所以你才这么叛逆?”唐启山问。

    唐宝不觉得自己叛逆,就算是有那么一点,也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

    而且,如果唐启山多一分关心在她身上,她能如此么?

    唐启山的心都在那对母女身上。

    唐宝以为唐启山说她叛逆是指的以前她干的事,结果并不是。

    “你要叛逆也得有个度,为什么要跟帝昊天那种人搅在一起?”唐启山这才说到重点上。

    唐宝搛菜的动作顿了下:“你说什么?”

    “你以为我不管你就什么都不知道?给我离帝昊天远远的,不要跟他有任何瓜葛。”唐启山严厉地说。

    唐宝听出来了,她爸并不知道她已经和帝昊天结了婚,所以才这样说。

    要不然直接开口的还不是让她去离婚么?

    “你这是为了周向婷母女来当说客了?”

    “当什么说客?”

    “难道不是么?你不就是怕我跟帝昊天走得太近,影响到唐如意嫁给帝昊天的幸福人生么?”

    “跟她有什么关系?”唐启山脸色不好。

    “那你说说为什么不让我和帝昊天走到一块?帝昊天多少女人想接近的男人,不管是权势,还是外貌,都无可挑剔,我怎么就要远离他了?”

    “帝昊天是你能驾驭得了的么?有野心,有手段,你有什么?”唐启山甚是严厉地问。“你才十九岁,什么都不懂,到后来,你哭都来不及!”

    这样的话貌似关心。

    可唐宝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说了那么多,还不是为了周向婷母女。

    那天在客厅里的时候,唐启山可没有如此让唐如意打消嫁给帝昊天的念头,现在却百般劝她。

    这种感觉真的很陌生。

    是不是为了周向婷母女,牺牲自己的女儿也是在所不惜的?

    唐宝沉淀了下内心的酸涩,问:“爸,你还记得妈妈跟你结婚的时候穿的那身旗袍么?我想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吧?我知道,时间久了,她的女儿你也会忘记的。你慢慢吃吧,我回学校了。”

    “你给我站住!”唐启山给气得。

    唐宝就像是没有听到,转身跑了。

    一口气跑很远,才发现自己跑错了方向,是和学校相反的。

    身心疲惫的她在墙角坐了下来。

    内心的酸涩直往眼睛里冲,汇聚成眼泪。

    唐宝不想被人发现自己的悲伤,在眼泪落下时擦去。

    可是她还是忽略了自己的承受力,泪水一颗颗地往下掉,根本就来不及擦。

    她干脆就不擦了,将脸埋进膝盖里。

    她宁愿家里只有她和爸爸,过着单身家庭的生活,她也不要有周向婷这样的母女。

    那么恶毒的女人,为什么非要让她留在唐家。

    唐宝哭了会儿,觉得不太对劲。

    抬头便看到了顾临深,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幽冷幽冷的,脸庞棱角的冷硬线条逼人不已,感觉周身的日光都冷了下去。

    “挺伤心。”寡淡的语气。

    唐宝赶紧低头拭泪,然后站起身,不过眼睛还是红红的。

    “真巧啊,在这里碰到你。”唐宝笑。

    “笑的那么丑,干脆别笑了。”顾临深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都是一贯的冷淡薄情。

    唐宝脸上的笑顿时收了回去。

    心想,我又没让你看。

    果然,帝昊天不好应付,他的朋友也是如此。

    物以类聚,一点都没错。

    顾临深慢慢地朝唐宝靠近,唐宝往后退,直到后背贴上墙壁。

    “你干什么?”唐宝心慌。

    顾临深近在咫尺地盯着唐宝的脸,近到能清晰地将对方的呼吸给闻透。

    这是要做什么?

    顾临深和帝昊天是朋友,总不至于干些不好的事吧?

    “这张脸还真是像。”顾临深的视线放肆地描摹着唐宝的脸。

    唐宝没明白:“像什么?”

    顾临深又不说话了,只是无声地盯着她。

    唐宝可不喜欢这样的盯视,说:“朋友妻不可欺,你没听过么?”

    “我欺你了么?”顾临深平静地反问,连吐出来的气息都含着幽幽的冷。

    “那你不要离我这么近啊!”

    唐宝心想,给她一块砖,她想将这个人砸晕过去。

    就在那样想的时候,顾临深的嘴角忽然笑了下,很淡,可意味不明的深谙让唐宝没来由的发冷。

    接着顾临深转身走了

    车子在路边停靠着,手下将门打开,人钻了进去。

    就那么走了。

    唐宝被这么一个插曲弄得云里雾里。

    什么毛病?

    和帝昊天不相上下的不好招惹的人。

    一连几天都没有唐启山那里都没有什么进展,问了后就说并没有机会看到帝昊天。

    这样等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唐如意没有那个耐性。

    最主要的是,她怕帝昊天被唐宝霸占太久,嫉妒心让她无法再等下去了。

    于是在某天她侯在唐宝的学校外,本想看看唐宝到底有没有和帝昊天约会什么的。如果还在一起,就说明唐启山真的没有和帝昊天提自己。

    在唐宝出校门时,唐如意就跟在后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