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五百二十五章:砸东西

时间:2018-02-20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可她总要错觉帝昊天对她是有些不一样的。

    其实大半时候,唐宝总是会错觉。

    帝昊天失忆后不记得她,始终是她心里的一个结。

    她试图压制、忘记,现在蓝婉柔又给重新地将她的结给翻出来。

    鲜血淋漓的。

    在蓝婉柔面前,她占不了任何便宜。

    赢在了面子,输在了里子。

    唐宝也不知道在玫瑰园里站了多久,久到她的腿都发麻了。然后她就改坐在花坛边。

    反正眼睛就是盯着那些玫瑰花看。

    不是有人盯着白雪看会有雪盲症嘛。

    唐宝回神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了花盲症,都有了刺痛感了。

    她只好暂时闭上眼睛。

    许久睁开,才没事了。

    唐宝站起身,离开玫瑰园。

    刚进大厅,张莉就过来声:“少夫人,烂菊花走了。”

    唐宝倒是不意外。

    蓝婉柔想走,帝昊天肯定是做了挽留吧,毕竟人家刚来,还只是吃了一顿饭,怎么解得了相思?

    幸亏她手上有假的录音,吓走了蓝婉柔。

    她知道帝昊天的心在蓝婉柔那里,可是,她更不想在城堡里看到蓝婉柔。

    空气里带着入侵的涌动。

    唐宝回神,抬头就看到气势朝她逼近的帝昊天。

    张莉赶忙下去了。

    “你赶婉柔走的?”帝昊天冷漠地质问。

    唐宝的心沉了沉,忍住那阵酸痛的不适,问:“蓝婉柔的?”见帝昊天不话,绷着脸,“既然没,你这样跑过来质问我可以

    么?”

    完,也不等帝昊天话,更不想知道他会什么,想必也不是什么好话。

    转身走了,往楼上去。

    帝昊天的脸色都黑的如墨,冷的如冰了。

    回身看着往楼上去的纤细背影,浑身的冷气能慑人。

    眼神更是带着戾气。

    做错事的是唐宝,背叛他的也是唐宝,她就是这副态度?

    帝昊天内心没来由的,对唐宝的疏离感到愤怒和暴躁。

    他想不明白自己暴躁的来由。

    对了,一定是他的威严不可冒犯。

    唐宝刚走到楼梯拐角处,手臂一紧,一痛,就被拽了过去——

    “啊!”

    “如果不是你赶她走的,她为什么会走?”帝昊天阴着脸质问。

    唐宝的手腕哪里经得起帝昊天虎爪的力度,感觉骨头都要被捏碎了,痛得她用手去掰:“我哪里知道她为什么要走啊?”帝昊天

    的手怎么都掰不开,“你那么想知道的话,你去她家找她,问她啊?”

    “该死的!她要是愿意,你以为我会来问你?”帝昊天对唐宝的态度真的是怒火攻心,手上力度甩开她。

    唐宝本来就是在挣扎,没想到帝昊天又甩了一下,人极度不稳地往后倒退数步。

    而此刻是在楼梯拐角处,后面就是楼梯台阶了。

    唐宝的脚直接踏空——

    “啊!”重心往后倒去。

    唐宝本能地就要去抓帝昊天,然而,不仅帝昊天没有抓着,连护栏都没有抓到。

    千钧一发的时刻。

    她想,自己这次是躲不了这灾难了。

    还是因帝昊天造成的。

    就帝昊天对她的冷漠冷血,绝对不会救她。

    唐宝闭上眼睛,准备承受那致命的一击时,却发现自己往下落的身体停住了。

    她脑袋懵了下,缓缓地睁开眼。

    视线一晃,人到了安全之地。

    唐宝愣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刀削脸廓,帝昊天……

    他怎么救了自己?他不是很恨她么?恨她赶走了蓝婉柔?

    这又是为什么?

    空气中仿佛有什么情绪在凝结,压抑,耳边静地仿佛只能听到粗重的呼吸和狂跳的心跳。

    腰上的臂力松开,帝昊天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唐宝站在那里,腰上还有那种紧紧箍住的紧实感,和渗透进衣服里的炙热感。

    看着不断走远的帝昊天,她既没有叫他,也什么都没,就那么脑子混乱地看着他。

    直到看不到他,听到了房间门的关闭声。

    帝昊天回了房间,门关上后,就那么僵硬地伫立在那里。

    在唐宝往下坠落的时候,帝昊天觉得就唐宝对他的不可饶恕的背叛后,给她个死刑都不为过。

    所以,他并不想救唐宝。

    甚至想看她坠落后的凶残。

    只是,他的眼神发愣,脑袋发懵,心脏剧痛,接着肢体就像是不受控制似的抱住唐宝柔软的身体。

    这是为什么?

    他对唐宝是那么的恨。

    她背叛他,欺骗他跟帝均白在一起吃饭。

    为什么他还要救她。

    她有活着的必要么?

    就算他失忆了,他知道自己的手段是残忍的,对该死的人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可是,他做了什么?

    对唐宝一次又一次的容忍,破了他的原则。

    帝昊天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了。

    头脑混乱地开始痛。

    痛得帝昊天的身型猛地一晃,跪倒在了地毯上,神情痛苦。

    气息大口大口地喘着,额头上的汗水沿着凸起的青筋淌下来,滴落在地毯上。

    帝昊天的黑眸戾气如飓风,站起身直接将房间里的东西全部给砸了。

    似乎只有这样的发泄,才能让他舒服些,让脑子清醒些。

    外面的佣人听到里面的巨响,吓了一跳,赶紧跑走,找到李恩。

    “主管,不好了。”

    “帝少怎么了?”佣人都是李恩安排的,自然知道佣人是侯在帝昊天房间外不远处的。

    “我听到帝少房间里很大的声响,好像是在砸东西。”

    旁边的张莉看了看李恩,不明白为什么要砸东西?

    刚才还和唐宝吵架来着。

    这是因为被唐宝气着了的缘故?

    李恩不敢怠慢地往楼上去,张莉和佣人也跟去了。

    还未到房间门前,那巨响再次传来。

    那砸得东西一定是个大号的。

    号的可不会将脚下的地都震动得这么清晰。

    “主管,这个怎么办?”张莉声地问。

    “就待在这里。”李恩。

    “待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么?”

    “等里面平静了,我们进去收拾东西。”李恩想了想,“可能还要添置东西。”

    “……”张莉望着那紧闭的门,不知道会砸成什么样啊?

    “你去安排几个外出的人准备着,等会要买东西。”李恩吩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