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五百二十二章:已经搬好了

时间:2018-02-19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她简直找不到一丝的空隙,为自己辩驳。

    真的,一点都没有。

    所以,她才会愣在那里,半晌都没有反应。

    连下颚的疼痛都迟钝了起来。

    她总算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后,帝昊天对她的态度忽然有所改变。

    原来尽是后腰上的字所造成的。

    然而,峰回路转,出了帝均白的事。

    为什么她和帝昊天一定要闹成这样呢?

    就像是万米莱的。

    她就算是多么委屈,辩驳是多么的牵强,可她还是要解释一番。

    “帝昊天,你的不对,不是这样的。我和帝均白什么事都没有。你忘记了,我的第一次是给你的,我和帝均白什么事都没有啊

    !那天晚上,我流了血,你骂了我,我有没有和帝均白亲近都不知道么?我真的不知道,是你碰了我,我们才知道真相。因

    为当时我下药,迷迷糊糊的,根本就不知情的。也是误会了好久才解开。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我们

    谁也没。”唐宝急急地下去。

    生怕太短,帝昊天听不明白,又生怕话太长,帝昊天没有耐性听下去。

    还好,她完了,帝昊天全部听到了。

    带着无助和希冀看着他。

    帝昊天确实是听到了,可他的面色无波澜的无绪,黑眸却沉得异常冷厉,仿佛是带着深邃的戾气。

    这是唐宝的真话,还是她的再一次的谎言?

    他应该相信她?

    可唐宝和帝均白吃饭的事,却是实实在在的谎言。

    “为什么你每次都是在跟我解释?你哪里来的这么多误会!”帝昊天手上用力地推开唐宝,阴冷嫌恶地看着她。

    唐宝往后趔趄了好几步,差点没有稳住摔倒在地上。

    隔着昏暗的视线看着不远处的帝昊天。

    那视线,仿佛看过来的时候,所到之地,都被冻结。

    “帝昊天,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唐宝眼眶发热,泪水无法控制地往下滴。

    温热地滑过她的脸颊。

    帝昊天黑眸冷地没有一丝的感情。

    转身,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就离开了大厅。

    唐宝怔怔的看着那伟岸的背影越走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她觉得,大厅里的昏暗也是有好处的。

    至少看不到她在流眼泪。

    看不到她的狼狈。

    她早就预料下场会不太好,但是真的发生了,她还是不能接受的。

    唐宝也不知道自己无声地哭了多久,想必都流了不少的泪。

    回神的时候,整个城堡都是沉静在寂静中的。

    动了动腿,双腿都是麻木的。

    然后一步步地离开大厅,往楼上去。

    快走到卧室时,就看到有佣人从帝昊天的房间出来,指挥工作的人正是李恩,张莉站在旁边,那看过来的眼神似乎比她还要难

    受的样子。

    唐宝见佣人将她的东西从房间里搬出来。

    忙问:“这是什么意思?”

    李恩面色沉静了下,:“少夫人,这是帝少的吩咐,你可能要住到之前的房间去。”

    唐宝慌忙进房间。

    里面看到帝昊天颀长的身型伫立着窗前,背对着她。

    “帝昊天,你为什么要把我的东西搬出去?”唐宝问。上前带着哀求的语气,“为什么要这样?我不要分居。”

    帝昊天回身,脸上的表情冷地慑人:“不要?这不是你想要的?更方便背着我做下贱的事,也不需要想着怎么来隐瞒!”

    “我没有!我没有!”唐宝激动地,呜咽出声,还要控制自己不要失控,双手去抓帝昊天的手臂,就像是在传递自己的无助和

    委屈,“帝昊天,我求你了,相信我吧!”

    帝昊天甩开她的手,朝床边走去。

    直接将墙面上贴的三从四德和协议一起撕了下来。

    撕拉一声。

    然后再将其一起撕碎。

    上面还给精装封好的,却在帝昊天的手上轻而易举地被撕了。

    唐宝震惊地看着,就好像是那不是撕的纸,而是她的心。

    撕成一片一片的了。

    待她反应过来,已经被帝昊天给撕完了,碎片飘落在地上。

    帝昊天刀削的脸微侧,锋利冷鸷:“你可以出去了!”

    那双黑眸真的是冷漠地连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的样子。

    唐宝纤细的身体在原处晃了晃,似乎是承受不住这一切的虚弱。

    她缓缓地走过去。

    在帝昊天的身侧停下。

    低着头看着地上的那些残骸。

    停顿了片刻,蹲下身,将那些碎片一片不漏地捡起来。

    然后也没有去看帝昊天,离开了主卧室。

    帝昊天站在那里未动,脸上没有表情的显露,黑眸冷冷的凝着。

    仿佛任何人的靠近都将会被那戾气挫伤。

    唐宝回到了之前的那间房,坐在书桌前,将那些碎片放在桌面上,愣愣地看着。

    耳是佣人在不断进进出出的搬东西。

    唐宝眼里的泪花直打转。

    就是忍住没有落下来。

    其实,何必这样子搬呢?

    这间房需要用的东西都在,不缺什么。

    而帝昊天非要做到如此地步,想必就是不想在自己的房间里再看到她的东西吧!

    他认定她跟帝均白发生了什么,所以如此厌恶嫌恶她。

    唐宝很是懂得。

    “少夫人,东西已经搬好了。”张莉走过来,迟疑了片刻,。

    “我知道了,麻烦你们了。”唐宝低声地。

    那音量让人听着心里不好受。

    可是张莉只是个佣人,她还能什么?

    什么,也什么都不能改变。

    然后她就出去了,轻轻地将门带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门带上的震动导致,一直挂在眼睑的泪水就那么滴答在了桌面上。

    细白的手指微微地戳着那些纸碎片。

    她以为……以为自己努力地靠近帝昊天,总有一天,他会正视自己,相信自己。

    可是,没有。

    反而变本加厉。

    她在看到东西被搬出来的那刻,以为帝昊天是要将她赶出去。

    可最后,却是分开房间。

    那么,她是不是应该欣慰一下帝昊天并不是对她太过无情呢?

    将蓝婉柔赶出去,她和帝昊天的关系没有日渐变好,反而愈演愈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