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五百二十一章:不想你误会

时间:2018-02-19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帝均白面色凝重:“这倒是。”

    “如果帝昊天找你问,你就出当时的真相,好么?”

    “那是肯定的,难道我还谎么?”

    唐宝虽然觉得帝均白一定会帮她,不过听他这么,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谢谢你均白哥。”

    “真要谢我的话,不如请我吃饭吧。前两天我请了你,你应该礼尚往来一下。”帝均白带着笑。

    “好,等什么时候我请你吃饭。”唐宝。

    “我等你。”就在帝均白这么温润地完后,就感觉到身后的不对劲,忙转身。手上还接着电话,微愣地看着身后不知何时出现

    的帝昊天。“哥……”

    “在跟谁打电话?”作为帝氏的掌权人对下面的人打电话这样的私事事是不会过问的。

    不过,此刻,帝昊天却问了出来,脸色深沉无绪。

    如此低沉威慑的声音,连对面的唐宝都听出来了。

    顿时吓得脸色一白,忙把手机给挂断了。

    帝昊天,他怎么跟帝均白在一块?

    不可能啊,如果帝均白跟帝昊天在一块,绝对不会如此轻松地跟她打电话。

    那么就是,他们打电话的时候,帝昊天是突然出现的。

    这种慌张,不啻于帝昊天骤降在她面前时的感觉。

    “是你自己,还是手机给我看?”帝昊天冷漠如霜地问。

    “唐宝。哥,你不要误会,只是打个电话。”

    “前两天你们去吃饭了?我怎么不知道。”帝昊天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帝均白,聚集的冷意几乎能击碎人。

    “就是……那天你去我家吃饭,我恰巧在帝氏门口看到唐宝,她似乎很伤心,所以我就叫她一起吃了顿饭,然后我就回去了。”

    帝均白了实话。

    帝昊天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浑身却冷地空气都要掉冰渣子。

    然后帝昊天一言不发地走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上面的红色数字不断地往下跳。

    帝均白抬起脸来,看着那紧闭的电梯门,没什么表情。

    几个时对唐宝来简直就是凌迟的感觉。

    从公司,到最后终究要回到城堡的消极。

    跟让她去死差不多。

    可她能跑么?

    不能。

    不但不能跑,她还要按照时间回城堡,才能显得她不心虚。

    可是这种事,可以不心虚,但绝对不会不害怕。

    特别是面对帝昊天的时候。

    进大厅,光线比往常都要昏暗一些,就像是一个人的心情。

    有热的,有冷的,有明亮的,就有灰暗的……

    唐宝抬眼看去,就看到帝昊天独自陷入沙发中。

    目视前方。

    电视并未开,佣人也不在,静地仿佛能听到自己心脏每分钟能跳多少下。

    空气中的压迫仿佛要被什么撕裂开来的可怕。

    连带着唐宝受到殃及,身体有被撕裂的痛楚。

    唐宝往大厅的沙发走去,越近越看清帝昊天脸部的轮廓,线条如刀削的凌厉。

    “帝昊天,你吃饭了么?大厅里怎么不开灯啊?”唐宝心地问。

    帝昊天幽幽地转过脸,比大厅光线还要晦暗的黑眸看着唐宝,却比寻常还要锐利几倍。

    “你似乎比昨天回来的晚,去做什么了?”低沉平静到听不出情绪的声音。

    “我没做什么,就是一直待在公司里工作的。下班后我就直接回来了。”

    “没有骗人?”

    “没有。”唐宝确实是直接从公司离开的。

    可能是因为恐惧,所以时间上有些磨蹭了。

    “以前也没有?”帝昊天问。

    唐宝愣了愣,本能地想到今天给帝均白打电话的事。

    她跟帝均白什么了?

    脑子里乱糟糟的,应该是没有什么会让帝昊天怀疑的事吧?

    而且,她相信帝均白不会跟帝昊天多什么的。

    所以,唐宝稳着自己不安的情绪,:“没有。”

    “还在骗我!”帝昊天随手砸了手边的烟灰缸——

    ‘砰’地一声应声而碎,力度大到碎片如爆炸。

    唐宝只觉得手背上一疼。

    然后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

    她知道,自己的手背被碎片给击破了。

    但是,她没动,更没有去看破成什么样了。

    此刻她被帝昊天的怒火震慑地浑身都颤,双腿发软。

    帝昊天的怒火加阴戾的气势没有几个人能承受。

    下颚一疼,被帝昊天粗粝而有力的手钳住。

    夹杂着帝昊天的努力。

    唐宝就感觉自己的下颚骨快要碎裂开,就像那个被砸碎的烟灰缸。

    然后猛地给拖回帝昊天面前最近的距离。

    四片唇都要碰触上。

    可这不是亲吻,而是恐惧。

    “帝昊天,我没有骗你……”唐宝疼痛,想挣扎地掰开帝昊天掐着她下颚的手,却纹丝不动。

    帝昊天的手劲连男人都抵不过,何况是她。

    “没有?前两天不是和帝均白吃饭去了?嗯?”

    唐宝疼痛的脸色顿时僵了僵,帝昊天的视线就算是在不够明亮的昏暗中也看得清清楚楚。

    “没话了?”

    “帝昊天,我那天确实是和帝均白吃了饭,吃完了我就回来了。”

    “既然吃了,为什么回来还要再吃一顿?”帝昊天问,见唐宝不话,他怒吼,“!”

    “我……我只是不想你误会。”

    “你确定不是心虚?”帝昊天满腔的怒火转移到手上,捏着下颚的手劲便更大——

    “唔!”唐宝疼得哼哼,眼里冒泪花。“帝昊天,我只是……只是怕你误会,所以我才那么做的……”

    “是么?你要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会想出这种办法?还是你的我失忆了好糊弄?嗯?”

    “我没有那样想,真的!”唐宝只是单纯地不想让帝昊天误会,才会那样做。

    “那你希望我怎么想?想你和帝均白是清白的?我在想,失忆前的我为什么会让你留在身边的,或许开始我确实被你吸引,所以

    才会带着占有欲在你的后腰处刻上字,才会要什么协议,后来发现你的背叛,才要跟你离婚。为了跟你离婚才追着你去。是这

    样的吧?”帝昊天问的像是反问,实际上,那就是肯定句。

    如果不是唐宝没有失忆。

    她也几乎要相信帝昊天这番天衣无缝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