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五百一十八章:听到了什么

时间:2018-02-19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才感到自己的腰真的是不能站久。

    她其实很想跟帝昊天说,坐他的车子,然后送她去公司。

    可是,帝昊天难得的大发善心,她不敢开口啊!

    唐宝更不想去公司,只想在舒服的大床上躺一天恢复元气。

    然而想到帝昊天将周之森调走的事,她心里是很不安的。

    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她要好好地学习公司管理和发展公司远大宏图。

    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唐宝回到楼上,拿了包包,就要离开城堡。

    “少夫人,你要出去啊?不在家休息么?”张莉问。

    “我要去公司啊。”

    张莉看了下唐宝撑着腰的手,含蓄地说:“一天不去也没关系的,好好休息吧,身体重要!”

    唐宝注意到张莉的眼神,顿时小脸一红,说:“不用了。”

    说完,就溜了。

    跑的时候还差点闪了腰。

    被看出来了吧?

    真丢人。

    唐宝回到公司后,就认真工作。

    还是撑着虚软的身体工作的。

    她对自己有些感动。

    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勤快过啊。

    以前身体好如牛都不愿意待在办公室里工作。

    现在体力不支还要撑着。

    唐宝看得出万米莱眼里的佩服。

    晚上的时候,睡觉。

    唐宝早早的上了床。

    帝昊天从书房出来后,就回了房间。

    也洗澡上了床。

    然而接着,帝昊天开始不安分。

    唐宝一把抓住帝昊天的手,惶恐:“你干什么?”

    “你说呢?”

    “我……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因为太可怕了。

    “我会让你知道。”帝昊天的黑眸蠢蠢欲动。

    “帝昊天,你不能这样,你这不是昨天刚那个么?”唐宝欲哭无泪着,怎么失忆的帝昊天还是这个样子啊?

    也对,身体还是帝昊天的身体,需求量当然也是一样的。

    “你想拒绝?”帝昊天勾起她的下颚,强大的气场。

    唐宝很认真地点头。

    然后帝昊天冷凝着黑眸,将唐宝的下颚勾向床头上方,对着那张纸,声音低沉危险:“这协议上是怎么写的?”

    “……”唐宝有些惊愕地看了看墙头上的协议,再看向帝昊天。

    不仅仅是协议上的一个星期只能休息两天的事。

    还有,帝昊天居然相信了上面写的。

    这张协议,帝昊天肯定是早就看得到的。

    但是他却依然不相信唐宝。

    那么,也就是说,连带着三从四德和协议都是持怀疑态度的。

    要不然,他不会那么的不相信自己,连自己的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的样子。

    可是现在,他让她看上面的协议?

    这是不是代表,帝昊天是相信这个协议是他们之间的了?

    “帝昊天,你……你不觉得这个协议是假的么?或者,是我哄骗来的?”唐宝心情复杂地问。

    还带着点惴惴不安。

    生怕帝昊天又开始否决自己的判断。

    “是假的么?”帝昊天反问。

    唐宝摇摇头:“是你逼我写的。”

    “那就不用拒绝了。”帝昊天薄唇直接压了下去——

    “嗯……”唐宝心魂都荡了下。

    帝昊天什么意思啊?

    这是相信了这份协议是真的?

    不会是他想吃她,故意这么说的吧?

    可是唐宝又觉得不太像。

    为什么帝昊天会选择相信她了呢?

    这两天都有点奇怪。

    还是说,满足了他,他心情好?

    “啊!帝昊天,你轻点啊!!”唐宝痛得浑身都僵着。

    “让你不专心了?”

    “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罢了,你……你要我专心可以用说的啊,为什么要这么粗暴?”唐宝可怜兮兮地问。

    “我喜欢用实际行动。”

    “……”我不喜欢,毫无防备的撕开,这是要吓死我啊!也不知道有没有流血。

    隔天。

    一个平头男子从公司里出来。

    刚走到马路上,就被人拦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平头男子防备地问。

    刚问完,就被拎着往路边摔去。

    平头男子一个趔趄,跪趴在地上。

    发现自己跪在了一辆黑色军备豪车后座门前。

    抬头就看到车后面坐着的身份尊贵不可侵犯的男人,黑眸深沉而阴戾。

    “帝、帝少……”

    “看来知道我是谁。”帝昊天弹了弹手上的烟灰,“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么?”

    “不、不知道。”平头男子眼神闪烁着摇头。

    帝昊天的黑眸一厉。

    何绝抬脚直接踩在平头男子的后背上,男子一下子趴了下来。

    另一个保镖将平头男子的头放在车轮下面。

    车子启动,车轮往后碾压,首先朝着小手指碾压上去——

    “啊啊啊啊!!!”平头男子凄惨地大叫,脸色苍白,痛得脑袋上的汗都流下来了。

    “碎了几根?”帝昊天淡淡的问。

    何绝说:“两根,还有八根。”

    那意思是,还可以继续碾压下去。

    平头男子还在剧痛中,被何绝说的话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我说,我说……”平头男子何时碰到过这种残忍的事。

    他现在才明白,传说帝城之王的狠是多么的可怕。

    再不说,他的小命都没有了。

    帝昊天黑眸锐利凶残的看着他。

    “是……是帝少的母亲让我这么做的。她说让我拍下少夫人和您的保镖亲密的画面,然后就发给您,只要这样就可以了。”平头男子嘴里还流着血水。

    那是因为太痛,把自己嘴里给咬伤了。

    何绝一愣。

    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要抓这个男人。

    那天,在病房里,他跟唐宝在说话,窗外就是有个人影在晃。

    也就是说,唐宝会忽然让他不要跟帝少提关于她的一切,连名字都不要提的原因?

    帝昊天冷冽的视线看了眼微愣的何绝,又落在平头男子身上。

    那样淡淡的,却慑人的眼神,让平头男子吓得浑身一抖。

    “那你除了拍照,还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帝昊天问。

    “说……说另一个女人的事,说帝少的保镖在昏迷期间一直在照顾他,让他好好珍惜……期间还打了个电话给那个女人,好像是让她来医院看帝少的保镖……电话打完后,又说了那个女人还没有谈男朋友什么的,让帝少的保镖主动点……其他的就没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