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五百一十二章:不算失职

时间:2018-02-19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这样好么?

    帝昊天一片茫然。

    这时,门外的佣人进来。

    看了眼帝昊天,对李恩说:“主管,老夫人来了。”

    虞桑环走了进来,看到客厅里脸色异常的帝昊天,还有站在一旁的李恩,有些奇怪。

    不过随即也不奇怪了。

    想必是为了唐宝和何绝照片的事吧。

    因为照片的事就是虞桑环做的。

    李恩对虞桑环颔首后,就下去了。

    虞桑环在沙发上坐下,问:“怎么了这是?不会又跟唐宝吵架了吧?我都跟你说了,你和唐宝的性格不合适,你偏偏不听我的话。”

    “怎么过来了。”帝昊天恢复脸色,坐在沙发里,没什么表情地问。

    “过来跟你一起用餐啊,我都好久没有跟你一起吃饭了。”虞桑环说。

    想到儿子连过年都不在身边,她对唐宝的心结怎么都无法解开。

    帝昊天点了点头,没说话。

    “唐宝呢?我怎么没有看到她?”虞桑环往别处看一眼。

    “楼上。”帝昊天敛着黑眸,说。

    虞桑环揣摩了下帝昊天的脸色,说:“你还想继续跟唐宝纠缠下去么?我首先跟你说一声,唐宝这个人在某些方面是很不检点的。以前你就吃过大亏,难道你想失忆后再次受伤么?”

    帝昊天没说话。

    脸色冷沉着。

    “昊天,你是我亲儿子,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么?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帝昊天脸上的表情无法揣测,黑眸深邃着。

    虞桑环还想说什么,李恩走过来。

    “帝少,老夫人,用晚餐了。”

    帝昊天站起身,虞桑环也跟着去餐厅了。

    那边张莉去叫唐宝了。

    在帝昊天和虞桑环进去餐厅没多久,唐宝进餐厅了。

    就看到里面的虞桑环。

    在张莉叫她的时候,就已经跟她说了,虞桑环来了。

    所以,并不意外。

    就是氛围不太自在罢了。

    唐宝在餐桌前坐下,叫了声虞桑环:“妈。”

    虞桑环理不理她是她自己的事,她是小辈,叫人是最基本的礼貌。

    不叫,那就是她的不懂事了。

    虞桑环顿时感觉自己的胃口不是那么好了。

    虽然知道来这里吃饭会让她不舒服,但是,她必须来,她想看看帝昊天和唐宝之间到底会发生什么。

    然而,唐宝下来吃饭,帝昊天也没说什么,专注着用餐的样子。

    只是她刚来的时候,帝昊天的脸色明明很差,就好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

    现在就好了?

    食不言。

    一顿饭吃得很安静。

    吃完了走出餐厅,虞桑环看了看帝昊天,又看了看身后不远处沉默的唐宝。

    说:“好的婚姻,也不是一味的容忍,因为这个世界上识相的人总是很少。我走了,不必送了。”

    说完,冷冷地瞥了唐宝一眼,转身走了。

    唐宝很明白,虞桑环说的那个‘不识相’的人是她。

    在知道蓝婉柔不在这里后,虞桑环对她就更不喜欢了吧!

    说那话,不就是巴不得帝昊天跟她离婚么?现在居然当着帝昊天和她的面一起说出来了。

    唐宝去看帝昊天的脸色。

    他会听虞桑环的话跟她离婚么?

    唐宝心里很紧张。

    她就算是被失忆的帝昊天伤过,可心里清楚,这不是帝昊天真正的心。

    他只是身不由己而已。

    生病就是身不由己。

    帝昊天是在乎她的。

    在车子坠入悬崖的时候,帝昊天将她推出车子给她带来的震撼,怎么都无法去忘记。

    就算帝昊天要跟她离婚,也应该在他恢复记忆之后。

    而不是现在。

    在看到帝昊天淡淡的瞥她一眼就回楼上后,唐宝松了口气。

    这是不是说明,帝昊天不会听虞桑环的话,和她离婚了?

    这样想的唐宝回到房间。

    帝昊天站在那里解衣服扣子。

    “最好跟异性保持距离,否则,刚才的话你应该听明白了。”帝昊天背对着她说。

    看不出帝昊天脸上的表情。

    就算看不到,唐宝也想象得到那是怎样的冷漠和不可违抗。

    所谓“刚才的话”就是虞桑环说的话。

    唐宝已经很明白了。

    “我都已经跟你解释了,我都已经结婚了,怎么会跟别人有什么?”唐宝颓然地解释着。

    帝昊天一言不发地进了浴室。

    “……”唐宝郁闷。

    帝昊天这是明摆着不听她的解释。

    霸道地不像话。

    隔天,帝昊天用完早餐就离开了城堡。

    唐宝看着离开的人,瘪了瘪嘴。

    真是够冷淡的。

    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跟她讲。

    黑色的座驾在医院门口停下。

    帝昊天气场强大地从车内走下来。

    病房里,何绝正站在那里跟医生交谈着什么。

    在病房的门被推开时,他愣住了。

    “帝少。”何绝神色一肃。

    医生对帝昊天弯了弯腰,转身离开了。

    帝昊天黑眸极附压迫地冷视着面前的何绝。

    昨天他可是刚收到他和唐宝的“合照”。

    何绝被用如此冷厉的眼神凝视着。

    以前只有在他没有做到帝少的要求时,才会受到这样的压迫眼神。

    可是,他刚醒。

    何绝将视线微微落下,臣服的姿态。

    看了何绝须臾后,将冷厉的视线转向窗口。

    按照照片被拍摄的角度,拍摄位置就是在这里。

    “医生怎么说?”帝昊天问。

    “医生说明天,不过我觉得现在就可以出院。”何绝说。

    “我过来不是催你出院的。”

    “是。”

    何绝看向帝昊天的背影。

    他真的是失忆了么?

    如果不是唐宝跟他提前说,完全看不出来。

    不怒而威的气势还是从前的帝少。

    “你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帝昊天哪怕是转身的一个动作,都带着压迫的气势。

    让人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在泖村镇是我没有保护好帝少,我听米莱说帝少受了严重的伤,还失忆了,是我的失职。”何绝说。

    “你也受了伤,不算失职。”帝昊天淡淡的说。随即黑眸锐利的看着沉默的何绝,又问,“你想说的话只有这些?”

    “……是。”何绝微愣的神色。

    帝昊天的眼神带着深沉的锐利,似乎能将人穿透的视线。

    须臾收回视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