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四百七十四章:出什么事了

时间:2018-02-03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现在居然眼睁睁地看着,陪他一起不吃肉。

    帝昊天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是怎么回事。

    或者是他的心在翻腾着什么。

    看着唐宝娇的脸,薄唇就那么出话来:“够了。”

    准备将最后一盘肉端走的秘书愣了愣,顿时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

    便收回了手。

    可唐宝不明白啊!

    立刻着急地快要跳起来:“不行不行,都给撤走!一盘也不能留!”

    “你确定?”帝昊天问。

    “确定!”唐宝用力点头。

    帝昊天挥了挥手,秘书便将最后一盘肉给端走了。

    唐宝心里那个滴血啊!但还是紧紧地抿着唇,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笑眯眯地对帝昊天:“可以吃了,随便吃!”

    她就将就着吃吧!

    帝昊天淡然地用餐,又再次云淡风轻地了句:“最后一盘肉留下是给你吃的。”

    “噗!”唐宝直接将嘴里的素菜给喷出来。

    要不是有所收敛,她能碰到桌对面去。

    帝昊天对唐宝的反应很满意。

    唐宝特激动:“你为什么不早?”

    “我为什么要早?”

    “你不我怎么知道你是给我吃的?”唐宝噘着嘴委屈。然后站起身,“我去让她端回来。”

    “坐下。”帝昊天命令。

    唐宝的身体僵在那里,然后坐下,可怜巴巴地看着帝昊天:“真不能端回来么?”

    “不能。”

    “……”唐宝的心再次滴血。

    她就吃了一口的肉啊!

    算了,她还是不吃了吧!自己刚才都答应帝昊天不吃了。

    再吃就是话不算话了吧!

    看开了的唐宝又对帝昊天乐呵呵地:“帝昊天,我不吃,真的。不仅不吃,从今天开始,你什么时候能吃肉,我就什么时候吃

    !”

    帝昊天黑眸微愣,看向唐宝那张白皙清丽的脸上充满纯真,心口不由震荡了下,让他有些不适地拧眉,收回紧盯的视线。

    唐宝见他脸色不对劲,忙问:“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情绪恢复过来的帝昊天看向她,黑眸深邃:“真的不吃?”

    “不吃。”

    “就算背着我偷吃,我也看不到,所以,这样的话就不必。”

    唐宝水灵灵的眼珠子转了转,:“要不然,我一天二十四时跟着你?那样,你就知道我有没有偷吃了。”

    “不需要。”

    唐宝撅了撅嘴。

    还想着耍个聪明,可以天天和帝昊天在一起呢。

    居然被拒绝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吃肉?到时候万一你拿不知道我有没有吃肉的借口在餐桌上吃肉呢?”唐宝问。

    只有帝昊天听医生的话,她是可以忍受的。

    “管好自己。”帝昊天只冷冷的这么一句话。

    唐宝想着,她肯定能管好自己。

    “我会管好自己的,而且我还要管好你。”唐宝郑重地跟帝昊天。

    帝昊天冷哼一声,没话。

    似乎没了肉的午餐对唐宝也没什么大的吸引力了。

    话就多了起来。

    “帝昊天,有个事我想问你,你不会真的把周之深给调回来吧?”唐宝问。

    帝昊天立刻就没了胃口,脸色顿时冷下来:“有问题?”

    “如果周之深不在公司,我会很辛苦啊!”唐宝可怜兮兮地。

    “是工作辛苦,还是看不到他辛苦?”

    “帝昊天,你……”

    “不想吃饭就站到门外去!”

    “……”唐宝郁闷至极。

    她到底什么了?

    不就是让周之深别调回来吧?什么叫看不到周之深辛苦?

    以前的帝昊天的霸道强势就特别吓人。

    失忆后更不得了。

    都开始殃及无辜了。

    好像,在帝昊天心目中,她就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一样。

    她很冤枉的好不好?

    只是不知道,如果她抱着一直公狗,帝昊天会不会也是如此?

    可是她能帝昊天对她的霸道是因为占有欲在作祟么?

    只是,在蓝婉柔睡在主卧室的时候,她如果帝均白身体不舒服是不是也可以把床借给他。

    帝昊天的回答是,随便。

    那么,帝昊天现在的反应就不是在乎。

    那是什么呢?

    她看不懂。

    就在这时。

    帝昊天的手机响了起来。

    手机在办公桌上。

    帝昊天站起身去接听,脸色立刻变了:“知道了。”

    完,手机就挂了。

    “帝昊天,出什么事了?”唐宝见帝昊天脸色不对劲,忙问。

    帝昊天没话。

    只是脸色凝重地边穿外套边往办公室外走去。

    唐宝也不知道怎么了,帝昊天不话。

    不过看那脸色应该是很严重吧?

    不敢怠慢地拎起包包,饭也不吃了地跟上去。

    车子回到了城堡。

    一路上帝昊天都没有话。

    车厢内是压抑。

    唐宝几次想问都没有问出来。

    车子在城堡里停下。

    车子一停,帝昊天就下了车。

    唐宝紧追上去。

    然而在追了几步后就停了下来,眼睁睁地看着帝昊天进入大厅,然后身影在眼底消失。

    心脏不断地往下沉,好像是没有尽头。

    她不进去,那是因为她明白了帝昊天为什么匆匆忙忙地赶回来。

    她还像个傻子一样跟着帝昊天着急。

    难道她现在还要跟进去看帝昊天守在蓝婉柔床边的样子么?

    她会做到“帝昊天只是生病了”的淡定么?

    想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

    唐宝连大厅都没有进去,就在外面茫然地看着远处。

    想着帝昊天现在在卧室里和蓝婉柔在一起的画面。

    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像被一根根的针扎着,怎么都停不下来。

    酸涩不断地往上翻涌,直到眼睛。

    唐宝眨了眨眼睛,将泪水给隐忍下去。

    她不想哭,因为没用。

    她只是因为身体的难受才会如此罢了。

    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又有车子驶了进来。

    唐宝回神,转过身去。

    是虞桑环的车子。

    想必是为了蓝婉柔的身体健康而来。

    所有人的心思都在蓝婉柔的身上,好像那才是帝少夫人,而她什么都不是。

    甚至是眼中钉。

    虞桑环下车后,看到唐宝,确实用着眼中钉肉中刺的眼神看着她。

    然后什么都没有,转身进了城堡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