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四百三十章:谁来了

时间:2018-01-24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完,转身就走了。

    顾临深看着头也不回就走的人,幽冷一笑。

    还真是有个性。

    也不枉以前帝昊天和她一矛盾就一副无家可归的辛苦。

    就在顾临深走神的时候,并未注意到旁边出现的人。

    一杯水对着他的脸泼了过去。

    顾临深健硕的身躯一震,僵在那里。

    脸上水哗哗地落下,滴落在他的衬衫上,渗透进皮肤,连嘴上的那燃着的烟都被水给一下子浇灭了。

    顾临深仿佛是来自地狱的脸,缓缓的,阴冷地抬起,骇人至极。

    “找死么?”

    手上拿着空水杯的罗萝莉远离几米之外,防备又惶恐地:“舅舅,你太过分了,居然这么对唐宝,你再怎么喜欢她,也不能

    乘人之危啊!”

    顾临深的肺都给气炸了。

    活了一把年纪还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放肆。

    对他放肆的人,坟头上的草都长多高了。

    “舅舅,你太坏了,你会把我教坏,我不要住在这里了,我要回我妈那里。”罗萝莉顶着她的胆,。

    顾临深抬手往敞开的大门一指,两个字:“试试。”

    罗萝莉看着那门,不敢试。

    “我倒是把你教得学会蹬鼻子上脸了?”顾临深吼。

    罗萝莉吓得一抖,没话。

    “给我回房间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房门半步!”顾临深怒火万丈地命令。

    罗萝莉将手里的杯子搁在旁边,低着脑袋,转身跑着往楼上去了。

    顾临深烦躁地扯了扯领口,扯了一手的水,气得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唐宝回到医院门口,简直就是心灰意冷。

    在那里等着的万米莱问:“怎么样了?”

    “帝龄岳来过没有?”唐宝问。

    “没有看到他来。不过我看到帝少的妈来了。”万米莱。

    “她在不要紧。白天是不用担心的,我就是怕晚上的时候。晚上夜深人静,其他人的警惕性肯定会下降,到时候有人动手怎么办

    ?”唐宝就怕自己的想象力一想就停不下来。

    “这倒也是,我们又进不去。”万米莱也觉得很棘手。

    “跟我来。”唐宝。

    “干什么?”

    唐宝跑到医院楼下,看着那些窗口,:“你去帮我查看一番,哪个窗口是帝昊天住的。”

    “我去?”

    “我一靠近就会被虞桑环的人发现的,到时候会轰我出来。虞桑环的保镖不认识你。”

    “那好吧。要是我被粗暴地扔出来的时候,你可要双手接着我。”

    “放心吧,肯定的。”

    万米莱进了医院后,开始找帝昊天所在的病房。

    其实也不是很难找。

    唐宝了,有保镖的地方,就是帝昊天待的地方。

    确定了之后,万米莱下了楼。

    站在楼下,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窗口,万米莱手一指:“那个。”

    “独栋的病房?”

    “是,所以很好找。就是……唐宝,你不会想翻窗吧?”万米莱瞅着唐宝不太确定地问。

    不太确定,那是因为万米莱知道唐宝有的时候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唐宝仰着脸看着高高的大楼,然后收回视线,拍了拍万米莱的肩膀,:“全靠你了。”

    “……”万米莱有种不好的预感。

    夜深人静,唐宝和万米莱鬼鬼祟祟地转到了白天待的那处大楼下。

    “就是这里了。”唐宝。转过脸对万米莱,“借我一臂之力吧!”

    “……”万米莱。

    万米莱认命地蹲下,等着唐宝踩上她的肩膀。

    这个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了。

    “唐宝,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万米莱。

    “那刚好扯平了。”唐宝。

    “扯不平。”

    “那行,下辈子我还给你。”

    “有下辈子么?”万米莱不爽。

    这种事谁知道?

    全是骗人的而已。

    “怎么就没有?你刚才不是还上辈子欠了我的?”

    “……”万米莱居然无言以对。

    她要是没有上辈子欠了唐宝的,怎么每次都要给她做牛做马?

    “我踩上去了,你稳着点。”唐宝提醒她。

    “放心,我有经验。”完,万米莱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的嘴巴打哑了。

    被虐惯了吧!

    肩膀上一沉,唐宝上来了,万米莱立刻用力绷紧身体,还不忘苦中作乐:“上次这么帮你,是你要抢婚,现在是要抢帝少,额,

    都什么命啊?”

    “我也觉得。一次性成功了,我也就不会翻第二次窗了。”唐宝抓住了窗台,脸已经憋红,喘了口气,,“好了。”

    万米莱站起身,揉了揉肩,看了看离帝昊天病房窗子还有很远的距离。

    不由担心地问:“你这样子真的可以么?这可比那时候抢婚的时候有难度多了。太危险了。”

    “没关系,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万米莱想,你这不是对自己有信心,你是太担心帝少了。

    都不知道自己的安危了。

    确实,在唐宝的心里就是那么想的。

    万一帝龄岳来了,对帝昊天下手,她又没有来得及看到怎么办?

    帝昊天是因为她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她绝对不会让事情再恶劣下去。

    带着这样坚决的心,唐宝一个劲地绷紧身体里的每根神经往上攀岩。

    然而绷紧神经的何止唐宝,还有下面仰着脑袋注意着唐宝一举一动的万米莱。

    她也不知道自己任唐宝做如此风险的事情对不对。

    可她也劝过,唐宝根本就不听。

    万米莱也是知道劝不住的。

    现在只保佑着唐宝安全地爬到窗口,进入阳台。

    唐宝爬到了一半,两只手都酸得快要断掉了。

    就只好踩在空调外机上休息。

    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休息了片刻,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继续往上爬。

    功夫不负有心人。

    唐宝总算到达帝昊天所在的楼层,扒在阳台的护栏处喘气。

    然而,还没有喘匀,就看到窗帘上有人走动的身影。

    从影子上来看,高大的身影绝对不是虞桑环。

    是谁?

    谁来了?

    唐宝惊,不会是帝龄岳吧?

    唐宝手脚并用地正要翻过护栏。

    窗帘就被掀开一角。

    顾临深被阴影打照下的脸看起来就跟带着幽冥气质的阴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