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三百八十三章:帮我拿下来

时间:2018-01-09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知道了。我跟她说了,那边事情处理好,就搬到这边来。”顾临深就算知道罗美娟会难过,但那种男人绝对不能留。

    “搬到这边?可是我妈……这边没有房子。住在哪里?”罗萝莉问。

    “我会给她安排,不用你操心。”顾临深脸色淡淡的。

    “这……这会不会太麻烦小舅舅了?”

    顾临深一听,脸色就有些狰狞了:“知道麻烦,一开始你就应该离我远远的!”

    “……”

    顾临深阴着脸,转身就走了。

    罗萝莉是有些心虚的。

    麻烦小舅舅真的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过,随即想到死掉的陈学京还有点像做梦。

    问自己,对她做那种恶心之事的陈学京真的死了?

    那她以后是不是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怕了?

    可是跟她妈在一起无所顾忌了?

    唐家,唐宝坐在二楼的房间窗口处,下颚搁在窗台上,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看着枯树枝,偶尔还有几只麻雀飞过。

    不用去公司,感觉什么事都做不了了。

    视线落在她无名指上的粉钻,心里酸沉酸沉的,让呼吸都有些压抑。

    她和帝昊天都变成这样了。

    粉钻依然是那么夺目。

    看着,心里更是难受。

    唐宝越看越觉得受不了,伸手就想给拽下来。

    用了力地拽。

    手指都拽痛了,还是纹丝不动。

    跟以前一样。

    什么情况?

    不会她得这样戴一辈子吧?

    可帝昊天对她这般无情,她为什么还要戴着它?

    跟个讽刺似的。

    就在她想着办法要将粉钻给扯下来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唐宝站起身,就去接听。

    “哪位?”

    “我说你能换个手机么?每次给你打电话都是哪位。”万米莱不满的声音传来。

    “换手机不要钱啊?”唐宝边接听电话,边又坐在了窗口。

    “你就继续抠吧!”万米莱话语一转,“对了,我爸妈念叨你,问你什么时候到我家来玩。”

    “等开年我过去看他们吧。”

    “唐宝,你现在还在唐家么?帝少……没有来找你么?”万米莱不想让唐宝伤心。

    可是,事情一直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啊。

    让人心里很难受。

    “他来找我干什么?有蓝婉柔在身边,还能记得我么?”唐宝压着内心的酸涩,嘲讽地问。

    “要不这样,反正你现在一个人,不如到我家来过年吧?”万米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但是让唐宝一个人过年,这实在是太心酸了。

    “不用,我陪我爸。”唐宝拒绝了。

    万米莱想说你爸在那边过年,你陪什么?

    可又怕唐宝心里不痛快,就没再继续说这个话题了。

    通话结束后,唐宝又看向她无名指上的钻戒。

    然后她就出门了。

    唐宝转悠到以前她逃婚,想卖钻戒的那条街。

    想找那家坑她的店。

    却怎么都没有找到。

    倒是看街边给人擦鞋的老头有点眼熟。

    唐宝凑近,看着那憔悴的老头,说:“你跟那个开当铺的老板是不是双胞胎啊?你们两个长得好像。”

    “是你?”擦鞋的老头不敢相信。

    唐宝更不敢相信:“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堕落的当铺老板对那颗价值连城的粉钻可是印象深刻。

    再去看唐宝的手指,上面的钻戒还在。

    再次看,依然差点闪瞎他的眼。

    当时。

    那些人找过来,拿走了他的钻戒,就知道自己得罪人了。

    能戴那么昂贵的钻戒,肯定不是一般人。

    只怪当时他眼拙,利欲熏心,才害了自己。

    唐宝明白过来:“你就是那个开当铺的老板?你怎么擦鞋了?改行?”

    “我改什么行?我得罪了你们,我都快混不下去了。要是不擦鞋,我连饭都吃不上。” 堕落的当铺老板颓然地说。

    唐宝心想,你这得罪的可是帝城之王,当然活不下去。

    以帝昊天的狠,有个擦鞋的门生给你干已经不错了。

    唐宝摈弃以前被老板坑的经历,不计前嫌地蹲下身来,伸出细白的手指,问:“当初,你说我这个不值钱,就是在坑我。现在你

    知道它值多少钱了吧?”

    堕落的当铺老板眼神有些心虚,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坑得也不是你一个。”

    “……”唐宝摇头,“活该你擦鞋啊!”

    “……”

    “那你有没有觉得我这枚戒指有什么古怪么?”唐宝跟他搭讪的目的可不是来秋后算账的。

    “你能不能不要把戒指拿出来在我面前炫?我知道它很值钱,你就算在我这里当,我也没有那么多钱,你走吧!” 堕落的当铺

    老板就像是被人扎心了一样的难受。

    唐宝嘴角抽了下,她什么时候炫了?

    他眼睛是不是瞎了,她这是叫炫?

    “我的戒指拿不下来,你帮我拿下来,我给你五万。”唐宝不计较他的态度,说。

    嗯,那五万就是那时候在老板手里赚来的。

    堕落的当铺老板气得眼睛一瞪:“你是不是在耍我玩?我在做生意,能不能别闹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拿不下来!”唐宝崩溃地在老板面前扯啊扯,那戒指就是拿不下来。“你看,是不是拿不下来?”

    堕落的当铺老板亲眼所见,好像是拿不下来?

    真的啊?

    “怎样?帮我拿下来,我给你五万块。”

    “真的五万块?不会我给你拿下来之后,你就翻脸不认账吧?” 对堕落的当铺老板来说,别说五万块,就是五十块,都是他擦

    五十双鞋的钱。

    更别说五万块了。

    以前五万块他就看在眼里了,现在堕落了,五万块更是个天文数字。

    然而堕落的当铺老板随即想到什么,说:“那五万块钱本来就是我的!”

    哟,反应过来了。

    “哼,我不给你,你还能来抢不成?”

    “不能。” 堕落的当铺老板摇头。

    “那就给我拿下来。拿了就给你钱。”

    堕落的当铺老板只好查看那枚戒指,看着看着就被戒指上的粉钻给吸引了注意力,眼神里带着喜欢和贪婪。

    唐宝眼见不对,怒:“你到底在看什么?信不信我五块钱都不给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