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三百七十章:能不能让我出去

时间:2018-01-04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因为没有人知道帝昊天已经结婚了。

    唐宝也无所谓。

    至少如果哪天被帝昊天抛弃了,不会觉得是离婚。

    没有人来打扰,但还是有不识趣的人。

    另一盘美食搁在桌子对面。

    盘子里只有一块食物,看起来有些矜持,和修养。

    唐宝盘子里的是它的多倍。

    “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蓝婉柔坐下。

    唐宝抬头,咽下嘴里的食物,说:“介意。”

    蓝婉柔脸上的笑僵了僵,然后依然保持着笑意:“今天是帝氏的酒会,也快要新年了,你可以不用这么敌意地对我。”

    “不好意思,对于不喜欢的东西我向来保持距离。”

    蓝婉柔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快要维持不住了。

    要不是这是帝氏的酒会,还有帝家人在,她都不需要如此。

    “唐宝,我在城堡住了这么久都不见你回去,你和昊天哥是不是不能和好了?”蓝婉柔给出的讯号是,她一直住在城堡里。

    唐宝的眼神变了变,掩饰自己内心腾升的酸涩,说:“我不回去不是更好?以后你就是城堡的女主人了,希望你哪一天得偿所愿。”

    “你放心,肯定会的,而且会很快。”蓝婉柔说着,边吃盘子里的食物。

    好像她来这里就是为了吃东西。

    唐宝觉得美食吃在嘴里都没了味。

    明知道如此,但蓝婉柔在她面前炫耀的时候,她还是感到自己内心的波动。

    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么?

    可她又能说什么?

    还能挽回什么?

    “看来这次精心准备的美食很受欢迎啊?哈哈哈。”身后传来好爽的声音。

    唐宝回身,就看到了帝龄岳,李玉怀,还有没有什么表情的帝昊天。

    她站起身,叫着帝龄岳夫妇:“二叔,二婶。”

    就算她和帝昊天现在关系不好,可在法律上还没有真正的离婚,所以还是得这么叫。

    “唐宝,真是好久没有看到你了,什么时候去二婶那里玩啊!”李玉怀热情地说。

    “是,我一定会去的。”唐宝敷衍着。

    李玉怀又看向蓝婉柔,说:“以前你都不爱吃这些的,看来这次准备的美食倒是让你胃口大开了。”

    蓝婉柔娇羞地看向帝昊天:“这要谢谢昊天哥了。”

    唐宝听了,顿时觉得肚子里的美食变成了酸味,恨不得立刻给吐出来。

    看来是帝昊天给蓝婉柔准备的。

    她没事吃得这么起劲做什么?

    “你们慢聊,我先过去了。”唐宝笑了下,从帝昊天身边经过,就走了。

    万米莱走了过来,见唐宝脸色不太好,问:“怎么了?”

    “能有什么?和他们说不到一块去呗!”唐宝停下,面前递过来一杯饮料。

    唐宝抬头愣了下。

    帝均白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我看你一直吃东西,喝点东西润润。”

    万米莱看着温文尔雅的帝均白,心想,是女人都喜欢这种男人吧?

    太贴心了。

    “谢谢。”唐宝接过来,仰着脖子,将饮料喝了个精光。

    “……”万米莱。

    就不能矜持一点?

    帝均白看着唐宝的模样,轻笑了下,接过空杯,转递给旁边的服务生。

    问:“还要喝么?”

    “不了。”唐宝摇头。

    帝均白环视一周,说:“今天的酒会与往年都不一样,我也没有想到会和你公司一起。”

    “我也没想到。”唐宝脸上带着不满。

    她觉得被周之森给坑了。

    “同事叫我,我过去一下。”万米莱说着就走了。

    唐宝看过去,哪里有什么同事叫她?

    “其实你露个脸,就可以走的。”帝均白说。

    “啊?真的?”唐宝意外了下。“这样好么?”

    “当然好,我等会儿也是要走的。”帝均白笑笑说。

    唐宝看着帝均白的神情。

    知道他一定是看到了自己的难堪和不自在,所以才会如此说的。

    唐宝心里感动。

    却也只能装作不知道他的好意。

    谁让她现在是有夫之妇呢?

    而且帝昊天的占有欲可怕至极。

    唐宝内心还是忌惮的,不敢去违抗。

    转头时,却撞入那双深邃的厉眸中,唐宝小心脏都被骇地震了下。

    回头就对帝均白说:“我去找米莱了。”

    “好。”帝均白见唐宝转身而去,回神看到冷漠如霜的帝昊天,脸上只有坦然,并无其他。

    唐宝走到角落里喝饮料的万米莱旁边,也拿过桌上的饮料喝着。

    总感觉自己像是做贼心虚。

    其实有什么好心虚的?

    帝昊天比她更过分不是么?

    说到底,就是帝昊天太过强势,不可违抗。

    “你不会是在给我和帝均白机会吧?”唐宝问。

    “哪有?我这不是待在那里你们说话不方便么?”万米莱说。“而且酒会上这么多人,你和帝均白站在一起说话怎么了?不是很正常?”

    唐宝在内心深深地叹气。

    对别人来说正常。

    对帝昊天来说却不是。

    只要帝昊天不悦,再正常也变成了不正常。

    “喜欢酒会么?”唐宝问。

    “喜欢啊,帝氏的酒会,我简直像是做梦。”

    唐宝点了点头。

    将手上的杯子放下:“我去下洗手间。”

    万米莱也想跟过去,却被同事叫住。

    唐宝一个人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分男女两边。

    唐宝正要往女洗手间去时,一股大力传来,直接将她拖进了男洗手间,再给推进隔间,将门甩上。

    唐宝回神,错愕地看着站在面前,阴影覆盖着她的帝昊天。

    “你干什么?”

    “和帝均白说得开心?”帝昊天冷着脸,气势危险。

    “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又不是陌生人,看到难道话都不能说么?”

    “不能说!”

    “……”唐宝不想跟他争论。

    就想离开这里。

    却被帝昊天强势地压制住。

    “帝昊天,你做什么?”唐宝挣扎,却挣扎不开,只能恼怒地问。“这里是男厕,能不能让我出去?”

    “去哪?找帝均白?”

    “是啊,我去找帝均白,你去找你的蓝婉柔,谁也别管谁,行了吧……啊!”胸口一紧,唐宝痛得叫了出来。

    脸色涨红,又疼得她发颤。

    这个疯子。

    “谁让你穿这么紧的衣服?”帝昊天气息灼热地喷薄在她的脸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