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三百六十三章:第二天的早上

时间:2018-01-01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唐宝的脸色变了变,帝昊天不会又要对她做什么事吧?

    她有些心慌。

    “怎么,看到老公来就要锁门?”帝昊天走进来,将门甩上。

    “你来干什么?”唐宝很是心慌,白天的恨意都消散了许多。

    特别是现在的帝昊天,比那天的酒味还要重。

    她不知道喝多了的帝昊天会疯成什么样。

    危险掩盖了一切。

    “你说来干什么?嗯?”帝昊天进去后,边说,边脱下外面的黑色大衣,再来是西装,再接着解衬衫的扣子。

    唐宝看着帝昊天的行为,脸色越变越惶恐。

    “我确实不知道你来是做什么的。今天不是你妈的生日么?不是你和蓝婉柔相处的好日子么?就是不应该来我这里!”唐宝颤着

    声音,说。

    心里的酸涩直往上涌。

    说不定趁着虞桑环过生日的时候,直接让蓝婉柔嫁给帝昊天了。

    而她这个原配妻子又算什么?

    说不要就是不要的……

    “没有什么地方是我不能去的,你想阻止我?”帝昊天的衬衫扣子解开了四粒,就朝唐宝靠近。

    危险的气势让唐宝往后退。

    论力气,她肯定是不能和帝昊天抗衡的。

    就像是老鼠遇上野兽的悬殊。

    “帝昊天,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唐宝难过地问。

    “我折磨你?”帝昊天黑眸变得危险,“你觉得是我在折磨你?”

    唐宝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难道不是么?

    或许对帝昊天来说,她是在折磨他吧。

    因为她把他的孩子弄没了。

    “帝昊天,你以为孩子没有了,只有你难过么?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唐宝眼里包着泪。

    帝昊天伸手钳住她的下颚,质问:“你是在哭给我看么?我倒是更希望你下面哭。”

    “……”唐宝错愕地怔了怔。

    脑子晃了一下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反应过来就要拉开下颚的手。

    但是帝昊天的力量之大是包括他身上的每一处,哪怕是手指,她都对付不了。

    “洗澡了么?”帝昊天捏着她的下颚拉近距离,嗅着她脸上的味道。

    少女的体香让他的血液都在翻腾。

    唐宝直感到危险的涌动,害怕地喉咙都干涩:“……洗了。”

    “那就跟我一起洗。”

    唐宝以为他没有听清,又说:“我说我已经……啊!”

    话还没有说完,人就被帝昊天强势地带入浴室。

    淋浴洒下来,唐宝本能地就要跑,被帝昊天的一只手给拽着,根本就跑不掉。

    犹如囚禁的牢固。

    “你干什么?我都已经洗过了!”唐宝气愤地叫着。

    然而帝昊天听而不闻。

    很快,唐宝的头发,睡袍都打湿了。

    她挣扎也没有用了。

    帝昊天让她面对自己,手指强硬地提起她的下颚,迫使双眼对上。

    被那双深黑无止境的黑眸盯视,让唐宝的呼吸极度不稳。

    特别是四片唇的距离近到都要贴上的危险。

    整个空气都是压抑的,危险的。

    也仿佛都被帝昊天的气势给静止了。

    只有淋浴的水声在流动着,在耳边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却一点都没有缓解这空气中的危险因子。

    就在这时,唐宝身上的浴袍被直接给扯开——

    “啊!”没有想到会这么做的唐宝吓得惊叫了一声。

    双手立刻捂着自己胸前。

    “遮什么?又不是没有见过。”帝昊天鬼魅般的冷笑一声。

    “那是以前,以后我不会给你看。”唐宝倔强地回嘴。

    “不给我看,你想给谁看?”帝昊天面无表情地问。

    “反正……反正不是你。”唐宝按捺着惶恐,底气不足地说。

    然后帝昊天没有表情了。

    甚至看不出他突然间沉默的表情。

    可越是这样,唐宝心里越慌。

    他不会又要发什么疯吧?

    接着,下颚的手劲送了开来,下颚得到了自由。

    唐宝以为帝昊天会放了她时,手腕一紧。

    浴袍上的袋子将她的手腕绑在了淋浴的门把上,另一个手腕被绑在另一边放浴巾的杠子上。

    唐宝的身体被展开地彻底——

    “啊啊啊!你混蛋!恶魔!你放开我!”唐宝用力地挣扎,可是帝昊天绑得很紧,根本就挣脱不了。

    帝昊天跟魔鬼似的高高地站在她面前,无视她的挣扎和惶恐。

    说:“不能看?我不仅要看,我还要吃个够。”

    “不行,帝昊天,你不要碰我……”眼见着帝昊天压过来,舌尖和牙齿并用,唐宝浑身猛地一颤,“唔!嗯!”

    脸色绯红,呼吸急促。

    被绑着的两只手紧紧地握成拳,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抵抗那种被折磨的感觉。

    却是越抵抗,感觉越清晰。

    帝昊天根本就不给她喘气的机会。

    唐宝的身体贴在墙壁上。

    仰着白皙的脖子,优美的线条拉得性感至极,又泛着羞涩的粉红。

    那个时候……她第一次去酒吧玩被帝昊天绑在换衣间里,被玩弄个不停。

    而现在更过分。

    帝昊天吃地贪婪,最后干脆单膝跪在地上吃。

    唐宝的身体剧颤。

    崩溃地尖叫着力气被抽光,双腿发软,就在要滑落时,被帝昊天的手臂拖住。

    唐宝意识有些空白,但还是感觉到了手腕被解开了。

    虽然如此,接下来帝昊天的所作所为,她可是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被各种摆弄……

    唐宝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感觉自己被搂抱着,甚至腰被箍着。

    身上的酸痛让她动都不敢动,仿佛一动就能散架。

    唐宝微微扭头,近在咫尺的是帝昊天那张刀削的俊美脸庞。

    狭长的眼眸,沉静地闭着,坚挺的鼻梁,还有下面抿着的薄唇。

    这样的画面对她来说是很熟悉的。

    有多少次,她醒来,都以为自己是在帝昊天的怀里。

    而现在如此了,她却感到酸涩。

    为什么帝昊天会跑到这里来?

    他到底要谁?蓝婉柔?还是她?

    如果是蓝婉柔,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如果是她,又为什么和蓝婉柔那么亲近?

    就在唐宝低落而迷茫时,闭着的黑眸毫无预兆地睁了开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