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三百六十二章:一地的狼狈

时间:2018-01-01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可是她不想唐宝这么难过:“也许有什么误会?”

    “我亲眼看到的。而且蓝婉柔现在就在城堡里住着。你信不信,虞桑环的生日宴,蓝婉柔也肯定在。所以,我是多余的了。可是

    ,为什么会用这样的邀请卡骗我?我恨帝昊天,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唐宝气得大骂。

    “确实该骂!”万米莱帮她。“冤枉你拿掉孩子就算了,还带女人回家,还拿邀请卡骗你,我都被气死了!”

    唐宝擦了擦眼泪,感觉心口闷地特别难受,满腔的怒火都不知道该怎么发泄。

    “唐宝,你别这样,我这样我看着也难受。你放心,不管帝昊天做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身边的。”万米莱安慰她。

    “米莱,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还有谁可以相信……”唐宝擦掉的眼泪又往下滴。

    万米莱太能明白唐宝的难受了。

    父母都不在了,什么亲人都没有。

    万米莱就算没有钱,可是她有父母亲人都在,从来不会感到孤单。

    可是从她认识唐宝的第一天开始,就知道她没有妈妈,还有个恶毒的后妈,跟爸爸的感情又是不太好。

    最后父女没有和好,反而天人永隔,造成心里的遗憾。

    开始以为有帝昊天疼着,宠着,觉得唐宝还是幸运的。

    至少有帝昊天在。

    而现在闹成这样。

    她看着都特别的心酸。

    “唐宝,你放心,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的。”万米莱跟她保证。

    唐宝点点头。

    没多久后,唐宝的情绪慢慢地平静下来。

    敲门声却响起来了。

    然后走进来的人不是她们以为的公司的谁,居然是何绝,笔挺着身子看着她们。

    唐宝的脸色顿时变了。

    包括万米莱。

    “少夫人,今天是老夫人的生日,帝少让我来接你。”何绝说。

    唐宝一听这话,又想到那张邀请卡,站起身,愤怒地对何绝说:“去回你家帝少,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我不稀罕!”

    何绝一愣。

    “喂,让你滚蛋还待在这里干什么?”万米莱来气地骂。

    何绝冰冷的视线看向她。

    万米莱的脖子缩了缩。

    半夜三更将她扔下车的记忆还有阴影在呢。

    “少夫人,这是帝少的吩咐。”何绝重复。

    “那你就把我的话带到!以后我不想再看见你,更不想再看到他!认识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唐宝说完,直接动手将何绝

    推了出去。

    何绝又不能跟她动手,被推出了门外。

    然后唐宝直接将门用力地甩上。

    发出巨大的‘砰’地一声,以发泄此刻内心的愤怒。

    用邀请卡侮辱就算了,还让何绝来。

    是不是半路上给她扔路上啊?

    “唐宝,你干得好!”万米莱支持。

    唐宝无力地一笑,什么话都没说。

    她只觉得被帝昊天的手段弄得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何绝并没有立刻离开,他没有完全任务,自然要请示。

    于是,转个身,电话打给了帝昊天。

    那边接听,但是帝昊天没说话。

    “帝少,少夫人不愿意跟我走。”何绝说。

    “她说什么了?”帝昊天的声音压抑的低沉。

    何绝有些迟疑。

    “说。”

    “她说……不稀罕。”何绝将唐宝说的话浓缩成三个字。

    然而哪怕是这三个字,帝昊天的脸色都顿时阴鸷下来。

    “既然不稀罕,那就不用叫了。”帝昊天直接将手机给扔给旁边的保镖手下。

    脸色暗黑一片的可怕。

    黑眸冷得如冰窖,席卷着飓风一般的狠戾光泽。

    在餐桌上的时候,就算帝昊天再怎么压抑,旁人也能感到他身上的那股冷冽的情绪。

    仿佛是怎么都压不住的。

    用了午餐,帝昊天先离开。

    帝龄岳一家后离开。

    除了帝均白自己开车。

    商务车上坐着帝龄岳李玉怀和蓝婉柔。

    “今天的这个饭吃得我真不是滋味。”李玉怀带着矫情说。

    “阿姨没有吃饱么?回去再吃点。”蓝婉柔笑。

    “你就没有发现今天的不对劲么?”李玉怀问。

    “唐宝没来。”蓝婉柔说。

    “看到了吧?婆婆的生日,这么大的事,唐宝都居然不参加,这不是明摆着被打入冷宫了么?”李玉怀说。

    蓝婉柔垂着视线,嘴角扬着笑。

    帝龄岳的心情看起来都不错:“总之,以后你没事就多哄哄你大伯母,餐桌上我可看出来了,她很满意你。”

    “我知道。”蓝婉柔说。

    “光满意你大伯母还不行,还要多和帝昊天相处。婚姻这种事是要天时地利与人和的,光大伯母满意你还不够,只要想办法让帝

    昊天对你的表现点个头,你嫁给帝昊天就能实现了。”帝龄岳说。

    李玉怀笑着说:“这个放心吧,婉柔知道怎么做的。餐桌上你又不是看不出来,婆婆的生日宴媳妇都不来参加,帝昊天的脸色可

    是很不满意呢!”

    李玉怀觉得帝昊天的脸色难看是因为唐宝不来参加虞桑环的宴会。

    实际上并不是如此。

    帝昊天在意的是唐宝的抗拒,不愿意再接近她。

    昏暗的包厢里,帝昊天喝得有点多,烈酒一瓶一瓶地喝下肚。

    这要是旁人,这样的烈酒,早就醉死过去了。

    然而,帝昊天觉得自己怎么都喝不醉。

    越喝脑子里的纤细身影却清晰。

    怎么都甩不开。

    让他愤怒地掀了沉重的茶几,连着酒瓶酒杯全部翻了,一地的狼狈。

    没有人敢进去。

    唐宝洗完澡,吹干头发,走出浴室。

    发现窗帘都还没有拉上。

    月光洒了进来。

    “不知道这个冬天会不会下雪啊?”

    唐宝走过去,准备将窗帘拉上,蓦然看到下面路灯下停得车辆。

    蛰伏在黑暗里的危险。

    唐宝再熟悉不过了。

    她就是不明白帝昊天的车为什么会在这里?

    帝昊天来了?

    唐宝在怔愣过后,想到什么,回身就要去锁门。

    然而急急忙忙跑过去,手刚碰到门,还没有来得及锁,就被外面猛地推开了。

    唐宝趔趄地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如恶魔降临的帝昊天,强大的气势扑过来时,都有浓烈的酒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