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三百四十九章:像是个笑话

时间:2017-12-28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帝昊天坐在那里,鹰隼般的黑眸俯视着下面的情形,唐宝和男模打情骂俏的画面。

    一张刀削的脸上就像是笼罩了厚厚的冰霜,浑身气势骇人地任何人都不敢靠近半步。

    唐宝完全不自知,还在和男模卿卿我我。

    “你想怎么照顾我?”唐宝问。

    “你想怎么照顾就怎么照顾。”男模的脸近在咫尺。

    唐宝笑着,将手里的酒杯举起来,要求:“我喝不下了,你帮我喝。”

    “好。”男模接过她的杯子,将酒全部喝下去了。

    万米莱上前就去拉唐宝,再不拉,都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了。

    “跟我走!”

    “我不要!”唐宝甩开她的手,“你怎么回事啊?让你陪我喝酒,你都不陪,幸亏有帅帅的小哥哥在,要不然我不是一个人喝闷酒

    了?”

    “……”万米莱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人真不是一点的撒酒疯。

    真要发生什么,清醒后,后悔不死她。

    男模这时候对万米莱的行为也是很不耐烦了,说:“既然是朋友,难道不应该为朋友好么?她想做什么,你就顺着她,不就可以

    了?”

    万米莱脸都气紫了。

    什么叫她想做什么?

    她想做什么我不知道,但你想做什么,我一眼就看得出来。

    不就是看到美女想占便宜么?

    “你说的太对了。我跟你讲,我这个朋友,有的时候真的是一点都不体谅人。”唐宝跟男模一唱一和。

    万米莱气得想掀桌子。

    “那我们就不要搭理她,我跟你玩。”男模说着,还摸上唐宝的手,可眼睛却死死地盯着饱满的胸口。

    唐宝意识迟钝,根本就感觉不到自己被人占便宜了。

    万米莱刚想上前发怒。

    男模的手被人一把钳住,用力扭转,听到骨头错位的声音——

    “啊啊啊!”男模凄惨地大叫起来,整张脸都痛得扭曲了。

    在场的人被这突如其来吓了一跳。

    万米莱看到是谁出现后,一颗心算是落了下来。

    而唐宝在看到骤然出现的深黑的脸的帝昊天后,意识都清醒许多。

    接着,身旁一松,男模被帝昊天一只手臂的强悍力量给甩出位置,甩了多远,摔在地上,痛苦扭曲。

    酒吧内引起不小的冲动,但帝昊天的气势跟可怕。

    有的人都认出了帝昊天的身份,躲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不敢招惹。

    帝昊天冷冷地看着唐宝。

    唐宝转过脸,不看他。

    下一秒,手腕一紧,痛感传来,人直接被帝昊天给拉出了酒吧。

    “你不是不管我么?你这是什么意思?”唐宝甩手没甩开,手腕很痛。“痛,你放手!我不要你管!”

    帝昊天松手,手直接扼住唐宝的脸,冷脸逼近,黑眸阴鸷地仿佛要刺进她的灵魂里:“你给我听好了,就算你在我心里毫无价值

    ,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这一辈子你都别想逃出我的掌控。”

    “你的意思是……我们不会再回到以前,我也不能找其他人?”唐宝酸楚地问。

    帝昊天阴戾地看着她:“找了试试!”

    “我这要算找其他人的话,你那又是什么?你还把女人带回城堡,还要和蓝婉柔在一起吃饭,对我理都不理,你……你太过分了

    !”唐宝眼里溢出泪,倔强地没有流下。

    “你和帝均白不是吃得更开心?没有我在,不是如了你的愿?嗯?”帝昊天的手劲加大。

    唐宝觉得自己的下颚都要碎了,忍着难过和痛苦,说:“那我们不是扯平了么?谁也不欠谁。”

    “我可以,你不能。明白么?”帝昊天强势地说完,眼神转戾,直接将怔愣的唐宝给粗鲁地扔上了车。

    “啊!”唐宝摔在座椅上,脑袋的酒精作用让她更晕眩了。

    但是,帝昊天的话更让她心寒。

    车门关上,车子离开酒吧。

    唐宝抬眼,看着车窗外的夜景,清晰了又模糊。

    车子到了目的地,唐宝再次被帝昊天粗鲁地拽下了车。

    唐宝的手腕痛。

    但是看到下车的地方居然是回到唐家时,让她愣住。

    她以为帝昊天是带她回城堡。

    一路将她拽回了大厅内才松手。

    帝昊天面无表情地绝情:“既然你那么喜欢住这里,我就成全你。”

    唐宝的眼泪还是没有控制住地落下来,泪眼朦胧,可帝昊天的冷漠依然清清楚楚地传达了过来。

    “我不知道孩子的事给你带来多大的愤怒让你这么对我。不过,如果这样你能好受一些的话,我什么话都不会说的。只是我想问

    ……我们是不是回不到从前了?”唐宝问。

    帝昊天脸部的每一处线条都紧绷,冷硬至极。

    最后说:“别给我提从前。”

    说完,转身就走了。

    唐宝愣着站在那里,她的眼泪都愣了几秒才放肆地滴落下来。

    旁若无人地哭泣。

    帝昊天上了车,靠坐在后座,心口的位置像要裂开地让他喘不过气,气息带着压抑般的粗沉。

    他仿佛听到唐宝的哭声。

    帝昊天的黑眸有些赤红,直接将车门推开下了车,往屋内走去。

    然而在门口的时候,脚步又停了下来。

    如果他现在进去,是不是唐宝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被原谅?

    帝均白,他的孩子,是不是都可以一笔带过?

    他为了占有唐宝,做的一切都像是个笑话。

    他帝昊天何时被人如此玩弄过?

    敢那么做的人,他绝对不会让他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帝昊天的心被迫冷硬起来,转身离开。

    唐宝走到门口,外面的车子正驶离大门。

    不管她怎么挽留,怎么哭,帝昊天都不会在乎她了。

    她和帝昊天真的走到尽头了么……

    喝醉酒,睡了一夜加一大早的唐宝正窝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地沉睡着,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

    万米莱走进去都能闻到房间里的酒味。

    “唐宝?唐宝!起来了!”万米莱走到床边,推了推唐宝。

    唐宝除了‘嗯’了一声,就没有动静了。

    万米莱将盖在脑袋上的被子掀开,唐宝那小脸睡得红扑扑的,粉嫩地让万米莱忍不住用手掐了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