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三百四十七章:庆祝自由

时间:2017-12-27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唐宝内心带着冲动说。

    “真要一起吃?不怕又有什么误会么?”帝均白问。

    “我有什么好怕的?就这么说定了。”

    唐宝说完,电话就挂了。

    脸上还带着怒气。

    凭什么帝昊天能把女人带回家,她就不能和帝均白吃饭了?

    帝昊天可以生她的气,但是又和蓝婉柔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还是他一直都想跟蓝婉柔发生点什么?

    中午的时候,帝均白的车准时出现在公司门口,唐宝看到了,正要走过去,身后传来周之森的声音:“唐总,这是要出去吃饭?

    ”

    “有什么问题?”唐宝回身看着他。

    “当然没问题。不过我还以为是准备和帝少出去吃饭,看来不是的。”

    唐宝腹诽,帝昊天的座驾还会这么没有分辨率的么?

    她才不相信周之森会看不出来。

    故意这么说的罢了。

    “你想告诉帝昊天?”唐宝问。

    “当然不是。我会当做没看见。”周之森神秘地一笑,就离开了。

    唐宝思索他说的话。

    他怎么说的好像她和帝均白就是有事的样子?

    吃个饭而已,想误会就误会吧!

    唐宝上了帝均白的车。

    两个人就去餐厅吃饭去了。

    进门后,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我请客,想吃什么就点。”帝均白笑着说。

    “行啊。”唐宝就拿着菜单跟服务员点餐。

    帝均白看着唐宝,看得有些仔细。

    “怎么了?这么看着我。”唐宝问。

    “看你好像瘦了。”

    “管理一个公司肯定会受累的。”唐宝心虚地说。

    “照片的事,我还是要当面跟你说抱歉。如果那天我不去找你,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帝均白说。

    “真的查不出来么?”唐宝问。

    “我没有查出来,不过你想知道的话,我再去想别的办法。”帝均白说。

    唐宝点点头:“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想这么害我。均白哥,拜托你了。”

    “拜托什么?都是因为我才让你这么为难,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帝均白笑笑。

    其实,唐宝来和帝均白来吃饭,就是为了网上照片的事。

    如果查出来是谁做的,她拍不死他。

    到时候她拿着证据,就更有底气去跟帝昊天解释了吧?

    她还是希望他不要那么误会自己的。

    孩子的事和帝均白的事根本就不能混为一谈的。

    而对于帝昊天来说,到底是哪个重要呢?

    唐宝觉得,分量都不轻。

    帝氏。

    何绝走进办公室,看了眼埋在事务中的帝昊天,迟疑了下,开口:“帝少,少夫人正在和帝均白用餐。”

    看不到帝昊天的表情,但空气中的氛围跟冷空气似的骤降。

    然后帝昊天缓缓地抬起脸,眼神阴鸷。

    手背上的青筋都因为用力而凸起,扭曲。

    特别的骇人。

    然后下一秒,狂暴地将桌上的文件电脑全部给扫到地上,发出‘哐’地一声。

    电脑都碎了。

    吃完了饭,唐宝就回了公司。

    走进办公室,万米莱就贴上来:“你真跟帝均白吃饭了?”

    “有什么不可以?”

    “当然可以。”

    唐宝叹了口气,说:“我和帝昊天闹成这样,恐怕是好不了了。”

    “为什么这么说?夫妻之间吵架是很正常的,现在不过是冷战期,冷战后就是热恋了。”万米莱想到帝昊天的霸道和强势,觉得

    两个人还是会和好如初的。

    唐宝没说话。

    那是因为万米莱不知道事件的严重性。

    要是知道的话,谁都不好说了。

    下班了之后,唐宝就直接回唐家了。

    万米莱的用心她很明白。

    让唐宝孤苦无依,然后能引起帝昊天的在意。

    事实上,如果帝昊天真的在意。

    下午她和帝均白在一起吃饭就会被他知道,就会有所行动了。

    而帝昊天什么都没做。

    这说明她和帝昊天真的是没有回到从前的可能了吧。

    晚上睡觉。

    唐宝还开着窗,她想看外面的星空的,却只看到影影绰绰的树枝,打在墙壁上还有点可怕。

    这么冷的天她开着窗睡觉确实有点不正常。

    唐宝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是冷的睡不着,而是烦躁地睡不着。

    又爬起身,下床去关窗。

    准备关窗的时候,手顿在那里,往不远处的树下看去。

    总会让她想到曾经站在那里的帝昊天。

    望着她,守着她。

    还有一整夜都未挂断的电话。

    现在的帝昊天又在做什么?

    还会记得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么?

    还是,被温暖的人镂骨铭心,温暖之人却容易遗忘?

    一阵冷风铺面,让唐宝回神。

    她还想着这些做什么?

    再美好,也都成了记忆。

    或许美好的记忆再也拾不回来了……

    关上窗。

    唐宝回到被窝里。

    还以为一个人越睡越热,到最后人越缩越短,变成了蜷缩。

    在城堡里怎么睡都是热的,在唐家她就这么冷么?

    最后唐宝两只手抓着自己的两只脚,手比脚热,就那么捂着,闭着眼睛睡觉。

    可是耳边好安静,静到睡不着觉。

    十分钟后。

    唐宝放开脚,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拨了号码打了出去。

    “干什么?”万米莱的声音传来。

    “我请你去酒吧玩。”

    “什么?现在?”万米莱声音都拔高。

    “对,就现在。”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穿戴整齐地就跑去了酒吧。

    虽然是冬天,但在酒吧里的男男女女可都是穿得极少的。

    跟夏天差不多。

    唐宝和万米莱裹着厚厚的外套跟走错了地方似的。

    在位置上坐下来之后,万米莱提议:“我们把外面的衣服脱了吧?总感觉像是两个人进了动物园似的。”

    “你这比喻我喜欢。”唐宝说着,就跟万米莱把外套脱了,往旁边一甩,“好了,现在我们都变成动物了。”

    服务生走来:“请问两位需要喝什么?”

    “水果盘,零食,再加酒,香槟酒。”唐宝说。

    “你为什么要香槟?而不是其他的?你这是要庆祝什么?”服务生走后,万米莱很是不解唐宝的脑袋瓜子。

    “庆祝自由啊!你看,我现在没有人管,是不是自由了?”唐宝反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