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三百三十三章:总会想到办法的

时间:2017-12-19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楼上扔到楼下的高度,就算不死,也会变成残废的。

    女佣吓得全身上下都在抖。

    眼泪都不敢往下掉,怕触到震怒中的帝昊天。

    “少夫人用完了午餐,餐具都撤下去了。少夫人坐在中厅的沙发上,一会儿回房间了,回来后继续坐着看电视,没看多久,少夫人就感到肚子疼。我就赶紧去找副主管了……”女佣抖抖索索地把话说完。

    “就这样?没有其他事情发生了?”

    “没……没有了。”

    李恩往前走了一步:“帝少,这件事是我的责任,是我的疏漏。不过,我在此前查问过,包括厨房的吃食,都已经查过,没有任何问题。实在是不清楚少夫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所以你是说,是她自己的问题?”帝昊天脸色阴鸷。

    “对不起帝少,我会继续查下去的。”李恩低着头,说。

    帝昊天脸色阴冷至极。

    他相信没有人敢在他的地盘对唐宝做什么举动。

    可之前唐宝还好好的。

    出门前唐宝还主动亲了他。

    情绪还不错。

    怎么他到帝氏没多久,就接到唐宝出事的消息?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唐宝睡醒,就看到在病房里的帝昊天。

    她当然不知道帝昊天离开过。

    而且待在医院里的一天帝昊天都没有问过她孩子为什么会流产。

    唐宝也不会主动说。

    她以为不主动说就是正常的。

    可在正常的心理学上面讲,是不正常的。

    至少她应该解释,或者疑惑自己流产的原因。

    帝昊天见她沉默,黑眸只是闪过深沉,并未说别的。

    洋房内。

    “老夫人,少夫人流产了,现在在医院里。”王嫂得到消息,立刻跟虞桑环说。

    虞桑环松了口气:“如此甚好。”

    “不过帝少回城堡发了好大的脾气,吓得佣人气都不敢喘。”

    “那是正常的,他那么重视唐宝跟孩子,肯定会查。不过,只要唐宝不说,他就查不到。”虞桑环说。

    “少夫人会不说么?”

    “她肯定不会说。她要是想说,一开始就不会将这件事揽下来。”虞桑环笃定地说。

    “那就好,和老夫人没有任何关系了。”

    唐宝在医院里住了两天就回城堡了。

    主要就是回家休养。

    这也算是坐小月子了。

    流产后的唐宝就算是接受了自己流产的事实,可是,她的心里却始终压着什么一样。

    毕竟这事是背着帝昊天做的,在帝昊天面前就会有无穷的压力。

    只有帝昊天不在面前的时候,她才能正常待着。

    而晚上她也是早早的睡觉。

    帝昊天更没有碰她。

    只是晚上搂着她睡觉而已。

    那天下午,帝昊天去了帝氏。

    唐宝一个人坐在秋千上轻轻地晃着,转过脸,就能看到那成片成片的玫瑰花。

    果然。

    这么冷的天也没有冻坏。

    张莉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少夫人,你怎么跑出来了?被帝少知道就不好了,你现在还是小月子呢。”

    “在国外的人可没有什么小月子,你们太紧张了。”唐宝说。

    “那国外的人长得跟牛似的,皮糙肉厚的,怎么能和少夫人比啊?快回去吧!”

    唐宝本想透透气的。

    看张莉那么紧张,想必肯定是听了帝昊天的交代,便站起身来,回去了。

    刚到门口,就看到有车子进来。

    唐宝看着那车时,身后的张莉小声说:“是老夫人的车。”

    唐宝的脸色变了变,站在那里没动。

    总不能明知道虞桑环来了,当没有看到就转身走吧?

    对她有什么好处?

    她又为何用这种态度去对虞桑环?

    在外人看来,她流产跟虞桑环又没有关系。

    虞桑环走过来,看着唐宝白皙的脸色,问:“怎么站在外面?不是刚从医院里回来?受凉可不好。”

    唐宝没说话。

    然后和虞桑环一起进去了。

    沙发上,虞桑环和唐宝各自坐在沙发上。

    佣人给虞桑环泡了茶,唐宝不能喝茶,所以佣人问她:“少夫人,你想喝什么?”

    “我什么都不喝。”

    佣人下去后,虞桑环看了看四处站着的佣人,还有不远处的张莉。

    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才看向唐宝,端详了会儿,说:“脸色看着还好。总算你现在年轻,没有了孩子,等身体调理好了还可以继续怀的。”

    “我知道,谢谢你的关心。”唐宝视线落在地上,说。

    “我明白你现在的心情,可是有些东西如果留不住,他就是不属于你,没有这个缘分。这两天我天天在烧香拜佛,超度下那未出世的孩子,他不会怪你的,你也不要想太多了。”

    这话里,旁人听着没有问题,唐宝却不一样。

    她和虞桑环都心知肚明。

    “还有,你虽然年轻,可这个时候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外面天气冷,不要随便出去,冻坏了身子可怎么好?我还指望你给我生个孙子呢。”虞桑环说完,看向张莉,“你们到底是怎么做事的?让少夫人这个时候出去,是不是不想待在城堡里了?”

    “你别怪她们,我出去的时候她们不知道,我只是想透透气,也没有待多久。”唐宝替佣人们求情。

    “以后就不要这样了。要是被昊天知道,他也会不高兴的。”

    “我不会再出去了。”

    虞桑环仔细地端详了唐宝的脸色,倒是乖顺。

    恐怕是有想法憋在心里头吧。

    离开后,上了车。

    王嫂说:“老夫人放心吧,看少夫人的样子,这件事就这么轻松简单地过去了。”

    “放心?她留在昊天身边我始终不放心的。”

    “老夫人的意思是……”

    “她能在之前找帝均白,谁知道以后又是个什么样?既然孩子阴差阳错地没有了,何不让她也一起离开昊天身边呢。如果这个机会不把握住,以后的机会就难了。”

    “可是,如何让帝少和少夫人离婚呢?连少夫人做了那挡事帝少都选择原谅了啊?”王嫂说。

    “总会想到办法的。”虞桑环眼神里带着算计。

    唐宝坐在沙发上想着虞桑环说的那些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