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三百零五章:欠一个亿

时间:2017-12-10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罗萝莉心想,我还不会后悔,反正只要别将她赶回去就可以了。

    车子在欧式豪宅里停下。

    罗萝莉下车后,愣了下。

    “我住这里么?”

    毕竟住桥洞的人一下子住在如此奢华的豪宅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住这里,或者住桥洞。”顾临深幽冷地说。

    罗萝莉脸上一笑,带着耍赖的成分:“我住这里。”

    顾临深看到她笑就脸色就会冷得像冰窖,罗萝莉的黑牙在阳光下尤为的明显。

    让他掐死她的心都有。

    在罗萝莉进去之后,顾临深脸色的冷气更甚。

    这一切是谁造成的,他要是心里没数,那他就不是顾临深了。

    算计到他头上,就要有被反设计的觉悟。

    “这里是我的房间?”罗萝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问走进来的顾临深。

    顾临深在沙发上坐下,长腿交叠,冷眸凝视:“坐下来,我有话要说。”

    罗萝莉不知道顾临深要说什么,但还是听话地坐了过去。

    靠坐在沙发上,想找个姿势。

    于是她想翘二郎腿,然后对上顾临深冷得骇人的眼神,她选择规规矩矩的姿势。

    双手摆在膝盖上。

    “小舅舅,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会听的。”

    “读大学了?”顾临深问。

    “还没有,高三。”

    顾临深脸色往下沉了几分,冷冽道:“高三你就准备不读了?”

    罗萝莉不说话,眼珠子闪动着。

    “在学校里你就是这副德性?”顾临深严厉地问。

    “你说的是我的装扮么?对啊,进入高中我就这么打扮了,我都习惯了。所以小舅舅,你就不要让我改变了。改变了我反而心情不好的。”罗萝莉说的挺理直气壮。

    顾临深要不是有超乎寻常的抑制力,此刻罗萝莉就被他从窗口扔出去了。

    沉了沉冷厉的脸色,说:“我只收留你一段时间,到时你就给我乖乖地回去。”

    “小舅舅,就不能让我待在这里么?”

    “不能。”

    “你可真绝情,好歹我也是你外甥女……”罗萝莉嘴嘟着,脸色淡淡的。

    “……”顾临深冷着眸看她。“我首先跟你讲,我不喜欢带孩子,在我耐性用尽前,你好好考虑什么时候离开。”

    说完,顾临深站起身便走了。

    罗萝莉身体一软,靠在沙发上,仰着脸看天花板。

    她不会到时候真的被顾临深给赶走吧?

    顾临深给她的感觉就不像是好人。

    那时候她说要来投靠小舅舅的时候,她妈就不同意,说她小舅舅不是一般人。

    其实,如果她小舅舅是一般人,她也不会厚着脸皮缠上他的。

    既来之则安之吧!

    反正她是不会回去的。

    唐宝嘴里吸着刚去超市买的翻盖牛奶,红艳艳的小嘴一边啜着,一边往电梯里去。

    袋子里还买了万米莱爱吃的零食。

    当然了,万米莱还没有原谅她。

    她就是带有讨好的意味了。

    第一次跟万米莱闹矛盾,这闹得时间还有些长。

    唐宝悠哉悠哉地时候,却不知道自己正往危险的地方靠近——她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

    顾临深正坐在沙发上,静待着。

    空气中的气氛很是危险。

    就好像是弥漫了瓦斯的房间,不能有一丝的星火。

    万米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到现在她都不知道为什么顾临深会跑到唐宝的办公室来。

    来找唐宝的?

    那为什么浑身都散发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阴气?

    貌似来者不善?

    万米莱在想着,唐宝现在肯定是去外面买吃的了,她下午不出去买吃的,她浑身难受。

    如果唐宝这个时候回来,不是刚好撞见顾临深了?

    算了,帝少和唐宝都已经结了婚了,唐宝最好是不要和顾临深有什么牵扯。

    所以,万米莱想溜出去给唐宝通风报信。

    然而,脚刚挪动——

    “去哪儿?”顾临深的视线始终落在别处,问。

    “我去给您倒杯水。”

    “你最好给我待在这里。”顾临深幽冷地说。

    万米莱便站在那里不敢动了。

    唐宝推开办公室的门,嘴里还啜着吸管,喝着牛奶呢!

    看到办公室里,沙发上坐着的人时——

    “噗!咳咳!”唐宝被牛奶呛了下,小脸涨红地看向一脸阴森的顾临深,愣是没有说出话来。

    “回来了?”顾临深幽冷地问。

    唐宝转身就要跑——

    “你要是敢跑,我就拿她开刀。”

    唐宝拉门的手一僵。

    那话里的意思她很明白,如果她要跑,顾临深这是要拿万米莱开刀的意思。

    回身恼怒地瞪着顾临深。

    怎么跟帝昊天一个样?

    那时候逼迫她结婚,帝昊天就直接让手下拿着枪抵在万米莱的脑袋上。

    “你觉得我会让你跑么?”顾临深冷笑。

    唐宝回身看着顾临深,后背贴在门上,按捺着紧张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觉得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顾临深黑眸变得阴毒。

    唐宝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便理直气壮地说:“这不能怪我和帝昊天,那酒是你自己要喝的,我们可没有逼你!而且,你还欠帝昊天一个亿。”

    “那我真的是要谢谢你的提醒了。”顾临深说的是感谢,可让人听出陡然的阴森来。

    “谢……谢谢就不必了,我们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不像有些人。”唐宝嘴里嘀咕。

    “我就是个小气的人,你们如此给我设套,想必也知道我是个有洁癖的人,要不,就让你那里给我洗洗干净?”顾临深站起身,阴森地朝唐宝靠近,“或者,用你的嘴?”

    不堪入耳的话让唐宝的脸气得发红:“顾临深,我是帝昊天的妻子,你不要乱来!”

    “你要不是他妻子,我会找上你?”

    万米莱见状,一脸的不解。

    这两个人是什么情况?

    说了什么她怎么都听不懂?

    “等下,顾少!”万米莱立刻开口。

    顾临深阴森地转过脸,看着万米莱:“你想阻止我?”

    “这里是公司,不管你对唐宝做什么,帝少肯定会知道的,到时候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万米莱说。

    “那我倒是想看看,他是准备怎么善罢甘休的。”顾临深说着话,手蓦然抬起。

    白色的手巾直接捂住了唐宝的口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