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次总裁,爱上我! 第三百零一章:拭目以待

时间:2017-12-08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你答应了?”

    “答……答应了。”说完,唐宝观察着帝昊天的脸色,生怕他有什么不悦。

    毕竟那是他的朋友。

    朋友被那样算计,会不会心里不快?

    “有这种好事,你应该早点跟我说。”帝昊天一脸平静地说。

    “啊?你不生气么?”唐宝问。

    “生气。你似乎忘记了我跟你说过的话。”帝昊天开始逼问,黑眸冷厉的看着她。

    唐宝身体往后退了退,问:“什么话?”

    “那你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将顾临深给引诱出来?说给我听听。”帝昊天脸上看不出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那个……我还没有想好。”其实唐宝已经想好了。

    反正顾临深不是一天到晚的调戏她么?

    那她来个……反调戏。

    反正又不是来真的。

    但是,唐宝很清楚,在霸道的帝昊天面前,就算不是真的,也罪不可赦。

    她可没有那么傻,更不想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帝昊天冷冷地瞥她。

    唐宝心虚地抿着唇,水灵灵的眼睛眨巴着,无辜的小模样。

    帝昊天收回他带着压迫力的视线,说:“我来下药。”

    唐宝惊讶:“为什么?”

    帝昊天看着她的黑眸散发着幽暗可怕的光:“你们下药会被他发现,而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上一次打架,帝昊天根本就不能发泄心中的怒火。

    对他来说,折磨一个人的方式光**上的疼痛是不够的。

    “……”唐宝能不能说,朋友就是用来坑的呢?

    她一直以为顾临深调戏帝昊天的老婆,挖他的墙角,帝昊天真是倒霉交了这么个朋友。

    现在觉得,这两个人都是可怕的。

    算计起来跟仇人似的。

    果然权势越大的人物处事风格越变态。

    “那什么时候呢?”

    “今晚。”

    “……”唐宝呆。

    帝昊天还真的是等不及了。

    唐宝回公司之后,躲在楼道里鬼鬼祟祟地给罗萝莉打电话——

    “今晚有问题么?”

    “没问题,我随时随地都做好了准备。”

    “……”唐宝摸摸鼻子。“是我老公帮我们下药,他说我们下药会被顾临深发现的。”

    “这再好不过了。”罗萝莉似乎很乐意。

    “额……我能问个问题么?”

    “你说。”罗萝莉问。

    “你和顾临深什么仇什么怨?”唐宝才不会相信一个陌生人无缘无故地会帮她报仇呢。

    “我就是想帮你报复。”

    “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如果我不告诉你,你是不是就不让我报复了?”

    “当然不会,我就那么好奇地一问。”唐宝知道罗萝莉不想说,也没有继续问。

    就算她想悔改,帝昊天也不愿意啊!

    晚上豪华酒吧内。

    顾临深正在包厢里和其他人喝酒玩乐。

    手下走过来,在他耳边嘀咕了句,顾临深墨眉一挑:“他又要来找事?”

    “好像不是,去了别的包厢,带着他老婆。”

    顾临深一愣,来这种地方居然带老婆?

    嘴角挂着幽冷的弧度,真是有意思。

    帝昊天的包厢门被手下推开,顾临深颀长的身型倚在门框边,幽幽地看着里面的一对。

    “帝昊天,来这种地方都要带着她,怎么不把她拴在裤腰上?”

    “……”唐宝。

    帝昊天面不改色地说:“正有此意。”

    顾临深走了进去,在对面沙发上坐下,幽冷的眼神在他们身上各扫了一眼。

    “我怎么有种奇怪的感觉?”

    唐宝垂着视线,对着水果盘吃个不停。

    帝昊天依旧面不改色:“那就回你原来的地方。”

    顾临深上半身前倾,气势幽沉,拿起酒瓶给自己倒酒,就准备待在这里不走了。

    准备喝的时候,唐宝可激动了。

    顾临深有注意到唐宝变化的神情,然而就在他感觉到异样的时候,就听到帝昊天说:“一口酒一亿。”

    “噗!”唐宝嘴里的水果喷了出来。

    打断了顾临深的观察力:“你是抢钱?”

    “你杯子里的酒就值这个价。”帝昊天说。

    “那就欠着。”顾临深说着,脖子微仰,酒一口饮尽。

    唐宝看到了,一滴都未剩。

    还是帝昊天厉害。

    刚才差点就露馅了。

    幸亏帝昊天开了口。

    果然啊,如果由她和罗萝莉来算计,肯定会被穿帮的。

    “你男人就在你身旁,你这样盯着我看,是不是不太好?”顾临深身体往后靠在椅背上,视线直射唐宝。

    唐宝感觉到帝昊天冷厉的视线,赶紧垂下眼睛。

    她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着顾临深怎么晕。

    帝昊天收回落在唐宝身上的视线,看向顾临深:“我的酒味道如何?”

    “一亿的酒自然有它的好……”顾临深说着,脸色微变,他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再看向深沉眼神的帝昊天那带着的一丝算计,“你又对我下药?”

    唐宝奇怪。

    为什么顾临深说的是‘又’?

    帝昊天嘴角微扬,邪肆狂傲:“放心,这次不是春药。”

    “……”唐宝。

    顾临深就算是再强,帝昊天的药就下得更强。

    刚要站起身,眼前一黑地跌入沙发里。

    顾临深手指紧紧地捏着自己的眉心,试图清醒,声音有些脱力:“帝昊天,你加注在我身上的,我会一点不漏地还给你。”

    “拭目以待。”

    唐宝跟着帝昊天走出酒吧。

    还没有上车,唐宝就按捺不住地问:“帝昊天,你给顾临深下过那种药?为什么?”

    “看他不顺眼。”

    “……”这个理由真是够分量,让她无言以对。

    顾临深被人昏昏沉沉地扶到了事先开好的总统套房。

    他的手下也没有怀疑,以为喝多了。

    而且对方是帝昊天,更不会想太多。

    房间里,罗萝莉早就在等待。

    在帝昊天的手下将顾临深送到房间的大床上之后就离开了,罗萝莉便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刚洗完澡,身上裹着白色的浴巾。

    头顶爆炸式的发型,丑陋的脸,但是除去这些脖子以下的肌肤却白皙如雪。

    甚至还染着一丝丝的粉红,让人想到稚嫩的美好。

    和她蜡黄的脸完全不相称。

    身材更是有着曼妙优美的弧度,惹人想入非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