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毒医王妃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踢飞丫环

时间:2018-09-16作者:蓝华月

    被打的丫环有点愣住了,估计是没想到,自己想好的招数,怎么就被别人给使出来了呢?

    转眼间,她就立刻躺在地上,四肢不停的抓挠,跟翻了盖的乌龟一般滑稽。

    “可了不得了,打人啊!有没有人管啊!”

    泼妇似的哭号,算是彻彻底底的毁了这边的幽静。

    很快,周围就吸引过来不少人。

    不过见是苏先生的院子,而且哭得又是那位舞小姐的人,气氛,可就有点微妙了。

    怎么说,苏先生就算是名声再不好,她也是小姐请过来的人,对于宫家来说,那属于家里人。

    但舞小姐就不同了,瞎子都能看出来,她就是想要抢小姐的家主之位。

    而且还说了不少家主的坏话,他们可都是受了小姐恩惠之人,本就厌恶舞小姐。

    因此,大家只是远远围观,连一个跑出去报信的人都没有。

    直到管家匆匆赶到,这波闹剧,才终于算了有了个结尾。

    “都在这里看什么,不用做事了么?”

    管家严肃的呵斥着周围的吃瓜群众们,没一会儿的功夫,大家就走得干干净净。

    此时,那泼妇的表演也已经到了最高阶段。

    见她们是两个人,自己在数量上不占优势,就使出了一招逐个击破。

    她快速的爬起来,居然冲着一旁连声都没吭的桃子扑了过去。

    而且那手上尖锐的指甲,居然是冲着桃子娇嫩嫩的小脸去的!

    “桃子,小心!”

    樱子想挡住,但有些来不及了。

    桃子也没反应过来,只来得及闭上眼睛的时候,却感觉到自己的膝盖,好像给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似的。

    无法控制的狠狠踢出一脚,人也向后倒去。

    “噗通”一声。

    想要过来打架的丫环居然让桃子一脚给窝了出去,而她本人,却倒在了突然出现的一个姑娘的怀中。

    “没事吧?”

    清冷平淡的声音传来,桃子都吓傻了,只能先点点头。

    带上伪装的白苏,瞧也没瞧那个飞出去的丫环一眼,不过却冲着管家稍稍欠了欠身子。

    “我家先生已经等候管家多时了。”

    管家还纳闷呢,他刚才恰好看到了全过程。

    大概是桃子姑娘躲闪得太匆忙了,所以才不故意踢到了那个冲上去的女人。

    可是...

    一个姑娘家家的,哪里来那么大的劲儿啊?

    他又哪里知道,刚才是白苏用石子击中了桃子的腿,助了她一臂之力。

    不过现在,那丫环爬都爬不起来了,只能瘫在那里瞎哼哼。

    管家冷眼瞧着,也没想要去管。

    只是跟着那个冷面的姑娘,进了屋子。

    “小的见过小姐。”

    “管家来了,请坐吧。”

    里面,林梦雅正在品茶。

    外面的一场闹剧,她同样是观众之一。

    林梦舞可太没有长进了,这么多年过去,她手底下的人,居然还是老套路。

    可见,女人不能长久的困在后院。

    不然,连撕胯都透着一股子从古墓里透出来的土腥味。

    “小的就不必坐了,老祖那边有话,希望小姐能抽空过去一趟。”

    “我要是没空呢?”

    “老祖也说了,小姐要是没空,自然也是可以不去。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小姐知情就好。”

    一抹笑,爬上了她的唇。

    她就知道,这点小事,曾祖那边肯定可以搞定。

    “我早就知道了,喏,外面的那个,就是人家派来的。也是,这么大的事情,多少我也应该知情,好领人家的心意不是?”

    管家一听,立刻明白。

    心中,对那位舞小姐,又多了一条“心机深沉”的评价。

    “的确,但这心意本就不纯。小姐不领也就是了,免得,让小人得志。”

    她看了管家一眼后,抿起唇,淡淡的笑了笑。

    “这心意啊,我还非领不可。走吧,我们去看看。”

    这下子,管家不明白了。

    “小姐,您明知道对方是不坏好心,您为何非要去趟这趟浑水呢?”

    “因为,这是我宫家的事情。”

    所以,她不可以作壁上观。

    哪怕有时候会遂了旁人的心意,但焉知,这不是她的机会。

    几个人走出院子,你丫环紧紧的盯着她,一脸的怨毒。

    “找几个人把她给抬回去,记得,告诉人家,是她先来我这里闹事,可不是我无缘无故的伤人。”

    “是,先生。”

    阿秀挥了挥手,立刻有几个人上前,把那个丫环给抬走了。

    管家引着他们,一路到了前院会客厅。

    此时,这里已经是热闹非凡,人声鼎沸了。

    人群看到她,立刻给她闪开了一条路。

    林梦雅一步步的走了过去,看到了跪在地上的林梦舞。

    “呦,舞小姐这是怎么了?”

    她明知故问,尤其是在看到林梦舞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后,心头的那抹恶作剧的心思,就怎么也止不住了。

    后者显然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晚来,害得自己白白的演了这么久的独角戏。

    马上,又挤出了几滴泪,半是埋怨半是质问的说道。

    “先生来得怎么这样晚?不过也是,梦舞与您没什么特别的关系,这次也是梦舞自做主张,还请先生成全梦舞!”

    林梦雅冷笑着听完,这话,说得倒像是她不是人似的。

    可惜,比起戏精,她也是上得了c位的好演技。

    “真是抱歉啊舞小姐,我一直在院子里专心致志的备课,不曾听到这里的动静。再说,舞小姐你是先也没有跟我商量,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能知道,舞小姐居然是这么一个深明大义的人呢?”

    她一副可怜无辜的模样,一下子就让林梦舞的指责没有了着力点。

    是,林梦舞是来替她的。

    可说来说去,这都是林梦舞自愿的,又不是她求她来的。

    现在这样指责她,未免也太没有道理了。

    “是梦舞的错,梦舞不该如此。不过既然先生来了,那就请先生替梦舞劝一劝曾祖,全了梦舞的孝心吧!”

    林梦舞本来,只是觉得不爽。

    可被她这样一怼,立刻意识到,现在不是跟她翻脸的时候。

    转而,切入了正题。

    林梦雅看着她继续假惺惺的装下去,心头却是一阵阵的觉得恶心。

    好一个林梦舞啊,明明是跟穆家串通好了的,现在又开始想要博一个孝顺的好名声了。

    不过这样也好,宫家的女孩,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她转头,看向了脸色阴晴不定的曾祖。

    “老祖,我来的晚,不知舞小姐说的,是什么事。”

    曾祖看了林梦舞一眼后,才幽幽说道。

    “不知她是从哪里知道穆家的事情,一早上的跪在这里哭着求我,希望我能允许她代替你,去穆家当人质。”

    林梦雅像是刚刚听说似的,眉头蹙了蹙。

    “也不知道舞小姐是从哪里听说的,消息真是灵通。”

    “还能是哪里,自然是我们身边之人说出去的。哼,嘴里没个把门的,跟她一个女孩家,说这些做什么?”

    曾祖的话中,带着明显的不悦。

    那些下人们面面相觑,心里头惶恐得不行。

    可是,他们明明谁都没说,怎么会...

    林梦雅扫了一圈,就知道那些人在想些什么,状似无意的开口说道。

    “都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大概是他们闲聊的时候,被舞小姐偶然听到的吧。说起来,倒也不算是他们的错,老祖您还是消消气。”

    他们这边说得话,林梦舞一个字部落的,都听进了耳朵里。

    心里头,暗骂那个苏梅太过歹毒了。

    她的确是暗中拉拢过老东西身边的人,可是这些人一个个的都不识抬举,压根就不曾理会过她。

    消息,是宫屠传进来的,自然是跟那些下人无关。

    可这下子,他们肯定会恨上自己。

    果不其然,苏梅才刚刚说完,她就感觉到了那些人的目光,正不满的落在她的身上。

    看什么看!等到她掌家的那一天,非得把这些人的眼睛,全部都挖出来!

    但是现在,她不得不暂时忍耐。

    “曾祖,这的确是我的不对。只是,我也是关心则乱。二哥哥遇到这样的事,姐姐又不在。我虽暂时还算不得宫家人,但是血脉亲情是斩不断的。何况,苏先生是无辜的。我们宫家的事情,又怎么能连累苏先生呢?”

    她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曾祖、二哥哥,叫得也实在是亲切无比。

    林梦雅并没有着急,反而她连一点点气愤都没有,只是点点头,颇为赞同的样子。

    “林小姐,此事是宫家的家务事。不管是你是不是宫家的血脉,我们宫家,也断然没有拿一个女孩出去给人欺负的道理。你起来吧,此事莫要再提了,总之,我是不会同意的。”

    林梦舞还是跪在那里,哭得更加恳切了。

    “曾祖,这一切都是梦舞自愿的。梦舞从小就希望能够有家人陪伴在身边,自从母亲去世之后,梦舞每日每夜,都在祈求着上苍,能给我这样的一个机会。如今梦舞好不容易回到宫家,必定会拼尽全力,维护宫家。”

    母亲去世?

    林梦雅慢了一怕才反应过来,现在林梦舞说得,应该是自己的亲娘。

    一股子无名怒火,瞬间蹿了起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