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毒医王妃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埋下祸根

时间:2018-09-14作者:蓝华月

    宫家跟穆家的事情,如今已然闹得沸沸扬扬。

    要是现在调查那些世家,稍有不慎,他们得罪的,可就不只穆家一家了。

    阿秀想了想,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

    “我们所说的精血,跟一般的血有些不同。之前家里请了一位教导我蛊虫的师父说过,人存的一口心头血,乃是人的精气所化。一旦那口心头血受损,必定会危及生命。人老了,精气不足,心头血也就散去。我想,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查出跟五少爷切磋的人里面,谁受了重伤就可以了。”

    她眼前一亮。

    阿秀的建议很及时,而且如果是这样,她还可以借着慰问伤员的名头,去亲自看看那些受了伤的人的情况。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阿秀,还是要多多麻烦你。”

    阿秀脸一红,有些不太好意思。

    “只要能帮上你的忙就好。”

    “你可帮了我的大忙了,你呀,可真是我的小福星!”

    她笑眯眯的摸了摸阿秀的小脑袋,这小丫头又乖巧又聪明,而且还总是出一些能解决大问题的好点子。

    “雅姐姐...”

    阿秀无奈的勾了勾唇,却没掩藏住自己的笑。

    她是很喜欢雅姐姐,而且来这里之后,也庆幸遇到了雅姐姐。

    不然,她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

    “我再去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遗漏的东西。”

    虽然知道晴柔身体里的蛊,可能跟五哥哥中的无关。

    但晴柔的确是关键的一环,况且她被人灭口,恐怕也没那么简单。

    尤其,今夜她还见到了被殃及池鱼的马北辰。

    一击致命,干净利落。

    晴柔的心脏被捅穿,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伤口。

    看来,凶手是在她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得手的。

    而且伤口还在正面,如果凶手是晴柔觉得绝对不可能对她下手的人的范围内,那么就可以解释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看了看那染了血的穗子,只怕,此事跟晴柔的情郎,脱不了干系。

    又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遗漏之后,林梦雅推开了房门。

    外面,龙天昱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眼中似藏着千言万语。

    可他的双唇却抿紧了,解释,亦或是其他的,全部都没有。

    第一次,林梦雅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到底她从前做的,对还是不对。

    这样放任他来欺骗自己,难道真的是信任么?

    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她发现,自己还是没办法,先去质问他。

    “晴柔的尸体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如果方便的话,希望你能让她入土为安。”

    她垂下眼睛,没有跟他对视。

    龙天昱迟疑了一下,挥了挥手,让人去处理。

    “还有那个抓到的人,我希望你能尽快的审理。我觉得,他跟晴柔的情郎脱不了干系。这里既然是他们定情之所,晴柔又是温玉阁的红人,我觉得一定会有目击者。如果你不方便找的话,那就我来安排这件事。”

    “梦雅...”

    “我知道,你不方便出面。以后你还是多待在学院里一些,其他的交给手下人去办就好。有什么困难,你也可以直接向大哥哥寻求帮助。”

    “你听我说...”

    “宫家不能老是依仗别人,我也是。”

    她抬起头,眸光清清冷冷,但看似冰封之下,却藏着让龙天昱有些心慌的沉静。

    他再也控制不住的握住了她的双肩,强忍心中的惶然。

    “梦雅,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他没有放开她的手,只是换成紧紧的牵着,两个人往院子里面走去。

    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被他带到了后院,在这里,嗅不到脂粉的香气,也没有鲜血的腥气。

    可是,明明这里就是暗娼馆,而刚才,还有人试图要杀了她。

    纵然现在身处仙境又能如何,假象,不过是为了粉饰太平而已。

    “我知道你气我瞒你,但雅儿,我只求你,相信我好不好?”

    他双手捧住了她的脸,眼中满是诚恳。

    林梦雅就这么看着他,仔细而又认真,但龙天昱却觉得,在那瞬间,她眼中的自己,变得有些遥远,也有些陌生。

    “我相信你。”

    她有些倦了。

    其实他们之间的爱情,从一开始就存在着一个致命的问题。

    他们从未彻彻底底的坦诚过,而是在尽力的相护隐瞒着。

    被虫蛀的根基,无论盖起多高的楼厦,一旦外力强劲,依旧是摇摇欲坠。

    她是个过于自私的人。

    明明是她先隐藏起自己的秘密,可现在,她却在期望着龙天昱的坦白。

    她退后了一步,稍稍的挣开了他的手。

    “我有些事,一直在瞒着你。”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

    但龙天昱却莫名的觉得心中一痛。

    就是想坚硬的蚌壳,为了展示自己的所有,用力的撕裂了自己的软/肉,却还是把自己完完整整的,摊在他的面前。

    这样的雅儿,让他心疼,也让他心惊。

    “不!我相信你,雅儿,你不需要告诉我你的一切!”

    龙天昱有些急切。

    在爱情里,他们都是新手。

    他对她的爱,是热烈的、赤诚的,可唯一欠缺的便是坦白。

    因为他总想把最好的一切,献给他的爱人。

    “可是我想知道你瞒着我的事情,龙天昱我也是现在才发现,我没有那么淡定,没有那么大方。我以前总觉得,有些事就像是平常男人的私房钱。你藏起来,只是为了给我一些惊喜。但我现在才明白过来,你给我的,怕会是腥风血雨。你到底在瞒着我什么?我知道那跟我有关系,所以我不能,再无动于衷。”

    神农系统,赋予了她最敏锐的身体。

    可她本质上,却是个迟钝的人。

    譬如对痛苦。

    她从不像别人一样,每次遇到痛苦的事情,都会在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

    大概是从前孤孤单单一个人生活得惯了,让她在遇到疼痛后,自顾自的试图把它忘在了脑后。

    不行,现在不可以伤心,她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无用的感情上。

    每每,她都用这种借口,来让自己伪装坚强。

    可那终究不是坚强,只不过,是一场变相的逃避。

    她是人,当所有的痛苦都累积在一起的时候,早晚,会有决堤的这一天。

    她望着龙天昱,眼中满是期待。

    “我...”

    龙天昱开了口,只吐出一个字之后,其他的话,就被他挡在了喉咙里。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而她眼中的光亮,也在逐渐熄灭。

    沮丧?伤心?难过?

    这些感情都不足以表达出她的情况,最终,她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头低垂着,抵在了他的胸口上。

    “我知道了。”

    他终究有他的理由,终究,他还是坚守住了。

    但她,却被痛苦拖拽着,直直的翻入了黑暗之中。

    龙天昱紧紧的抱着她的身体,明明还是一样的柔软,一样的温热。

    但他却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她的身体里,迅速的流失着。

    可恨,他却抓不到分毫。

    他开始恐惧,却又很快的,把恐惧按在了心底,任何人都不能到达的角落里。

    他可以忍受一切,却唯独,没有办法忍受失去她的痛楚。

    “我没事了。”

    不过短短时间,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林梦雅就已经变得一切如常,平淡无波。

    就连龙天昱都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但他的心,却从此空了一大块。

    终究,他还是伤了她的心。

    “别怪我好不好?你知道,我从来都不会伤害你。”

    大手,抚摸着她娇嫩的脸蛋。

    林梦雅笑了笑,眼眸之中,映出他的模样。

    “我知道,不会怪你的。抱歉,是我一时失态。你也知道,刚才真的吓到我了。”

    她巧笑倩兮,就连娇嗔的语气,也把握得恰到好处,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

    但龙天昱还是不放心。

    他太清楚她深藏在骨子里的执拗与疯狂,她极少像是一般的女子一样,哭闹着歇斯底里。

    但如此,他才更加担心。

    “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这件事,真的不是时候。等到能告诉你的时候,我一定事无巨细的,都坦白。”

    “嗯。”

    她清清淡淡的一个字,把龙天昱所有话,都省略了下来。

    抱着这样乖巧的她,龙天昱的心,却是在一点点的,往下沉。

    “我们走吧,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这一次,林梦雅没有挣脱他的怀抱,而是仰起头,顺从的征求着他的意见。

    “好。”

    心中的一抹不安渐渐散去,龙天昱知道,她是个聪明的姑娘,有些事情总是会想通的。

    就如同之前所有的纷争一样,而且离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也已经不远了。

    到时候,他会奉上自己的全部,任由她来选择。

    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忧心忡忡的看着他们两个。

    林梦雅主动笑着跟大家摆了摆手,柔声说道。

    “都站在这里干嘛,难道我还会跟他打起来不成?”

    阿秀最是敏锐,因此也最是担心。

    看到他们回来,立刻跑了过去,挽住了林梦雅的手臂。

    “雅姐姐,你跟姐夫你们两个,真的没事啦?”

    林梦雅回手,敲了敲她的额头。

    “怎么?盼着我们有事不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