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毒医王妃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计谋得逞

时间:2018-09-05作者:蓝华月

    挑拨离间这种事,林梦雅绝对是个中好手。

    有些事看得多了,经历得多了,自然也就能融会贯通。

    何况面前的人根本就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仅仅是靠着利益的勾连,压根就没有形成一个强有效的整体。

    所以她只需要当一把诱人的钩子,就能轻易的把他们的利益板块,勾得支离破碎。

    她无须担心那些人会看破她的手段,到时候所有人一心抵制,那她的计划就永远都不会成功。

    这些人啊,说到底都是自私而贪婪的平凡人。

    在面对诱惑的时候,不坚定才是常态。

    毕竟谁不想当那个一步登天的幸运儿呢?

    她越是被宫家重视,就越是能够侧面的印证,宫家对于宗家的在乎。

    瞧啊,她一个外人都能在宫家呼风唤雨。

    更何况,是原本就属于宫家的人呢?

    她便是那块闪闪亮的金子,就看谁有缘,能够跟她一样,一步攀云了。

    “此事,有些不妥!”

    听得她手中握有能够让人入宗籍的权利之后,立刻有人站出来帮她说话。

    宫屠眉头紧皱,看向这人的眼中,也多了几分恼怒。

    “这里不是你说话的地方,回去!”

    他愤怒的呵斥,却不想因此,更让那人觉得,宫屠是想要独吞这个机会。

    或者...

    那人不悦的看着宫屠,心头想得是越来越多。

    宫屠本来出身就比他们要好,这些年在老家的旁系里,也得了不俗的威望。

    如今宫家五子身败名裂,老东西命不久矣,宫雅又不知是死是活,而那个苏梅纵然上了宗籍,可也只是个外人而已。

    宫屠离掌家之位,仅有一步之遥。

    都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但终归,谁人甘愿当鸡犬,匍匐在他人的脚下?

    可是如果在此时入了宗籍的话,那么在身份地位上,就可以跟宫屠平等了。

    也许,能得到的东西更多。

    这样好的机会,他们怎么能错过?

    所以即便是宫屠把眼睛瞪得恍若夜叉恶鬼一般的吓人,可他们还是丝毫没有畏惧。

    “这里是宫家老宅,凡是宫家之人,自然可以说得。屠爷,您可太霸道了。难道现在,大家连说话都不行了么,您可还没掌家呢。这要是以后您管了家,怕是大家伙,连笑都不敢了。”

    林梦雅及时开口,煽风点火。

    别人看她,只是随口说了句玩笑,但落在那些有心入宗籍的旁系的人的耳中,却是一道惊雷。

    是啊。

    现在他们就被压制得这样厉害,那以后宫屠真的掌了权,他们怕是还不如现在呢!

    被利益趋势,他们一个个的都生出了几许反心。

    只是现在,尚不明显而已。

    “苏姑娘说笑了,我只是怕他们笨嘴拙舌,说不出个什么来。”

    宫屠阴鸷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想要跟他斗,门都没有。

    转念一想,这倒也是个好机会。

    当下,稍稍缓和了脸色。

    “居然旁系的人都能入宗籍,那不如,就让最紧要的人入了吧?舞儿,你说是不是?”

    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的林梦舞乖巧起身,走到他们的面前盈盈一拜。

    宫屠勾起嘴角,残忍的看着那些人的脸色变成了灰白之色。

    他要给这些人一个教训,让他们再也不敢动这种小心思!

    “舞儿跟家主一样,出身高贵。这些年让她流落在外,也着实是委屈了她。既然一个外人都能入宗籍,何况是我们家的人呢?”

    林梦舞跪在地上,面色带着几分忧伤,抬起头来怯生生的看着老祖,却又像是被惊吓到了似的,水眸泛起了一层雾。

    半咬着唇,恰如其分的露出了几分渴望。

    曾祖认认真真的打量了她一番,眼中露出了几许不忍。

    “这...”

    宫屠自然知晓曾祖的心思,对于现在的宫家来说,林梦舞可是必不可少的。

    他瞥了一眼那些瞬间被他踩在脚下的人之后,郑重的开口劝道。

    “不是我对家主不敬,不过身为亲姐妹,自然是互相守望。可家主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故意隐瞒舞儿的存在,这本就是不妥。不过若是老祖能够让舞儿入了宗籍的话,既保住了我们宫家难得的血脉,也全了家主的名声。她毕竟是个年轻人,想得不周全也是有的。我们当长辈的,自然不能全听她的。”

    这一番话,好似是向着林梦雅说话,实则是给他们两个施压。

    不认林梦舞,那就是说她忘恩负义,背叛亲人。

    可认下,从此之后林梦舞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之一。

    甚至在时机成熟的时候,还可以取而代之。

    但现在,她跟曾祖都被推到了浪尖上,进退两难。

    “她身份特殊,容我想想。”

    曾祖刚想要拖延,就听得宫屠说道。

    “既是特殊,那定然是要比任何事都慎重。其实舞儿的品行能力,比家主不差。从前是因为老祖未曾接触过,才会有诸多的误会。不如您这次把舞儿留下,细心的观察,要是有不足之处,您可以调教一番。”

    曾祖看着林梦舞,神色里带着几分犹豫。

    宫屠知道,老家伙动心了。

    果然,他最在乎的,还是宫家,而并非是宫雅那个丫头。

    他迅速的朝着林梦舞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乖巧可人的说道。

    “梦舞不敢奢望能够跟姐姐并驾齐驱,但梦舞只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认祖归宗。这也是母亲在去世前唯一的冤枉,姐姐能为宫家开疆辟土,而梦舞不过是想要替她尽孝而已,望曾祖成全梦舞的一番心意。”

    她说得诚恳悲切,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子软弱妥协的既视感。

    仿佛曾祖要是不答应,就是不近人情。

    林梦雅在旁边观察着林梦舞,时间的确是会改变一个人。

    想当年那个骄傲自大的林梦舞,如今居然也会玩以柔克刚了。

    只怕,曾祖那里,是扛不住的。

    似是感应到了她的目光,林梦舞立刻转向了她。

    “苏梅姐姐,我知道你跟我姐姐是友人。我并非是想要染指宗籍,我只想替姐姐做她应该做的事情,还请苏梅姐姐成全我!”

    可不么,从开始到现在,林梦舞只是想要“取代”她而已。

    取代她林家大小姐的位置,取代她身为昱亲王妃,取代她成为那个男人的爱人。

    如今,是宫家的一切。

    林梦舞,跟她还真是解不开的孽缘啊。

    “舞小姐,您还是起来吧。虽说是大小姐看得起我,把这件重要的差事交给了我,我想那大概也仅仅是因为,我能够更加客观。您既然是大小姐的亲妹,那自然不能算是旁系。我要是因此让您入了宗籍的话,大小姐知道了,只怕是要怨我委屈了您。”

    林梦舞眨眨眼,委委屈屈的说道。

    “那,那苏梅姐姐的意思是...”

    “哦,我没什么特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您入宗籍的这件事,必须要让大小姐来成全您。再说,您刚才不也说了么?您的志向不是入宗籍,既然如此,那我就帮不到您什么了。”

    她狡猾的利用了刚才,林梦舞为了表达自己的目的是多么的单纯,多么的无私而编造出来的谎言。

    一丝怨毒,从林梦舞的眸中划过,却被她给看到了。

    看吧,她就知道林梦舞怎么可能会改邪归正。

    只是宫家是她母亲的家族,不管怎么说,她也不会让林梦舞得逞!

    “那,那我...”

    林梦舞继续扮演那个娇娇弱弱的受害者的模样,林梦雅“好心”用眼神给她指路。

    “一切,还是要看曾祖的定夺。”

    林梦舞也知道,但她并没有继续陈情,而是规规矩矩的,跪在曾祖的面前。

    此时,曾祖他老人家,也陷入了两难的选择。

    “这...”

    留下吧,对不起雅儿。

    不留吧,话又说道这份上了,他也不好不做回应。

    “梦舞知道曾祖有些为难,无妨,我当初九死一生的逃到这里,只为了投奔亲族,不再让我孤苦飘零。但梦舞的命,没有姐姐的好。梦舞不强求,还希望从此以后,曾祖能够平安长寿,我就别无所求了。”

    “舞儿,唉,老祖,您看这...”

    宫屠心中得意,可面上却愈发的无奈。

    整个前厅,似乎充斥着林梦舞那哀怨的倾诉带来的效应。

    天大地大,都没有这样一个弱女子的容身之处了么?

    老祖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要是今日再把这个女孩子拒之门外,那宫家的名声,怕是就更加不好听了。

    “既然如此,林姑娘就先住下吧。只是关于你的身世,我们还是要慎重。一切的事情,还要等家主回来,才能定夺。”

    “多谢曾祖垂怜,梦舞感激不尽!”

    林梦舞喜上眉梢,一连磕了三个头给曾祖。

    林梦雅站在曾祖的身边,无人知道,她的心中,比任何人都要轻松愉悦。

    很好,鱼儿上钩了。

    “如此便是皆大欢喜,也请老祖看在舞儿的份上,不要计较我方才的鲁莽。”

    宫屠的心中,有掩饰不住的笑意。

    他还是最终的胜利者,甚至获得,要比他之前期望得更多。

    所以暂时,他可以放弃一些东西。

    猎物,还是要一点点的图谋,才来得长远。(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