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毒医王妃 第七百九十一章 反咬一口

时间:2017-10-03作者:蓝华月

    ,!

    “奴婢...奴婢没有!奴婢是对娘娘忠心耿耿的呀!娘娘,求您救救奴婢吧!”

    昨晚,沅淑就被小玉的人,暗中送到了王上的手中。

    王上虽然不是个嗜杀之人,但对于沅淑这样的恶仆,却是十分的厌恶。

    內侍不过问了她几句话,就被她端出大王后来,给人一通怒骂。

    那些內侍们,可都是王上身边的人,怎会买她的账。

    当下就给了她一通好打,只打得沅淑哭爹喊娘,还顺便吐出了不少,大王后这些年做的好事来。

    所以王上才会尤其的气愤,尽管有些事情,他也有所耳闻。

    却没有想到,大王后居然会如此的肆无忌惮。

    俨然把个王宫,当成了她可以妄为的后花园。

    那沅淑也是被打得怕了,所以才会昏头的以为,大王后一定会救她出来。

    不想,大王后立刻撇清了关系,还对她恶言相向。

    看着这一主一仆的闹剧,林梦雅不由得暗地里摇了摇头。

    现在,她才看清楚了,何谓忠心。

    “住口!本宫从来都没有让你做这些大逆不道的事情,王上,这些事情,都是沅淑一个人自作主张,跟臣妾实在是没有关系。还请王上,早日处决了这个恶毒的女人!”

    大王后极力的想要把罪名都推到沅淑的身上,后者显然是没有想到的。

    呆呆的看了自己的主子一眼,沅淑的眼睛里,却是闪过了一丝恶毒来。

    昨天半夜,她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时候,曾经有个內侍过来,悄悄的告诉她,如果大王后执意不肯救她,就让她说出实话。

    这样,王上看在她戴罪立功的份上,兴许还能饶她一命。

    不然以王上对静柔夫人的宠爱,这一次她一定会受尽各种的折磨。

    一想起昨晚的一切,沅淑就觉得头皮阵阵发紧。

    她可见识到了,什么才是无间地狱。

    那种痛苦,她再也不要尝试了!

    “娘娘,我沅淑从来对您都是忠心耿耿,想不到,您竟然见死不救!好,那你就别怪奴婢了!王上,夫人,大王后娘娘的确是要对您二位图谋不轨。自从大王后娘娘醒过来之后,她就心心念念的,想要报仇,想要陷害静柔夫人。三天前,大王后娘娘从姚大人的手中,拿到了一些东西。后来,她就把东西分给了我们这些下人。让我们找机会,下在夫人的饮食起居中。那天,是奴婢看到了凤羽苑的人,手中拿着的香料盒子,才想起这件事的。后来,奴婢就把毒药涂在了指尖,下在了香饵里。”

    沅淑的一番话,已经让大王后的脸色,苍白如纸了。

    瑟瑟发抖,如同一只无法跨越冬季的蝶。

    要不是后面有人扶着她,现在,她肯定就如同一滩烂泥,瘫倒在地上了。

    惊恐无比的看着沅淑,又眼看着自己的夫君,神色里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

    大王后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完了!

    “我...我...王上,臣妾没有,王上...”

    “够了!”

    暴怒之中的王上,早已经不想再听这个恶毒的女人的任何的申辩了。

    大手握成了拳头,却是想要对大王后杀之而后快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大王后瘫在后面,她的侍从的怀中。

    无神的看向了自己的夫君,这是她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他真的想要杀了自己!

    “请王上息怒。”

    静柔夫人没有露出胜利者的笑容,更没有继续添油加醋。

    而是一脸担忧的,悄悄的握住了王上的手,眼神里,满是对王上的关心。

    林梦雅看在眼里,心里却是明白,大王后之所以会完全输给夫人,实际上是早有预兆的。

    王上像是一把绝世的兵刃,虽然璀璨耀眼,但是太过锋利。

    唯有以柔克刚,方才能够让这把兵刃,收敛光芒,成为自己的守护。

    但大王后只会硬碰硬,所以,王上才会跟王后,水火不相容。

    现在的情势已经很明朗了,大王后指使沅淑下毒的事情,已经人证物证聚在,大王后是半点都狡辩不得了的了。

    此时,更大的一把火,又燃烧到了寝殿之中。

    “放开我!我要见王上!王上,你不能如此的对待我的妹妹。她对你一片痴心,你不能这样无情无义!”

    粗狂的声音,丝毫不因为这里是王上的寝宫,而有半分的收敛。

    林梦雅立刻意识到,此人的身份。

    姚遵,烈云国姚家的长子,也是威名赫赫的北麓大将军。

    因为跟大王后是一母所出,所以分外的纵容溺爱他这个唯一的妹妹。

    如果不是他在的话,大王后也不会如此的猖狂。

    到了现在,姚遵还是一样的狂妄,丝毫不把王上放在眼中。

    对于这一对作死的兄妹,林梦雅都有些怀疑,到底是怎么才活到现在,还有目前的势力。

    果然,会投胎的人,就连生存模式也都是简单程度。

    姚遵长相有些粗狂,一看就是那种莽夫。

    而且身上穿着的,还是宽大而华丽的外袍。

    这种袍子林梦雅见过,那些祭司们也会穿类似的,不过,没有姚遵那么骚包就是了。

    身边,还站着几个一脸苦兮兮的內侍。

    想必是因为这位武将太难缠,所以没拦住吧。

    王上的瞥了他一眼,脸色依旧高深莫测。

    倒是林梦雅看出了几分不妥来,即便是情况紧急,可这个姚遵,居然没有给王上行礼。

    看来,他还真是把这里,当成他们老姚家的后花园了。

    “你说什么?”

    姚遵虽然是个粗人,但比起气势来,跟王上差的不仅仅是一星半点。

    简单的一句话,就像是一瓢冷水,兜头浇了下来。

    也让这位火爆冲天的大将军,稍稍冷静了下来。

    “臣...臣只是觉得妹妹冤枉而已,王上,臣的妹妹伺候您多年,她的性格,难道您还不清楚么?我妹妹她虽然有些脾气,但比那些只会妖言惑众之人,要好得多了。”

    这话,听着就是冲着静柔夫人去的。

    林梦雅眉头微皱,姚遵也太不懂规矩了。

    不管怎么说,夫人之前是辛家的蛊女,现在还是王上的夫人。

    无论是哪一个身份,他也不该如此说。

    “姚遵将军这话,可是在打我们辛家的脸面?见过王上,见过大王后娘娘,见过夫人。”

    一道温和儒雅的声音,隐隐带着几分诘问。

    林梦雅下意识的看向了门口,他,怎么会来?

    “辛栾,你怎么来了?”

    看到门口进来的中年男子,静柔夫人也是一脸的惊讶。

    这几天辛栾闭门谢客,几乎不跟任何人来往。

    这次的事情,他们也是没有惊动到他。

    但他却是不请自来,还有些要为夫人撑腰的架势。

    意外之人带来的意外之喜,林梦雅只不过是愣了愣,就恢复了冷静。

    有辛栾在,怕是这场戏,会更加精彩吧?

    “你——什么辛家之人,她早就已经被辛家逐出门去了。大祭司,怕是你还没有那个能耐,重新让辛家接纳她吧!”

    对于辛栾这个过气的大祭司,姚遵自然是不买账。

    林梦雅暗中摇了摇头,她算是知道,为何王上会同意她的计划,率先铲除姚家了。

    姚家势力太重,但继任者都是一些草包。

    如果给完颜景完全掌控的机会,只怕以后会不妥。

    就拿辛栾来说,不管他是否过气。

    能怕到那个位置,心机手段谋略势力,一样都不会少。

    但姚遵却对人家冷言嘲讽,还真是作的紧死得快。

    “即便是休戚之人,也轮不到你姚遵来侮辱。我身为辛家大祭司,断然是不会看到你颠倒是非烟白。今天这话,我会原原本本的,转告给姚家的那位老爷子。”

    姚遵立刻闭了嘴,虽然脸色有些不自然,但是辛栾却是抓住了他的七寸。

    姚家真正的决策着是那位老爷子,即便是现在,老爷子已经不再当家做主了,可在家族里,还是拥有极为崇高的地位。

    老爷子可是明令禁止,他再参与妹妹家的事情。

    不想,他一听说妹妹受了委屈,就火急火燎的赶来了。

    那个辛栾,还真是了解他!

    “王上,大巫医大人。我听说有人要用毒谋害夫人跟王上,事关重大,想要来旁听,不知可否。”

    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位置,明面上是来旁听的。

    可实际上,他刚刚的那话,就说明了是来给夫人撑腰。

    林梦雅只觉得现在的场面尤其有趣,不管是比拼家室,亦或是王上的宠爱,大王后明显的都出于劣势。

    看来今天这一局,已然成了定数。

    “好,来人,赐坐。”

    辛栾优雅的行礼,面色温和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目光扫过大殿上的几个重要的角色,却是在那位贺兰姑娘的位置上,停了一停。

    闪烁着复杂的神情,也不过只是一瞬罢了。

    低垂着头,只敢偷偷摸摸的看着别人的林梦雅,丝毫没有察觉到,今天这位大祭司赶来的目的,除了为夫人撑腰之外,更多的,是为了她。

    “去麟邱阁搜宫,下毒一事,一定要彻查到底。朕,不会再姑息一人。”

    王上依旧是那样的淡漠,但是姚家兄妹都知道,他们今天,怕是躲不过这一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