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毒医王妃 第六百九十四章 虚伪帝王

时间:2017-10-03作者:蓝华月

    ,!

    院落并不起眼,甚至在周围的建筑物里,也不过是最为普通的一座。

    直到进入里面,才发现内有乾坤。

    随着内侍的引领,林梦雅才发现,里面雕梁画栋,远不是寻常人家的富贵。

    哪怕只是皇帝的别苑,也是依旧有一番皇家气派。

    穿过前院,很快,一座建筑在内湖之上的湖心小亭,出现在她的面前。

    内侍恭恭敬敬的把她领到了石头铸成的小桥边上,只是略弯了弯身子,就静静的退出了出去。

    林梦雅望了一眼湖心亭,果然,一道暗红色的身影,正襟危坐的背对着她。

    想了想,林梦雅还是沉稳的迈出了自己的脚步,渐渐的,走向了那人的位置。

    “你来了。”

    明知故问,即便是知道,林梦雅也依旧不敢放肆。

    走到了男人的面前,轻施一礼后,方才低着头轻声说道。

    “臣女林梦雅,恭请陛下圣安。”

    晋元帝面色如常,依旧是慈眉善目的一副模样,但是落在林梦雅的眼中,却只觉得虚伪可笑。

    以前,她还以为这个皇帝,是个难得的仁义之君。如今,历经种种,她才明白,所所谓仁君,不过如此。

    “坐吧,朕与你是一家人,不必如此生疏。”

    到了现在,皇帝还是这样打着一家人的招牌。

    如今林梦雅却不再相信他半个字,依旧是恭顺有礼的坐在皇帝的身边,他们之间,唯有君臣之份了。

    “臣女不敢,不知陛下急招臣女前来,所为何事。”

    看到林梦雅如此客气而疏离的态度,晋元帝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你跟你的母亲一样,都是如此的倔强固执。其实,你当昱儿的正妃,不仅仅是因为她们的算计,更是,朕有意默许。你可知道,这是因何缘由?”

    又在打亲情牌么?只是现在的林梦雅,早就已经不为所动了。

    目光延伸向远方,晋元帝似乎在回想起某些,早应该被尘封的往事。

    尽管林梦雅还是如此静默不语,可依旧没有影响到,晋元帝的陈述。

    “当年你母亲医术高超,名动京城。就连朕的母妃,都是仰赖于你母亲的仁心仁术,方才能无病无灾的安度晚年。所以,朕对你的母亲,一向是感激不已。”

    越说,林梦雅不过是越觉得晋元帝的无耻程度,一再的刷新着新的下限。

    “只是,你这孩子实在是不懂朕的苦心。虽然,朕把你降为侧妃,可以你的容貌出身,与昱儿对你的宠爱,以后,中宫的位置,也必定是你的囊中之物。可惜,你却如此任性,真是枉费了朕的一片苦心。”

    林梦雅低着头,也许在晋元帝的眼里,是思考,亦或是在悔过。

    总之,是看不到她的表情。

    晋元帝满心以为,自己一定能够说服这个女子,进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没想到,林梦雅却还是一动不动,晋元帝心中有些疑惑,但是,他依旧肯定自己的判断,觉得林梦雅,一定是能够为自己所用。

    现在,不过是需要一个消化的时间而已。

    “那按照您所说的一切,我哥哥被冤枉一事,陛下不会也要跟我说,只是一场意外吧?”

    林梦雅忽然间抬起头,目光丝毫不畏惧的,对上了晋元帝。

    “还是说,您对皇后跟上官家联手谋害我母亲,戕害我林家之人的事情,也是毫不知情的了?”

    晋元帝从未想到过,一介小小女子,居然,敢这样质问自己。

    而且,林梦雅字字句句,说的竟然都是林家隐藏得最深的秘密,这些事情,怕就连林牧之,都不一定完全清楚。

    只是晋元帝不愧是老谋深算,即便是被人道破秘密,也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好像是这里的一切,依旧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中。

    “这件事情,朕以后自会还你们林家一个公道。有些事情,你也必定只是一知半解。而且,朕从未忘却当初,那些乱臣贼子,是如何忤逆于朕的。若不是你们林家的拼死拥护,朕,何尝能够走到今天。”

    又是这样的苦口婆心,林梦雅只觉得眼前的皇帝,就像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狐狸。

    听他满口,都是让人半个字都不会相信的假话。可他还是这样一副情真意切的样子,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的。

    反正,作为唯一的观众,林梦雅只觉得,这些话,让人作呕。

    “是,您不曾忘记。所以,你任由别人害死了我的母亲,把你的妻妹硬塞给了我的父亲。我被人毒傻又塞入花轿之中毒杀,现在哥哥,又做了冤狱。这其中的所有,都是因为您一个不得已么?”

    “放肆!”

    林梦雅再三的顶撞,终于让晋元帝沉不住气了。

    大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甚至于震掉了光滑洁白的杯盖。

    英武的脸上,肃杀的气息,已经牢牢的锁定了林梦雅。

    甚至于,敏锐如她,早就发现皇帝所在的这小院子里,其实已经布满了杀机。

    只要他一声令下,自己,就能命丧黄泉。

    可惜,她林梦雅,从来不知道‘怕’这个字的含义。

    “放肆?如您所见,我的确是放肆了。但是臣女有一句话,却不得不说。若我死了,您最喜爱的儿子,最依赖的臣子,都会在顷刻间,化为乌有。恕我直言,以您的身体,怕是再也拖不到,再培养出一位,足以替代昱亲王的皇子了,不是么?”

    飞扬的眉梢,让林梦雅再也看不到任何故作的恭敬温婉。

    晋元帝却愣愣的看着这样的她,那女人脸上,仿佛能够掌握一切的神色,实在是,太像她的母亲了。

    如果当初,遇见她的,是他该有多好...

    无关的情绪,渐渐的褪去。

    晋元帝也终于,认清了现实。

    面前的女子,是她的女儿,亦是自己儿子最爱的女人。

    只是,她们这样的女子,注定,是要跟自己的帝王之路,背道而驰的。

    暴怒缓缓的转为了平静,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林梦雅说的,的确是真的。

    杀了她,未免会得不偿失。可目前,她却是再也,不能留在自己儿子的身边了。

    收敛了杀机的晋元帝,才是最为可怕之时。

    冷冷的看了林梦雅一眼,转身,拂袖而去。

    “要是想要你哥哥活命,你就自已从昱儿的身边消失。否则,别怪朕心狠。”

    远远,传来了帝王无情的决断。

    林梦雅站在那里,却只觉得心里,像是被割断了什么似的,又疼又闷。

    “遵旨。”

    低声的呢喃,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她明白,皇上命人把自己悄悄的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警告她,哪怕她在所有人严密保护之下,也依旧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皇后也好,上官家也罢,怕是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最狡猾的狐狸,跟最残忍的猎人,其实,早就在皇城之内,算计好了他们的一切。

    “主子,主子您没事吧?”

    熟悉的惊呼,忽然在背后传来。

    林梦雅立刻转身,看到的,是红了一双眼睛的白芨。

    急匆匆的跑到了她的面前,白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生怕她一点闪失似的,直到确定她完好如初,这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都是我不好,如果我再机警一点,就不会让您遇到这样的危险了。对了,抓走我的人,并没有伤害我,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把我们都放了。主子,你说他们,会是谁的人?”

    林梦雅抬眼扫去,刚刚还充满了危机的院落,此时,已然撤退得干干净净了。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俩个轿夫,也是完好的被放了回来。

    皇上就是皇上,做事情从来都是滴水不漏,也难怪,能够瞒过上官家那么多年。

    突然觉得,自己当初为了医治皇上,拼命涉险,似乎,是一桩再傻不过的蠢事。

    “没什么,大概是某个人的恶作剧。我们回去吧,家里该着急了。”

    把真实的情绪,藏匿于最深处,林梦雅依旧,让人看不透她的心思。

    就犹如今天,突如其来的顶撞,这看似最危险的鲁莽,其实,却是林梦雅心思百转后,选择出来的算计。

    如果说,皇宫里的是一只老狐狸,那她,又何尝不是,一个敢算计狐狸的年轻猎手呢?

    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缓缓的爬上了林梦雅的嘴角。

    皇帝以为,这就是一个结束了?她会让他慢慢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个开始!

    一如林梦雅所预料,暗中看护着她的侍卫们,已经回到了镇南候府。

    她神秘消失的事情,也随着他们的回归,传遍了整个林家。

    所以,从她进门的那一刻起,就不得不忍受,家里人一遍又一遍的目光洗礼。

    甚至于,白芷这个死丫头,还神秘兮兮的问了几个,只有她们俩个人才知道的儿时秘密。

    直到确定,眼前这个笑眯眯,心情看上去一片大好的家伙,真的是自家神秘小时了一个时辰的主子后,方才放下了他们悬着的心。

    “不用那么紧张,现在,他们还不敢要我的性命。都安心吧,只要我自己不动手,它,一定会牢牢的长在我的脖子上。”

    林梦雅指了指自己那颗,极为重要的脑袋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