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尊武修 417 救治

时间:2018-04-04作者:黄叶如枫

    417 救治

    然而,翅虎却是一脸的得意说道:“师父现在让我扎针,给月姐姐扎!”

    武长风一愣,老爹居然敢让翅虎给活人扎针了,他是有多么放心翅虎,才会让他做这样的事情啊。

    即使翅虎表现得再有天分,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就能给活人扎针啊。

    自己当成看经脉图的时候,都真正用了半年的时间,更不用说有些木讷的翅虎了。

    此时的武长风满肚子的疑问,不仅问道:“你的经脉图都看懂了?”

    翅虎傲然的点了点头,仿佛在看白痴一样看着武长风。

    武长风分明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一句话来,这么简单的东西,难道还要看很久吗?????无法有些无语了,不知道翅虎是在说答话,还是他真的将经脉图都看全了。

    并没有理会翅虎那不屑的眼神,问道:“人中在什么地方?”

    翅虎一指武长风的上嘴唇,脸上的不屑,仿佛一个知道一加一等于几的孩童,面对大人的问话一样。

    武长风嘴角明显抽出了一下,自己在他眼中被当成了白痴了。

    虽然说翅虎所指的并没有什差错,但武长风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那膻中穴又在什么地方?”

    武长风一连说了九处大穴,翅虎都极快的指了出来,那不假思索的神情,也早已带着几分不耐烦了。

    武长风可以肯定,他是真的看懂筋脉图了。

    没有想到,翅虎如此愚钝之人,在学医方面,居然又如此天分,既然医仙已经让他下针,他又将经脉图看懂了,那煎药的事情,他自然是极为熟练了。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还真的没有说错。

    武长风原以为,依照翅虎的天资,医仙能够教会他煎药就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以后即使自己不能给他庇护,他也能够自己谋生了,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进展竟然如此之快,比起自己当初看经脉图来,都强了很多。

    按照他现在的速度,恐怕不出三年,老爹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他的了。

    万事开头难,只要知道了筋脉穴位的位置,后面的东西,就很容易学会了。

    见翅虎有如此进步,武长风不禁来了兴致,问道:“那你给月姐姐扎针,是什么感觉?”

    行针最重要的是能够认准穴位,只要穴位对了,下起针来就不会出错,而下针稳定了之后,便会联系针法的速度,因为一套繁复的针法,需要用极快的手法,将病人的穴道疏通或者关闭,速度慢了,只会给病人赵成极大的动图。

    武长风这么问他,就是在问他拿捏针法的感觉。

    “师父说了,以后每天要给月姐姐行一遍全针,只不过……”说道后面,翅虎显得有些局促起来。

    全针,就是用粗细长短不一的针,将人全身一百零八出全部封闭。

    能够行全针的人,说明他已经对针法极为的了解,只要有一种针用的不是很熟练,一套阵法下来,很可能会要了对方的

    性命。

    翅虎现在能够行全针,说明他对针法的理解已经极为透彻了。

    而对于翅虎脸上的局促,武长风也大致猜出来了,这种担心的感觉,应该是来自于月轩。

    被说是月轩了,就算是自己,也不敢让翅虎给自己行全针的啊。

    只要翅虎又一阵扎偏,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轻则全身瘫痪,后半生只能在床上度过,重则气血不畅,当场暴毙而亡。

    这样的风险,谁敢承担了?

    但话说话来,行全针能够使人身上的穴道被彻底疏通,而且长久的用针,能够起到驻颜的效果。

    医仙让翅虎给月轩行针,看来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到得此时,武长风心中的疑问已经彻底消除,能够看见翅虎有这样的成就,他感到欣慰的同时,也多了一份期待。

    医仙的衣钵,已经有人能够传承下来了,至于他日后的成就,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而且,多了翅虎一个医术高超的人,他以后受了伤就可以直接找翅虎,也不用老爹再如此操劳了。

    微微一笑道:“没有想到,你居然能够行全针了,你这个阵法,是怎么练成的?”

    对于他与月轩之间的事情,武长风并不想过多的干预。

    如果自己出面,月轩多少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将心中的担忧压下去,但这样的顾虑,对她自己日后的成就会又很大的影响。

    虽然说她已经是半老徐娘,但她以后的路还长,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而无法得到医仙的真传,那就真是自己的罪过了。

    所以,他并不打算调解两人之间的关系,有老爹子啊,他很放心。

    而听见武长风询问,翅虎顿时来了兴致,也不说话,直接拉着武长风往后院走。

    武长风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知道医仙一时半会还出不来,自己与翅虎去后院看看,并不会走远,即使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也能及时赶过来,武长风便任由翅虎拉着自己,朝着后院走去。

    到了后院,原本摆满了炼丹炉的院子,已经收拾一空了,错落有致的层架之上,晾晒着各种药材。

    从这些药材的形状及色泽来看,卫天并没有食言,他供给给王府的药材,都是一等一的上好药材。

    而翅虎对这些药材似乎已经司空见惯,直接拉着武长风到了一处角落。

    因为被层架遮挡的缘故,到得近前,武长风才看清眼前的景象。

    只见三个与自己一般大小的泥人,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如果不留心看的话,还以为是三个大活人。

    武长风有些惊讶,指着三个泥人问道:“这泥人是你做的?”

    翅虎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来。

    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见到泥人更加高兴的事情了,他从小因为呆傻的缘故,经常被人欺负,同村的孩子都嫌弃他是傻子,不和他一起玩,而赵宇因为身染重疾,自顾不暇之下,又哪里能时时刻刻陪着翅虎了?

    所以,翅虎

    从小到大,都是和泥巴一起度过的,他最为得意的,就是自己能够捏出栩栩如生的泥人来。

    武长风点了点头,满意的围着三个泥人转了一圈。

    这三个泥人无论是从外形上看,还是从生态上来瞧,较之市井之上所卖的泥人,都要灵动几分,有如此手艺,也不失为一门谋生的手艺。

    武长风看的出神之际,却发现泥人身上又许多的空洞。

    起初,他只以为这些空洞是用来透气用的,毕竟如此大的泥人,想要晾干,需要不少时日,而如果中心潮湿,外边已经干枯,泥人很容易碎裂,在泥人身上扎孔,是很多泥匠都会用的办法,只是他们做的泥人较小,空洞不容易被察觉而已。

    但看到后来,武长风觉得这些空洞的位置,与人身上的筋脉大相径庭,扭过头来,一脸疑惑的望着翅虎。

    难道说,他的阵法是在这里练成的?

    见武长风望着自己,翅虎脸上又显出难为情的神色来。

    “师父说了,让我练成了针法之后,便将这三尊泥人毁掉,我有些舍不得,你能不能帮我说说好话?”

    一个医者的行医法门,是不能被外人知道的,武长风看了泥像,已经能够猜出翅虎下针的路数了。

    而赵佳奇的做法,也是为了翅虎着想。

    并不是赵佳奇担心翅虎的手艺别人学去,而是担心有朝一日,他被同行妒忌,知道了翅虎的行针手法,想要对他下手,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所以,武长风也极为赞同,将泥人毁去的做法。

    然而,当他看见翅虎一脸哀求的神色之后,他又有些于心不忍了。

    只得好言相劝道:“你做的这些东西,是不能被其他人知道的,不然,你以后会有大麻烦的。”

    听见麻烦两个字,翅虎脸上明显一愣,但看见武长风一脸谨慎的神色之后,他最后还是露出释然的神色。

    叹了口气,也不再与武长风说话,只是望着三个泥人中的一个,怔怔的站在哪里出神!

    武长风有些好奇,循着他的目光望去,见他所看的泥人,与赵宇的神色似乎有些相视,刚才自己因为惊叹泥人的外形,竟然忽略了泥人的长相。

    此时再看泥人的时候,武长风只觉得赵宇就站在自己面前,而左边一个看上去比较苍老,模样似乎与老爹有几分想象,而右侧的哪一个,看上去与自己一般无异。

    原来,翅虎并不是随意的捏造泥人,而是根据自己几个人来塑造的。

    回头看了翅虎一眼,见他满脸的不舍,眼神之中,还隐隐带着泪光。

    武长风现在知道了,他为什么不肯将这三个泥人毁掉的原因了。

    这三个泥人,代表了他心目中最为重要的三个人,将他们毁掉,无异于摧毁了他心中那份那一割舍的情感。

    武长风有些动容了,问道:“这些泥人,其实也可以留下的。”

    听武长风如此说,翅虎原本不舍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希望来,他早就知道武长风本事惊人,这件事他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n

    bsp;??但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现在激动的心情,只是怔怔的看着武长风,等着武长风搜出下文。

    见他如此,武长风只能叹息一声道:“你用泥浆将这些空洞都封死了,老爹就不会要你毁掉这三个泥人了。”

    其实,武长风还是想要他毁掉泥人的,虽然说在空洞之中重新灌入泥浆,能够瞒住其他人的眼睛,但对于心细眼尖之人,如果得到了泥人,一样能够看出其中的端倪来。

    只是,这三尊泥像,不仅仅是翅虎用来练习扎针用的,更是他寄托的全部感情,他不想逼迫翅虎毁掉泥人,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了。

    听武长风如此说,翅虎兴奋的快要跳起来了,也顾不得其他,准备立刻给泥人灌浆,但武长风看天色已经不早,一把将他拉住道:“这些事情,以后做也来得及,院子里的药材还没有收呢,咱们还是先将药材收回去吧!”

    听武长风如此说,翅虎只得收手,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泥像,便开始忙碌这收药材起来。

    等翅虎开始收药材的时候,武长风又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他发现三尊泥人身上,只有中间的那一准空洞特别多,而左右两侧的,全很少。

    武长风有些不解,一边与慈湖收药材,一遍问道:“你联系扎针的时候,都是用中间那尊泥像吗?”

    翅虎听他又提起你想的事情来,点点连头,又看向了泥像,半晌之后,他忽然说道:“爹爹有病,需要治!等我学会了医术,我就将爹爹的病治好!”

    武长风哪里料到,他突然会说出这句话来,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翅虎了。

    赵宇死的时候,是翅虎亲手埋的,他虽然憨厚了一些,但并不是那种痴人,对于赵宇的死,他应该很清楚才是,但他还是觉得,翅虎学医之所以能够如此快,和这件事恐怕脱不了关系。

    不管翅虎是真的忘记赵宇已经死了,还是他只是想将这件事作为寄托,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证明他不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

    拍了拍翅虎的肩头,附和道:“有这么一天的,到时候你一定可以救治和你父亲一样的病人。”

    两人怔怔出了会神,各自想着各自的心思,之后,两人便默默的将药材收拾好,离开了后院。

    等到华灯初上,武长风才见到紧闭的房门被打开,当先出来的,是头发已经花白,双手有些颤颤巍巍的老爹。

    连续一天一夜的时间,老爹还是有些吃不消啊。

    而看着老爹憔悴的样子,武长风忽然发现了一件事。

    原来,老爹也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年纪了啊。

    略带埋怨的看了月轩一眼,武长风忙上前将老爹扶住。

    只是赵佳奇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用人扶,随后,赵佳奇反手一抓,已经将武长风的手腕抓在了怀里。

    武长风想要说什么,老爹却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都不要说话。

    见老爹忙碌了一番之后,顾不得自己的身体,又给自己把起脉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动,瞬间充斥了武长风的内心,双眼模糊之下,只是静静的站在哪里,任由老爹给自己号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