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尊武修 037 信任

时间:2017-09-30作者:黄叶如枫

    “前辈用意,晚辈自然明白。”武长风微微一笑,并不去接簿册。“只是此事关系到晚辈的前途,也关系到二公子的将来。我相信前辈是识大体之人,不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他如何看不出来,陈阳华这是在给自己下套。他给自己这门功法,目的很简单。是让自己明白,他能帮助自己提升武功修为。等自己尝到了甜头,他再闭口不谈。到时候自己为求精进,只得有求于他。他只要随口一提,自己便乖乖拜入他门下了。

    他用如此手段,自己怎能上当。既然他还是不肯放弃,现在也只能拿二公子挡一挡了。

    “你小子倒是会说话,将我的路都堵死了。”陈阳华抬抬手,示意他接簿册。“放心,老夫不会再为难你。你有什么疑问,尽管来问老夫便是。”

    见武长风如此,他彻底打消了收他为徒的念头。

    并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意识到武长风绝非等闲之辈。此子不但重情重义,睿智过人。更重要的是,他有一份隐忍在。仇敌当前,能冷静处理。利益相诱,能风雨不动。如此心性,与自己这个活了百岁之人不相上下。除了武功之外,自己恐怕没什么可以教他的了。

    他不是自己仇敌,反而与自己有些关系。不能将其扼杀,还是与他结个善缘为好。看在这一点上,他日后也不会让自己门下弟子太过难堪。

    “如此,晚辈就不客气了。”武长风微微一笑,接过簿册。“没什么事,晚辈就告辞了。”

    他与陈阳华交谈一番,看得出他是一个守信之人。既然他答应不会再提收自己为徒的事,想必他能做到。

    而他现在的武功,确实难以有所精进。能得陈阳华指点,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所以他没有再推辞,算是欠了他一个人情。

    武长风告辞,陈阳华也不再阻拦。

    出了大殿,漆烟的夜色中突然跳出一个人来。

    “你老实交待,是不是答应拜入玉山派门下了?”黄诚泰盯着他手中簿册,没好气说道。“我就知道,没人能应付得了师父的。”

    他说完叹了口气,神色有些黯然。

    武长风的才能,他是亲眼见识过的。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帮衬自己,日后凌王府在朝中的地位定然会水涨船高。

    但见了武长风手中的簿册以后,他已经认定武长风拜在了师父门下。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他身为王府二公子,对此事深有体会。

    如此人才,最后却不能为己所用。想到这里,他心下更是凄凉。

    “二公子,你想什么呢?”武长风拍了拍他肩头,却没好气瞪着他。“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难道我就这般不堪?”

    他看得出来二公子是在闹情绪,对自己已经失去了信心。如果不说清楚,指不定他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然而这也是一个机会,能让他对自己彻底放心的机会。

    抓住机会,自然要全力以赴。

    “不是我小看你,是师父实在太厉害了。”黄诚泰回过头来,脸色已经好了许多。“师父武功不仅高绝,计谋更是层出不穷。你能得师父青睐,也算我没看错人。”

    他虽然恼怒武长风,怨他不该拜入玉山派。但他还没被愤恨占据思想,知道是师父的意思。玉山派奇功异学数不胜数,武长风心动也在情理之中。他不会迁怒于人,只是怨自己能力太差。

    如果他也有自己师父那般武功,武长风便不会心动了。

    “公子,我没有拜入玉山派。”武长风揉了揉眉心,感觉颇为头疼。“陈前辈也没有收我为徒,只是点拨我两句。”

    他与陈阳华的一番交谈,不想让外人知道。毕竟这其中不仅涉及自己所学武功,也牵扯到老爹的大仇。老爹的病没有治好以前,他不想有第三个人知道此事。

    而陈阳华给他这本册子,是为了讨好他。这个人情是自己欠下的,与二公子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只是简单的说了结果,并不准备将其他事告诉黄诚泰。

    “真的?你没有骗我?”黄诚泰猛然回过头来,双眼放光看着武长风。“那这本册子是怎么回事,师父可没有这么大方。”

    听武长风亲口说没有拜入玉山派门下,他死去的心瞬间复活了。

    师父没收他为弟子,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武长风以后还会跟在自己身边,还会为自己出谋划策。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如何能不让他惊喜了?

    而他能挡住师父的攻势,坚定不移的站在自己这边。更说明他是一个言出必行,极守承诺之人。如此一个守信之人,自己也能放心将更重要的事交给他。他能力不差,处事又极为圆滑。假以时日,必然能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有了他帮衬,不愁王府不能壮大。

    只是看见他手中的簿册,黄诚泰还是忍不住要问个明白。

    “前辈说这个对我有用,借我看看。”武长风舒一口气,嘴角上扬开来。“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边走边说。”

    他能看出黄诚泰脸上的惊喜,不亚于捡到了宝贝一般。从他方才一脸死灰的表情,到现在激动得难以自抑的神色来看,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到了不可或缺的地步。有了二公子的信任,自己日后行事就跟方便了。想到这里,他如何能不高兴了?

    两人说开以后,脸上都挂着笑容。一路说说笑笑,径直往山脚去了。

    黄诚泰在玉山派有住处,可以留在山上。但他不想众人知道他这个身份,还是决定和他们住在一起。

    方裴等人见二人回来,招呼一声。分配好了住处,各人均休息去了。

    武长风到了小院,却没有急着睡觉。虽然劳累了许久,加上身上有伤。但他还是坚持将簿册上的武功看完,将其记在脑海之中。

    这本簿册上的武功,不是拳脚剑法之流,也不是内功心法一类,而是一门名为花雨的暗器功法。此法修炼并不如何艰难,只是用起来颇为费神。练到圆满之时,单手能发出六针。每针所指,要能达到随心所欲之境。心神所指,便是针落之处。此法练的不仅是眼力,更是分心而为的法门。

    武长风虽然将功法记住,眼力也过于常人。但试演两次之后,只能发出两针。这说明他对于这门功法,只能领悟到第二层。想要再有精进,只能靠苦功了。

    又试演一阵,武长风这才合眼睡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