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尊武修 009 为难

时间:2017-09-30作者:黄叶如枫

    武长风用了一夜半天的时间,将藏书楼内的书籍消化。所得虽少,却也并非毫无用处。

    第二天下午,武长风准时出现在西院。

    黄诚泰点了点头,便与他出了王府。

    武长风刚出府时还有些紧张,唯恐张成亮来寻自己麻烦。是以一直催动内息,将眼力放开。

    好在王府威望颇高,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而后山又是几家王府共有之地,极少有外人敢踏足。临近后山,他才松了口气。

    “不知道公子今天要找什么,或许属下知道一二。”武长风谨记《堂前礼后》上所述,不敢直言自己知道他在找虎刺梅。

    “虎刺梅,比鼠尾红更难寻。”黄诚泰边走边寻,并没有因为说话而停下脚步。“藤条上有刺,藤上生花叶。血红色最佳,淡红色较次。”

    他在后山寻了半月鼠尾红,都没见着影子。武长风一来,自己便得到了。说来凑巧,但他更相信是武长风的功劳。若非他让自己沿着原路返回,自己怎可能遇见鼠尾红。这也是为什么他要奖赏武长风,又带他出来的原因。

    虽知武长风不过是九等技师,但他隐隐抱着一丝希望。

    “虎刺梅……”武长风沉吟片刻,不敢立时回答他。“虎刺梅好像长在山谷,这里好像并不适合他生长。”

    他虽然早就将虎刺梅铭记于心,但还是不敢托大。自己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恐怕会惹来二公子疑心。

    “嗯?”黄诚泰停了脚步,转过头来打量武长风。“你不会是在骗我吧,虎刺梅你当真知道?”

    他一脸疑惑,露出警惕之色。前天自己说起鼠尾红,他默然不语。今天谈起虎刺梅,他居然知晓。自己曾经问过府里的人,没有一个知道虎刺梅的。别说是长在什么地方,就是什么模样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好容易从药材铺得知此物,他居然知道。

    “府里文书房中有记载,我只是随便看了两眼。”武长风手心已出汗,二公子对这件事果然很紧张。“要不是公子说起,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他小心应付,唯恐露出什么马脚来。他也暗自感叹,看来第一印象很重要。如果自己当初有七等技师的水平,二公子恐怕不会如此了吧。

    “嗯,看来你记性不错。”黄诚泰松一口气,脸上露出欢喜之色。“你若是能帮我找到虎刺梅,我重重有赏。”

    他见武长风眼神并没有闪烁不定,想必没有骗自己。而文书房自己确实进去的少,里面有关于虎刺梅的记载也不足为奇。

    “我可没有把握,只是从书上看到的。”武长风松了口气,唯恐他继续追问下去。“这些都是我分内之事,奖励就算了。”

    并不是他不想要奖励,一天假期还好,藏书楼一层却没有必要了。一天时间他已经将一层看了个遍,再进去不过是浪费时间。与其拿这些无用的奖赏,倒不如直接不要。留个好印象不说,也可以给自己省去很多麻烦。

    “怎么?嫌文书房的书籍低劣?”黄诚泰皱眉,嘴角却带笑。“你小子胃口倒是不小。行,你如果能找到虎刺梅,我让你在二层呆一天。”

    他现在急需虎刺梅,将助精丹练成。身为王府二公子,奖赏的权利还是有的。

    “二层?”武长风哑然,并不是什么功劳都能获得如此奖励的。“公子,这奖励太重了,会不会惹人口舌?”

    虽说他极想找到一门助益眼睛的功法,文书院二层或许有自己需要的。但如此奖赏,就怕旁人见了追根究底。坏了二公子的好事,自己可担待不起。

    “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我可管不着。”黄诚泰撇撇嘴,一脸不屑模样。“更何况,王府奖罚分明,他们不会生出其他什么心思来的。”

    王府的规矩,府里人都清楚。如果真是赏罚不分,王府岂能走到今天?他将缘由说出来,便是为了消除武长风顾忌。唯有如此,他才能全心全意为自己寻找虎刺梅。

    “嗯,如此说来,那属下就先行谢过二公子了。”武长风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自己也没必要和他客气了。“不过这里离山谷少说也有上十里地,咱们即使到了,恐怕天也烟了吧。”

    他心下暗喜,有自己这个‘千里眼’在,找东西不是手到擒来?

    “哼,你小子倒是信心十足。找不到,可不要怨我按欺瞒之罪罚你。”黄诚泰心下高兴,微笑说道。“嗯,确实要招呼一声,咱们明天再来?”

    见武长风一脸自信模样,他多少宽下心来。打扫茅房一事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是相当的恶心。在这般压力之下,不怕他不尽力。

    “一切听公子吩咐!”武长风忙点头,丝毫不觉他会惩罚自己。

    更何况,只要有虎刺梅,还怕自己找不到?

    一路无事,两人回了王府,约定明天天明出发。

    告别二公子,武长风修炼一阵。不等天烟,便睡下了。

    ——

    天明时分,两人出了王府。一路疾行,直朝后山一座山谷而去。两人脚下不停,直到进了深山才歇口气。

    武长风见离一座山谷已经不远,遂放眼四周,开始打量起周围情形来。

    他眼力刚放开,忽然皱起没来。

    不等他开口,周围忽然冒出一群人来。

    “你们是什么人,敢在王府后山撒野!”黄诚泰皱眉打量众人,眼神最后落在了一个高壮中年身上。

    武长风早就看见了这人,正是前两天来寻自己麻烦的张成亮。来人均是一袭青衫,并未携带兵刃。

    江湖人士都知道王府后山不能进,一个不慎很可能与王府结下仇怨。是以他们能不进后山便不进后山。纵使要进后山,也不会携带兵刃,以示自己无意与王府为敌。

    张成亮虽记恨武长风,却不敢违了王府的规矩。要是被当成刺客,自己可就因小失大了。

    更何况,这一次自己带了六人前来,均是七等武师的水平,还怕奈何不了武长风?

    “二公子有礼了,咱们是碧水宗的,对公子并没有恶意。”张成亮微微一笑,朝黄诚泰行了一礼。“不过公子府上有人得罪了咱们,咱们可不能轻饶了。”

    他说完目光一凝,冷冷瞪着武长风。当日自己败在他手下,因为恼怒并没发现脸上异样。事后脸上疼痛,才发现自己被他打成了猪头。自己修养了两天,运气之下才将红肿消去。

    这口恶气不出,岂不是给碧水宗丢脸了。

    他一直守在王府附近,见武长风出府,便带人急急赶来。他虽知王府的规矩,却仗着宗门,并不如何忌惮。只要不得罪二公子,王府也不能将自己怎么样。

    “哦?不知道兄台与他因何结怨,或许我能帮忙化解一番。”黄诚泰一脸的不屑,淡淡瞧着张成亮。“你们该知道,和王府作对的后果。”

    王府与宗门并没有什么瓜葛。王府为保四方太平,不让百姓受欺凌。而宗门为利益,让弟子们享受更多待遇。但有一点,宗门追逐利益,不能超出王府底线。黄诚泰如此说,便是提醒他们。

    “呵呵,咱们没这个意思。”张成亮干笑两声,心下却是一紧。“不过有人欺负到咱们头上,咱们总不至于挨打吧!”

    倘若黄诚泰真要护着武长风,自己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