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尊武修 402 庇护

时间:2018-03-24作者:黄叶如枫

    心中虽然感激武长风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但她却不想就这么回凌王府去。

    不管怎么说,在自己没有弄清事情的真相以前,武长风还算是自己的仇人,如果这件事传出去,师父的在天之灵都不得安息。

    然而,如果李鑫所说的是真的话,自己没有了凌王府的庇护,岂不是任由李源拿捏了?

    一时之间,她有些犹豫不决起来,自己究竟是就这么跟着李鑫回凌王府去,还是独自一人查出事情的真想。

    李鑫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见她难以抉择的神色,心中大慰之际,不禁对武长风更加佩服起来。

    “怎么样,白姑娘是不想跟我回府,还是不敢?”

    在他出来之前,武长风就叮嘱过他,即使告诉白华李源派来的人被自己抓住,她也只会半信半疑,而想要她回到凌王府的唯一办法,只能用激将法。

    越是烈性十足的女子,越想要证明自己。

    所以,在见到白华脸上的迟疑之后,李鑫毫不犹豫说出了这句话。

    原本还在犹豫不决的白华,突然瞪大了美眸望着李鑫,虽然实在黑夜之中,但这双清澈的眼睛,还是给了李鑫无比的震撼。

    她的眼睛,仿佛黑夜之中的群星,浩渺之中带着璀璨,又仿佛平静无波的湖水,清澈到无以复加的纯洁。

    造物主居然如此的不公,将这样一双动人心魄的眼睛长在了这样一个女子身上。

    李鑫的心,不由噗通跳动了两下。

    对于年过三十的李鑫来说,算得上是阅人无数,天下间的美人儿他也见过不少,但如此惊艳的眼睛,他却是第一次见到,尤其是配合这样的场景,更是绝美到让人叹为观止。

    如果,能一直看着这样这双眼睛,守护这他不被世俗的尘埃所玷污,自己这一生也算没有白活了。

    这是李鑫心里第一次产生了悸动,这样的悸动让他极为的享受,以至于白华的眼神由惊转怒他也没有发现。

    “你在想什么呢,笑的这样贱!”

    听白华呵斥自己,李鑫这才回过神来,不过对于白华骂自己的话,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傻笑道:“没什么,只是想到大总管……”

    话刚说了一半,他猛然醒悟过来,临别之际武长风可嘱咐过他,千万不能在白华面前提起自己,刚才他一时大意之下,居然说漏了嘴。

    他也不知道武长风为什么会这样叮嘱自己,只是经历这次事情以后,他对武长风的话已经到了深信不疑的地步。

    现在他只希望,白华并没有注意道自己提及过武长风,一脸犹豫的抬起头来,正好撞上了白华那一双美眸。

    全身如同被电击了一般,全身酥麻之下,便笔直的僵硬在哪里了,以至于他想找另外的话题将此事揭过去的事情,也全都抛在了脑后。

    随后,他便听见白华那不算动听的声音问道:“想到你们大总管什么?难不成他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了?”

    李鑫又是一愣,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答话了。

    想不到在中原的人一个个都是人精,自己只是提了个开

    头,他们竟然都能猜出后面的事情来。

    见李鑫不说话,白华重重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他没那么好心,说吧,他都说了我什么了?”

    见李鑫仍旧僵在原地,似乎并不打算接自己的话头,白华话锋忽然一转,厉声道:“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可不会跟你回王府去的,到时候你们大总管怪罪下来,可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

    此言一处,李鑫大惊,他之所以出现在白华面前,就是因为武长风交待他,竭尽全力的将白华带回王府去。

    而此时白华用这样的话语威胁自己,那自己是说还是不说呢?

    说吧,回去让大总管知道了,自己一定没有好果子吃,但如果不说吧,自己又不能完成大总管交待的任务,还是吃不了兜着走。

    白华见李鑫动容,知道自己所料不错,武长风虽然难对付了些,但他这个跟班,却不是自己对手,论起心计来,他还太年轻了。

    “既然你不说,那我可走了!”

    白华并没有给李鑫继续考虑的时间,一甩秀发,便朝着远处走去。

    看着白华逐渐变小的身影,李鑫心里更加纠结了,虽然四周的人都被王府抓了起来,白华现在不会有什么危险。

    但正如武长风所说的一样,李源如果知道这些人失手,一定会继续派人将白华杀了,只要白华一死,灭掉绝云派的事情,凌王府就无从抵赖了。

    左右是要受罚,自己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先将她救了再说,即使武长风怪罪自己,自己也认了。

    打定了注意,李鑫高喝一声道:“是不是我说了,你就跟我会凌王府去?”

    他的主要目的,只是将白华带回凌王府去,至于白华与武长风之间的过节,就由他们自己解决了。

    所以他现在也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只要能让白华跟自己回府,怎么诋毁武长风,他都无所谓了。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白华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转身说道:“那要看你说的理由,够不够充分了?”

    李鑫又是一愣,这算是什么话,什么叫理由充不充分,自己已经冒着大不敬的危险,将武长风所说的都告诉她了,这和让她回凌王府有什么关系了?

    但见白华并没有给自己转圜的余地,他只能妥协道:“好好好,我说还不成吗?”

    其实,李鑫现在所做的已经超出了武长风交待他的范围。

    当初在王府的时候,武长风只是让他尽力将白华带回凌王府来,如果实在不行,就劝她尽早回到东山之地去,只有哪里,对于她来说哎才相对安全一些。

    而自从李鑫见到白华的那一双美眸之后,便不想她再离开了,这种想法只是在他潜意识离形成的,即使是他自己,也没有丝毫的察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所以在白华面前,李鑫已经没有半点底气存在,他现在所能做的,只是顺着白华的意思而为罢了。

    但白华似乎并没有立刻想要听他说的意思,转而打量了四周一圈,见东边已经隐隐有白光出现。

    黎明将至,黑夜终将破晓。

    &nbs

    p;   “听说凌王府对面有一家早点摊的味道很不错,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咱们去哪里边吃边说,你看怎么样?”

    李鑫现在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叹息一声。

    女人啦,真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刚才还和自己聊着正事,怎么转眼之间就扯到早点上面去了,而且,自己也没有听说凌王府对面有一家早点摊啊。

    即使如此,他现在也懒得和她纠结了,和她讲道理,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但好在白华所说的是凌王府的对面,这样一来自己就不用担心李源再派人来杀白华了,而且,如果白华答应回王府,自己也不用大费周折的走上一圈了。

    想到这里,李鑫便点了点头,默默等白华走在前面,他这才跟着一路到了凌王府门外。

    正如李鑫所知道的一样,凌王府对面并没有什么早点摊。

    白华所听说的,不过是当日武长风在凌王府建成了一根比丞相府还高的石柱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小贩借机过来兜售了一番。

    而且,她从其他人口中得知的,并不是早点摊的味道,而是早点摊的价格。

    她只是想借此机会,好好宰李鑫一番,不为别的,只为他先前对自己的无礼。

    但见到凌王府对面整洁的酒楼之后,她忽然又冒出了一个想法。

    既然没有早点摊,那就让他请自己吃顿饭,能够宰他的机会,可没有多少。

    而且,上酒楼的价格,可比几个大饼的价格更能让自己解气。

    “既然没有卖早点的,我看上酒楼也不错!”

    正在四处张望哪里有早点可以卖的李鑫,在听见这句话之后,差点没有吐出血来。

    现在天才刚刚亮,卖早点的都未必出摊了,酒楼就更加不可能开张了。

    “白姑娘,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李鑫很认真的说道,唯恐错过了白华脸上任何一丝开玩笑的表情,然而,那张白皙的脸蛋上,除了认真以外,留给李鑫的,就只有疑问了。

    她的那双眼睛,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你说呢?

    见白华如此,李鑫只得解释道:“白姑娘,你看现在天才刚亮,酒楼没有这么快看门,我看咱们还是找个早点摊先将就一下,等事情办完了,你想去哪里吃就去哪里吃,怎么样?”

    对于光棍一条的李鑫来说,钱财对于他来说不过是粪土,能够请白华吃饭,反而成了他的荣幸。

    至于银子嘛,现在对于他来说不过是粪土。

    白华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反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确定没有骗我?”

    李鑫一脸哀求的模样,就差没有给她跪在地上了。

    这说的什么话,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不够是一顿饭而已,难道你还能吧我吃穷了不成?

    坚定以及肯定的点了点头,堆笑道:“比真金白银还要真,我自然不会骗你了,能够和白姑娘一起吃饭,多少人都求之不得呢!”

    听李鑫如此赞许自己,白华俏脸之上不禁露出一丝羞红来。

     

    对于她来说,很少能够听到这样的话。

    在绝云派门下,她一直跟在师父叶归来身边,除了大师兄以外,她能见到的其他人并不多见,即使与他们打交道,也不过还是替师父传话而已。

    在绝云派,他可是公认的大师姐,真因为这一层身份在,绝云派弟子虽然也有仰慕她的人,但敢这样和他说话的人,却一个也没有。

    以至于她绝美的脸庞,反倒得不到其他人的赞赏。

    而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无论是多么肉麻的赞美话语,在她们耳中,只是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而此时李鑫所说的,已经超出了一般人能够忍受的范围,但停在白华耳中,却是别样的味道。

    我,真的有这么漂亮吗?

    心里如此想着,脸上却挂着一层寒霜道:“少油嘴滑舌的,你说话可要算话,不过这一顿不能就这么算了,咱们就在这里等他们开门就是了。”

    原本见到白华害羞的样子,李鑫以为自己的计谋得逞了,却没有想到,白华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等?等到酒楼开门,都已经日上三竿了,在等自己吃完,恐怕已经还是正午时分了,到时候,自己可怎么向大总管交待了?

    想到这里,李鑫欲哭无泪道:“白姑娘,咱们还是先将正事办了吧,时间隔得越长,李源也有可能派人过来刺杀你,到时候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可没办法交待了,我看不如这样,咱们先找个地方将事情办完了,然后再来吃饭怎么样?”

    对于女子的胡搅蛮缠,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无视,然而此时的李鑫只想着如何将白华请进王府去,其他的事情他倒没有在意,以至于白华越来越过分,已经让他无计可施了。

    白华却一扭头道:“你少来骗我了,我就要在酒楼吃饭,如果你不高兴,现在就可以回去。”

    见白华又要走,李鑫气得牙痒痒,然而,对于白华的离开,她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现在很想回凌王府去,好好请教武长风一番,看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自己眼前的危机,然而,他又担心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李源派来的人已经到了,虽然白华的武功也不弱,自保应该不成问题。

    可他就是担心,不想让白华冒这样的险。

    所以,悲催的李鑫只能叫住白华。

    “白姑娘,我答应你还不成么,你看中了哪家酒楼,我现在就去敲门。”

    听李鑫如此说,白华原本板着的一张脸,此时已经笑颜如花起来了,问道:“这里那一家的菜最贵?”

    对于她自己的最初目的,白华可一直没有忘记,不狠狠敲诈李鑫一笔,她心中那口恶气就难消。

    李鑫犹豫了片刻,指着一家名为红灯笼的酒楼说道:“论菜品的价格,自然是红灯笼的最贵,但说到好吃,还数昌盛酒楼的味道好,我建议咱们去昌盛酒楼。”

    对于李鑫的介绍,白华并不理睬,打量了一眼红灯笼酒楼,见酒楼有三层,每一层的屋檐之下都挂着三个大大的红灯笼,打灯笼之间,又由无数的小灯笼连接起来。

    这样的装饰,倒符合酒楼的名字,透过窗户打量了一眼里面的情况,白华玉手一指,一本震惊说道:“就这家了!”,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