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尊武修 258 栽赃

时间:2018-03-24作者:黄叶如枫

    等刘云星与瘸腿老二赶到之时,只见司马松已经被反绑住了,老实说,武长风与李鑫极为不赞同他这种做法,一刀杀了多干脆利落。

    只是挨不住智空一口一句慈悲为怀,二人也只好作罢,至于如何处置,二人干脆都推给智空了。

    得罪东林寺的后果,智空再清楚不过,不是被掌门方丈洗脑,拜入东林寺,就是废去武功,在东林寺当杂役。

    见到司马松被绑,两人均是已经,一脸狐疑望向三人,却见三人正微笑望着自己。

    现在,别说是将他们三人抓住了,就算是自己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都存在问题了,更不用说见了司马松那乞求自己出手相救的眼神了。

    “我看二位还是回去洗洗睡吧,进了东林寺,就没有好觉可以谁了。”李鑫一脸怜悯之色看来司马松一眼,还不无得意的啧啧了两下。

    武长风看的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只能任由他了。

    虽然五华寨盯上了自己,依照自己的性子,非将五华寨五位当家尽数除去才会心安,但碍于李鑫与山寨的交情,也只能作罢了。

    更何况,现在司马松落在了东林寺手上,谅他们也不会再自寻死路,找自己麻烦了。

    刘云星二人对视了一眼,而后拱了拱手道:“智空小师父,方才是我们不对,还请小师父不要放在心上。”

    听他开口,武长风不禁皱了皱眉,这个刘云星,是想救司马松不成?

    但自己终究将人交给了智空,而且对方也没有问自己话,只是耐住性子,继续听下去。

    “我大哥并没有对小师父无礼的意思,只是这个人实在是有些过分了,看在五华寨的面子上,小师父可否放了我大哥?日后只要小师父有用得着咱们的地方,咱们一定竭尽全力相助。”

    果然如武长风所料一般,刘云星一脸郑重说道,惹得一旁的老二嘴角直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老大不再,老二顶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瘸腿老二怎么会好心用这样的代价将司马松换回来了?

    只是刘云星既然已经开口,他也不能堵住刘云星的嘴,只是附和了一声,丝毫没有半点诚意可言。

    武长风见到这一幕,心下更加踏实了几分,只要他们起了纷争,就更加无暇顾及自己了,往后的日子,怕是要清净不少了。

    可是,刘云星开口却提醒了司马松,不等智空答话,司马松已经开口说道:“如果小师父肯放了我,我愿意用一件大秘密来交换。”

    说话之时,还不忘冷眼瞧了李鑫一眼。

    李鑫见他神色,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这是为了自保,要祸水东引的节奏啊。

    想要开口阻止,却见智空摇了摇头,说道:“司马施主想要取小僧性命一事,小僧会如实禀报方丈,至于如何处置施主,就不是小僧能做主的了。”

    智空心性虽然稚嫩,但不代表他是傻子,刚才自己与他交手之时,如果不是武长风出手,自己这条小命恐怕就交代在这里了。

    听智空拒绝司马松的要求,李鑫这才出了口气,随后,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只听司马松一脸惧色,忙说道:“是关于贵寺镇寺之宝藏佛砚的事,难道这个秘密不能换我一条命?”

    原本一脸平静的智空,在听见藏佛砚三个字后,脸上淡漠的神情,又变得严肃起来,以至于再看司马松是的神色,已经有些不同了。

    藏佛砚丢失一事,是东林寺建寺以来最大的耻辱,而且藏佛砚中所蕴含的明天秘密,是不能被外人知道的。

    只是,东林寺耗费了不少人去寻找藏佛砚,却都无功而返,久而久之之下,藏佛砚已经变成了东林寺的一个心结。

    如果能将藏佛砚找到,对于东林寺来说,将具有不一般的意义,即使是万事不萦于心的智空,也冒出一股冲动来。

    但智空很快平复了心中的情绪,只是一脸狐疑的问司马松道:“司马施主,你知道藏佛砚的下落?”

    司马松见他动容,立时打蛇上棍道:“只要小师父两我放了,我就告诉你藏佛砚的下落。”

    听了这句话,李鑫就不淡定了。

    天底下知道藏佛砚下落的,只有武长风与五华寨的五人,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东林寺倾尽全力,也没有找到藏佛砚下落的根本原因。

    而一旦让东林寺知道藏佛砚就在自己手中,自己以后就别想过安稳日子了。

    手臂微微一动,一把匕首已经滑落直手中,只要司马松继续说下去,自己也只能将他杀了。

    然而,不等李鑫动手,武长风已经抓住了他手臂,缓缓摇头之下,示意他不可轻举妄动。

    李鑫一脸疑惑望向武长风,却见对方给了自己一个放心的眼神,便收回了抓住自己手腕的手。

    心中虽然不理解,却还是将匕首收回了袖中,与武长风一道,冷眼旁观看着司马松。

    而智空只是微微一笑,随后便一本正经说道:“既然司马松施主不想说,小僧也不会勉强,等到了东林寺,方丈会仔细询问司马施主的。”

    面对这样一个一根筋的人,司马松真是欲哭无泪啊。

    他还想着用藏佛砚的事情脱出智空,只要他答应先放了自己,自己就能在与老二老三联手,到时候即使自己不敌,也不至于被抓到东林寺。

    更何况,智空等人已经是强弩之末,自己与老二老三联手,能轻易将他们收拾了,到时候别说会东林寺,就连藏佛砚都是自己的了。

    然而他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最后却败在了智空的耿直上。

    见智空已经没有和自己说下去的欲望,当下一咬牙,便脱口而出道:“藏佛砚在他身上,现在你可以放了我吧。”

    智空本来没有抱什么希望,此时忽然听不断朝李鑫努嘴的司马松说出这样的话,诧异之下,一脸疑惑望向李鑫。

    被他如此瞧着,李鑫只觉背后又万千根针在扎自己一般,极不自在之下,只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只是下一刻,他脸上的紧张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兴奋。

    “小和尚,他这是挑拨离间,想栽赃嫁祸给咱们,好让你放了他。”武长风适时开口,让智空一时摸不着头脑了。

    见智空犹豫起来,武长风并不理会大嚷大叫的司马松,继续说道:“东林寺这么多高手都没有找到藏佛砚的下落,他一个山寨寨主怎么知道?除非他就是倒去藏佛砚的人,否则就是想让你放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