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尊武修 241 三爷

时间:2018-03-24作者:黄叶如枫

    等收拾完一切,两人便告辞了那对农夫,牵了马匹,继续朝前赶路。

    从农夫二人的神情来看,对方似乎并不知道夜蝠前来一事,而对于今早夜蝠的到来,两人也没有多问。

    武长风很欣赏两人这种本分的处世之风,不给自己找不自在的同时,也不给别人添麻烦。

    虽然不知道今天早上来的人是谁,但夜蝠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就连武长风这样的武师都看得啧啧称奇,更不用说这两个寻常的农户了,武长风不相信,他们半点猜忌都没有。

    他们不问,是因为知道自己面对这样的人,根本没有抵抗的余地,即使对方明目张胆的前来,他们恐怕只能相拥而望,眼睁睁看着别人大行劫掠之举。

    如果问出夜蝠的来历,而后又知道他想对二人下手的话,两人除了徒增担忧以外,还能做什么了?

    能做到这般审时度势,踏踏实实过自己日子的人,这个世上,真的不怎么多了。

    武长风很想帮助二人,即使不能将二人弄进王府之中,至少,也让二人住得离王府近一些。

    但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作罢了。

    对方既然能做到事不关己则不问的地步,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让二人心中生出其他的猜忌来?

    他看得出来,那农夫虽然只是一个庄稼汉的模样,但看其勤劳的模样,想要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他们之所以选择在这里过日子,恐怕有他们自己的隐情。

    既然对方不打算过多的过问自己的事情,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去插手他们的事情了?

    一切,顺其自然吧。

    思绪起伏的,并非武长风一个。

    此时坐在马上的王文平,除了偶尔抬头望一眼前方,其他的使将,都是埋头想着自己的心思。

    武长风也没有打算询问他的意思,只是任由他抓耳挠腮的思索。

    毕竟,有些东西,不亲身经历一次,是永远不知道其中的奥妙的。

    道理也是一样,即使自己说得再多,如果没有与之相对应的人或事在面前,对方也未必会相信自己所言,与其如此,倒不如让他自己去思索。

    或许,他这一辈子都想不通其中的关键,又或者忽然遇上一件事,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大彻大悟之下,虽然未必与自己所说的一样,但实实在在有了收获之下,或许能开辟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路。

    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两人仍旧信马由缰,一路赏玩早春时节的风景,走走停停之际,在日上中天之时,总于赶到了一处小镇。

    镇子上人不算多,连带着街上的商铺也极少。

    饶了镇子一圈,最后发现这里只有一家门口挂着一张‘酒’字旗的酒馆以外,便没有其他可以吃饭的地方了。

    入乡随俗,只能如此了。

    两人将马匹交给小二,走进了略微有些低矮的酒馆。

    酒馆之中还算干净,不算太大的屋内摆放着四张木桌,木桌边缘有些残缺,似乎是因为年久失修,才会褪败成这般模样,但有几处明显的刀剑痕迹,酒馆之中,似乎发生过打斗。

    四张木桌已经有三张坐满了人,唯独一张空着,即使有两个人站着,也没有去占那张桌子的意思。

    武长风眉头微微皱了皱,便径直朝那张木桌而去。

    酒馆伙计见状,眼疾手快的挡在了武长风身前,尴尬一笑道:“这位朋友,这张桌是给三爷留下的,您还是不要坐的好。”

    呵,这还是头一回,自己近了酒馆,小二不但不给自己腾座,反而劝自己不要座的一家。

    一脸好奇问道:“三爷?他人不是还没来吗?等他来了,你在给他腾出个位置便是。”

    小二见他执意要坐,又不敢得罪了这位来历不明的人,只得苦笑道:“三爷一直坐的都是那一桌,从来都没有变过,咱们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所以……”

    看小二为难的神色,武长风微微一笑道:“你所说的三爷是什么来头,我看你们都挺怕他的。”

    听武长风如此说,满酒馆的人都头来好奇的目光。

    连三爷都不知道的人,肯定是从外边来的。

    邻桌一人好心提醒道:“我说兄弟,你是外边过来的吧,我劝你说话小心些,三爷可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

    武长风心下更加好奇了,不仅是这店小二惧怕三爷,就连这些喝得晕乎乎的酒客,似乎也不忘三爷的威名。

    这三爷究竟是谁,居然有如此大的能耐?

    当下道了声谢,却对那小二说道:“咱们急着赶路,吃完就走,你且让咱们先坐着,等你口中的三爷来了,咱们再让给他不迟。”

    小二本来想拦,却哪里拦得住,只得看了一眼掌柜,见他缓缓点了点头,这才招呼起二人来。

    武长风也不客气,点了两盘牛肉,要了一坛老酒,便让小二下去了。

    见方才提醒自己的那人就坐在自己旁边,找了个机会,便开口问道:“这位兄弟,听你们的口气,这位三爷来头似乎不小,我是从外边来的,不知道情况,兄弟可否和我说说?”

    说话之际,已是笑呵呵的将小二先端上来的酒坛提了起来,哗啦哗啦的往对方空碗之中倒。

    见武长风如此舍得,那人也不推辞,笑呵呵的接过之后,仰脖子便将碗中的酒干了。

    而后便说道:“兄弟,我见你出手不凡,定然是大户人家的公子,我看咱们也吃得差不多了,你就和咱们兄弟挤一桌算了,三爷可不是你得罪的起的,失了钱财事小,丢了性命才是事大啊。”

    见对方有挪动位置的意思,武长风忙摆手说道:“无妨,各位慢慢吃便是,只是我这人就喜欢宽敞,不喜欢挤着,兄弟只要告诉我那三爷的名头就成,其他的,就不劳各位费心了。”

    武长风也不是小家子气的人,见一桌子七八人都看着自己,将手中酒坛递过去,以示自己的诚意。

    那人推辞了一番,最后还是接了下来,笑呵呵说道:“既然兄弟有如此讲究,咱们也不多劝了,至于这位三爷,那可是……”

    “谁在叫我呢?”

    那人刚准备说话,一人粗声粗气的走了进来,见到坐在自己桌子旁的武长风之后,便开始打量起武长风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