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尊武修 218 仇敌

时间:2018-03-24作者:黄叶如枫

    只是她尽管对武长风的话产生了怀疑,但一颗心却止不住的朝着武长风所说的方向去想。

    是啊,当初自己就是习剑,只因为身体太过柔弱,一套凌厉的剑法,硬是被自己耍成了舞蹈,如果自己当初修习一门配合身体的功夫,或许不会与武师无缘。

    见众人低头思索的模样,武长风知道自己的计策已经奏效。

    虽然说他的话也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得到证实,但当初自己不是也死活不肯走技师这一条路么,现在呢,还不是当上了大总管的位置。

    这里面的机缘巧合,或许和自己修习的功法有关,但放在这些人身上,又何尝不是呢?

    刀枪剑戟,拳脚功夫,初略数下来,不说一百零八中,八十八种有吧,就不信这么多的功法,没有一样适合这些人的。

    论勤奋,他们或许不输于任何一个人,但若是论到修炼,他们最缺乏的,不是勤奋,而是一位名师,一位能指导他们正确修炼法门的名师。

    武长风不知道自己简单的几句话,在他们心中翻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必然会有所改变。

    “再问一句,你们有谁想重回武师的?”

    先是一阵沉默,而后便有七八个人陆续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见这几人脸上激荡的神色,武长风满意点了点头,而后淡淡的说道:“你们现在去任总管哪里报道,就说是我吩咐的。”

    众人领命去了,留下剩下的二十几号人。

    武长风粗略扫了一眼,还是觉得有些多了,当下又问道:“有谁喜欢花草,想去种植草药的?”

    众人又是一愣,这算哪门子的惩罚?

    先是问自己愿不愿意转为武师,而后又问自己要不要去中草药,这两种可能,放在技师眼中,都是极为丰厚的奖赏啊。

    要知道,只有六等以上的技师,才能踏足药园,参与种植草药的行列。

    自己这些人中,最高的恐怕也只有七等吧,他让自己去种植草药,难道就不担心自己弄出点什么事来?

    但不管怎么说,能去药园,也总比待着这里,整天听人唠叨个没完要强得多。

    当下,便有大半人站了出来。

    在他们以为自己不久就能进入药园的时候,武长风忽然开口道:“剩下的人,去药园听从卫天的安排。”

    我勒个擦,不带这么玩人的啊。

    说好的想去的才站出来,你丫怎么将剩下人的人调去药园了?

    程思琴也是一脸的迷惑之色,不知道武长风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

    但她心思极为灵巧,只片刻的功夫,便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那些想去药园的,不是奔着药园职位遵从无比,就是贪图药园的活计轻松省事的人。

    而那些不愿去的,则要老实得多,只有这样的人留在药园,才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不等他赞许武长风的做法,下一刻武长风所言,差点让她惊讶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剩下的人,从今天开始,检修王府所有的船只,然后登记造册,位居前三的,调回后院,位居尾三的,自行离去。”

    什么鬼,咱们是技师,不是木匠,修理船只的事情,不是一向都是技师干的么?

    哦,我好像也是技师。

    但是,我不会修船只啊。

    这些人心中那个委屈,当真比窦娥还冤。

    只是想到武长风后半句话,众人身后仿佛有一条皮鞭在抽打自己一般。

    不说前三,尾三咱们决不能做。

    不然,被赶出王府,不但脸上无光,被人耻笑,更难以找到比王府待遇要好的府邸了。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眼神中满是仇恨的目光,仿佛对方已经不是自己的同伴,而是与自己争抢修检船只的敌人。

    修检船只的敌人?什么鬼,老子已经被他弄的不正常了。

    而就在武长风命众人退去的时候,这些人一窝蜂的朝着湖边而去。

    望着疯抢着离开的众人,程思琴将目光落在了缓缓摇头的武长风身上。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怎么三言两语就让这些人争相恐后的忙碌起来了?

    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程思琴好奇的问道:“他们都不会修检船只,你这不是为难他们吗?”

    武长风摊了摊手道:“不会,难道不会学吗?”

    是啊,不会,难道不能学吗?

    到得此时,程思琴才明白了武长风真正的用意。

    或许他让这些人去修检船只,确实是因为船只年久失修,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在考验这些人的心性。

    一味的蛮干,固然能抢到船只,但能不能修好,却只能另说,如果不先去了解船只,又谈什么修检船只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不过二十出头,正是奋发向上的年纪,如果连修理船只这么简单的伙计都学不会,那这些人日后的前途必然有限。

    有了这两点,武长风让这些人修检船只的用意,就显得极为明显了。

    壮大王府。

    到得此时,她才明白,为何武长风见他们争相恐后朝着湖边跑去之时,只是缓缓摇头,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了。

    不得其法,永远都做不好事情。

    正如他先前所说的修习武功,不得正确的功法,再怎么练,最后也是枉然。

    想通此节以后,她再看武长风时的目光,多了几分赞许,夹杂了些许钦佩,更包裹着一丝异样的情愫。

    武长风回过头去,见到的正是这样一双带着多重感情的眼睛,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让眼前这个风华正茂的佳人,对自己生出如此多的感情时,外面忽然有人急匆匆跑了过来。

    “王爷有令,命武大总管即刻去凌王殿。”

    凌王单独召见自己?在武长风的印象之中,这还是第一次。

    但不管怎么说,凌王让自己过去,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当下点了点头,又朝程思琴示意了一番,这才踏出琴箫阁,朝着凌王殿而去。

    刚进凌王殿,便见凌王负手站在大殿正中,与前几次相比,多了几分随和。

    凌王这是干嘛?难道又是因为二公子的事?

    不等武长风开口询问,凌王淡淡开口道:“明日,我就要随军出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