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尊武修 159 竹筒

时间:2018-03-24作者:黄叶如枫

    “姑娘说的狐狸,是什么模样?”见对方要走,武长风这才开口说道。“若是见到了,我也好给姑娘通知一声。”

    并不是因为女子美貌,实在是因为这只貂狐本来就是她的,自己将她的貂狐堵住,然后交给妫水七君,如果不跟她说一声,他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至于到时候妫水七君见到她之后,是选择将貂狐还给他,还是从她上手上硬抢,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女子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便绝尘而去。

    笛声幽远,由近及远,虽不懂乐调,却也能听出笛声中的焦急,很显然,这女子也极为在意这只貂狐。

    见状,武长风已经没了抓捕貂狐的心思。

    欺骗女子,他已经觉得于心不安,若抓了貂狐,日后又如何向女子解释?

    是以他也不费那些事,将山腰的洞穴填实,便在山顶避风处弄了个简易的住处,白天下山打猎,也上在住处修炼。

    如此过得三日,见东方艳阳初升,想必妫水七君已经折返而回,当下毫不迟疑,便将手中竹筒引燃,往天空一抛,便急急冲着山下而去。

    他不是不想与妫水七君打个照面,问清黄诚泰等人的情况,但想到女子也会到来,自己无法解释之下,只会弄得自己尴尬无比。

    思来想去,也只有如此,才能先保住自己性命。

    毕竟,妫水七君与那女子的武功,都不在自己之下。

    等一切安置妥当,武长风便缩在对面一处山顶,静静瞧着山顶上的变化。

    不多时,便听见一群人叽叽喳喳朝这边奔来。

    “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居然能发现那貂狐。”

    “发现有个屁用,要抓住才行,我就说他不行,现在向咱们求援了吧!”

    “我看这笔买卖不亏,虽然那什么破王府对咱们不怎么客气,但能抓住貂狐,就算值了。”

    “咦,山顶没人!”

    “是啊,那小子呢?不会是耍咱们的吧!”

    “气死老子了,别让老子再遇上他!”

    说话之际,七人已经到了山顶,其中一人朝四周嗅了嗅,忙抬手示意众人不要说话。

    “老四,你发现什么了?”

    “我看那小子定然没有走远,肯定就在这附近,只要抓住他,咱们就能弄个明白了。”

    “……”

    一阵吵嚷声之后,那换做老四的人忽然开口道:“不对,我闻到貂狐的问道了。”

    听他如此说,众人这才止了话头,纷纷耸动鼻子,朝着四周闻了起来,半晌之后,七人同时跳开,将山顶堵住洞口的石块围住,两眼放光瞧着那石块,仿佛瞧见了什么宝贝一般。

    便在此时,一白衣女子飘然而至,见七人立在山头,秀眉不禁微皱。

    但还是上前行礼,颇有大家的风范。“不知几位前辈,可曾见到一只狐狸?”

    七人微微一愣,随后对视一眼,而后连连摇头,却没有一人回答女子的问话。

    见七人仍旧不答话,女子秀眉不禁蹙得更紧了,按理说这讯号是那年轻的公子说给自己听的,他既然放了讯号,为什么不见他人?

    难道说又是一个轻薄无耻的下作之人,想要戏弄自己不成?

    但见山顶七个加起来有近400岁的老者,想来也不是那人派来的,朝左近望了一眼,见四周并无貂狐的影子,轻叹了口气,便将目光收了回来。

    见七人只是围着山顶一块石头不动,也没有多想,躬身对七人说道:“各位如果见到一直奔行极快的狐狸,烦请各位通知我一声,如果不慎被那狐狸咬伤,各位当立时削去被咬之处。”

    七人闻言一怔,没想到女子说的狐狸,竟然如此厉害,但不知自己几人抓的貂狐,是不是她口中说的狐狸。

    忍耐不住,其中一人忽然问道:“你那狐狸,长什么样子?”

    女子携带玉笛已经连续找了七日,却没有发现貂狐的影子,早已失了耐心,若不是担心貂狐伤人,她也不会如此在意那只貂狐。

    此时听七人开口询问,唯恐七人不知貂狐模样,忙说道:“通体如玉,双眼发绿,各位若是看见了,应当避远些才好。”

    听他说完,七人同时朝石头后方跳开一步,如此一来,便将那块堵住洞口的石头暴露在女子面前。

    他们七人虽然武功高强,却不是好强斗勇之辈,听了貂狐奇毒无比,哪里还敢靠近洞口半分了?

    女子瞧见堵住洞口的时候,眼神一沉,一脸惊疑瞧着洞口,随后又朝七个老者望去。

    七人见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便没了上去拦住她的意思,只是想到那通体如玉的貂狐,七人却不想就此放弃。

    当下一步不退,将女子围在了当心。

    到得此时,女子才发觉,这七人不是不知自己貂狐下落,而是想藏起来,将貂狐抓住。

    想到此节,如此抬手一挥,那重逾五十斤的大石,就这样被她掀开了,看着洞口的痕迹,女子更加肯定,这洞府之中,定然是自己的那只貂狐无疑了。

    而气味老者见状,不禁有些恼怒,当下七人纷纷扑上,欲先将眼前这个女娃娃制住,然后在去抓那貂狐。

    女子见状,不疾不徐将玉笛横握嘴边,红唇轻启,笛声幽幽传来。

    虽隔了两三里地,武长风却能清楚听见笛声,只是不知为何,笛声方入耳,武长风脑袋一阵眩晕,忙催动天尊诀心法镇住心神,这才没有晕倒在地。

    而回头望去,那七个老者的情况,比他却好不了多少。

    只见七人均是捧着脑袋大喊大叫,偶尔舒缓片刻,还不忘朝女子头去怨毒的目光。

    女子见状,非但没有罢手的意思,玉指轻敲之际,笛声反而变得更加急促了几分。

    如此一来,七人再也抵抗不住,捂着耳朵大喊大叫之际,早已经失了方寸,只盏茶的功夫,七人再也无法理会别处,只是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了。

    见七人如此,女子这才将玉笛收回,望着狼狈不堪的七人,轻轻叹了口气。

    正欲转身之际,忽然一声暴喝传来。

    “得罪了咱们妫水七君,难道不给个说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