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924章 相似的二人

时间:2018-06-14作者:幻之以殁

    两人回到血云堂,果然遭到了堂主的一番怒斥。

    “伏魔山庄一事,你们办得让我很失望。说,到底是谁自作主张?”

    司空圣抢先答道:“爹,孩儿必然是牢记您教诲的。都是他,”抬手指向身侧的皇甫离,“他说这老庄主反正也不会合作了,不如一刀宰了吧……爹,你要罚就罚他啊。”

    司空雷面色阴沉,扫视着跪在廊下的皇甫离,淡淡的道:“离儿,我只问你一句,人是你杀的吗?”

    司空圣的眼神闪闪烁烁,不住朝身侧偷瞟。先前在他提出顶罪之议时,皇甫离并没有真正答应过他。这紧要关头他会如何回答,实在难以揣测。

    在两道视线的同时压迫下,皇甫离的目光不偏不倚,直视着眼前的高大座椅,冷漠的吐出了两个字:“不是。”

    司空圣只觉得眼前一黑。而上方司空雷的怒骂,已经劈头盖脸的降了下来。

    “圣儿,做人就要敢作敢当。你现在不仅犯错,还诬赖他人,罚你到庵堂里跪上一晚,抄写十卷秘籍,现在就下去!”

    ……

    那一夜,司空圣从黄昏直跪到明月高悬。

    他累得腰酸背痛,汗水从额角滑落,一颗颗的滴到身前的卷轴上。

    “皇甫离……”司空圣握笔的手不住颤抖,“当初只要帮我圆个谎就没事了,我就不用遭这份罪了……”

    “都是你害的……我恨死你了!”

    司空圣已经不记得自己一直抄了多久。他只知道,抄到后半夜,他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即使是在睡梦之中,他也仍是跪在这里,一卷一卷的抄写着秘籍。

    次日,阳光普照。

    “……坏了!”

    司空圣略微眯了眯眼,等他意识到身之所在,顿时睡意全消。

    昨天的秘籍,他抄一会儿就磨蹭一会儿,印象中……才刚刚抄了五卷而已!

    “坏了坏了!等一下爹问起来要怎么说啊?”司空圣急得团团乱转,“难道要说是被皇甫离偷了?嗯,对,本来我已经抄完了,因为他想陷害我,所以偷走了卷轴,对,就这么说!”

    俯身收拾着卷轴,一边在心底完善自己的谎言。但不过片刻,他的动作就停顿了一下。接着,他深埋下头,几乎是疯狂的一遍遍清点起身边的卷轴。

    他记得自己绝对是只抄了五卷啊!但现在,为什么十卷都已经抄满了?

    这种事,那帮狗腿子躲还来不及呢,不可能有人主动来帮自己抄的,除非是——

    “难道是我在睡梦中抄的?”

    联想起昨晚的梦,难道那些抄写秘籍的经历并不是梦,那都是真的?

    “原来我还有这天赋啊!”司空圣很快又得意起来。如果以后真能在梦中修炼,那他可以比别人多出多少时间啊!到时候,一定就能彻底把皇甫离打趴下!

    ……

    后来,一直在血云堂风光无限的皇甫离,终于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失败。

    在争夺地盘的友谊赛中,他输给了乾元宗墨孤城,输得无比凄惨。

    当血云堂内,所有人都在为痛失宝地而悲愤时,只有司空圣正在为皇甫离的失败而欣喜。

    墨孤城,我太感谢你了!

    感谢你为我做到了我一直想做的事!

    皇甫离这家伙,就是得好好的教训一顿才行!

    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司空圣绝不会轻易放过。趁着皇甫离失势,他几乎是每天都会带上一帮下属,跑到他面前嘲笑几句,甚至还自编出了挑衅的歌谣,在堂内传唱。

    也不知司空雷究竟是在维护皇甫离,还是不愿众人将血云堂的败绩挂在嘴边,在司空圣这样闹了几天后,他就正式下令,任何人不得再拿此事起哄,违者堂规处置。

    命令一出,最不服气的自然就是司空圣。

    “就会仗着我爹,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在他看来,自然是皇甫离去向堂主告状,想要借着父亲的势,来打压自己。

    不过堂主只是说,不能拿他战败说事,可没说不能骂他。因此司空圣直接来到他房门外,变着法儿的气他损他。

    在他骂过了百八十句后,房间的门忽然被拉开了。

    皇甫离就站在他的面前。那是他第一次,这样坦然的直视着他。那种绝对的冰冷,属于杀手特有的目光,竟是看得司空圣心底一寒,挑衅的话自动僵在了口边。

    “有本事就不要只会靠嘴巴说,来打败我试试看啊。”

    比武失败后,那是他对自己说出的第一句话。

    “哈?”司空圣瞪大了眼,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嚣张了?

    以前他对自己,大多是爱理不理,这还是第一次当面挑衅。司空圣的脑子转了几转,一股愤怒猛然涌了上来。

    之前像狗一样输给墨孤城的是你!怎么你输还输出骨气来了是吗?你凭什么教训我?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司空圣恶狠狠的甩下这一句话,大步就走。

    回去好好修炼,一定要打败皇甫离!

    ……

    一年又一年,他都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为了超过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他连很多酒局都推掉了,舍弃了大把的休息时间,一门心思的扑在修炼上。

    也算是托了他的福,他才能在这个年纪,达到这个境界。

    不过……我可是绝对不会感谢你的——

    赛场上,司空圣的身形短暂凝聚,抬手结印,血海在他身后掀起万丈波澜,盛放如朵朵红莲。

    “红莲劫·刹那芳华!”

    血海急剧涌动,红莲在擂台上片片盛开。每一片花瓣,都流淌着高温的火焰,千朵万朵,诡异而缤纷,犹如地狱盛景。

    红莲海洋中,一条血龙直跃而起,司空圣双脚踏在血龙头顶,威风凛凛,就如指挥着一头驯服的坐骑般,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流光,朝着对面冲杀而去。

    皇甫离如法炮制,身形同样被脚底的血龙托起,外放的血光,如同为他铺设开了一条华丽的血道。血色纱衣飘拂,血色火焰奔腾,而他的双手中,灵力迅速充盈,凝结成了两根血色长矛。

    两条血龙,终于是在半空中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无尽的鲜血,大蓬大蓬的洒落在下方的红莲上。

    ……

    和司空圣不同,皇甫离的人生,如同一场残酷的奏鸣曲。

    他远没有司空圣想的那么风光,那么幸福。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倒是很希望能和司空圣交换生活。

    想来,司空圣一定不会知道,自己嫉妒了那么多年的人,竟然也是同样的羡慕了他那么多年。

    是啊,血云堂少主,他拥有良好的家境,丰富的修炼资源,有疼爱他的父亲。除了偶尔发点小脾气,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烦恼。

    将来,他是注定要进入天宫门的。他的人生,已经被父亲安排得平平坦坦,他的努力,仅仅是为他的辉煌锦上添花。

    他从来都不需要用尽全力,去抓住生存的必须。这一点,已经比自己,比太多人,都要幸福了……

    ……

    对皇甫离来说,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时间,大概就是幼年作为皇甫家的养子,和西陵分家的少爷,西陵北玩在一块的时候了。

    西陵北真的很优秀,他也拥有出色的经商头脑,小小年纪就受到宗家的器重。虽然他说出来的那些专业术语,常常是听得自己一头雾水,不过,这并不会妨碍他们的交情。

    只要北少能出人头地,自己也就开心了。

    但,不知从何时起,西陵北的态度忽然改变了。

    他不再像从前一样,会兴高采烈的给自己讲,他又替宗家谈成了一笔生意,族长是如何夸奖他等等。甚至,他出来玩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哪怕是偶尔见面,也总是冷着一张脸。

    皇甫离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得罪了西陵北。但他惯性的认为,如果让对方感到不开心了,那一定是自己的错。于是他更加小心翼翼的陪着他,劝着他,希望他能尽快的原谅自己。

    这天,西陵北比他们约定的时间,又是足足晚到了三个时辰。

    “北少,今天怎么这么晚才过来?”皇甫离迎上前询问道。

    西陵北的脸色有些苍白。那是他经常没日没夜的工作,早早的拖垮了身体。因此他看上去,要比同龄人都来得虚弱。

    “我一直都在读营商着作。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打败西陵宗家!”

    这一次,西陵北难得的向他说起了自己的近况。

    “宗家?”皇甫离简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北少不是很得宗家赏识吗?他为什么要对付宗家?

    “我算是看清楚了,”西陵北的笑容,是一种当时的他看不懂的沧桑。他摇晃着迈开脚步,声音低沉,似乎根本不在乎是否有人在听,他只是想要肆意的发泄,发泄这些被他压抑了太久的情绪。

    “不管我再优秀,为宗家做得再多,在他们眼里也只是一条狗。就因为我身体里流着低贱的血液,我就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宗家的继承权!”

    “而那个正宗的‘西陵少爷’呢?他到现在连算盘都拿不好!但是没有关系,因为他是嫡出,因为他身边还有我,我奋斗一生,都只是他的一个助手而已!”

    “如果他真的有能力,输给他我认了,但是凭什么……凭什么我要输在我不能改变的血统上,凭什么我天生就只能当人下人?!”

    西陵北说着,将手中的一块石子狠狠抛了出去。他怨,他恨。他恨自己早早被写好的命运,他更恨那些所谓的“生而高贵”!

    “他就是个掠夺者,他比我生来命好,所以他一出生,就拥有了我哪怕努力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一切!”

    “这样的形式,不是就和皇室的世袭制度一样了吗?哪怕对方只是个小孩子,哪怕他庸碌无为,只因为他和老国主流着一样的血,他就可以继承大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啊!我不甘心……”

    皇甫离听得心惊胆战,第一个反应,就是紧紧捂住了西陵北的嘴。

    “别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

    等他的情绪终于恢复几分冷静时,皇甫离才放开了他。同时,他向他承诺:

    “我会和你一起努力下去的。西陵宗家,总有一天会属于你!”

    ……

    即使是后来被皇甫家扫地出门,流落街头之时,皇甫离也从未忘记过当初的承诺。

    即使是当他在杀手界崭露头角,名声大盛之时,西陵北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仍然是至高无上。

    “北少,如果那是你的愿望,我就一定会为你实现。”

    奋战在血雨中,游走在生死间,他一次次超越着自己的极限。

    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

    “但是在此之前,我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

    “足够守护你,辅佐你的实力——”

    ……

    当他几乎站在了杀手界年轻一辈的巅峰时,他选择了退隐。

    以他当时的名气,加入血云堂,立刻就得到了热烈的欢迎。

    最初的他,面对如潮的恭维,始终是神情冷漠。

    一半是杀手的生涯,磨灭了他太多不必要的感情。而另一半则是因为,这里只是他的一个中转站,并没有他需要去珍惜的人。

    ……

    前来送礼的人络绎不绝。

    最初,皇甫离一言不发,任由他们在耳边聒噪。

    直到司空圣闯进房间,又愤而离开后,他的双目中,才划过了一丝冷意。

    “滚出去。”

    那些巴结者面面相觑,还有人壮着胆子想来探问。

    “我的话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皇甫离再度开口,声音中的冰冷,已经是令人如临深渊。

    这一回,那些人终于是悻悻的离开了。他们三三两两投来的目光,尽是在咒骂他的不知好歹。

    虽然去当杀手是为了西陵北,加入血云堂还是为了西陵北,他也知道,应该培植属于自己的势力,但是,他不需要这些两面三刀的下属。

    西陵宗家对待北少,不也是这么人前吹捧,人后利用么?

    这令他感到恶心。

    ……

    “抢别人的风光,是不是很开心?”

    “你就是个掠夺者!你是个强盗你知道吗?”

    当司空圣满脸悲愤的冲他喊出这两句话时,皇甫离沉寂的内心,忽然就短暂的波动了一下。

    是么?原来,是这样啊……

    “掠夺者”,北少曾经把西陵宗家的少爷视为掠夺者,而司空圣,也把自己视为生命中的掠夺者。

    虽然处境不同,但他们那种不甘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

    那一刻,他开始用另一种眼光看待起了司空圣。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