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920章 强夺

时间:2018-06-14作者:幻之以殁

    “墨孤城!!”

    弑九天依旧在疯狂的咆哮。绝望的嘶吼声,震动殿宇,有如狂涛巨浪般,在大厅内反复的回荡着。

    他恨哪!

    他是帝剑阁最优秀的子弟,闭关多年,潜心修道,只为在各路英杰面前一展雄风。论天资,论背景,论付出,他都不会输给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杀进决赛,夺得冠军,扬名天下……这曾经在他看来,是触手可及的一切,都随着群战的败退,在眼前如同梦幻泡影般悄然粉碎。

    又一次强冲无果后,弑九天狠狠甩开了两侧的侍卫,身形瘫倒,在擂台前半跪了下来。拳头一次次的朝地面砸落,拳缝间很快便是鲜血淋漓。

    如果方才是自己得胜,他同样不会允许有人瓜分自己的荣耀,这本就是修灵者的“道”,有我无敌,巅峰之位只能容下一人!但现在是他成为了落败者,那本应施加在敌人身上的愤恨和不甘,如同逆流反噬般,全部在他的体内炸开。

    “墨孤城,我跟你势不两立!!”

    弑九天的意外落败,震惊全场。但比起这位失败者,众人更加关注的,显然是那位打败了他的年轻强者。

    虽然同样是通天一阶巅峰,但墨孤城的实力,比起弑九天,绝对是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否则的话,他们就应该陷入胶着,直到比赛结束都难以分出胜负。而现在……他不仅胜了,还胜得如此迅速,如此干脆!

    能够把另一位种子选手打出局,这绝对是碾压级别的实力啊!

    有许多先前并未关注第一组赛场的,此时都聚集到了这张擂台周围,向围观的落败者打听情形。

    了解得越多,他们也就越是惊叹墨孤城的强大。两种截然相反的目光,不断在两位赛场主角身上游移。

    胜利者战袍上的勋章,永远是以失败者的鲜血和耻辱染就。

    “我看,他是为了帮你出气,才把弑九天打下台的。”成片的议论声中,易清黎微侧过头,打量着那至今似乎仍未回过神来的乔曦莹,“你这个师兄啊,虽然看上去冷口冷面的,其实还是挺关心你们这些师弟妹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中也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羡慕。

    “真的是……为了我吗?”乔曦莹怔怔的转过视线。她的声音很微弱,模样看上去很有些无助。就好像那场爆发在眼前的惊天大战只是一个梦,一旦她的声音过响,就会打破这个梦境,呈现在眼前的将会是颠倒的局势一般。

    易清黎安抚的一笑:“之前你曾经向弑九天提出过,会主动退场,但他不依不饶,非要拿你来逞威风。他那么想晋级,现在让他止步在前十之外,可是最好的教训了。”

    乔曦莹睫毛翕动,双眸中弥漫的浓雾终是缓缓散去,眼瞳中重新透出了希望和朝气。

    她说的也对。他们两个都已经确定晋级了,本来是没必要做到这一步的。但如果是这样……如果是这样的话……孤城师兄,他真的是在为我着想啊……

    在乾元宗,虽然他并不会多搭理他们这些师弟妹,但如果他们在外面受了别人欺负的话,他也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或许,这就是他对大家独特的“保护”吧。

    一直以“后援会会长”自居的她,竟然从来都没有意识到,孤城师兄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啊……

    想通了这一切,乔曦莹的内心感动不已。重新将目光投向擂台,她渐渐发现,那道伫立在荣光中心的身影,似乎不再是那么高不可攀了。

    第三组。

    皇甫离几乎忘记了自己还在比赛。眼前时空错位,他好像又回到了当初与乾元宗的那一场切磋战中。

    弑九天悲愤嘶吼的身影,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那正是当初的自己真实的写照。

    “无论是在哪里,他总是最优秀的……”

    每一次,他都是那样的无可取代。

    多少的天才前仆后继,他们所有的荣耀铠甲,辉煌假象,都会被他毫不留情的摧毁。然后,他会随手拂过衣袖,将那些赞誉,那些绝望的叫嚣,那种种的身外物全部拂去。只带着属于他本身的骄傲,孤独而强势的继续前行。

    那就是他,那就是墨孤城。

    让人仰望,让人追逐,却永远也碰不到他的一片衣角。

    弑九天现在的心情,他懂。

    弑九天将来的心情,他想他也懂。

    只要有一天,当他足够了解墨孤城,他就会放下所有的不甘,而是将他看做一个值得用毕生去超越的对手。

    那就是他的魅力。

    那就是武道无涯的魅力。

    “有生之年,能遇到这样的一个对手,实在是太好了……”

    当他沉浸在这犹如朝圣般的心境时,一声熟悉的嘶吼,忽然在前方响起。

    “皇甫离,你在看哪里啊?”

    司空圣的身形疾掠而至。他的上半身是人形,自腹部以下,则全部是一片汹涌的血海。携带着滔天浊浪,朝着皇甫离强势杀来。

    “你的老对头已经确定晋级了,当初你就是他的手下败将,就算参加决战,也就是再被他收拾的料!丢我血云堂的脸!”

    “你还是……就在这里出局吧!”

    “然后你的仇……本少主来替你报!”

    两人拳掌相撞,再次激起一片血海化散。

    第二组。

    “这家伙……”叶朔看着这一幕,气得全身发抖,“本来他们都可以出线的,就为了自己逞威风,完全不给别人留余地……”

    虽然他也不喜欢弑九天的强势,但由于实在太厌恶墨孤城,此时不由自主的就站到了他的敌人一边。

    这个唯我独尊的混蛋!一定要好好教训他才行……!

    “不用在意他了,反正你也是没有机会出线的。”

    一道冰冷的声线在他脑后响起。凤君瞳不知何时已经移动到了他的后方,一掌缠绕着寒冰之息,朝他背部击落。

    这一刻,叶朔猛然急转,速度快得连凤君瞳都未及提防。双掌各托起一团灵力光球,疯狂的朝前方投去,数息间已是完成了数百次连击。

    “我一定要晋级!我要亲手打败墨孤城!”

    墨孤城的优先出线,是真正的刺激到了他。这一刻叶朔甚至不再去思考战略,他只是将所有的灵技都一股脑的丢了出去,满心只有一个念头,为了打败墨孤城,就必须要先打倒眼前的凤君瞳!

    第四组。

    徐子继和顾铭栩团队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最后时刻。双方都消耗着大量的精力,因此场中的喧哗,只是令他们稍稍分心后,便全然抛开,继续应付着眼前的对手。

    双手牵动着引线,徐子继全神操纵着对面的数人。同时,在他眼中也涌动着一道森冷的寒光。

    墨孤城……他或许会是一个不错的傀儡……

    一旁置身事外的凤栖梧,目光在墨孤城身上停留了一下,又转向了第二组的凤薄凉。嘴角难得的扯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丝只有他自己才懂的笑意。

    而后,他又垂下视线,盯着手中的沙漏,双目渐渐的深邃起来。

    第五组。

    凤君夜接连动用了数道禁咒,又抛出了九幽殿的大量秘宝,终于是首先放倒了一只深渊魔虎。

    “不愧是墨孤城,果然厉害。”匆匆打倒魔虎,凤君夜就放心的看起热闹来,途中也不由暗自感叹,“难怪薄凉姐一直那么看好他。”

    考核的这段时间,凤薄凉对墨孤城确实是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兴趣。三天两头就会去调戏他一次,虽然最后总还是会被赶出来,但墨孤城能允许她在自己房里待的时间,倒确实是越来越长了。

    并且,她还这么说过,“如果他能再温柔一点,就会是一群女生排队等着嫁的白马王子”。这句话出自九幽殿大小姐口中,的确是一个相当高的评价了。

    凤君夜暗自扶额。虽然薄凉姐就是有把所有男生都处成兄弟的能力,墨孤城那家伙,也不像是会谈恋爱的样子,两个人“暧昧”到现在,也没见擦出什么真正的火花。但如果他们真的对上眼了,对未来姐夫倒确实是个威胁。

    最后的胜负还没有揭晓,但在所有人眼里,考核前三,墨孤城已经是稳了。甚至如果他还有什么隐藏的底牌,真要拿到冠军,也不是没有可能!

    作为一场世界级关注的考核,拿下第一,前途无量,到时他就是最闪耀的天宫门新秀,天宫主人必然会大力栽培,殿主一定也会认可。那么“门当户对”这一条阻碍,直接就可以跨过了。

    正在他为容霄的前途担忧时,另一侧的能量波动,忽然变得极为狂暴起来。

    大量的光束自动聚集,朝着那头站立的深渊魔虎收缩,光束内蕴含着磅礴的元素之力,堪称是将场内所有的游离元素都强势收取了过来。

    光束闪烁,演化万千,分布如点点星辰。凤君夜只能看到那璀璨的光束,如同一把又一把的快刀,在深渊魔虎体内往来穿梭,形成了一道道的贯通伤。飘散开的鲜血,很快又被那炽盛如曜日般的白光淹没,蒸发。在这一方空间内,正进行着一场被浓缩到极致的碾压。

    “砰”的一声,随着一声凄惨的嘶吼,深渊魔虎巨大的身形,已经被彻底的掀翻在地。周身的魔力急速衰竭,在那对铜铃大小的眼睛里,徘徊着浓重的恐惧。恐怕在今后的很多年,它都会对眼前的这个人类留下阴影了。

    “没事,大家公平竞争。”

    容霄强势解决掉深渊魔虎后,身子还是那样笔直的挺立着。缓缓收敛了外放的灵力,略微转头,露出了一抹笑容。在此时看来,竟是显得格外阴森。

    凤君夜莫名的打了个冷战。随即无声的干笑起来。果然薄凉姐身边的男人都很霸气,这位未来姐夫……也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咳……”干咳一声,平复过躁动的心绪后,凤君夜转过身,目光越过两头倒地的深渊魔虎,向那两个百兽宗参赛者放话道:“那你们,现在是不是‘缴械投降’啊?”

    先前既然是他们说,魔兽就是驯兽师的兵器,现在连兵器都没了,还打什么仗?

    两位草裙野人对视一眼,似乎并不打算就此认输。短暂的目光交换后,他们各自抬起钢叉,周身的灵力大幅度的燃烧起来,看样子,是要闷声憋一出大招。

    凤君夜脚跟略微划开,也重新将体内的灵力调整了一番。或许驯兽师在实战一道上,确是会弱于普通修灵者,但现在己方苦斗深渊魔虎至今,都是大耗了体力,剩下的战斗力,大约是半斤八两。越到了这个时候,就越要谨慎,毕竟他可不希望,自己最后是败在两个野人手里。

    容霄和邬几圆也是迅速备战。沈安彤则是悄然后退了几步。

    在这气氛剑拔弩张之际,半空中忽然降下一道血光,一团红影疾扑而至,手中大刀闪电出手,将那两名蓄力的野人双双砍翻。

    随后,那红影现出正身,竟是修罗兄弟的大哥,断魂岭哥舒庆!

    一招解决了野人,哥舒庆对凤君夜等人睬也不睬,双手中各自放射出一道灵力光束,贯入了倒地的两头深渊魔虎体内。

    短短片刻,便有汗珠从他额边渗下,似乎他此时的行为,对他有着非常巨大的消耗。

    在他持续的灵力灌输下,深渊魔虎的身体上,开始浮现出了模糊的法则秘纹。那似乎是代表着签订契约的纹路!

    “哎,哥们,这可是有主的魔兽啊,你该不会是想就地强收吧?”凤君夜在旁看出了他的打算,有些诧异的调侃道。

    对于有主的魔兽,外人若想收服,就必须先一步抹除他和原主人的契约。然后再用自己的神识,将它完全的压迫住,烙印上新的契约。

    而契约被强行斩断,对于原主人的伤害将会非常大,不过对于哥舒庆来说,自然是不会在乎这一点。

    “我看,随他去吧?”沈安彤小心翼翼的赔笑道,“反正他收服的又不是咱们的魔兽,那两个百兽宗的人那么嚣张,给他们一点教训也挺好的!”

    之前自己挑唆颜月缺与他相争,得罪了他,为免他日后报复,她自然是要抓住一切机会,努力去与他缓和关系。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