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908章 诡谋家

时间:2018-05-29作者:幻之以殁

    血光涌动,哥舒冲一刀劈出,强横的灵力匹练,如同一条怒啸的血龙,撕裂空间,疾掠而至。

    自认看穿颜月缺的阴谋后,哥舒冲就有了速战速决之心。早点收拾掉这个满口花言巧语的小子,好在大哥面前一显威风!

    颜月缺灵活的在刀光中闪避着,偶尔抬手还击,出招间均是不痛不痒,面上的笑容温和如故:

    “我安的,自然是为哥舒兄着想的一片好心哪!又不是要你们反目成仇,这是在比赛的擂台上,在这里,做什么都不为过。也只有在这里,你才可以堂堂正正的打败他,大家比武切磋,难道他还会当真记你的仇么?”

    “何况,难道你就不想让大哥看到,你这个弟弟奋发进取的样子,让他对你刮目相看么?”

    见哥舒冲已经有所动摇,颜月缺淡淡一笑,再次抛出了一记重磅诱惑:“你不是在挑衅他,你只是在向他证明自己——”

    不是在挑衅他,只是在证明自己……

    这句话,在颜月缺说出的那一刻,就反复在哥舒冲耳边回荡着。

    的确,每一次他们兄弟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完全都是大哥说一不二,自己就好像仅仅是他身边的一个小跟班。虽然那些要动脑筋的麻烦事,他确实会习惯性的依赖大哥拿主意,但这也并不代表,他就甘心当一个累赘啊!

    而且很多事,大哥从来都不会跟他明说,一副“你懂什么,懒得跟你浪费口舌”的样子。他也有脾气,他也会觉得不爽。只是他这个人一向是大大咧咧,每次给他杀得痛快了,也就忘了。或许就是他太好说话,才让大哥从来都没有重视过他的感受。

    如果真能有这么个机会,教训教训他那过于高冷的大哥,似乎也好……何况就像颜月缺说的,他们是自家兄弟,谁打进决赛不都是一样的吗?难道大哥还能为这个就恨上自己?

    反复盘桓间,哥舒冲的心思已经活动了起来。收刀回转,大拇指朝着自己的方向一翻:“要打的话,我是主力。”

    颜月缺微笑道:“这个自然。小弟充其量只是哥舒兄的助手,助手而已。”

    哥舒冲满意的笑了笑。眼前这小子虽是敌人,但他这么懂事,自己倒是欣赏得很。大刀朝着肩上一扛,大摇大摆的走向哥舒庆,嘴里嚷嚷着:“哎哎哎,换人了,换人了。大哥,这小子轮到你教训了。”

    这个时候,他全心戒备的都是不远处的哥舒庆,时刻寻找着最佳的出手时机。

    也正是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背后,忽然响起了一阵不寻常的破风声。

    而这阵异动,正是来自他刚刚结成的盟友,颜月缺!

    “轰!”

    电光火石间,一道身影已是急速跨越空间,一拳轰上了他的后心。

    这一拳中包含有多道后劲,一浪接一浪的透明波纹,接连不断的在哥舒冲胸前炸开。那是劲力自后心透体而过,令他的肺腑都是震荡不休。全身的力气几乎在瞬间流失,脑中一阵发蒙发晕。

    短短数息,自此一拳中已经延伸出了数百拳,在天霄阁的各式绝技中,这一招本就是相当强大的秘法。再加上哥舒冲又是全没防备,竟连反抗都已不及,就失去了战斗的能力,身形只如过电般的抽搐不已。

    颜月缺成功将他制住后,身形猛然纵起,半空中一道鞭腿横扫,狠狠抽中了哥舒冲侧颈。强大的冲力将他掀飞而起,一路飞过擂台,重重砸落到了场外。

    大名鼎鼎的修罗兄弟之一,竟然是以这样一种形式,饮恨出局!

    这一切来得太快,就连哥舒庆都是阻止不及。待他赶到的时候,哥舒冲的退场已经成了定局。这也令他恨得咬牙切齿,怒视着颜月缺,质问道:“小子,你干什么?”

    颜月缺的神情还是一派亲和,但这个时候,恐怕任何人都不会再认为他的笑容“无害”了。

    “我干什么?我只是把他打出局了而已啊。”他的唇角添了几分冷意,“我说过,我可是非常擅长‘单打独斗’的。”

    擂台下方,早已经出局的颜冬咂了咂嘴。他的月缺哥笑得最亲切的时候,也就是他最恐怖的时候。这一点,他深有体会。

    “颜月缺,你这个杂种!”摔到擂台外的哥舒冲很快就爬了起来,连身上的灰都顾不得拍,就抓狂的在场外大吼起来,“大哥,你要给我报仇啊!”

    哥舒庆冷着脸,狠狠的朝他瞪了一眼:“蠢材,自己中了别人的计,就别在这边丢脸了!”

    那一句“杂种”令颜月缺的眸光略微一冷,但很快,他还是安然的转头微笑道:

    “哥舒兄,这叫兵不厌诈,你瞧,大哥可是懂的。不过他从没教过你吧?”

    哥舒庆没有说话。但在心底,他对颜月缺的戒备,已经悄然提升了几个数量级。

    他不会去质疑对方胜之不武,能混到这一步的,大家心知肚明,只要有助于取胜,任何能力就都是有用的。非要强求敌人一板一眼的跟你讲江湖规矩,那不是守礼,而是迂腐,愚蠢!

    颜月缺,此人绝对是一个天生的诡谋家。他可以轻易的操纵旁人鹬蚌相争,将局势朝着对他有利的一面推进。要是放在战场上,他就会是那种可以善用计谋,以少胜多的军师级人物。

    必须要更加慎重了……哥舒庆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若是一个不慎,说不定连自己也会栽在他手上!

    开赛至今,除了实打实的武力相争外,这大概是第一场智谋的胜利。

    凡是亲眼见证这一幕的人,无论是考官还是选手,对此都只有惊叹而已。

    这位横空出世的胜者,在各方眼里都已经被打上了一个“诡谋家”的标签。尤其是如洛沉星,沈安彤等同样擅长微笑假面的人,更是体会到了一种“遇到同类”的危机感。

    并且,哥舒冲的出局,同样是让群战的进程,有了一个意料之外的走向。

    对颜月缺而言,同时对付修罗兄弟,他的确是输多赢少。但现在被他用计解决掉了一个,再与哥舒庆相斗,最终的胜负就很难说了。如果他还能再爆出什么天霄阁压箱底的绝技,胜面自是又多了几分。

    而这两个人,如今已经成了不能共容的局面,若是其中一个当真出了局……那么这张擂台上,是只会有一个胜者,还是会有哪个留到最后的人,沾光晋级呢?

    形势更加的扑朔迷离了!

    第二组。

    当颜月缺用计击败哥舒冲时,叶朔和任剑飞,仍然在与万昊穹苦斗。并且,局势同样是发生了意外的变化。

    “这小子的战斗力……怎么忽然提高了这么多?”

    万昊穹越战越惊。叶朔现在的表现,与最初被命运锁链相牵时截然不同,他一次次施展灵技,完全是一副与自己硬碰的态势,毫不吝惜灵力。更奇的是,照这么双倍消耗下去,一个人有再多灵力也该被拖垮了,为何他反而似是越斗越勇?这小子莫非是怪物吗?

    在他这稍一愣神间,叶朔又一道灵技又已袭来。犹如划破长空的星河,炸裂开大量的灵力碎片,向他当头盖下。

    万昊穹本欲施展灵技还击,但莫名的戒备,令他又停止了结印的动作,腾身一闪,朝外侧跃开。就见那灵技直贯而下,将他方才所立的地面炸开一道深坑。那砖屑飞溅的场面,都证明了这道灵技的威力的确是货真价实的。

    而那小子的灵力储量……也是货真价实的!

    “喂,小子,现在你我的灵力是共用的,你这么拼命,难道就不怕把灵力耗尽吗?”万昊穹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眼前这个对手,让他开始有了一种很不妙的感觉。他甚至是暗暗后悔,或许当初命运锁链的连接,是自己选错了对象……

    叶朔微微冷笑,那笑容在此时的万昊穹眼中格外狰狞。

    “没关系,在我的灵力耗尽之前……先败北的会是你!”

    在他背后,一股磅礴灵力霍然炸开,而他的身形,也是迅速掠起,拳锋上缭绕着强横能量,空间的爆裂声清晰可闻。

    万昊穹心中的不祥预感不断扩大,灵力一震,印诀相扣,唤起一片冲天火幕,朝着对面推去。

    叶朔冷笑一声,扬手一招,一条火龙已经缭绕上了手臂。火势不断扩展,转眼间仿似已将他全身笼罩在内,远远看去,就如同一条咆哮的人形火龙。

    火龙席卷而出,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将沿途的火焰冲散一空。那飘飞的火苗,甚至直接化为了贴附在火龙周身的鳞片。

    接着,那俯冲而来的火龙,就在万昊穹惊恐的双眼中不断扩大……

    “砰!”

    火海之中,一道身影倒飞而出,正是那全身被烧得焦黑的万昊穹。但即使受到了如此重创,他却依然还保留着意识。

    叶朔没有留给他喘息的时间,腾身追出,十指快速交替。

    “时空之力,破!”

    时空秘法的碾压,令半空中的万昊穹,再次一口鲜血喷出,气息顿时也更加衰弱了几分。

    叶朔扬手一抛,祭出一道灵符,灵力展动,朝着灵符狠狠推出。轰然爆发的能量,再次将万昊穹横推出数丈。

    “轰!轰!”

    最后一击,叶朔指尖连弹,一块块材料在半空铺开,纵横的光束彼此相连,构成了一座巨大的阵法。阵盘轮转,光芒大盛,如星河倒贯,将万昊穹重重轰飞。

    当万昊穹的双目,在金光中转为空茫的一刻,在两人的心脏部位,悄然浮现出了一条透明的锁链。

    无声无息的,锁链从正中断裂了,连接两人的那一道灵力牵引,至此也被彻底的斩断。

    终于打败了这个会强夺灵力的敌人,叶朔舒了一口气。正当他要转身和任剑飞击掌欢庆时,身子忽然猛一踉跄,一阵突来的眩晕冲顶而上,几乎栽倒。

    “叶兄弟,你怎么了?”任剑飞连忙抢上相扶,只道他是在与万昊穹的战斗中消耗太甚。可惜在这样的混战场合,按照规定是不能服食丹药的。

    叶朔手按着胸口,仔细感受着心脏跳动的频率。某一刻,他忽然兴奋的抬起头,眼中有着异样的光彩。

    “任剑飞,可以辛苦你帮我护法吗?我好像……突然感受到了突破的契机!”

    或许是因为,自己按照任剑飞的建议,在战斗中成功超越了自己的极限。现在他的实力,已经一只脚迈过了化气四段的门槛。剩下的,就只是积蓄灵力,一举冲关!

    突破的良机可遇而不可求,有这样的机会,他并不想错过!

    “擂台上突破?你够强!”任剑飞干笑一声,默默的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众所周知,晋级的过程绝对不能受到干扰,轻则前功尽弃,重则走火入魔。因此各人在感受到突破的迹象时,往往都会立刻寻一处清静所在闭关。像叶朔这样,在满是敌人的环境里突破,可真不是谁都有这个魄力的。

    “如果可以顺利突破的话,或许就能补足之前损耗的灵力。”叶朔兴奋的握了握还有些发麻的双手,他能感到在骨骼中,在每一根血管里,都涌动着无穷的力量。

    “而且,我的战力也可以有更进一步的提升,或许真的有机会去和颜霂霖,凤薄凉他们拼上一拼!”

    怀着满心对晋级的渴望,叶朔就地盘坐了下来,心神都沉入到修炼中。不一会儿,在他身侧就升起了一层淡淡的灵力薄膜,将他与外界的纷扰隔绝。

    不过,虽然已经拜托任剑飞护法,但战场情势瞬息万变,他也不敢让自己进入深度修炼状态。在调理内息的同时,他还分出了一丝灵识,让自己能够察觉到周边的动向。

    一场激战所带来的感悟,果然是难以言喻的。叶朔只觉得有许多从前他所不了解的,或是难以触碰的,这时都是如此亲近。他可以尽情的遨游在灵力海洋中,与法则元素嬉戏。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途中,确是有几道袭来的灵力,但还不等触及他的防护罩,就已经转了方向。想来是都被任剑飞打退了。

    在混战中能有这么一个朋友,还真是让人安心啊……叶朔感激的想着。手中印诀扣紧,周身白光涌动,进一步冲击着更高阶的屏障。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