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903章 救赎

时间:2018-05-23作者:幻之以殁

    无论日晒雨淋,关椴都会到宿舍楼下等待柳茉。即使大多数时候他等到的,只是一个高傲离去的背影。

    终于有一天,一双熟悉的高跟鞋停在了自己面前。关椴的视线一路上移,就看到柳茉抱着几本辅导书,脸上满是不耐,冷冷的打量着他。

    “你到底想说什么?”

    关椴眼中的喜色一闪而过,连忙站起身,认真的拉住了柳茉的衣袖,语气卑微而乞求:

    “你回来好不好。”

    柳茉一怔,似是没料到这些天他大张旗鼓的跟着自己,竟然只是为了说这样一句话。但随即,她就不屑的冷笑了起来。

    “我都那么拒绝过你了,难道你就连一点男人的自尊都没有吗?”

    自尊,呵……关椴苦笑。

    我也很想有。

    但是为你,我不敢有。

    “我不想没有你。”他已经把自己的姿态放到了最低。那些动人的情话他不会说,他能说的,就只有他的真心话。

    被她伤得血淋淋的,一颗真心。

    现在正是午休时间,虽然学员们都去吃饭了,在宿舍一带出现的人不多,但也有几个往来的学员,朝着这个方向投来好奇的注目。

    当众表白、恳求复合,这些本来就是在学生时代,大家最喜欢看的戏码。

    柳茉显然并不希望再和他扯上关系,周遭的目光令她羞愤难当,狠狠甩开了他的碰触,鄙夷的甩下一句:“你不要再缠着我了!分个手都那么不干脆。”就快步从他身侧经过,蹬蹬蹬的走上了楼。

    ……

    关椴没有朋友,在他想挽回一个女孩的时候,身边连一个能为他出主意的人都没有。

    在碰过一次次钉子之后,关椴最终决定,要给柳茉写一封信。

    分手之后,他们几乎就再也没有好好交流过一次,柳茉从没有给过他这样的机会。他的性格本来就是自我压抑,面对她的盛气凌人,他有一肚子的话,也都说不出来了。

    自己确实不擅长表达,但是,他可以把心里话都写出来!让柳茉知道,自己有多么在意她,多么离不开她。如果,她可以明白自己的心的话,也许,她还会愿意回来。

    为了这封信,关椴一连准备了很多天。所有他想说的,没有说的,不敢说的,他全部都写在了信里。好不容易写到了自认满意,他才带着信封,再次来到了柳茉的宿舍楼下,想要亲手交给她。

    然而这一次,他等到的,却是一群人的毒打。

    那帮人都是柳茉的新男友叫来的,那似乎是个在学院里混得很开的人。他们一边打,一边警告他不要再来纠缠柳茉,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在这些人都离开之后,他一直揣在怀里的信封,已经被血水染得透红。

    柳茉不知何时站在了他面前。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绝美的红唇中,冷冰冰的吐出了四个字。

    “别那么贱!”

    全身的疼痛,都比不上此刻的心痛。

    或许就是在那一刻,他对她,彻底的失望了。

    贱……是啊,不管自己做了再多,在一个不需要你的人眼里,你都只是在犯贱。

    他所有的伤痛和付出,能感动的,至始至终就只有自己而已。

    那天,他一直在地上躺了很久。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他独自躺在泥泞里,任由雨点噼噼啪啪的打在自己身上。

    雨水,泥水,血水,都混杂在了一起。很冷,很脏,很痛。

    不过,他也正需要这一场雨,让他想清自己的心事。

    那些撑着伞,从他身边走过的学员,他们只是看着,指点着,然后就满不在乎的离开。没有人会来问自己几句,没人会扶他去医务室。

    他们都是看客,就像当初那个闹得惊天动地的案子,所有的人也都只是在看戏一样。

    自己的人生路,只会有自己一个人。那么,一个人活,一个人死就好了。何必再为那些过客牵动心思呢。

    他曾经试图敞开自己的世界,有一个人进来了,把自己的世界闹得支离破碎,然后又走了。

    是自己亲手把刀交给她,看着她捅进自己的胸膛里。

    多可笑啊……以后,就让自己的世界彻底封闭吧。他再也不会信任任何人了。

    ……

    雨依然在下。

    ……

    受伤加上淋雨,他发了很多天的高烧。

    这次发烧,好像也把他曾经对柳茉的感情,彻底的烧空了。

    也因此,虽然烧得头昏脑涨,但他却觉得,自己的意识,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

    后来,他仍然会关注柳茉的近况。他知道她交过很多男友,家里不是有钱,就是有权。她和他们在一起,并不是真的喜欢他们,只是想从他们身上得到足够的好处。

    关椴曾经疑惑过,为什么从一个安定富足的家庭里,走出来的女孩会是这样。柳茉的家庭环境,很明显是不差的,她随便用的一件化妆品,一个手提包就都是名牌。明明靠自己就可以拥有的东西,为什么非要让那些男生帮她买?

    渐渐的,他终于看懂了,那就是她的本性。

    她非常的现实,在她心里没有感情,只有利益。并且她非常懂得,怎样利用自己天生的资本,去向他人博取利益。

    这就是自己喜欢过的女孩。

    这就是自己眼里的天使。

    救赎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不存在的吧。

    ……

    黑暗中,关椴继续沉沦。

    十多年的人生,都是如此的绝望。正如那从四面八方包裹着他的黑暗一样。

    沉没,沉没。

    但,就在他即将沉到谷底时,上方那无边的黑暗,忽然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一缕微弱的光线,斜斜的洒入了进来。

    关椴略微眯起了眼睛,想要看清那光芒尽头的身影。

    那个人朝他伸出一只手,努力的想要把他拉出黑暗。

    关椴并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拉住他的手。

    反正,他也只是想把自己拉到半空,就松开手,让自己再次跌回黑暗里吧。

    关椴苦笑着闭起了眼睛。但,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那个人却仍然没有离开。

    在他脸上,挂着自己熟悉的笑容。

    那是……

    ……

    带着满身的伤痛,关椴升入了高等部。

    现在的他,变得更加的孤僻了。不单是避免和旁人交流,就连有人主动来向他搭话,他也只会一言不发的默默走开。

    在其他人眼里,他就是一个怪胎。

    高等部的学员,青春阳光,风华正茂,既然身边还有那么多开朗的同学,又何必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他不和别人交朋友,也没有人会跟他交朋友,新学期才过了短短几天,他就被班里的人孤立了起来。

    这也正是他想要的。

    没有人走近他,就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他。

    如果注定将要失去,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拥有好了。

    班级里只有一个男生,是明显有些不识趣的。

    关椴知道他叫简之恒,刚开学就报名了校运队,在运动上也确实很有天赋。每次他打篮球的时候,身边都会围着不少女生。像这样的阳光型运动男生,走到哪里都是很受欢迎的,因此他和自己完全相反,在班级里人缘非常好,基本上所有人都是他的朋友。

    就是这样的人,和自己的世界格格不入的人,偏偏总是来和自己打招呼,邀请自己一起到人群里去。

    “嘿,一起打球去吗?”

    关椴冷着脸绕开了他。按理说,被拒绝过一两次,就应该有自知之明了吧,为什么这家伙的脸皮就这么厚?

    “你理他干嘛,”另一个男生拉过了简之恒,“他一直都是那么不合群的。”

    “走吧,咱们玩咱们的。”

    是啊,你应该多向你的同伴学学。关椴冷漠的想着。不要再来烦我了。

    ……

    上课,午餐,生活,他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活得就像一个穿梭在人群中的影子。

    每次遇到要找搭档合作的课,他就觉得非常尴尬。班里很快就一对对的组合了起来,唯有他形单影只。

    被单独剩下来的他,最后只能被导师随意安插到一个小组中。而被点到名的小组总会一脸苦相,好像倒了天大的霉。

    无论是导师还是其他同学,都厌恶着他这个永远在给别人带来麻烦的异类。

    ……

    和柳茉分手之后,他就不再去图书室了。

    每天放学后,他会一个人去钢琴室自习。那个时间,钢琴室里刚好没有人,他可以享受一个人的清静时光。同样,也是为了避开放学时的人流高峰期。

    他会一直学到戌时才回去。那时同寝室的室友差不多就该准备睡了,他就可以顺利避开和他们的交流,虽然就算他待在寝室里,多半也不会有人找他说话。

    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作息,直到有一天。

    那天不知怎的,或许是白天太累了,他还没自习多久,眼皮就直打架。最后不得不放下书,靠在角落里小睡一会儿。

    这一睡,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四周都已经黑了下来。

    是睡过头了?关椴揉了揉眼睛,突来的惊吓令他睡意全消。天黑成这样……恐怕已经过了亥时!

    一个非常不好的预感冒了出来,关椴匆忙起身,扑到了大门口,果然如他所料,当他重重的推过几次后,两扇门板仍是纹丝不动。

    在他睡着的时候,导师已经来过了!并且给这里落了锁!

    他被关在里面了!

    关椴真的慌了,他用力拍打着门板,听着一声声空洞的闷音,外面的走廊上,却依旧是静悄悄的一片。

    已经是亥时了,那些导师一定也都已经下班回家了。没有人会听到这里的声音。

    关椴又拍了几下后,终于是选择了放弃。

    他重新回到了刚才睡觉的墙角,默默的将身子蜷缩起来。

    他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不见了,也没有人会想着到学院来找自己。

    玉简里也没有可以求助的人。自从和柳茉分手后,玉简对他的意义,就只相当于一个闹钟而已。

    关椴认清了眼前的现实。看来,今天晚上他是出不去了。

    把书包抱到胸前,凑合着当做被子,他准备就在这里将就一晚上。

    亥时过后,气温降得很快。刚放学那会儿还热得很,现在他独自待在这空寂无人的教室里,逐渐感到一阵寒冷蹿升了上来。

    他是一放学就直接来了这里,还没有吃过晚饭,现在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这个时间,其他人或许已经洗过了澡,盖着柔软的被子,躺在床上玩着玉简,时而和室友们闲聊几句,那才像是正常人的生活啊。

    而自己呢,却独自被困在这里,饥寒交迫。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偏偏选择了自己来承受这一切的苦难?关椴越想越觉得委屈。像自己现在的状况,恐怕就是他哪一天在某个角落里死了,都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很孤单,真的,很孤单。

    ……

    不知过了多久。

    就在关椴的意识有些模糊的时候,大门上的挂锁忽然传来了响动,那仿佛,是钥匙插进了插销,正在缓慢转动的声音!

    关椴几乎以为自己是产生了幻听,但紧接着,就像是为了验证他的期望,两扇大门,真的是在他的眼前打开了!来自外界的光线,也洒落到了他的脚底。

    一个人影,就站在那光束的正中,向他微笑。

    “太好了,你果然在这里!”

    快步跑入的人,正是简之恒。

    “你为什么会来!”关椴戒备的瞪着他。这钢琴室,是自己曾经和柳茉的地方,这里有他们的很多回忆,现在,他无端生出了一种,被外人闯进自己私人领地的愤怒。

    简之恒手里还提着一串钥匙,气喘吁吁的看着他,“因为你每天放学都一个人来这边,直到戌时才回宿舍。但是今天都亥时了也没见到你,所以我就想,你是不是还待在这里,就到门卫室借来了钥匙。还好我过来了一趟!”

    “你……”关椴皱眉,“每天都在等我?”

    简之恒开心的点了点头:“是啊,因为大家都是成群结队的,只有你总是一个人,我觉得,还是确认你安全回到宿舍比较好。”

    “……多管闲事。”关椴冷冷的甩下一句,连一句谢也不说,就大步往门外走。

    虽然就在刚才,他也希望可以有人来拯救自己,但当这个救星真的出现的时候,他却是再次选择了用一身的刺将自己武装起来,拒绝着任何人的靠近和善意。

    简之恒毫不在乎的追了上来:“都已经这么晚了,一起回宿舍吧。就算你不在乎自己的安全,也考虑考虑我吧!”

    关椴冷着脸闷头直走,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学院里能有什么危险。”

    “怎么没有!”简之恒夸张的惊呼起来,“我长得这么帅,万一有女生想对我图谋不轨怎么办?”一边说着,配合着摆出受惊吓状。

    “矫情!”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