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902章 堕天使

时间:2018-05-22作者:幻之以殁

    和柳茉交往之后,关椴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爱着她,呵护她的喜乐,体贴她的冷暖,就像捧着一件易碎的珍宝。

    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配不上她的。她善良纯洁,自己肮脏卑贱,能和她在一起,是上天给自己的恩赐。他一定要竭尽全力,去守护这份感情。

    那段时间,他在上课的时候会偷偷给她发短讯,中午一起溜到无人的钢琴室接吻,放学后手拉着手,在夕阳下走出很长的一段路。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仿佛都有了追求,有了幸福和希望。

    她会把自己介绍给很多朋友,他们都对自己微笑。但让关椴有些在意的是,她很少会在自己面前,说起她的生活。交往了几个月,他仍然觉得,自己并不了解她。

    他曾经带着她回家,母亲也很喜欢善良乖巧的柳茉,专门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并热情的邀她今后常来。

    那顿饭,他们其乐融融,关椴觉得,好像自己又拥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庭。如果每天都能和她一起回家,一起吃饭,平淡的生活里能有她的陪伴,他就已经知足了。

    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但当关椴提起,希望也能去柳茉家拜访一次时,她却婉拒了他。不单如此,对她的家庭情况,他也至今都是一无所知。

    或许是她的家教比较严格吧……关椴这样想着,所以她的父母不希望她过早的交男友。嗯,能培养出这样一个单纯的天使,她的父母一定也都是很真诚善良的人,他们……应该不会介意自己的过去吧。

    幸福总是姗姗来迟,而悲剧却往往不期而至。

    所有的美梦,所有的憧憬,都在那一天,彻底的破碎了。

    那天上午,一切还是一如往常,关椴和柳茉一起在图书室里自习,时而耳鬓厮磨,喁喁细语,就像每一对恩爱的情侣一样甜蜜。后来柳茉还有课,先一步离开了。关椴继续自习,大约一刻钟后,他的玉简收到了一条短讯。

    “阿椴,你看一下茉茉的玉简是不是在你这里?”

    讯息是柳茉的闺蜜发来的。据她说,柳茉回到教室就发现玉简不见了。刚才她只去过图书室,也许是忘在这边了。

    关椴看了一眼被辅导书堆满的桌子,简短的回了一句:“不在。”

    虽然这段时间,他渐渐变得开朗了一些,但也仅限于和柳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面对其他人,他仍是有些少言寡语。

    柳茉的闺蜜没再回复,也许她们又去其他地方找玉简了。

    对此,关椴倒也并没有太在意。反正玉简不过是一个通讯道具,大不了他帮柳茉再买一块,到时候注入了灵魂烙印,通讯录和以前的讯息记录都是会原样恢复的。

    在图书室又自习过一个时辰后,关椴归还了辅导书,开始收拾书包,准备去食堂吃饭。但在他正要拉上拉链的时候,忽然看到在自己的几本书当中,夹着一块玉简,上面还有着女生特色的可爱贴纸。这块玉简,他一眼就认得出来,正是柳茉的!

    也不知道怎么,柳茉竟然会把玉简落到自己包里。想到她粗心却不失可爱的模样,关椴就摇了摇头,有些宠溺的一笑。

    现在的屏幕上,还能看到一条最新消息的提示。那是柳茉的闺蜜发来的,似乎是希望捡到的人看到之后,可以把玉简还给失主,现在失主非常着急等等。

    想到那个小妮子着急的样子,关椴失笑之余,倒也替她松了口气。划动开讯息,打算直接回复一条,告诉她们不用担心了,玉简就在自己这里,现在自己就给她们送过去。

    屏幕跳动到了她们的聊天界面,关椴隐约在字里行间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向来脆弱又有些敏感的他,忽然莫名的想看看,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女友和闺蜜会是如何说起自己的。

    虽然知道,偷看别人的讯息并不合适,但仿佛是鬼使神差的,他将界面一路划到了上方。怀着忐忑的心情,才刚看过几行,顿时,好似一道焦雷从头顶劈下,整个人如坠冰窟。

    “茉茉,这周我们准备约台球厅,来不来?”

    ——“好啊,反正我也没别的事~”

    “嗯嗯,那叫上你们家关椴不?”

    ——“关他什么事啊!”

    ——“别把他跟我扯在一块好不好。”

    ——“要不是当初跟三班那几个女的打赌,说肯定能在一个月之内追到他,我才不会理他咧~”

    “哎哟哎哟,但是我看人家对你挺真心的呀?”

    ——“随他咯。”

    ——“追我的人多了去。”

    ——“而且他这个人有多寒酸你知道嘛!之前他说省下了一个月的午饭钱,然后在地摊上给我买了一个100灵石出头的戒指。当我就这么廉价啊?我当时都嫌弃死了,但是还要在他面前装成很感动的样子,我都佩服我自己的演技了好嘛!”

    ——“要衣品没衣品,要情商没情商,带他出去我都嫌丢人好么?”

    ——“还有他还一天到晚跟我计划未来,未来就是让我也住到他那个破屋子里去,吃着几块钱的廉价面包,然后白天他出去工作,我在家打扫屋子,还要帮他一起照顾他娘!”

    ——“谁给他的自信、”

    ——“我觉得他需要的是一个保姆”

    ——“好气哦但还是提醒自己,小仙女要保持微笑。”

    “哈哈哈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你的怨气了!”

    “之前看你们如胶似漆的,还以为你准备假戏真做了呢!”

    ——“哈哈哈怎么可能~”

    关椴一句句的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么残忍的话,竟然是从他一直视为天使的柳茉嘴里说出来的。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给过自己的温柔,全部都是假的吗?

    在她眼里,自己就只是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吗?

    那些自己为她做过的,那些想要努力给她的未来,原来都只是被她嫌弃着的“廉价感情”,是她和别人口中的笑料吗?

    出了那件事之后,他家里的经济状况急转直下。知道他在和柳茉交往,母亲也提出过,以后要多给他一些零用钱,但不愿给家里增添负担的他,还是选择了尽量节省自己的日常开销。

    为了能给她买一份礼物,他省下自己的午饭钱,很多次,在昏暗的下午饿得胃痛如绞,但是只要想到她收到礼物开心的样子,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真的想要和她有一份未来,不需要多么奢华,简单就好。他只想有一个小家,有一个让他栖身的归宿。他知道女孩子都喜欢浪漫,只要是她想要的,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一定都会给她。

    他用全部心血铸就的一个梦,就这样被她毫不留情的打碎了。

    真的不愿意相信……他真的不愿意相信她就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孩!他乞求着是自己误会了,再次翻看着聊天记录,从那些流淌着毒药的对话中,极力去寻找一丝善意。

    但,当他再次将页面下滑时,他的视线,忽然在最新的一段聊天记录中,死死的定格了。

    他的瞳孔扩大,冷汗湿透了衣衫。

    好像是一把接一把的刀,深深的捅进了他心里。

    ——“而且你还知道嘛,他就是当初捕快殉职案里的那个小孩!”

    ——“原来跟热点人物交往就是这种感觉啊!我觉得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他那种家庭我不敢进的,到时候肯定天天抱在一起哭哭啼啼的,丧不丧气啊!”

    然后,就又是两人一连串刺眼的“哈哈哈哈”。

    她们肆意用别人的痛苦取乐,对生命没有一点最起码的敬畏,她们好像完全没有心。

    关椴的五指缓缓收紧,任由玉简的棱角刺得自己掌心发痛。这一刻,他竟然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哭,还是该笑。

    原来,这一切都是骗局。

    原来,她就是因为那个案子才对自己产生兴趣。

    最信任的人,给了他最狠的一刀。

    亏自己一直把她当成天使,当成自己黑暗里唯一的救赎。

    现在想想,救赎这种东西……或许本来就是不存在的吧。

    ……

    无边的黑暗里,偶尔炸开几个由绝望泛滥开的气泡。

    关椴沉沦在那深邃的漆黑里,他的身子不断的下沉、下沉。

    他的双眼紧紧的闭着,头发无力的披散着,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没有任何的生机。

    ……

    那天之后,他和柳茉就分手了。

    “这是你的玉简。”

    教学楼下,关椴把玉简递给了柳茉。

    然后,他对她露出一如既往的亲切笑容。

    在反复的绝望后,他也考虑好了,这件事如果柳茉不主动提起,那自己也会一直装做不知道。

    这样,他们就仍然可以像以前一样相处。

    哪怕她都是骗自己的,他还是贪恋着她给过的温暖。

    就当自己在做一个梦吧。

    在她面前,他爱得如此卑微。

    柳茉接过玉简,简略翻看过后,她的脸色忽然沉了下来。

    “你是不是动过我玉简了?”

    玉简收到未读讯息,是会有提示的。但现在,她却在收件箱里看到了一条自己并没见过的新讯息。

    “你都看见什么了?”见关椴久久不答,柳茉的语气更为冷厉。这个时候的她,真的有些像短讯里的那个样子,那样的残忍绝情。

    关椴不懂,如果自己真的看到了她不可告人的讯息,难道心虚的不应该是她么?为什么她还可以这样理直气壮的来质问自己?

    “那些……”关椴咽了咽口水,再次开口时,却仍是落到了如求饶般的软弱,“是真的么?”

    柳茉扬了扬高挑的眉梢,眼中有着一种意料之中的鄙夷。

    “既然你都看见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了。”

    而后,她红唇轻动,吐出了关椴最害怕的那三个字。

    “分手吧。”

    “不是……”关椴乞求的看着她,“我没想分手。”

    “我只是……”希望我们能把一些问题说清楚。

    后半句话还来不及出口,柳茉就冷冷的打断了他。

    “你不想我想啊!”

    “你不知道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吗?”

    “像你这种呆头呆脑的闷葫芦,身上还带着霉运,这辈子根本就不会有人真心喜欢你的!你还能跟我交往过这几个月,你就知足吧!”

    她从自己身边大步走过,柔软的发丝拂在自己的脸上,所掀起的,却只有一阵冰寒刺骨的冷意。

    ……

    分手了。

    他的第一段感情,就这么结束了。

    在自己发现了她的背叛之后,被她当做垃圾一样甩掉了。

    他一个人承受着这份痛苦,没有向任何人倾诉过失恋的绝望。

    他不知道心里的伤何时才会愈合。也许,就像当年的痛一样,会发脓、溃烂,留下永远的伤疤。

    半个月后,母亲主动向他问起:

    “最近,怎么都没看到茉茉来咱们家玩啊?”

    茉茉……是啊,母亲很喜欢柳茉,每次都会亲切的叫着她茉茉。

    她很欣慰,有这样一个女孩子可以陪在自己身边。

    可是,自己却把她弄丢了。

    “我们……闹了点别扭。”

    关椴听到自己这样说。

    “会没事的。”

    这句话,他既是安慰母亲,也是安慰自己。

    ……

    或许是和母亲的对话给了自己力量,原本已经打算彻底躲藏在黑暗中,独自舔舐伤口的他,再次鼓足勇气,进入了柳茉的生活。

    他开始去教室外面等她,一个人站在冷清的走廊里,就像个傻子一样徘徊着。

    好不容易,他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他记挂着的身影。

    分手之后,她好像更漂亮了。但她的身上多了一种高傲的气息,像一层无形的薄膜般,隔绝了两个世界,令他感到难以靠近。

    他看着,她和朋友们笑闹着,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过,好像他们仅仅是擦肩而过的两个陌生人。

    那些知道他们交往过的朋友,同样知道他们分了手,这些人会在经过的时候,用混杂着怜悯和鄙夷的眼神瞟自己一眼。但是,她们一句话都不会跟自己说。

    他在学院里没有朋友,他的朋友都是她带给他的。

    现在,她走了,离开了他的世界,把那些共同的朋友也一起带走了。

    只留下他一个人站在原地。

    站在这日渐空旷、冰冷的世界里。

    (本章完)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