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887章 黑暗沼泽

时间:2018-05-10作者:幻之以殁

    第四组。

    徐谧意闭了闭眼,又重新张开,空洞的双眸内,猛然释放出一阵无形波动,如水雾般成片蔓延。

    在她身周,原本正打得激烈的众人,忽然都像是神魂出窍一般,动作僵硬了下来,两眼发直,不知身之所在。

    很显然,这正是中了幻术的迹象!

    基础幻术,很多人都有所涉猎,但要以幻术同时迷惑多人,不仅需要强大的灵力,更需要精准的掌控技巧。一位强大的幻术师,在群战擂台上能造成的威胁,是不言而喻的。

    简之恒和关椴也刚好处在这片区域,两人正相背而立,全心与对面的敌人交战。在幻术波动袭来之时,简之恒只是感到脑中眩晕了一下,就恢复如常,但在他身后的关椴,却是突然痛苦的惨叫一声,接着就双手抱头,一路蹲了下去,双眼紧闭,仍在不住发出令人心惊的惨叫。

    “阿椴,你怎么了?”简之恒三拳两脚打倒对手,连忙转身扶住关椴,见他面色惨白,额角汗珠滚滚而落,仿佛正在遭受着极致的痛楚。心痛、愤怒,令他猛然抬起头,朝着徐谧意大喝道:“你对阿椴做了什么?”

    徐谧意木然的望着他,空无一物的双眼中,第一次掠过了一丝异样的波动,似乎是对简之恒竟能无惧幻术而诧异。

    “应该是陷入了他最痛苦的回忆中。”半晌,她双唇微动,破天荒的回答了他。

    “每个人都会有最脆弱的一面,我的幻术,就是将这一面无限放大,让他们深陷在痛苦之中,无法自拔。”

    幻术,往往都是利用对方心中的负面情绪,将其转化为负面的能量。如果对方本无软肋,幻术也将不攻自破。

    这样的术法,即是说心底的阴影越重,受到幻术的侵袭也就越深。但碰上简之恒这么一个乐天派,就完全没有了用武之地。而反过来说,关椴内心的阴暗面,却是眼前所有参赛者中,最强大的一个。

    “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杀死他的。”徐谧意淡淡的道。因为杀了参赛选手,自己也同样会出局。对她来说,其他人的性命,似乎不过是计量得失的一道标准而已。

    让他在痛苦中失去意识就可以了——徐谧意目光冷漠,其他被幻术侵蚀的人,已经接二连三的栽倒了下去,并被相继判定出局——利用幻术,让敌人都失去意识就可以了,像一具傀儡一样……最后的胜利,会是属于他们傀儡城的!

    “啊啊……唔啊啊——”关椴持续的抱头惨叫着。但即使是如此痛苦,全身的骨骼都在抽搐中爆响,他却依然没有倒下。

    为什么?徐谧意也不由对他多加了几分重视。分明是最脆弱的一个,为什么,却会成为了坚持最久的一个呢?是什么,让他宁可抵受着痛苦,也要强撑住意识不散?

    在她稍有恍惚的时候,对面的简之恒,已经缓缓的直起了身子。

    碎发在前额飘荡,遮住了他一向明亮的双眼。但此时从他身上,却是散发出了一种一往无前的觉悟。那是……真正属于一个战士的觉悟!

    “……只要打倒你就行了吧。”

    他的声音空洞,却又沉稳坚定。仿佛从这一刻,这个目标就烙印在了他的血肉里,即使意志崩溃,即使遍体鳞伤,在目标没有达成之前,他都绝对不会倒下。

    “只要打倒你,阿椴是不是就可以恢复正常?”

    话音一落,他的身子就化为了一道离弦之箭,以最快的速度,向徐谧意攻击了过去。

    “你是做不到的。”尽管惊异于他的转变,徐谧意仍是很快就调整了状态,以掌对掌,化开一片能量涟漪。

    “——倒不如尽早退场,也可以早些结束他的痛苦。”

    在她的身周,同样浮现出了一只只傀儡,一齐朝着简之恒扑去。

    第三组。

    孟昭和金思,幸运的被分在了同一组。混战一开始,他们就快速聚集在了一起,现在在这张擂台上,彼此就是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他们两个,在这里的实力都是中下档次。虽然靠着合作,暂时打倒了几个敌人,但后续的情势,却仍是不容乐观。

    绝对不能站在擂台边缘……这是每一个弱者的共识。那里是出界线,就算受到强者的一招灵技波及,都可能让他们直接被震出场外。因此,还是要尽量抢占中心位置才安全……

    不过擂台的黄金区域,通常已经给那些有数的强者占了。一旦进入他们的势力范围,还是会引起他们的反感,说不定直接就把你轰出了局。

    怎样选择藏身之地,又不必与那些顶尖高手发生正面冲突,就是相当考验技巧与运气的了。

    而孟昭与金思的运气,却显然是并不怎么好。

    正当他们一路避开灵力炮弹,艰难的在人群中穿梭闪避时,擂台忽然一阵剧烈摇动,在他们面前,一个手持雷霆重斧的壮汉,“砰”的一声坠落,双脚在地面踏出两片如蛛网般散布的裂纹。

    “这不是预选时候那两个废柴吗?”

    那身形足有他们的两倍高,魁梧如铁塔般的壮硕考生,狞笑着打量两人,显然是将他们当成了真正的软柿子。

    “像你们这样的人,不要留在这个战场上碍眼了,还是就在这里出局吧——”

    说着,他扬起手中的巨斧,朝着身前的擂台猛然斩落。

    一道爆裂般的气浪,携带着如游龙般呼啸而来的深长沟壑,快速蔓延到了两人脚底。席卷开的爆炸,将这毫无反抗力的二人同时震飞。

    那巨斧上缠绕着雷霆之力,未散尽的雷霆,依旧缭绕在两人周身,犹如数条攀爬的电蛇。只听得一连串噼噼啪啪的震响,两人衣衫上各自冒着黑烟,坠落于地。

    “雷咒?惊雷闪!”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拼一把了。金思顾不得身上的剧痛,着地一滚,双手结印,道道雷霆当空直降,瞬间将敌人淹没。

    那壮汉对此却只是冷笑一声,身形一震,灵力席卷,从他体内攀爬出更多的雷电气流,就如有某种吸力一般,将头顶的雷咒撕扯一空,尽数灌入了他的体内。雷光波纹环绕周身,此时他的灵力波动,好似比先前更加强大了。

    “噬火乱阵!”孟昭也从另一侧进攻,双手结印,道道金色阵纹在半空交织,在各色光芒相连的一刹,从每道结点内都喷出一团红色的火焰,在阵法的回旋之力下,“呼”的一声笼罩了那壮汉周身。

    “成功了吗?”金思又惊又喜。然而下一刻,那壮汉就将雷斧朝地面猛地一砸,掀动起的巨大气浪,瞬间将火势震灭一空。

    对方的境界更在他们之上,就算是两人联手,也难以占据优势!

    “风咒?乱刃风!”无计可施之下,金思只能将自己懂得的灵技尽量施展出来。当成片的风刃朝那壮汉压去时,她竟是意外的发现,这一回对方的抵御,似乎不及前时流畅,一道风刃在他胸膛上掠过,带起一道血丝。

    是他的体力也有所消耗吗?还是说——?金思有了个模糊的猜测,再次抬手结印:“风咒?乱刃风!”

    这一回她看得清楚,不是错觉,的确只有风咒能够攻击见效,得以破开他的防御。

    这壮汉的灵根,应是属“雷”,风雷相克,要想以弱胜强打倒他,就必须使用风属性的灵技!

    可惜,现在自己的实力太弱,还只能施展出风咒的第一阶段,而这种程度的威力,显然是不够的……

    “孟昭,你懂得风属性的阵法吗?”金思侧过头,努力的向孟昭喊话,“风系灵技可以克制他,一起用风系攻击!”

    那壮汉对于她能准确叫破自己的弱点,最初也不由稍感惊诧。但很快,一抹不屑的狞笑,就再度攀爬上了他的嘴角。

    两只小蚂蚁而已,就算被你们看穿了,那又如何呢——?

    第五组。

    容霄和他新收的小弟们,正在进行着扩充同盟的大计。而他们的队伍,现在也确是越来越壮大了。

    要想在短期内建立地位,就不能仅仅是和底下的喽啰们耗时间。容霄深知这一点。比起将那些零散的对头一个个打败,不如直接挑战他们的老大,只要得胜,他手下的弟兄,自然也全都归了自己。

    这,既是立威,也是一劳永逸!

    一方面让小弟们去拉拢那些落单的考生,另一方面,自己也要寻找一个合适的对手,进行一场立威之战。只要自己的实力可以得到大众认可,到时不用他多说,自然就会有更多人主动前来请求结盟。

    就在容霄快速的奔行着,一边四面张望,寻觅对手时,他的眼前,突兀的陷入了一片黑暗!

    那是一种完全的黑暗,好似将世上所有的光明都熄灭了。前一刻他还站在擂台上,但这里却像是独立于擂台之外,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空间。听不到任何声音,也看不到任何人,整片宇宙,仿佛只剩下了他一个。

    容霄最初也难免惊慌,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也不过是敌人的某种灵技而已。有灵技则必有破法。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冷静的寻找出破解之法!

    他继续奔行,同时散开神识,仔细的感应着空间的变化。这黑暗灵技,似乎还真有些古怪,不管他跑到哪里,所感应到的空间波动都是一般无二,就好像,他仅仅是在原地奔行一样。

    在这样的地方待得久了,确实会令人失去对时空的意识,而那个时候,敌人就会趁虚而入——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容霄以为,敌人会一直隐匿在暗中时,在他头顶,忽然响起了一道猖狂的大笑声,震动得整片空间同时嗡嗡作响,声波在四壁间回荡,辨不出最初的来源。

    “想追薄凉姐,那就看你能不能凭着自己的能力,脱离我的黑暗沼泽吧!”

    他提到凉子?是九幽殿的人?容霄站定脚步打量四周。或许是因为凉子的关系,现在他对九幽殿,同样有一种亲切感,仿佛自己就已经是他们的一份子。因此如无必要,他并不想真正跟对方破脸。

    那声音稍一停顿,继续在上方回荡。

    “这里,会再现你真实的恐惧,只有意志坚定之人,才能不受幻象的迷惑。就让我看看,你对薄凉姐的感情到底有多坚定吧。”

    “如果你连我这一道关都过不了,今后就一切免谈了。”

    原来如此……容霄暗自握紧了拳头,脸上浮现出一丝决然笑意。这算是作为“娘家人”,要给我的考验吗?好极了……我接着就是!

    当他再次迈开脚步时,无边的黑暗中,突然响起了许多惨叫声。

    “老大,救救我们啊,老大!”

    叫声未歇,接着又是“砰,砰”数声响过,那是人体砸中地面的闷音。

    “这些你刚刚认的小弟,现在都已经出局了,到头来,你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任何人。”

    那声音毫不留情的讥刺着。并且,对方看上去非常了解他的弱点。

    “还有,奉劝你最好不要在这里跑来跑去。虽然你看不到,但它仍然是真实的擂台,万一你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自己跑出了场外,那可就非常冤枉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不直接出来见我?”容霄难以判断他话中真伪,但这藏头露尾的行为,仍是令他有些反感,仰头质问道。

    “见你?”对方哈哈大笑,“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能力走到我面前吧!”

    容霄的目光,在这片空间中扫荡了半晌,神识尽头所反馈回的灵力波动,依然找不到半点线索。

    九幽殿的灵技,果然是相当诡异。如果用常规的方法无法突破,那或许也只有……主动融入空间!

    这样想着,容霄停止了四面摸索的行动,而是直接在原地盘膝坐了下来。心静如水,让自己不再以外人的身份去触碰,而是将身心与这片黑暗融合为一。

    这样,或许可以感知到更多的东西吧——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