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884章 点心试验

时间:2018-05-07作者:幻之以殁

    随着考核的进行,容霄也知道了凉子所说的“对手”是谁。

    墨孤城,每一项考核都是毫无争议的第一名,在这片天才云集的舞台上,仍是耀眼得令群星失色。后来就连一向心高气傲的颜月缺、凤栖梧等人都是对他心服口服。

    这样的人物,确实会让人感到压力。但容霄知道,路要一步一步走,他并不想去嫉妒他人,只要脚踏实地的前进,终有一日,他会成为可以堂堂正正站在凉子身边的人,而不是一个高攀她的“软饭男”。

    ……

    这一天,正是午休的时间,易清黎躺在上铺,一边耳朵塞着耳机,正自半眯着眼睛小睡。

    而她的室友们,今天也不知怎的,寝室座谈会的话题,就渐渐转向了秀恩爱现场。几个女生变着花样的吹嘘着自己的男友,那些被刻意夸大的桥段,听在易清黎耳中,仅仅是让她无奈的摇头苦笑而已。

    “哎,清黎,怎么从来也没听你说起过你男友啊?”尽管已经努力在扮演着“透明人”,话题在最后却仍是转到了她身上。一个女生边嗑着瓜子,好奇的抬起头,“他是怎么样的人啊?”

    “是啊,要是真有好男人,可别藏着掖着的,带来给我们姐妹团好好检查一下!”

    以易清黎的容貌、才能,以及较高的情商,要是放在学院里,包准也是“院花”级别的人物,追她的人一定能排起长队。这样优秀的女生,究竟是怎样的男生才能斩获芳心,也确是令大伙儿好奇不已。因此经她这一说,寝室里的女生顿时都搬着板凳围拢了过来,要好好听一听这个大八卦。

    易清黎叹了口气,暂时拿下耳机,淡淡道:“我……没有男友。”

    谁知,这竟是令众人更加兴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分手了吗?是谁提的啊?你劈腿还是他劈腿?”

    “你这么好他都不要,真够眼瞎的,那前任男友呢?”

    易清黎默默望天:“都没有。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为免众人再胡乱猜测,她索性又继续道:“我娘不准我交男友,说那样会害人害己的。所以我也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哇,不是吧!”众女生面面相觑,接着便是哄然大笑,“你的性格真的有那么糟糕吗?”

    易清黎没有再接话。反正实话已经告诉她们了,再不相信,她就没办法了。

    躺在床上,她默默翻了个身,重新塞起耳机。

    这个时候,玉简中播放的,刚好是一首忧伤的情歌。歌词写的是一对相爱的年轻男女,由于种种现实因素,只能被迫分开,两两相忘,此生陌路。

    不知是恰到好处的配乐,还是那动情的演唱,竟是无端触动了易清黎内心中一块最柔软的地方。那一年的几个片段,重新在她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曾经,她也是有过一个青梅竹马的。他们在一起度过童年,感情一直都很好,也曾经半开玩笑的说过,要永远都在一起。但在母亲知道之后,就严令他们断绝来往,理由就是“她一旦谈恋爱,就会害人害己”。

    为了断她的念头,母亲当晚就匆匆收拾行李,带着她连夜搬离了那个平静的小村庄。她甚至,连向他说一句告别的机会都没有。

    自己谈恋爱,为什么就会害人害己呢?易清黎不明白。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己还小,母亲怕她过早的接触感情,会耽误学习和修炼。但随着她渐渐长大,在同龄人都已经成双成对的时候,母亲却仍然还是当年的那一句话。

    她说,我不指望你延续血脉。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一辈子都不要成婚。

    或许是因为母亲的强烈反对,也或许是因为身边实在没有什么合意的男生,易清黎对于恋爱的好奇和渴望,终于是随着成长而完全淡去了。只是偶尔,她还会想起,也不知当年那位邻家的大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听着音乐,想着心事,就在易清黎将要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时,寝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

    “铛铛铛铛,看我带什么回来了!”

    一阵烘烤糕点的香味,迅速在寝室里弥漫开来。

    “这是九幽殿凤薄凉大小姐自己烤的点心,送来给我们试吃的。”

    虽然餐盘中的点心看起来小巧可爱,香味诱人,但众女生围在一旁,却是各自眼含质疑。

    “九幽殿的人送的东西,能吃吗?”

    “对啊,再说九幽殿小姐怎么会平白无故给我们送吃的,想想就很有问题!”

    在灵界大陆上,九幽殿的威名实在太盛,可以说,它就是“恐怖”的代名词。一切和九幽殿有关的东西,都会令人避而远之,包括食物也一样!

    “你们不吃那就给我吃吧!”然而,就在众人对着点心议论纷纷时,此前那一直躺在床上睡觉的易清黎,已经手脚麻利的从上铺爬了下来,快步凑到餐盘边,抓起几块饼干,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也许是她的表情实在太过享受,让一众还抱着戒心的女生,也隐约有些嘴馋起来。

    “……可是,看上去好像真的很好吃的样子啊?”

    “清黎啊,你没什么不舒服吧?”

    “嗯?”易清黎嘴里还塞满着东西,抬起头望了众人一眼,含糊的答应道:“没有啊。”

    “看到她的吃相,好像忽然明白她为什么没有男友了……”半晌,有人轻声点评道。

    “是啊,这样绝对是会把人家吃穷的……”

    ……

    同一时间,几乎每间宿舍都收到了凤薄凉派人送来的点心。所引起的反应,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而在凤薄凉自己的房间里。

    一盘花式糕点被大模大样的摆上了桌,毫不费力的吸引了对面两道震惊的视线。

    “容霄哥,这是我跟雪梦刚刚做的烤饼干,你再试一下?”

    直起身拍了拍手上的面粉,凤薄凉充满期待的望着容霄。今天她的头发染成了别有风情的沙茶色,下端烫成了柔顺的大波浪,穿一身干净绵软的家居服,衣服上还有着小熊的图案,看上去很有种慵懒的性感。

    她的造型的确很美,但却拯救不了现在的容霄。望着面前的饼干,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凉子,从你开始做点心到现在,我已经试吃了几十盘了……”

    进入天宫门之后,每天和凉子在一起的生活还是很开心的。他们一起参加考核,一起玩,一起说笑,一切都是他梦寐以求的样子。

    只是不记得从哪一天开始,凉子忽然迷上了做点心。她和雪梦只要一闲下来,就待在房间里折腾烤箱。然后做出来的“四不像”,就全部送来给他试吃……

    “你还算好的,”一旁的慕含沙苦笑着摇了摇头,“至少薄凉小姐的手艺是一直在进步的,但是雪梦……”

    一开始,雪梦找他一起来参加试吃的时候,他还是很开心的,谁不喜欢吃心上人亲手为自己做的点心呢?但还没来得及享受这份幸福,他就发现,外表那样温雅高贵的雪梦,竟然是一个厨艺黑洞……

    她烤出来的点心,每次都能让他吃到怀疑人生。试吃过这几天,他真的觉得,自己已经这辈子都不想再吃点心了。

    “我的手艺怎么了?”颜雪梦身上还戴着围裙,脸上沾着几块面粉,看上去倒有种特殊的俏皮可爱,就像是一只发脾气的小花猫,“之前我做出来的第一盘拿给别人吃,他当场就吐了,现在他已经不会吐了啊!”

    慕含沙苦笑,一面力求委婉的组织着语言:“雪梦,为了我们的生命安全,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尝试做点心了比较好。放过那些黄油和面粉吧……霄哥你说呢?”他像是忽然找到了救星,连忙求助般的看向身边的容霄。

    在天宫门,慕含沙是为数不多的,愿意对他表现出善意的人之一。在凤薄凉为两人做介绍时,他就已经把容霄当成“未来姐夫”看待了。而在日后的接触中,两人脾性投合,也是相处得相当愉快。有时候他们甚至还会联合起来,一起损损对面两个女生的厨艺。

    颜雪梦气得鼓起了脸:“什么啊!容霄哥你说,我的手艺怎么样?我相信你!”

    容霄的目光在两人间来回一转,一本正经的劝说道:“含沙,对女孩子咱们还是要多抱着一点宽容,要以鼓励为主。哪怕你真的觉得不好吃,表达的方式也要委婉一点。你看,比如说我就从来不吃。”

    最后这句话一出口,慕含沙和凤薄凉当场爆笑,颜雪梦则是恼得直跺脚,直接赏了他一顿粉拳。

    “你这个人太坏了!真该让薄凉好好教教你!”

    众人闹得够了,凤薄凉才笑着打圆场道:“好了好了赶紧吃吧,再不吃都凉了。”将左边一盘朝前面推了推,继续对颜雪梦“补刀”:“容霄哥这盘是我烤的,你放心吃。”

    容霄依言拿起一块饼干,却是久久没有送到口边,若有所思的询问道:“现在是帮你试吃,如果以后你练好了手艺,还会再做点心给我吃吗?”

    凤薄凉想都没想就答应道:“可以啊,只要你不嫌我手艺差,我天天都做给你吃。”

    容霄一怔。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话里透出的暧昧气息,令他瞬间有些心跳加速。

    “这次的很好……”默默的吃完了饼干,他又补充了两个字:“很甜。”

    其实,饼干究竟味道如何,他并没有注意。他只知道,刚才凉子的那句话,真的很甜,让他一直甜到了心里。

    不能让凉子太辛苦……感动之余,容霄也这样打算着。以后自己也要学习厨艺,然后做给她吃……想到她吃着自己做出的饭菜,一脸满足的表情,他就感到心里有种温暖在暗暗涌动。

    “真的很好吗?”凤薄凉期待的观察着他的表情,“不要骗我啊,那我也试吃一块。”

    “嗯,真的还可以!”肯定了自己的手艺后,凤薄凉又拿起一块饼干,喂到了颜雪梦口边,“雪梦你也试试。”

    颜雪梦只是轻轻咬了一小口,就欣喜的点一点头:“不错。”

    “这是要做给远祖大人吃的,薄凉,你有这份心意,我觉得远祖大人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凤薄凉认真的点头:“你们都说好,那我再去拿给大天才试试啊!”说着,她就兴奋的端起盘子,收进随身携带的竹篮中。

    这些点心,她首要是想做给大人吃,作为欢迎他回来的礼物。不过排在第二位的……那就是墨孤城了。那个任何时候都冷着脸的超级天才大帅哥,她实在很期待他被美食打动的样子!

    “但是,那墨孤城很难相处吧?”慕含沙对此并不看好,“何必要自己去碰钉子呢?”

    凤薄凉一脸真诚:“混熟了就好了。我相信他!”

    而后,在墨孤城的房间内。

    “大天才,刚才我烤了一些饼干,你试试?”

    敲过房门,意料之中的没有得到回应。凤薄凉也就不客气的直接进门,将饼干放在了他身旁的方桌上。

    墨孤城连看都没看一眼,冷冷吩咐道:“拿走。”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凤薄凉迅速接口,“但是这是我准备烤给大人的练手之作,如果你不先试一下的话,万一我烤得不好,让大人吃那么难吃的东西,你忍心吗?”

    一边说着,为了加强语气,她故意将双手交握在胸前,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墨孤城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对她这份胡搅蛮缠实是不耐已极。但大人又的确是他心中的软肋,只能强忍着拿起一块饼干,应付性的吃了一口。

    凤薄凉一脸期待的望着他:“怎么样?”

    “一般。”墨孤城冷冷撂下两个字。

    凤薄凉闻言一喜,立刻收拾起了桌上的餐盘:“你都说一般,那一定就已经是特别好了!我再去分给其他人吃。”

    墨孤城神色略微一动,目光顺着她收拾餐盘的动作简略一扫,最终仍是欲言又止的收回了注视。

    凤薄凉却是敏感的注意到了他的异常,顿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也不等他答应,就在他身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仔细打量着他,笑得像一只偷到糖的小狐狸。

    “孤城哥,其实用大人家乡位面的话来说,你就是‘傲娇’吧?其实你很想吃这些饼干对吧?”

    墨孤城为她“过线”的称呼而皱眉:“那不是你叫的。”

    “那要叫什么啊?”凤薄凉故作诧异,“孤城弟弟吗?”而后,她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不介意的啊。”

    “……”墨孤城眉梢跳动了两下,对这个缠人的魔女实在无计可施,“那还是原来的吧。”

    “原来的……”凤薄凉作势回想,她那副恶趣味的笑容,让墨孤城登时有了更加不祥的预感。

    “哦,但是原来的有两个,你指的是‘大天才’还是‘孤城哥’?”

    “我是很尊重你的意见的,但是你不明说的话,我怎么会知道呢?对吧?”

    ……

    同时,在另一间寝室内。

    “九幽殿小姐为什么要送东西给我们吃啊?”面对桌上的餐盘,在众女生间,同样是引起了一轮质疑。

    “没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在众人议论间,沈安彤从床边站起,认真的点评道。

    “你也这么想吗安彤?”室友们顿时都望了过去。这段时间,她们早就把沈安彤视为了临时寝室长,凡事也大都会以她的意见为主。

    沈安彤有模有样的点了点头:“嗯,她都不需要真的对我们下毒,只要下一点小小的泻药,就可以在考核的时候严重影响我们的发挥。就算是考官查起来,她也可以说只是我们自己吃坏了肚子而已!”

    “这么奸诈的吗?”众女生愤怒的面面相觑,“九幽殿的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那安彤,我们该怎么办?”

    “我给她送回去吧,就说是刚才已经吃过了。”沈安彤上前端起了盘子,“总之咱们心里戒备着就好,表面上还是不要跟她们闹翻,免得以后被报复。”

    “那麻烦你了安彤。”室友们都点头附和。一面暗暗感激,安彤警惕性又高,又愿意为大家服务,她可真是个好室友!

    就这样,沈安彤端着餐盘离开了寝室。

    然而,她却并没有带着点心去找凤薄凉。

    在拐过一个转角之后,她就蹲在角落里,一个人美美的大吃特吃起来。

    “嗯,这味道还真是不错!”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