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881章 优等生,劣等生

时间:2018-05-04作者:幻之以殁

    这一刻,所有人都停下了手边的工作,在教室一角僵硬的围成一个半圆,望着不远处的两人,呆若木鸡。

    容霄,身为学院老大,天圣一等一的风云人物,竟然出现在了他们一年级的教室里?能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他,对他们这些刚刚升上高等部的新生来说,简直是无与伦比的荣幸啊!

    但更令人吃惊的是,他竟然是来找易昕的?那个平时话都不多说半句,只会埋头学习的乖乖女,导师们一致公认的优等生?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产生交集的?

    就连徐雯雯也是目瞪口呆的盯着易昕,好像突然不认识这个自己多年的好朋友了。

    教室里那些异样的目光,易昕并没有注意。在看到容霄的时候,她全部的心思,就已经完全被他吸引了。

    “你怎么会来?”放下手中的笔,易昕惊喜的叫了出来。

    容霄扫了她桌面成堆的习题集一眼:“我来学院拿成绩单,顺便过来看你一眼。那就不打扰你学习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拿过成绩单之后,他就正式结业了,以后也不会再回学院。临走之前,他还能想到来向自己告个别,易昕的内心,再次被一种幸福感填满。

    “其实不是啦!”见他转身要走,易昕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壮着胆子拉住了他的衣袖,同时在他诧异的目光中压低声音。

    “只是上次去替考的时候,被少爷发现了,所以他就威胁我,必须把这些习题全部写完,否则他就要去告发我……”

    容霄似是好笑的略一挑眉:“哦?”随意翻看着桌上的作业,眼中的嘲讽不断加深,“没事,我帮你解决了。”

    接着他就拿出玉简,简略的吩咐道:“一刻钟之内,给我把所有学员都集中到操场上。”

    易昕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只要跟在他身边,就能令自己感到安心。顺从的跟着他来到了操场,教室内的其他同学见有热闹可看,自然也都是麻利的跟了上来。

    容霄做事的效率很高,不多时,无论高等部和初等部的学员,都已经整齐的在操场上排起了长队。即使是学院的官方活动,也未必能让各班的人来得这么快,这么齐。由此可见,即使是很快要结业离校,但他在天圣所树立的威望,依旧是毫无动摇。

    容霄和易昕站在前方一张被专程抬来的课桌旁,桌上堆着厚厚的几大摞习题集。面对一脸莫名的众学员,容霄首先拿起最上方的一本,冲着众人晃了晃。

    “有没有人想写少爷的作业啊?这都是少爷的作业。价高者得。起拍价,100灵石一本!”

    在他话音落下后,全场短暂沉寂,接着,就像沸腾的油锅般,人群中爆发出了一片片的竞价声。其中主要以女生为主,尖利的嗓音令人动容。

    仅仅是第一本,价格就被持续炒高。这样的场面,即使是那些顶级的拍卖场,也未必能有如此轰动。

    能帮少爷写作业,能暂时收藏少爷的作业,将来还能亲手把作业拿回去交给少爷!这简直就是一本万利啊!

    天圣的学员大部分都是家境殷实,为了这个能够近距离接触到少爷的机会,众人竞价得那是一个比一个疯狂。

    至于消息的真实性,倒是并没有人怀疑过。毕竟以容霄的影响力,如果他拿出自己的几件东西出来拍卖,所获得的反响也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根本没必要打着少爷的名义来制造声势。所以,这些习题集真的就是属于少爷,一定是!

    “你可真厉害!”易昕眼看着习题集一本本的被卖出,最后的成交价也都是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水平,忍不住悄声笑了起来。

    难以置信,这些曾经令自己烦恼得睡不着觉,急于摆脱的烫手山芋,稍稍转一个弯,竟然就可以变成发家致富的财宝!他究竟还能创造出多少奇迹?真的……好厉害啊!

    “都是跟凉子学的。”容霄这时的心情也不错,淡笑着解释道,“她有很多整人的花样,一不留意就中招了。”

    易昕的目光,在他没有注意到的地方,缓慢的黯淡了下去。

    他是真的很在意那个凉姐啊……就连他的喜怒,也会随时为她牵动。也许,我真的是永远都取代不了的……

    拍卖的过程中,容霄始终是轻松随意,主导全场,在所有作业都被以高价卖出后,他将赚得的灵石全部收入了一只储物戒指,放在易昕面前。

    “你该感谢他,让你发了一笔小财。”

    易昕试探着拿起戒指,灵魂力量稍一感应,惊得半晌难言。

    这里最起码也有百万灵石以上,怎么算都不止是“小财”吧……

    ……

    作业竞拍一事,轰动了整个学院,一众导师也很快的得到了消息。

    随后,作为主谋者,容霄和易昕被叫到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中。

    “容霄,你啊你,你让我说你点什么好!”教导主任痛心疾首的拍着桌子,“临走了你还要给我惹出点事来,你就是怕我们忘了有你这个捣蛋鬼是吧?”

    “是啊,证明我曾经存在过。”容霄漫不经心的笑着,两手插在裤袋里,嘴里还嚼着泡泡糖,这副潇洒的态度,好像他仅仅是来办公室串一个门。

    “别嬉皮笑脸的。”教导主任阴沉着脸,“公然败坏风气,而且你这一次的事竟然还牵涉到了少爷!要不是容会长大度,表示不追究,我们整个学院都得跟着你倒霉!”

    容霄满不在乎的一抬眼:“哎,我说老太婆,当初你不是经常教育我们‘知识改变命运’的么?怎么着,到头来还是有钱人最大?”

    教导主任被他噎得一时语塞,而容霄也是再次语带戏谑的说了下去:

    “少爷怎么了,既然到了这里,就也是普通学员,布置的作业不该自己完成么?这一来,我是替你们教训一下这个没规矩的学员,二来,拯救了被压迫在水深火热中的学妹,三来,让所有同学向我学习,从细微处发现商机,指不定以后,咱们这里还能多出几个大老板呢。”

    教导主任还想再说,容霄不耐的一摆手:“得,反正你现在既然还能坐在这里,那就说明你没有被炒鱿鱼,就算被扣了点工资,你多办几次假期补习班不就都回来了?倒是我的成绩单和推荐证明呢?时间不等人啊。”

    最初被叫到办公室的时候,易昕还心惊胆战。她是所有人眼里的好学生,以前来见导师,通常都是领取各项竞赛的奖状,或是被布置一些学习任务等等。总之,她的生活里只有表扬,批评和她是绝缘的。

    这还是第一次,她是作为一个违纪的学生,即将接受班主任的训斥,易昕慌得连手都不知该朝哪里摆,始终是深深的埋着头,微躬着身,正是标准的“低头认错”姿势。

    但在听容霄说过几句话之后,那亦诙亦谐的态度,闹得教导主任都明显绷不住冷脸了。易昕也被逗得放松了许多。大概只有他有这种本事,就连来挨骂,都能把气氛调整得像闹着玩一样。

    教导主任深深叹了口气,似乎也放弃了对他的责备,从桌上的试卷堆中抽出一叠,放在了他面前。

    “这是你这次的考卷,好几门课都拿到了良好的成绩,确实是不错。”

    容霄看着卷面上那一个个鲜红的对勾,喜得打个响指:“果然,只要我认真起来,那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

    易昕偷偷望他,只觉得一阵好笑。他看上去,倒好像真的在为成绩的进步而欣喜。实则当初要不是自己帮他,恐怕他交上去的,仍然只能是一张张白卷吧……?

    “是啊,既然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之前就不肯好好努力一下?”教导主任没好气的扫了他一眼,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盖了大红印章的证明书。

    “推荐证明我是给你开好了,以后学院里没了你这个活宝,我们所有导师,终于都可以清静一下了。”

    容霄接过证明书,眼露狂喜。他这段时间的努力全都是为了这个!结业证被他随意揣进了衣袋,证明则是端端正正的捧在手里,一口气迅速的道:

    “老太婆,你上路,我也会上路的,那我就祝你长命百岁,财源广进,步步高升!我先闪了。”

    匆忙说完这几句话,他也不等教导主任答应,就拉开门板,一溜烟的跑了。

    易昕偷看着他的背影,笑得眉眼弯弯。然而,当她再回过头时,脸上的笑意还没等散去,迎上的就是教导主任一张冷峻的脸。

    易昕的笑容好似被瞬间冰冻。她再次胆怯的埋下了头,双手轻轻在身前交握。

    在他离开以后,办公室里没了那种欢乐的气氛,两人间又回到了“责备与被责备”的立场。

    “哎,易昕啊,你一直都是我最满意的学员,怎么也去跟他混在一起?”

    果然,教导主任在静静的望了她半晌后,就恨铁不成钢的开了口。

    “我知道,像你们这样,年纪轻轻的小女生,就喜欢像他那样的。看上去挺帅的,又喜欢耍耍叛逆,好像是很有性格。但是他现在还小,这么挥霍自己的人生,将来等年纪大了,在社会上一事无成,只能去做最低贱的体力活的时候,你们还会觉得他帅吗?”

    “你才刚刚上高等部,需要的就是专心学习……”

    教导主任其后一连串的长篇大论,无非是说学习时间是多么的宝贵,容霄又是多么的害群之马。这些,易昕听在耳中,却并没有往心里去。

    她知道,自己是好学生,其实只要立刻认个错,导师也不会过多追究。但是,她就是想坚持去抗争一下,她不承认导师对他的评价,这一点,她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如果,连她也认同了导师的说法,认同了他就是个无药可救的差生,那么,还有谁会愿意再维护他呢?

    “他,我不客气的说一句,在我们学院里,他就是个毒瘤,谁沾上谁倒霉!”教导主任依旧在不遗余力的斥责着他。

    表面上,现在挨骂的是自己,但导师的话,有80%都是在攻击容霄。好像错都是他的,是他带坏了自己这个好学生。

    易昕听着听着,忽然觉得非常心疼他。

    导师都是这么看待他,像徐雯雯一样的同学讨厌他,那些追逐着他的女生,她们只是喜欢他的外表,又有几个人能真正走进他的内心呢?

    仅仅因为他的成绩差,他就要被定义为“劣等生”,永远无法翻身吗?

    “总之,容霄他不是一个好的同学,他和你是完全不一样的,你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接触……”

    因此,在教导主任说到这里的时候,易昕终于忍无可忍。她鼓足勇气,第一次向导师提出了反对意见。

    “主任,我并不这么想。”

    “可能他的成绩是不好,但是他有他的优点。我觉得他比很多成绩好的同学,都还要出色很多。就算是几十年以后,他也不会一事无成的。”

    那些导师眼里的好学生,要么是高分低能,除了考试,没有任何独立的生存能力;要么就是很有心机,可以为了夺取更多荣誉,毫不犹豫的去算计他人……在她眼里,那些所谓的“优等生”,都远远不如他。

    教导主任也因为她的“顶撞”,略微一怔。但很快,她就重新恢复了“战斗力”,再次开口时,没有了对待好学生的谆谆教诲,只剩下一种彻底的冷漠。

    “你真的觉得他很出色吗?他那身造型,我先不去说他,在学院这么多年,他从来就没正经来上过几堂课。考试的时候也是,不是翘考就是直接交白卷,他这次是怎么通过的,我想他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

    “整天纠集着一帮人,打架,勒索,做足了坏榜样。对导师,没有任何基本的尊重。他这样的作风,能算是很出色?很好?”

    “你要是这么想,那我会觉得你这个同学,价值观本身就是很有问题的。”

    “可是……导师也没有尊重过他啊。”易昕软弱的反驳。

    而后,她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朝着教导主任,大幅度的一躬身。

    “这次的事,我知道都是我不对,他也只是为了帮我,对少爷和其他同学造成的麻烦,我愿意道歉。如果要处分,我也会承担,只是希望导师不要再责怪他。”

    这个时候,那位实习教员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办公室门外。他捧着手中的文件,并未抬手敲门,而是长久的伫立着,沉默聆听。

    在听到“容霄”的名字时,他的双手下意识的在文件夹上扣紧,用力得手背上都泛起了青筋。似乎这个名字,这个人,曾经带给过他一些非常不愉快的记忆。

    即使是在镜片的反光之下,他那道压抑着仇恨的视线,也是依稀可见。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