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879章 实习教员

时间:2018-05-01作者:幻之以殁

    听着众位导师的议论,教导主任的脸色,已经是越来越沉。

    “我们学院这个作弊的问题,确实是太猖獗了。要是放任不管,恐怕将来从我们天圣走出去的,也没几个有真才实干的学员了。”

    “那你们说,”她清了清嗓子,环视整间办公室,“要从这一次开始严查吗?”

    “严查的话,就该从容霄开始吧?”那位中年女导师开口了,“但是院方不是说要放他的吗?”

    教导主任点了点头:“是啊,院长的意思,的确是借着这次统考的机会,放他走。”

    “那孩子是个很有潜力的。让他继续留在这里,只会是个废材,但是进了天宫门,说不定倒可以成为人才。”

    “所以容霄就算了,”叹了口气,教导主任烦躁的揉了揉鼻梁,“但是其他这几个,”她将几张单独拎出的考卷丢到桌角,“成绩明显是有问题的,先叫他们过来谈谈。”

    坐在门口的导师正要拿起通讯器,教导主任打量着桌上的另一份考卷,眉头再度一拧。

    “小张,这谷曼丽是你们班的吗?她平时成绩怎么样?”

    被她问到的导师怔了怔,挤出一丝苦笑:“你看我的表情就知道了。一言难尽。”

    教导主任颔首:“一起叫上。”

    不多时,一群被点到名字的学员,就在办公室内站成了一排。

    “知道为什么叫你们过来吗?”教导主任坐在办公桌后,目光从镜片下微微挑起,审视着眼前的几人。

    “是不是我们考试通过了!”众学员对视几眼后,一名牙齿参差不齐的学员似是突然意识到什么,惊喜的叫出了声。

    教导主任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一声:“是通过了。”没等他们欢呼,指弯就在桌面的考卷上重重敲了几下,“不过这张考卷,真的是你们自己考出来的么?”

    一名染着黄毛的学员赔笑道:“那当然了,主任您这话说的……上面写着我名字呢。不是我考的,那还能是您帮着考的啊?”

    教导主任再次扁了扁嘴,倒也并未多加质疑。抽出一张空白的原卷,朝其中一道题目指了指。

    “那行。现在这里有一道选择题,你们来看看,该选择什么?”

    在几人探头张望时,教导主任又周到的拿出几张白纸,分别发到他们面前。

    “这是草稿纸,算出来以后把答案写在上面。”

    一众学员盯着那道题目,完全陷入了“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的窘境。一阵抓耳挠腮后,终是在教导主任审视的目光中拿起笔,艰难的在草稿纸上演算起来。

    等最后一个人也放下了笔,教导主任将纸张回收,只见上面的答案各式各样,选什么的都有。那些草草写出的演算过程,也是驴唇不对马嘴,根本就是应付过几笔之后,随便蒙出了一个答案。

    看到这意料之中的结果,教导主任眼中的嘲弄,也是悄然加深了。

    “这道题目,你们几个考卷上的答案全都是对的,现在到这里又不会做了。不要跟我说,你们全都是刚好蒙对了答案。”

    众学员究竟是心虚,避免着与主任对视,各自埋首不语,努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选c是正确的。”良久,教导主任凝视着他们,淡淡开口。下一刻,她又唤出了一个名字,“谷曼丽你来说说看为什么选c。”

    谷曼丽带着一脸“中头彩”的悲愤,努力的歪过脖子,透过刷得厚重的睫毛,艰难的打量着题目。

    “填一条辅助线……”谷曼丽每句话都像是在挤牙膏,“联结……联结ac,对顶角……嗯……”

    “确定是ac吗?”教导主任望着她。

    谷曼丽立刻改口:“不是,ad。”

    然而,教导主任的表情变化,让她意识到自己错了。

    “你对这个知识点完全没有概念,这道题目是不需要填辅助线的。”

    仿佛一座大山重重的砸了下来,砸得谷曼丽一阵眼冒金星。

    “你们自己说说吧,”教导主任也不耐烦再与几人打太极,“这次考试,答案模板到底是谁的?”

    现在的情况,并不是把别人供出来就能了事。作弊与帮忙作弊,同样都是要受到处分的。也正是因此,这几人暂时都没有松口。暗自指望着主任抓不到证据,就会放他们过关。

    考场上没有被当场抓到,但卷面成绩又明显是有水分,按照教导主任的想法,是要让他们当场再做一遍考卷。如果两次的质量严重不符,就可以确定作弊属实。无论他们是否肯供出同伴,但这几人,都必然是要再复读一年,并背上一张处分了。

    而就在这段对峙时期,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位年轻教员。

    “主任,院长请您现在过去一趟。”

    “哦,是邑西国那边的交换生到了吗?”教导主任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就过去。”

    之前院长已经通知过她,天圣近期和邑西国的一所学院建立了友好关系,近期他们将会选出几位学员,来到天圣就读。而在天圣,同样是要有几位学员作为交换生,去感受一下异国的风土人情。

    这件事,教导主任一直都很重视,毕竟在世界各地,和天圣建立起同盟的学院越多,也就代表着天圣的国际地位越强大。那些交换生,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作为东道主,他们是一定要好好招待的。

    “不,是那位来面试教员的人到了。”那位教员解释道,“他现在正在院长室。”

    天圣学院对一批批学员迎来送往,同时也不断有新的师资力量被补充进来。能在这里任职,基本上就相当于找到了一个金饭碗。每年前来面试的新人,一向还是有很多的。

    面试通过后,这些新人将会有一年的实习期。通常是由教导主任负责管理,指导他们的教学工作,以及记录他们的教研测评等等。这所学院,有不少导师都曾经是她带出来的。

    新人的面试,的确也很重要。教导主任颔首,又向一旁那几名学员道:“你们几个先待在这里。我一会儿就回来。”

    ……

    这时,在院长办公室内。

    宽大的办公桌对面,正伫立着一道消瘦的背影。穿着一件土黄色的夹克衫,双手抱着一份档案袋。不知怎的,他站立的姿势总令人感到有些古怪,或许是站得太过端正,看上去反而有些不自然,就像是一具僵硬的木偶。

    他的年纪很轻,大约只有二十来岁,比那些刚毕业的学员大不了多少。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面朝着窗户,从窗外射入的光线,令他的镜片上泛起一片金光,遮蔽了他镜片下的双目。

    院长翻阅着桌上的资料,脸上始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良久,他缓缓的抬起了头,审视着眼前的青年。

    “我就叫你小荆吧。”

    “小荆啊,看你的简历,你之前也在我们天圣就读过。但是,并没有正式结业,是吧?在校的时候,你曾经犯过错误,被中途办理了退学?”

    那青年嘴角掀起了一道淡淡的弧度,轻声开口,声音虽然温和,却藏着一股异样的圆滑。音调略微拖长,有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嘲讽。

    “院长,我觉得像天圣这样,世界一等一的名校,对待职员的态度,不该是采取‘一次不忠,百次不容’吧?”

    “的确我曾经犯过错,但看待一个人,更多的难道不是应该看他的现在么?”

    “这是我近期在无涯学院的工作业绩。”递上另一份报表,那青年重新退后,与院长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很多学员在我接手之后,成绩都有了明显的提升。我想,我是绝对有能力担任这份教职工作的。”

    院长继续翻看着他的报表,表情总令人捉摸不透,好似在探究着一个看不清的谜,又或者他本身就是那个谜。这样的态度,确实有些不像工作单位的面试官,而更类似于街头的算命先生,正在绞尽脑汁的企图看破对方。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一只手背轻支着下巴,院长抬起了视线,“你觉得我们教书育人,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那青年答得很快:“是向学员传授知识,帮助他们通过考试,将来找到合适的工作,拥有更完美的人生。”

    “那,你认为学员他个人的人品,就一点都不重要么?”院长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目光陡然划过了一丝犀利。

    招收员工,他一向很看重人品。如果有人认为成绩至上,教导学员只需要一味提高成绩,哪怕在优良的背后,隐藏的是凶残成性的恶,也完全无所谓的话,那么这样的人,他不会欢迎他进入天圣。

    有的学院,管理非常松散,一次学员斗殴,一方甚至会直接杀死另一方,更有人还会直接找上对方的家族,“斩草除根”。而院长即使知道,也仅仅是欣赏对方的实力,“是个人才”,便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会起意拉拢。但无论如何,这样的恶**件,他绝对不允许发生在天圣!

    包括容霄,自己能对他容忍这么久,除了他是容天振董事长长期资助的学员外,也因为他虽然名为校霸,却从来不会肆意的欺压弱小。而他那份名头和影响力,对一些企图胡作非为的学员,同样能带来一份震慑效果。

    因此,尽管他屡次违纪,但院长还是相信,他的品行是不差的。如果校霸的位子终究要有人坐,那么,学院的“隐势力”由他掌控,或许也是最好的。

    如果眼前这位年轻人在听了自己的问话后,急忙做出补充,就说明在他的潜意识里,的确是重成绩而轻品行,那么今天的面试,就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院长本以为,自己已经看到了结果,然而,那青年紧接着说出来的话,却是令他大吃一惊。

    “院长,您误会了,”他的态度不卑不亢,“我们自然要向学员传输正确的价值观,但是一个人的品性,归根结底是从骨子里带来的,如果连他的父母都教不好他,我们自然也没有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相比之下我认为,一旦发现学员有劣迹的苗头,就应该立刻把他和其他学员隔离开。也免得让真心向学的学员,受到那些顽劣分子的欺压,最后不是同流合污,就是无处容身。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本应干净的校园,成为了滋生暴力的温床。”

    在说到这一点时,他那一向平缓的语调,也变得有些激烈起来。对于校园的暴力事件,似乎令他相当有所触动。

    院长略微皱眉:“但是你这样的说法,就是直接把犯过错的学员一棒子打死。作为师长,我们还是应该多给他们一些机会……”

    “院长。”两人交谈间,教导主任推门走了进来。

    “主任,你来得正好,”院长向她一点头,“这是来面试的小荆。小荆啊,这位就是我们学院的教导主任。”

    那青年微侧过头,朝着主任略一颔首,脸上仍是保持着适度的微笑。

    教导主任莫名一怔,总觉得这人让自己有些不舒服,感觉阴森森的,但又说不好这感觉的由来。

    思考了半晌没有收获,教导主任也暗嘲自己的敏感,推了推眼镜,重新打量着他。

    “小荆,你是来面试教员的,现在我就给你一个问题。”

    “在学院里,替考,舞弊,屡禁不止,现在就正有几个成绩存疑的毕业班学员,还待在我的办公室。如果你是我们这里的正式职工,你会怎样处理这几位学员?”

    那青年微笑:“既然他们没有在考场上被抓,就放他们一马吧。”

    教导主任闻言冷笑一声,对他的印象几乎是立刻下降,“如果都像你这么想,我看学院里以后也不用安排监考导师了,每场考试,直接让大家对着书抄就行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那青年语气温文,音调却是格外坚定。

    “替考,在学院里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有需求就会有交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仅仅是去打击交易双方,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只要需求还在,就仍然会有无数对交易方。并且,为了满足这条产业链,其实很多人也同样是受害者。”

    “好比为了满足那些寻求舞弊的考生,中间人会直接对成绩优秀的学员进行暴力威胁,如果他们敢向导师报告,就会遭到更加猛烈的打击报复。”

    “最后这些受害者被抓到,被退学,而中间人却依旧逍遥在外,赚得盆满钵满,继续去寻找下一对客户。这不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吗?”

    “正因为有这个平台的存在,大家觉得,有钱就可以买到成绩。于是,有很多本来积极上进的学员,也开始走起了歪路。整个学院的风气,也将会越走越歪。这不是需求者的错,而是提供这个平台的人,是他们的错。”

    “因此我们真正该做的,应该是顺藤摸瓜,彻底找出这条隐藏的产业链,并予以切断。这才是真正治标治本的方法。”

    听着他侃侃而谈,教导主任竟也有些恍惚。这个思路,的确是他们管理层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稍后,她沉吟着点了点头,“但是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要那么轻易的放过这次那几个舞弊的考生,难道不应该尝试从他们身上寻找线索吗?”

    那青年淡淡答道:“既然考试已经结束了,就算玉简中曾经有什么资料,恐怕也早就删除了。”

    “从他们身上,我想是找不到什么了。不过接下来,如果再有其他学员寻找替考,我有一个好方法,可予以杜绝。这还需要院长的批准。”

    “这是我的企划书,以及其中涉及到的一些最新技术,请院长过目。”

    在躬身递过档案袋,又重新直起身的时候,那青年轻轻推了推眼镜,镜片上再次划过一道神秘的金光。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