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877章 崭露头角

时间:2018-04-28作者:幻之以殁

    天宫门内的各项考核,大约已经进行了一半。

    这天,一众考生统一集结在一间大型活动室内,最新的考核,正有序的开展着,时而能听到阵阵灵力划破空间的裂响。

    今天的凤薄凉,头发染成了干净的薄藤色,散发出一种紫罗兰花海般的高雅气息。涂着蜜糖色的唇彩,发梢烫着小波浪式的卷发,穿一件白色露肩装,双臂覆盖在轻柔的薄纱内,颈间戴一条由小白花串起的项链,下端垂落一颗晶莹的珍珠。正是一副十足的“甜美系”造型。

    被称为“百变魔女”的她,参加考核至今,早已是换过了不知多少套造型。最难得的是,不管是任何风格,在她身上都毫无违和感。青春靓丽的风采,成为了众人眼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这个时候,她随意的排在队伍后方,手持着玉简,正微笑着和对面通讯。

    “容霄哥,你考完了?考得怎么样啊?”

    “还可以吧。”结业统考之后,容霄最想与之分享心情的人,自然就是凤薄凉,“你呢?”

    凤薄凉俏皮的一笑:“嗯……比你更‘可以’一点吧!”

    “我们这边考核项目特别多,五花八门的,考得我都累了。”抬起视线朝前方望去,凤薄凉轻轻叹了口气。连续的高强度考核,确实会削减人的热情,她都已经好久没能出去喝上一杯了!

    “那也比我们这边好啊。”容霄半是安慰,半是诉苦,“我倒也想像你们那样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这边的文化课我真是被搞死。”

    凤薄凉想了想,眼中忽而划过一丝恶趣味的笑意,“没事儿,这边的考核项目你还有机会全体验一遍的,不着急,啊。”

    “别这样啊……”容霄哭笑不得。

    两人就这样毫无重点,但又相当欢乐的闲聊过几句后,考核已经轮到了凤薄凉。

    “容霄哥你先等一下哦,”凤薄凉对着玉简解释道,“前面轮到我了。等我考完了再跟你说。”

    这场考核,是由学员从考官处拿取一定数量的飞镖,并朝前方的标靶进行投射。数量不限,但必须一次操控全部,最后以射中的环数计算总分。

    一般来说,既然分数为累加值,所操控的飞镖数越多,即使不能次次射中靶心,但将单次所获的分数相加,也一定能够得到一个可观的成绩。

    不过考官的建议是,让各位考生量力而行,毕竟同时控制的飞镖越多,灵力也就越为分散,到时候很有可能出现大量脱靶。与其如此,倒不如一开始就选择可控范围内的飞镖,来得更加稳妥。

    凤薄凉站在地板所划出的界线前,望着身边桌上的三个盒子,淡淡一笑。周身的灵力迅速涌动,化形出道道黑色锁链。在她的操控下,盒内的飞镖离桌而起,被她操控着在身周浮动。

    强大的灵压,暗黑的能量锁链,劲风中飞扬而起的长发,一眼望去,此时场中的她,如同一位即将施咒的魔女,神秘而妖娆。

    “嗖!嗖!嗖!”

    接连数声响过,铺天盖地的飞镖,在半空中带起道道炫彩叠影,先后射中靶位,掀起一连串实心的洞响。场面极具震撼力。

    “好了,猜我考得怎么样?”成绩登记过后,凤薄凉抛下一片惊叹的目光,悠然走出人群,继续拿起玉简通讯。

    “满分吧。”容霄淡笑。他的凉子在他眼里永远都是最优秀的。

    凤薄凉认真的点了点头:“嗯,虽然你这么高看我让我很开心,不过还是猜错了。说明你还不够爱我,继续努力。”

    对于凤薄凉,她的习惯是把身边的每一个男生都处成兄弟,不仅是她自己没有恋爱的意识,也会在潜移默化之中,熄灭其他人和她恋爱的意识。

    也许就是因为,她对于各种撩妹套路实在是太过熟悉了,你撩她一句,她可以撩回来十句,你会不知不觉陷入她的框架,被她套路,被她掌控。因此,虽然她一向平易近人,但大多数男生会选择和她称兄道弟,而不是男女间的交往。

    “难道你爱上我了”“你不爱我了”,类似于这样的话,是她时常会挂在口边的专属玩笑,并不是真的在和对方暧昧,但容霄每次听到这样的话,仍然会心跳得厉害。他也很希望,有一天这些甜蜜情话,她可以只对自己说。

    “唔,我们这边有个大天才要考核了。”听着人群的欢呼声,凤薄凉转过头,饶有兴致的望着正要进行考核的墨孤城。

    这群考生中,她对他的兴趣一直是最大的!而他的表现,也让她确信了自己没有看错人,那的确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优秀。这次的前三甲,她绝对看好他!

    “我来给你做实况转播吧,猜猜他会考得怎么样?”

    那边,墨孤城打量着身侧的盒子,眼中有着淡淡的冷嘲。抬手拿向第一个盒子,如果他也要挑战一整盒的数字,那刚好就是和先前创下记录的凤薄凉齐平。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打破,甚至追上这个记录,那么,这位在一系列考核中最耀眼的天才人物,他又能够做到么——?

    在众人的翘首关注中,墨孤城仅是将盒角略微掀起,而后,他竟是反手一顿,在盒底砸落时,盒中的飞镖纷纷震动而起,所散发开的余波,更是将另外两只盒子的飞镖同时掀了起来。犹如升空的尘沙,在他身周凌空飞舞。

    墨孤城目光冷峻,灵力犹如沸腾的潮水,无穷无尽,大量的飞镖在他的操控下,就如受到磁石的吸引般,拖曳出各式各样的弧线,齐齐向尽头的标靶处扑射而去。

    在灵压的覆盖下,内劲既贯通每一只飞镖,又在更高处掌控全局。气息的流通,空间的演变,好似织就起了一场恢弘大网,尽数位于他的感知之内,任他俯瞰,由他推动。

    流线弧光,如疾电惊雷,整齐划一的贯穿了时空界限。

    全场寂静。

    “容霄哥你的预言中了。”好半晌,凤薄凉才对着玉简,继续的“转播”道,“他拿到了全场的第一个满分。”

    墨孤城始终是神色漠然,望了前方的标靶一眼,衣袖一拂,高傲的转身而去。

    虽然创造了一系列惊人的成绩,但经过连番考核的震撼,众人早已是渐渐麻木了。

    特级优秀的预选测试,只不过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他不断刷新着自己的记录,也为他人创造了一个个高不可攀的记录。随着时间推移,在他傲视全场时,妒忌,质疑,纷争,这种种都已不再。好像他就理应是那般出彩,理应接受着万众的膜拜。

    是的,一路走来,他都耀眼到足以令人麻木。在乾元宗如是,在天霄阁如是,如今在天宫门,他也仍将延续他的辉煌。

    ……

    考生中,有像墨孤城这样天才耀眼的,也有为每场考核增加调剂的。

    江彩妮在操控飞镖的时候,有两枚不甚在半空中激撞到了一处,齐齐朝场外飞震。而处在这场无妄袭击下的倒霉蛋,正是司空圣。

    “哇!臭婆娘,你想谋杀啊你!”

    手忙脚乱的避过袭来的飞镖,司空圣躁怒如狂。

    江彩妮冷哼一声:“自己没本事躲,就不要怪别人了啊。”

    这一语犹如点燃导火索,司空圣哇哇乱叫,跳起身紧追在江彩妮身后,再次上演起了无数次重复的“场外纷争”。

    “这一对是我们这边出了名的欢喜冤家,”凤薄凉好笑的介绍着,“有时候我觉得他们打闹比考核都好看。”

    就像凤薄凉每一场都会换一次造型一样,这两个人,也是每一场都会因为各种琐事而争吵。好像已经成为了场外独有的点缀。

    “哎,刚才有人想模仿大天才,结果被飞镖埋了。”

    在她解说的时候,那位“画虎不成”的考生,正从如小山般的飞镖中艰难的伸出一只手,奋力的挣扎着……

    ……

    “不是吧安彤姐,又要拿我打赌?”这一边,邬几圆同样的哀嚎着,“是不是也该换个人了?”

    “对啊,这些天靠你也赚了不少钱,你可是我的福星啊!”沈安彤端着身边的各式赌局,热情的招呼着,“来吧,准备开盘!”

    “哎但是,你不会又准备押我失败了吧?”邬几圆的抗议声,被淹没在了新一场的赌注浪潮中。

    考核的这段日子,沈安彤依旧在努力贯彻着她的“赚钱大业”,但尽管她曾经在路人考生中无往而不利,但在这帮内殿子弟中,却是并没有太多人稀罕这些“市井之技”。

    对他们来说,随便拿出一件宝物,估计都足够让外头的乡巴佬看傻眼了。既然不是一个眼界的人,又有什么可赌的?

    因此,号召至今,托盘内仍是只有可怜兮兮的几块灵石。

    沈安彤赚不到钱,邬几圆就是她的直接出气筒。要是赚到了钱……那也是靠出卖他的命运换来的,实在是让他高兴不起来。

    “10魔晶石,押他过关。”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一直维持这样的状态,直到进行考核时,托盘内忽然被丢入了10块魔晶石。沉甸甸的重量,直接让托盘猛地下降了一大截。

    魔晶石,灵界大陆上最高等的货币,10魔晶石,就是1000灵晶石,也就是十万灵石啊!这么大手笔的,这里就只有——?

    “我看好你,别给兄弟们丢脸啊。”

    邬几圆一抬起头,看到的就是一张令他更加恐惧万分的脸。

    “谢谢凉姐……”邬几圆习惯性的脱口而出,接着又有些尴尬的咽了咽口水:“呃,薄凉小姐。”

    考核开始之后他才知道,一直跟他们混在一块,被他们戏称为“嫂子”的凉姐,竟然就是九幽殿大小姐凤薄凉!世间最顶级大势力的千金小姐!还是这次的夺冠热门人选之一!

    这个惊人的事实,已经对他的三观造成了强烈的冲击。没想到,像自己这样的小混混,竟然还有机会认识这样的大人物啊!

    但,或许是身份的不同,让他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追在她身后,嬉皮笑脸的喊着“凉姐”了。在他脑中时刻敲响着一道警钟,她是九幽殿的小姐,一旦惹恼了她,得罪了那个势力,自己可是随时会人头落地的!

    “干嘛,不准备当我是你姐了?”凤薄凉倒是表现得一切如常,随口笑道。

    “不……”邬几圆干笑两声,“只是身份有别,您是贵人,我不敢……”

    凤薄凉一口打断:“我敢就行了。”

    “我是贵人,那就听我的。”

    “任性”而强势,这就是凤薄凉的招牌。她从来都不会像其他富家小姐一样刁蛮无礼,和她的相处中,仿佛她一直是周到的为你着想。但就是这样,却会令你不知不觉的认同起她的“任性”,好似中了魔咒一般。或许这也是她“魔女”之称的由来之一。

    两人随口笑谈间,沈安彤似是抓到了商机,突然在一旁兴奋的提高了声音。

    “喂,大家瞧一瞧看一看啊,九幽殿凤薄凉大小姐押注10魔晶石,押他通过。但是你们看这家伙,”说着揪住他的头发,像展览般朝众人展示,“长得这么衰,哪里有一点能通过的样子啊?”

    “大好的机会,大家还不快来抓紧押注,说不定第一个打赌胜过薄凉大小姐的就是你了!”

    这“名人效应”的确引起了轰动,有不少考生望望凤薄凉,又望望邬几圆,都开始两眼冒光的冲向了托盘。沈安彤看着他们,就好像看到了一群群扑来的银锭,更是乐得眉目流光。

    “看样子,你是遇到克星了啊?”凤薄凉有些好笑的扫了邬几圆一眼。这家伙当年在无涯也曾经是混得很威风的,道上的年轻一辈中,仅仅是居于容霄之下。真没想到,他也会被一个女孩子整得这么狼狈,真令人开了眼界。

    “不算什么。”邬几圆心有余悸的抬起头,“她大概也就只有你的十分之一那么恐怖吧……”

    “哦,才只有十分之一啊。”凤薄凉作势轻叹,而后话锋突然一转,“那你对她的喜欢,大概有十分之几?”

    “十分之七……”邬几圆习惯性的答了出来,待得意识到上当,慌得连忙摆手,“不是,凉姐刚才我什么都没说,忘了这句话吧!”

    凤薄凉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我记住了。”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