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870章 结业统考

时间:2018-04-21作者:幻之以殁

    结业统考,终于是正式到来了。

    易昕很早就到了三年级的教室。为此,她专门请了一段时间的假。由于她平时品学兼优,又是一年级新生,倒也没有人会将她请假的事,和替考结业统考联系在一起。

    拿着贴有自己1寸照片的准考证,在姓名一栏,却写着谷曼丽的名字,易昕直到现在都有些心情复杂。同时她也不断提醒自己,在踏进这个教室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是谷曼丽了,必须要彻底适应这个新身份才行。

    打开从图书室借来的三年级教材,易昕再次做起了考试前的准备。按照她的风格,一向是即使已经对知识点倒背如流,开考前仍是会再三细看。时刻脚踏实地,或许这也要算是她的“常胜秘诀”之一。

    此时的教室里,虽然还显得有些空旷,但也不乏一批捧着课本,“临阵抱佛脚”的学员,易昕的行为,相比之下并不突出。但尽管如此,她却仍是紧张得心脏乱跳不止。

    其他人都是三年级的,彼此间应该很熟悉,他们会不会认出自己这个生面孔?在监考导师到来之后,会不会有人当众指出,自己并不是谷曼丽?

    怀揣着一肚子的恐惧,易昕僵硬的翻动着书页,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知识点上。或许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每一个新走进教室的学员,好像都在对她投来探究的目光。这也让她不由将头埋得更低,极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开考前一刻钟左右,容霄还是迈着那一贯的步伐,从教室后门走了进来。在易昕旁边的课桌前,他一手将斜挂在肩上的包解下,朝着座位一丢。同时抬手在桌面快速拂过,似是扫去积压的灰尘。

    那是一只黑白相间的包,与大部分学员背的双肩书包相比,较为小巧轻盈,风格仍是一如既往的简约和帅气。背包带挂在椅背上,受到震动的力道,微微摇晃。

    易昕陡然间心跳加速,用余光观察着他的背包,再悄悄转移到他的脸上。自己……还是第一次离他这么近。果然,他真的是最耀眼的,和这间教室里其他的学员,气场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他走进教室的时候,有不少学员都向他点头致意:“霄哥好。”

    “霄哥,接下来的考试多多照应啊。”

    容霄简略应道:“再说。”一边从椅后的背包中抽出几本书,胡乱丢在桌上,而后就单臂支撑着桌面,缓慢坐下,那模样就像是一个患了胃疼的人。看着那些不管在任何时候,对他来说都还是“天书”的文字,痛苦的复习起来。

    那么多人来拜托他照应,但其实这次的考试,他自己能不能通过他都没把握。关键还要指望那些来帮忙的学霸,但愿他们能靠谱一点……

    按照计划,这次让他们做的是场外支援。到时这些人会设法请假,然后在学院里找一个僻静的角落等待。自己会寻找机会,把整张试卷拍下来发送给他们,等他们做完,再在考试结束前,把答案发回给自己即可。

    虽然之前已经演练过几次,但对于像容霄这样,从来不把考试当回事的人,其实也并没有多少作弊经验。因为以前他不是交白卷,就是直接翘考,真要正儿八经的用玉简收答案,也难免会顾虑到一些意外的变数。

    易昕注意到他苦恼的样子,很想安慰他几句,让他不要担心,考试的时候自己会帮他的。但容霄现在是头也不抬,专心啃书。易昕暗暗思索,若是换成自己,在考前这种争分夺秒的复习时间,有人还不知趣的来找自己说话,她一定也会很反感。这样想着,她也不敢去打扰他了。

    开考时间越来越近,也就在这个时候,容霄注意到了玉简的通讯提示,他按下接听键后,眼睛还停留在书上,一边随手将玉简凑到耳边。

    “老大,不好意思啊,”玉简中传出的就是小弟抱歉的声音,“之前联系的那几个学霸,他们可能赶不过来了。”

    容霄瞬间感到,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寒冰,从自己脚底升起,迅速包裹住了全身。

    “什么情况?”

    那小弟尴尬的赔笑道:“因为你要参加,所以这次的统考会查得很严,教导主任已经说了,谁敢给你传答案,直接退学。他们估计也是想着……安全为重吧……”

    容霄没好气的甩出一句:“她就是想整死我。”看着堆了一桌的书,更增烦乱,“那现在怎么办?”

    “恐怕……”那小弟吞了吞口水,“老大你只能自己考了……”

    容霄几乎暴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仿佛是想将它当做教导主任的头,一并拍平。

    “你这不是坑我吗?我要是考得出来!……”注意到激动下声音过响,引得教室前排的学员纷纷转头回视,容霄心底暗骂一声,放低了音量,“我要是考得出来,我还用得着找你吗?”

    要在平常,他并不会对这些小弟疾言厉色。但这次的结业统考对他实在意义太重,满打满算的希望落了空,也难怪他会情绪失控。

    “那……我们也没办法啊……”玉简对面的背景音一阵嘈杂,似乎是导师走进了教室,那小弟顿时压低声音,匆匆留下一句:“老大祝你好运……”就结束了传讯。

    虽然幸灾乐祸并不厚道,但易昕在旁听说那些学霸来不了,竟还隐隐的感到有些开心。这样的话,自己就真的是在向他“雪中送炭”了……

    陷入深度焦虑中的容霄,不得不死马当活马医,就地取材,拍了下坐在他前面一个留着小平头的男生:“哥们,成绩怎么样?”

    那男生长着一副苦瓜脸,听到他的询问,缓慢的转过头,用悲痛而缓慢的语气,沉重的道:“一个字,惨!两个字……”

    “得了。”容霄一摆手打断,抓紧时间,再次向邻近座位的几人询问。

    但可想而知,这些在第一批统考挂科的学渣,成绩又能好到哪里去。容霄连问过数人,仍是找不到一个临时战友,一时更是烦躁不已。

    易昕忐忑的等待着,原本她还想,如果他问到自己,就爽快的答应他,但听他多方询问,却始终是对自己视而不见,易昕心底一阵失落。

    他怎么就不问问我呢……难道,就因为我是个女生吗……

    就这样,在一片学渣的哀嚎声中,监考导师捧着一叠厚厚的试卷,迈着方步走了进来。

    这是个大约五十来岁的男导师,面容平板,皱纹深刻,如同苍老的树皮,双眼眯成一线,唇角有着淡淡的笑弧。易昕暗暗舒气,还好他并不是教自己的导师。这一关,算是平安渡过了。

    在看到他的时候,教室里的一众学员似乎都是松了口气。从他们的窃窃私语声中,易昕了解到,这位导师似乎视力不太好,而且平时的监考风格也比较宽松,通常是在讲台旁从头坐到尾。

    的确,作弊能否成功,除了取决于你是否有一个好座位,一身好技术之外,还取决于是否有一个好的监考导师。

    “下面考的是第一门,算学。”那位男导师用一种平平板板,类似于机械音的语调开了口,“请把你们的书包,通讯设备,以及所有与考试无关的东西,都交到讲台上来。”

    他话音刚落,台下就有人半开玩笑的喊了起来:“导师啊,我把我自己交上去行吗?”

    一片哄笑声中,那位导师的面容却没有任何波动,继续公式化的宣布着考场规则。

    “考试期间,如果在你们身边有玉简响起,一律视为作弊,直接取消资格,逐出考场。”

    “都已经是毕业班的同学了,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珍惜这次机会,不要做出影响自己前途的事。”

    “凭着自己真实的能力去考。考得过,就考得过,考不过,大不了就是复读一年。”

    “考核时间为两个时辰,同学们要合理的利用好时间。下面开始下发考卷和草稿纸。”

    在整个过程中,容霄一直都是颓废的瘫在桌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监考导师计算过人数后,向每组的第一排分别下发试卷。一套一套的卷子,开始一个接一个的传了下来。

    这样的场面,对易昕来说很熟悉,但她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么紧张。紧张得……好像自己立刻就会心血管爆裂而死。

    接到试卷后,易昕快速的浏览了一遍。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先确定一下大概的难易程度,如果所有题目她都会,再做起前面的题,心态也会较为放松。

    而这个教室里大部分的学员与她刚好相反,他们一拿到考卷,就忙不迭的将它紧按在桌上,急急的写上名字。那副焦躁状,倒像稍晚一刻,就会从试卷中蹦出什么怪兽一般。

    试题的难易分布,普遍都是从基础题,逐渐过渡到提高题。对于这些差生,要是让他们直接看到后面的大题,发现自己一道都不会做。心态就会直接崩塌。相比之下,老老实实从前面做起,说不定还能多答对几道送分题,艰难的凑上及格线。

    易昕将试卷通看过后,定一定心,拿起笔刚要写名字,一眼瞟到放在桌面右上角的准考证,眼瞳瞬间一缩。

    刚才她差一点,就要习惯性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如果连姓名一栏都要涂改的话,一定会被导师看出破绽的!

    再次做了个深呼吸,易昕一笔一画的写上了“谷曼丽”三个字,就连所在的班级,也是她反复检查,是完全按照准考证上谷曼丽的班级的。

    在她身边,容霄懒洋洋的提起笔,草草写了个班级姓名,连试卷都懒得看,就再次陷入了颓废状态。

    现在不是想太多的时候,还是抓紧做题吧……易昕收回视线,开始在草稿纸上演算起了第一道填空题。

    在她专心列着算式的时候,监考导师正从她身边经过。易昕能感觉到,他的视线正落在自己的准考证上。

    这一刻,仿佛有无数根钢针扎在了后背上,易昕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沉甸甸的直向下坠。千万,千万不要被他发现啊……

    好在,那导师似乎只是惯常的行动迟缓。在她身旁停顿了一会儿后,就迈着脚步,再次向前方走去。

    易昕悄悄呼出一口气。实在是太吓人了,替考这种事,如果再多做几次,她可能真的会得心脏病的……

    好在,除了最初的慌乱,其后的考试过程,都还算是风平浪静。那位导师检查过一圈后,就坐到了讲台边,双手在身前交叉着,淡淡扫视着考场,看着就像已经睡了过去。

    易昕渐渐的适应了考场气氛,一番奋笔疾书,在一个时辰内就做完了全部的题目。为保证准确率,再次逐道验算过一遍后,悄悄挪过了视线。

    容霄面对着桌上的白卷,面对着自己一道都做不出的题目,烦乱的抓着头发,已经是将这张考卷当成了他最大的敌人。

    易昕轻咬着嘴唇,偷眼瞟过一眼前方的导师后,就从笔袋里抽出自己早就准备好,和试卷是同一个颜色的白纸。对照着面前的答题纸,将所有答案全部抄了下来,又将这张纸折成几叠,再次偷瞧导师一眼后,鼓足勇气,朝着身边的桌子丢了过去。

    望着这“从天而降”的小纸条,容霄吓了一跳,顺着方向,下意识的转头望了过来。

    易昕脸上一红,轻轻向他点了点头。容霄这时也意识到了什么,感激的冲她一点头,而后就将纸条展开,面对着满满的答案,惊喜的朝卷面上狂抄起来。

    看到他将考卷的空格越填越满,易昕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能看到他这么专注的抄着自己的答案……她就已经觉得很幸福了。冒着危险参加这次替考,一切都值得了!

    铃声响起后,容霄随手将填满的考卷传给了前排的学员,转过身望向了易昕。

    “你不是低年级的么?怎么在这边?”

    易昕并不知道他究竟是认出了自己,还是仅仅觉得自己看上去不像三年级,但此时也不容她细想,就轻声应道:

    “嗯……其实我是来帮学姐替考的。可能是学霸的强迫症吧,看到有人在为考试烦恼,就会忍不住的想帮忙……”

    这话虽然有些古怪,但易昕会这么说,是因为她以前的班级里,有个同学就是这样,仅仅是为了出风头,看到有人在担心考试,就会主动上前索要联络方式,并担保“包在我身上”。

    每次考试中,一部玉简,答案传遍了整个年级。而且他的准确率也的确是不错,基本上都在85%以上。正因为他的活跃,那段时间的替考行业都衰落了不少。

    那时易昕还觉得无法理解,现在倒刚好是拿来当做了一个现成的理由。

    容霄闻言也不由失笑,但还是很快的道:“谢了啊,多亏有你。”

    这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笑,向自己道谢,原来他笑起来这么好看……易昕的脸红了起来,抓住这个机会,鼓足勇气道:

    “那个……你能把联络方式给我吗?在考场上扔小纸条……太危险了。所以我想后面几场用玉简的话,安全一点……”一边说着,双手向他递上了玉简。

    容霄似是一怔,继而却是爽快的接了过来,在其中注入了灵魂烙印。

    他看上去很兴奋,还很感激,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热心,主动提出连后面几场也承包了。而易昕也没有想到,联络方式竟然会要得这么顺利……

    “大学霸,后面几场就靠你了!”将玉简交还给易昕,容霄再次道谢后,拎起身边的包朝肩上一甩,潇洒离开,仍是那般的行色匆匆。

    他只知道自己是学霸,却不知道自己为了能帮得上他,啃了多少个晚上的书……易昕有些感慨的想着。不过,只要一切顺利,就是最好。

    在他离开后,空气中飘散开了一股淡淡的清凉薄荷香。

    易昕记起,自己曾经打听过他的情报,熟悉他的人都说,他更喜欢像烈酒一样浓郁型的香水。那么,为什么忽然改了习惯呢……?

    薄荷清凉。

    薄,凉。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