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837章 聚餐

时间:2018-03-22作者:幻之以殁

    当晚,九幽殿内,同样举行了一场大型聚餐。

    初选落榜之人,在下午就收拾行李离开了。他们的赛前特训已经到此为止,不过,未来的考核道路还很长。若是有决心的,完全可以继续参加路人考核,未始便不能进入天宫门。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同吃同住,留下来的一众考生间,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

    那些在推荐榜上排名靠前的,身边总不缺谈笑巴结的对象,好像所有人都是他的朋友。毕竟他们是最有希望进入天宫门,大家自然要先巴结着。

    单看这一幕,这个圈子似是温馨异常。但这表面的光鲜背后,却是由无数的冷板凳堆积而成。不管是在哪个领域,能够站在顶点,享受四方注目的人,终究只是极少数。

    在考核途中就备受冷落的洛沉星和冷栖,此时自然还是透明人。但餐桌上的他们,都只是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并未参与那些谄媚活动,心底各自打着算盘。

    作为热门考生之一,司空圣虽然没能拿到特推,但他一直以来的表现,仍是让他稳稳处在风头的中心。在来者不拒的和众人碰杯后,他随手翻转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碗盘,虽是自语,声音却刻意放得极响:

    “唉,那些个少爷小姐,考核不跟我们一起考,连顿饭都不跟我们一起吃。修为要藏着掖着,脸也要藏着掖着!还真是给他们脸了!”

    这番话,倒是说出了不少人的心声。九幽殿那些从不露面的少爷小姐,实在是被包装得太过神秘。如果说最初,这份半遮半掩还能令众人心生好奇,但遮掩太过,就难免惹人反感了。

    毕竟大家是要一起进入天宫门的,都是一样的考生,你到底有多高贵,我们就连见你一面的资格都没有?但话虽如此,却是并无人敢直言附和。

    “这些话还是不要乱说了。”坐在对面的慕含沙抬起头。作为九幽圣使,他也算是场上一位监督人员,“当心惹祸上身。”

    司空圣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随口应道:“知道!我还不就抱怨几句吗?他们不肯来,我还能绑着他们来啊?”

    “哎,你老公也不来啊?”收回视线,他又抬肘撞了一下身边的江彩妮,“难得一次聚餐,也不说陪陪你!”

    江彩妮虽是瞪回一眼,但这样的调侃,听得她心里舒服,目光中也有着藏不住的笑意。

    “一群人一起吃饭有什么稀罕的啊?当然是要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吃烛光晚餐,那才浪漫了!”而后,她也不甘示弱的抬臂撞了回去,“懂什么啊你?”

    “九尊者的话,他应该是去给薄凉小姐送饭了。”慕含沙看着两人针锋相对,好心解释道。

    “薄凉小姐一修炼起来,常常会忘记吃饭,所以九尊者说,先趁热给她送过去。他还准备了一个暖手袋,到夜里如果觉得凉,就可以垫在膝盖上。”

    司空圣听得两眼放光,扫视江彩妮,夸张的赞叹着:

    “啧啧啧,多么贴心!看来你老公是要去跟别人吃烛光晚餐了!”

    “哎,等等,薄凉小姐?凤薄凉?就那个大名鼎鼎的金枝玉叶?”好似忽然回过神来,司空圣一脸语重心长状,眼中却尽是看戏的狡黠,大模大样的拍了拍江彩妮,“你完了,看来连侧室都地位不保了。”

    江彩妮脸色越来越沉,耳听着身旁的不断挑衅,终是怒得抬起脚,朝着他的脚面狠狠踩了下去。

    司空圣的表情顿时僵住,身子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好一会儿,他才猛地抬手,抓向了面前的酒杯。

    江彩妮的动作比他更快,直接就将酒杯抢了过来,威胁的端到他头顶,作势倾斜。

    “哎,休战,休战!”司空圣抬手阻拦着,一面讨好的赔笑。江彩妮这才冷哼一声,放松了握杯的力道。

    说时迟,那时快,也就在这一瞬间,司空圣突然反手一推,整杯酒“哗啦”一下,都倒在了江彩妮身上。不但浇湿了她的头发,连她精心准备的华丽长裙,也被酒水染透了一大片。

    司空圣见机也快,偷袭得手,立刻从椅中跳起,避到了长桌之外。而江彩妮在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叫后,也带着一副要杀人般的可怕表情,疯狂的追了上去。

    两人围绕着长桌,一个逃,一个追,沿途也连累了不少的无辜考生身上挂彩,场面一片混乱。

    长桌一角,金思安静的打量着那追逐的两人,眼中闪动着特殊的光彩。

    这是不是,就算是一物降一物呢……

    说起来,她还从未见过师姐这么失态的样子。不过这样的她,比起那个永远要赢的“完美公主”,倒是多了不少的真实感。

    在她身边,孟昭则是不停的在向她碗里夹菜。

    “思,来,多吃点,你看你那么瘦。”

    金思收回目光,看着面前已经堆成小山的饭碗,干笑了一下:“我已经够了,你自己吃吧。”

    孟昭仍是一脸热情:“没事,我娘说了,做男人就是要会照顾人,绝对不能让女孩子饿着!”

    等他总算将满桌的饭菜都夹了一个遍,又兴致勃勃的趴在金思身边,连声道:

    “哎,思,这回咱们都通过初选了,等以后有机会,来我家那边玩玩吧?”

    “我们国家,是出了名的美食之乡。你来的话,我肯定会好好招待你的!前几天我就跟我娘说过,我认识了一个特别特别好的女孩子,她也让我邀请你来玩呢!”

    这个男生,好像永远都是那么有活力。他的脑子里一会儿就冒出一个想法,总没有安静的时候。

    虽然刚认识的时候单纯腼腆,但渐渐熟悉起来,却会发现他比任何人都健谈。并且他的心情,总是真实的写在脸上,用不着去猜测。比起那些爱摆架子的大家子弟,和他相处,所拥有的是一种简单的快乐。

    金思心里也很清楚,自己有些忧郁沉默,如果没有人主动和自己说话,她可以一整天都一言不发。孟昭那么努力的找话题,应该都是想逗自己开心。但越是这样,她就越觉得愧疚,觉得自己不值得他的付出。

    “我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好。”金思垂下视线,语气也跟着低沉了下来。

    “怎么会呢!”孟昭忙不迭的反驳道,“我娘说了,真正的坏女生,绝对不会说自己是坏女生。所以思一定是个好女孩!”

    金思苦笑了一下,孟昭不依不饶,更是直接撒起了娇:“来玩吧,好不好嘛思?我娘也很想见见你的啊!”

    金思无话可说,勉强笑了一下:“你很孝顺啊。”

    这随意的一句话,再次令孟昭兴奋起来:“思你真好!其他人都觉得,我什么都听我娘的,没有自己的主见,只有你懂我!”大喜之下,他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金思脑中一震。为什么,为什么他和谷师兄说出来的话,总是那么相像……

    “你很善解人意,跟你在一起很舒服。”

    这是当初谷师兄说过的话。虽然他们是两种不同的类型,一个稳重,一个单纯,但面对着他,却总会让自己想起谷师兄。

    同样想起的……还有那些不堪的过往。

    在他为自己送来疗伤灵丹的那天,就要了自己的联络方式。那以后,他经常会找自己聊天,给自己说笑话。早晚都会问安,降温的时候会提醒自己加衣服,几乎是无微不至。

    金思本就敏感,对他的心思,自是看得分明。对于这个善良体贴的小男生,她也不无好感。只是,她实在还没有准备好,再次接受一段新的感情。她更担心,自己只会给他们带来伤害,就像当年的谷师兄一样……

    几乎是下意识的,金思迅速抽回了手,没有注意到孟昭眼中一闪而过的受伤。

    另一边,皇甫离淡然的喝了一口酒,转目望去,刚好看到司空圣被江彩妮逼到墙角狠踹。

    “这个,应该不在堂主要我‘关照’的范围之内吧……”皇甫离这样想着,事不关己的继续用餐。

    途中,慕含沙时不时会和他讨论修炼上的难题,皇甫离也是耐心解答。能够在正式考核前,多交流一些经验,互相取长补短,总是好的。

    稍晚些的时候,他收到了沈安彤发来的讯息。

    “初选结束了吧?想必你也榜上有名咯?下次见面的时候记得请客!”

    讯息中说了很多日常琐事,皇甫离也没耐心逐一细看。

    “还有,我最近又报名了一个天圣国的培训机构,马上就要出发了,咱们就等考核的时候再见吧!要祝我好运哦!^o^”

    隔着屏幕,仿佛都能看到那张小恶魔的笑脸。

    沈安彤,就是当初培训班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啊,还跟自己一起做过男女级长……老实说,她的性格,还真是让人想忘都难。

    不过没想到,她竟然还敢去报名培训机构,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天宫门考核前夕,各国都涌现出了许多的培训机构,专为那些没有推荐名额,即将以路人身份参选的考生服务。往往是一些大势力的宗主自发开办。他们将库藏的珍贵秘籍取出,收取重金,供考生修习。

    这一来,是为了赚取高昂的学费,二来,如果自己资助的考生中,将来有人成功入选,也算是提前打好了一份关系。指不定,人家来日就飞黄腾达了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像当初那个打着培训班名义,暗中制造容器的地狱,应该是暂时不会再出现了。而沈安彤选择的培训机构既是在天圣国,那还是相对安全的。

    进入讯息编辑页面,皇甫离简短的回复了一条:“祝你好运。”

    ……

    楚天遥带着精心准备的饭菜,来到凤薄凉房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微微飘扬的窗纱,房内空无一人。

    桌上留着一张纸条,上面说她和朋友出去玩了,让自己不用等她。

    楚天遥叹了口气。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被她看穿了。

    没错,他的确想追求她。如果能成为殿主的乘龙快婿,那自己今后的地位,也就彻底稳固了。

    长久以来,他也一直都在努力的制造机会。但凤薄凉要不就是在修炼,要不就是“出去玩了”——虽然没人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总之他们基本上就没独处过。

    而且,楚天遥也很清楚,她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控制的。

    毕竟是在连字都认不全的时候,就能抱着玉简咿咿呀呀的和天宫主人聊天的女生,等于是被神间接带大的。肯定不像玎莎雪影那么单纯好骗。

    她对自己的态度,的确是还不错,撩的时候比自己还会撩。但问题是,她对所有人都是那个态度,这都是因为受到天宫主人的影响,待人没有阶级观念。所以,目前这点仅有的交集,根本就不能代表什么。

    叹了口气,他只能拿出笔,在她留下的纸条边也添上自己的留言,同时不着痕迹的表达出对她的关心。

    黑暗的房间中,孤寂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

    在这些考生即将进入特训阶段时,楚天遥所惦记的颜雪影,正在独自赶路。

    在她翻过一座小山坡的时候,不远处红光一闪,一道通体都缭绕着火焰的身影,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她面前。

    颜雪影吓了一跳,而那人也是紧跟着快步走近,抬手搭上了她的双肩。

    “雪影,我终于找到你了!”

    听他准确的唤出自己的名字,用的又是久别重逢的语气,颜雪影不由一怔:“你是……?”

    这副标志性烈焰缠身的装扮,的确令她想起了一个人来。

    “……烈焰鬼帝?”

    作为如今风头最盛的四方鬼帝之一,熔岩地狱的主人,烈焰鬼帝。但这样的人物,和自己又有什么交集?

    烈焰颔首:“我是。”

    “不过你再仔细看看?”

    颜雪影迟疑的望着他,那张俊秀而略显妖异的面容,的确是有着极大的杀伤力。但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了——

    烈焰嘴角轻扬,眼中也闪过一丝戏谑。

    “你的反应还是那么迟钝啊,冰封女王。”

    这一刻,颜雪影如遭雷击。这个称呼所唤起的记忆,令往事纷至沓来。在那压迫性的面容之下,她终于看出了一点熟悉的东西。而那曾是她以为,再也见不到的……

    缓慢的抬起手,抚摸着那张近在眼前的面容。声音也带着难以置信的颤抖:

    “沧……海?”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