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830章 意难平

时间:2018-03-15作者:幻之以殁

    天霄阁幽静的长廊上,同样被视为热门选手之一的颜月缺,正在那一扇华丽的雕花大门前久久徘徊。

    比他完美的相貌更引人注意的,是那如山川积雪般的清冷气质。而他的双眼中,那点滴流转的温柔,则如同当空洒落的暖阳,消融了冰雪的寒冷。

    此时,他那对好看的双眉略微蹙起,犹豫良久,终于还是抬手,在那扇象征着高贵和地位的门板上轻轻扣下。

    “雪梦,你睡了吗?我可以进来吗?”

    他问得有些小心翼翼,继而更是屏息以待,仿佛在等待着一个至关重要的回答。

    半晌,大门另一端,才传出了一道柔和的声音,清澈如空谷幽泉。

    “月缺哥,时候不早了,有什么事还是明天再说吧。”

    颜月缺双眸中的光彩瞬间黯淡了下去,自嘲的苦笑一下,艰难点头:“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然而,还不等他转身离开,背后的声音再次令他顿住了脚步。

    “等等,月缺哥,你这么晚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似是想到了什么,颜雪梦的声音忽然焦急起来,“难道是有了我姐姐的消息?是她也来参加考核了吗?”

    “颜雪影?”颜月缺眼中闪过一丝鄙夷,而他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感,“她就是天霄阁的叛徒!还提她干什么?”

    颜雪梦声音陡然抬高:“不许你这么说我姐姐!”

    “我说错了吗?”颜月缺振振有词,“是她自愿背弃了家族,我们天霄阁早就没有这一号人物了!就算她死在外面,那也是自作自受!”

    作为天霄阁的一员,他的家族荣誉感极强,向来将自己的出身视为无上荣耀。任何人要是轻践了这份荣耀,哪怕是心上人的姐姐,他也绝不宽纵!在这一点上,他时常是耿直得甚至有些傻气,但无论如何,这就是他的原则!

    “颜月缺,你只是一个分家子弟,注意你自己的身份!”颜雪梦声音中有着明显的怒气。身为宗族千金的威严,也是自然而然的流露而出。

    颜月缺身子一震,分家的身份,是他面对颜雪梦时的一道软肋,他没有想到,有一天这道软肋竟然会被人捏住,而掌握他死穴的,却正是他心目中那个高贵无暇的女神。

    “是……我是分家子弟……”颜月缺凄凉的苦笑了一下,“我知道有些话我没资格说……所以我才这么努力的想要通过考核。我想要进入天宫门,得到远祖大人的赏识……我想要配得起你!”

    颜雪梦沉默了很久,就在颜月缺以为,她已经不会再做回复的时候,房中的声音,再次出乎意料的响了起来。

    “为什么,一定要得到其他人的赏识呢?”

    “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过,我们努力的目的是为了自己,并不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只要你自己没有看不起自己,就没有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你!分家也好,宗族也罢,我从来都不曾以偏见待你。也希望,你可以尊重你自己。”

    “朋友……?”颜月缺目光微动,心底很快的化开了一片阴影。

    那一晚,在走出这条走廊的时候,翻涌的悲凉缠绕着他,两侧的光线昏暗交织,而他的身子,就像一个黑暗的绝缘体,任由光芒漏过体内,又被看不到的忧伤所吞噬。

    雪梦嘴上说对自己没有偏见,但关键的时候,还不是拿着宗族的身份来压自己。所以,她终究还是介意的……

    在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除了远祖大人和家族外,就是颜雪梦。她是他暗恋了多年的人,也同样是天霄阁无数青年才俊的梦中情人。

    他看重他们,但他却没有一个足够的身份,去走近他们,守护他们。

    努力的目的,的确是为了自己,但得不到其他人的认可,你的努力就仍然是一场空。

    如果你是一块石头,没有一个专业人士说你是璞玉,你就始终是石头。

    职业,头衔,名气,这一切的一切,何尝不是外在的镀金。

    个人价值的实现,又如何能够脱离社会的认可?

    ……

    另一边,在九幽殿。

    楚天遥正在房中看书,他的房门忽然被人敲响了。

    “九尊者,我可以进来吗?”刚拉开门,看到的就是“风情万种”的江彩妮。

    这时的她,打扮比白天更加火辣。只穿着一件贴身肚兜,外罩黑色轻纱。那纱质细软,几近透明,隐约的春光依稀可见。

    一股浓烈的香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扑面而至。那气息如同浓醇的烈酒,诱人欲醉。

    楚天遥扫视了她两眼,目光依旧平淡,只是微笑着略一侧身:“请。”

    江彩妮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欣喜,大胆的迈了进来,有意将门板合拢。接着,她就在楚天遥的带领下一路穿过大厅,饶有兴致的四面打量着。

    “这房间布置得还真是舒适。看来九尊者是一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呢。”江彩妮用稍显夸张的语气赞叹道。同时在她心中,对他的评价也再次上升了几分。比起邪风教那些邋里邋遢的师兄弟,这样的人,才像是一个真正的贵族。

    “自己的生活,当然是要自己去负责。”楚天遥淡淡答道。一面示意她在对面的沙发中坐下,提起桌上的茶壶,为她倒了一杯茶。

    江彩妮欣喜的捧过茶杯,故作乖巧的喝了一小口,接着,就用胆怯而娇羞的目光望向他,声音甜腻。

    “九尊者,我可以和你探讨一下……修炼上的问题么?”

    掏出一本秘籍,微俯身在他面前摊开,“这卷秘籍,我不大看得懂,想请九尊者指导。”说着,又刻意停顿了一下,“不会耽误您休息吧?”

    楚天遥随意在卷面上一扫,应道:“没事。”

    接着,在江彩妮一句接一句的提问下,楚天遥果然耐心为她讲解起来。但江彩妮的注意力,却早已飞到了秘籍之外,极富侵略性的目光,在他的周身上下打量。

    “哎呀,好热啊……”良久,见楚天遥始终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江彩妮主动出击,借着拉动衣领的机会,将领口一路压低,展示着雪白的脖颈,檀口微张,呵气如兰,“九尊者,您不觉得热吗?”

    这个时候,她轻轻翘起右脚,本就不高的裙摆,随着她这个动作迅速滑落了下去,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在柔和的光线下,有节奏的晃动着。

    “心静自然凉,你太浮躁了。”楚天遥却似对眼前的“风景”视而不见,仅是淡淡给出了一句答复。

    江彩妮心底暗恼,勉强压制着火气,盘算下一步的计划。

    又过了一会儿——

    “九尊者,这么好的夜色,我们不应该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么?”这一回,江彩妮已经是直言暗示。

    楚天遥似是认真思索了一下,颔首道:“说的也是。不早了,是该准备休息了,那今天的探讨就到这里吧。”

    说着,他就站起身,做出了一副“送客”姿态。

    江彩妮瞪圆了眼睛,她不信对方就如此不解风情,但现在……自己该如何是好?

    见她这目瞪口呆之相,楚天遥默然半晌,重新坐回了沙发上。但这一回,他不再是如先前的彬彬有礼,而是添了几分居高临下的倨傲。

    “我就直说了吧,你的确很美,也很有魅力,但我对失败者没有兴趣。”

    “失败者?”江彩妮感到自己受了侮辱,“现在才只是第一天,我怎么就成了失败者?”

    楚天遥淡淡道:“你今晚来找我,原因你我心知肚明。既然你潜意识里就认为,凭着自己的能力通不过考核,必须弄虚作假,那就是已经把自己摆在了失败者的位置上。我说过了,我不会选择一个失败者。”

    江彩妮僵坐在原位,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却故意不拆穿,就像看猴戏一般,看着自己的种种表演……

    虽然身上的衣服依然完整,但在这一刻,她却感到自己已经彻底被他看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耻感,也从心底涌了上来。

    “那,九尊者的意思……”在短暂的局促后,江彩妮也下定了决心,嘴角牵扯,再次露出了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是如果我通过了考核,到那个时候,我就可以想怎么样,”抬起一只手,覆上了他轻倚在桌面上的手背,声音柔媚得令人颤栗,“……就怎么样了么?”

    楚天遥抬起头,回以一个毫不逊色的笑容,同时安然抽回了手:“我拭目以待。”

    江彩妮向他微笑欠身,随后就迈着高傲优雅的步伐,一路走到了大门前。

    在拉开门板的时候,她再次转过视线,望着那道倚着沙发,静静品茶的优雅身影,眼中也闪过了一道不服输的光彩。

    他还是第一个,对自己的美貌无动于衷的人,但越是这样,她就越是坚定了狩猎他的心思。

    “九尊者,我们走着瞧!”

    ……

    等她快步回到房中,惊异的看到烛火依然未熄。

    “师姐,九尊者拒绝你了吧?”和她同屋的金思依然衣衫整齐,从床头坐起,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江彩妮心底一震:“你在胡说什么?”

    金思嘲讽的一笑:“否则的话,你就应该直接留在那边过夜了,怎么会回来得这么早?”

    所以,她是故意等在这里,等着要看自己笑话的吗?先前被拒绝的羞辱,令江彩妮心头怒火汹涌,恨恨丢下一句:“九尊者是属于我的,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

    金思毫不畏惧的翻身下床,冷声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等你回来,就是想告诉你,我根本就没想过跟你抢男友!你喜欢九尊者是你的事,不要把你的意愿强加在别人身上。”

    江彩妮冷笑一声,悠然负起双臂:“是吗?当初你跟谷飞鹏,不也是你侬我侬,恩爱得很吗?”

    听到那个名字,金思积聚已久的气势,就像是被瞬间抽空。那个人,是第一个爱过自己的人,但时过境迁,再次听到他的名字,她的感受竟然不是甜蜜,而是痛苦,是恐惧。

    “九尊者,他和谷师兄不一样。”最终,金思似是用尽力气,才艰难的说了下去,“你不可能用对待谷师兄的方法去对待他。今后喜欢他的人,也不会都像我这样卑微如草芥,难道每出现一个情敌,你都要去对付吗?”

    “师姐,你就是太好强了,连一点都输不起,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围着你转!任何人的人生,又哪有完美的呢?”

    江彩妮冷笑,几步迈上,傲然逼视着她:“你输得起,那只是因为你没有赢的资本!当初在时光钟楼,你一旦有了机会,还不是也立刻想着来杀死我吗?你又能比我高尚到哪里?”

    两人的直面对峙,终究是金思先败下阵来,狼狈的转开了视线。

    江彩妮扫视着她,带着胜利者的冷笑,一把将她推开,走到自己的床位边,随手将披在肩头的黑纱扯落。

    “我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无论是人还是物。九尊者,迟早都是我的!”

    ……

    横跨过几条走廊,在另一头的宿舍前,洛沉星低垂着头,匆匆疾行。

    当他看到其中一处房间漏出的光线时,就像是受了惊吓般,当即将头压得更低,就想贴着墙角快速通过。

    那是一间双人宿舍,房内的两人坐在同一张床铺上,却是一人在床头,一人在床尾,有意的划出隔阂。

    皇甫离闭目修炼,一言不发,而司空圣则蹲在床头,一脸怨怼的四面扫视。

    “哎,你回来回来!”一眼看见洛沉星,他立刻提高了声音,同时双腿一转,就势盘坐在了床前。

    要不是为了等这个浑小子,他也用不着大半夜不睡觉的守在这里!现在总算是逮住他了!

    皇甫离也在这时睁开了眼睛,同样移过视线。

    洛沉星知道,今天自己是逃不过了,只能一步一拖的走进房间,为表态度,首先就屈膝半跪了下来。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