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829章 打谁的脸

时间:2018-03-14作者:幻之以殁

    作为考核的第一项,体操训练仍然在继续。

    冷栖做得格外卖力。既然战斗实力比不过其他人,这些基础项目就绝对不能再失分!每次楚天遥经过他身边时,他都要全力以赴的摆出造型,用力得骨骼都在格格作响。

    与之相对的,江彩妮每一个动作都是妩媚撩人,搔首弄姿,极尽妖娆之能事,犹如一曲勾魂舞。

    然而,任众人使尽解数,楚天遥的注意,却是根本就没有放在他们身上。

    他时不时的就要对洛沉星“加练”一番,动作稍不到位,都会被他抓住大做文章。渐渐的,那些负责登记的九幽圣使揣摩上意,笔下也是极有深意的活动着。

    欣赏着眼前敌人的痛苦,楚天遥心底扭曲的复仇之火,也就燃烧得越是激烈。

    当初,若不是他们洛家在其中穿针引线,虚无极也不会那么快就下定决心灭玄天派,师父和其他师兄弟就不会死……后来,在自己遁入魔道,东躲西藏时,也是他处处追逼,想要让自己走投无路,只能当他们家的奴才……深究起来,自己对他的恨意,可是一点都不比对叶朔浅啊——

    另一边,江彩妮在首战失利后,借着一套后退的动作,一脚踩上了金思脚尖。

    “哎呀!”金思全无准备,痛得惊呼起来。

    楚天遥目光略微一转,淡淡道:“不要无故喧哗。”瞟了洛沉星一眼,就继续巡视起来。

    金思有苦说不出,而江彩妮得了甜头,更是变本加厉,时而是回身扬臂,一掌劈上她的肩部,时而是后脚勾起,踢中她的膝盖。在江彩妮有意为之下,金思避无可避,动作也是明显的乱了节拍。

    虽然在时光钟楼,两人曾暂时放下恩怨,联手对敌,但她的存在,毕竟是一段耻辱,是自己完美人生中唯一的污点,江彩妮从未放下过心中的敌意。至于规矩,九尊者自己不是也在公报私仇么?说不定这样一来,还能歪打正着,让他注意到自己——

    就在这个角落的冲突愈演愈烈时,楚天遥的脚步恰好在她身边停下,审视的打量着她。

    “你叫什么?”

    江彩妮心中一喜,微一福身,故意用娇媚的语声道:“回九尊者,小女邪风教江彩妮。”答话之时,她也用余光扫视着其他女弟子,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得意。

    “扰乱考场秩序,警告一次。”楚天遥冷冷说罢,径自而去。一旁的九幽圣使也连忙在登记册上添了几笔。

    江彩妮又急又气,咬了咬嘴唇,用力一跺脚。心中怨愤难平,又转过头狠狠瞪金思一眼,似是将这笔账全记到了她头上。

    九尊者,竟然为了维护这个丑八怪,当众训斥我?难道当年的事还会再次重演吗?

    表面上,江彩妮从未将金思放在眼里,但自己喜欢过的第一个男人,毕竟是曾经选择了她,这也是江彩妮心底的一块心病,此时自是格外敏感。

    尽管暗自气炸了肺,但在楚天遥的视线再次落到她身上时,江彩妮只能抬起手,不情不愿的跟上了动作。

    这跳操训练,一直进行了两个时辰。除了基本的身体检查外,显然还包含了部分的体能训练。收尾时分,虽然大多数人依旧动作圆融,但也有个别的考生,开始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旁人看在眼中,都知道这多半是塞了钱,“走后门”进来的。

    “洛沉星,结束之后你留一下。”一套收尾动作结束,就在洛沉星终于松了口气时,楚天遥的声音再次如魔音降临,“目前看下来,你的基础最薄弱,我需要给你‘加练’。”

    各种不同情绪的视线,都从四面落到了他身上。有的同情,有的窃喜,有的嘲讽……洛沉星恨得咬牙切齿。有这么明显的针对吗?放着那些满脸通红、看上去要虚脱的不管,自己连滴汗都没出过,说自己基础最薄弱?难道就没人治得了他吗?

    不过,究竟是事不关己,在训练结束的指令下达后,就没有人再理会他了。一群考生排着稀稀落落的队伍,被九幽圣使带去了各自的临时宿舍。接下来,他们可以修炼,也可以早早休息,准备迎接第二天的考核。

    司空圣单独留了下来,但他却根本没朝洛沉星多看一眼,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他就快步走到楚天遥身前,递上了一只储物袋。

    “九尊者,拟定推荐名单的时候,还请多多关照。”

    楚天遥似笑非笑的接过,随手掂量了一下,应道:“好说。”

    司空圣松了一口气,这时才偷眼朝屋角瞟去。洛沉星接触到他的眼光,心中一动,难道他没有放弃自己,他是要为自己求情吗?

    “还有……那个洛家的小子……”司空圣果然开口了,尽管话中有些底气不足。

    “虽然他是我们推上来的,但是在此之前,我们对他一无所知。还请九尊者大人大量,千万不要牵连到我们血云堂……”

    作为堂中少主,他从来没有这种向别人卑躬屈膝的经验,也不知道这些话说得怎么样。只能战战兢兢的等待着,目光心虚的闪烁不定。

    楚天遥眼中的揶揄之色更深了几分:“本尊有数,一码归一码。”

    司空圣这时才完全放松下来,连声答应着:“那就好,那就好。”接着是唯恐跟洛沉星的关系撇不干净,朝楚天遥再施一礼后,就匆匆埋头而去,还不忘将两扇大门一并掩上。

    楚天遥双眉微挑,饶有兴趣的望着关闭的殿门,以及那如逃命般漏出的最后一缕光线。接着,他就缓慢转过头,笑容温和而刻毒。

    “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洛沉星骇得不住后退:“你……你想干什么?”

    这种笑里藏刀的把戏,曾经是他最熟悉,也是最擅长的。但当这种笑容在敌人脸上出现,他却是感到自心底里泛起了一股寒气。

    楚天遥微笑着一步步朝他走近,面容已经完全隐匿在了暗影之中,显得诡异而阴森。

    “我是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不笨的话,就应该好好抓住。”

    “如果在‘加练’中,你的表现可以让我满意,我会考虑给你特推的——”

    ……

    天霄阁一边的考核,也在相近的时间内结束了。

    乾元宗一众考生,被天霄阁的执事弟子带领着,来到了走廊尽头的一处小房间。

    “就这间了,进去吧。”

    隔着门板,都能清晰听到内部的嘈杂声,似乎房中有很多人。

    陆鸿羽皱着眉朝房内打量一眼,见这里就是一处大通铺,一地铺盖混乱的挤在一起。有人正在地板上滚来滚去,还有人蹲在角落里抽烟,各处更是不时爆发出一阵尖声怪笑,整个就是一股乌烟瘴气。

    “哎,你就让我们住在这里?”已经有弟子愤怒的提出了抗议。

    陆鸿羽抱着“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心,拦住了那名师弟,接着又向执事弟子郑重一抱拳,好声好气的道:

    “这位师兄,我孤城师兄一向不喜欢跟人同住,能否麻烦您给他换一间单人间?至于我们几个,住在哪里都没关系的。”

    那执事弟子手中摇晃着一串呛啷作响的钥匙,下巴都扬上了天:“嘿,你们几个就是来参选的,还这么狂?我们天霄阁的房间是你们想挑就挑的吗?真要那么金贵,直接用路人身份参加考核啊!说不定天宫门还会直接把你们请进去呢!”

    “你……”对方的态度,几乎是激怒了所有的乾元宗弟子,恨不得直接冲上前跟对方干一架。

    气氛剑拔弩张之时,始终保持沉默的墨孤城忽然冷冷开口。

    “够了。”

    袍角一甩,他直接迈步走入房内。

    乾元宗弟子一向是对墨孤城唯命是从,见他都没有异议,也只得憋着满心的不忿跟了进去。外头的执事弟子见他们“认怂”,那是更增不屑,撂下几句嘲讽后,趾高气昂的走了。

    “孤城师兄,你怎么就这么妥协了啊?”几人在房中铺好棉被后,仍有弟子愤怒的嘀咕着,“咱们就该跟他们好好理论一番!”

    “他们不配浪费我的时间。”墨孤城言简意赅。说罢,他就迅速进入了修炼状态。一层金光闪烁的灵力缭绕而上,很快将他周身都笼罩在了一片金色屏障之内。

    这短暂的冲突,同样引起了房中其他考生的注意。他们停下了手中的牌九,打量了几人一番,就凑在一块议论起来。

    “那边是乾元宗的人吧?”

    “当中那个就是墨孤城?他的天才名头传得那么响,结果也不怎么样啊!还不是跟我们这些人挤在同一个房间里?”

    “不,他的确是个天才!”一名龅牙考生说着故意停顿了一下,接着提高声音:“吹牛的天才啊!”随之响起的便是一阵哄笑。

    乾元宗几名弟子守在墨孤城身侧,被众人不住指指点点,只觉如芒在背。

    “我还以为天霄阁真是世间圣地,没想到也是个势利眼!”一名弟子低声道,眼中尽是不甘。

    “那些远不如咱们的势力都能有好房间住,不就是因为塞钱了吗?”另一名弟子一拳砸在地上。他刚才就仔细观察过房间的分配,起初还以为宗门越强,住的房间就越好,现在看来,走到哪里都是钱最大!

    除了那些嘲笑他们为乐的考生外,房中还有不少人在打牌、喧闹,粗俗的笑声此起彼伏。

    这种房间,一看就是“废物集中场”。把那些资质拙劣,或是出不起钱的考生一起扔进来,让他们自生自灭。

    这里的很多人估计是一早知道自己通不过考核,索性尽情娱乐。这些闹的人多了,就连想专心修炼的考生也不胜其扰,要么同流合污,要么就只能蒙头睡觉。

    最令这些弟子愤怒的,还不是自身的处境,而是在他们心中如神一般的孤城师兄,竟然也要受到这种羞辱。当初的罗刹鬼帝,好歹实力摆在那里,但现在这些三流考生算什么?那些狐假虎威的执事弟子又算什么?他们凭什么这样对待孤城师兄!

    “我真是越想越气不过!”终于,一名弟子“呼”的站起,“要不,咱们一起去找阁主反映吧?”

    陆鸿羽连忙劝阻:“大家都是为孤城师兄好,你们真的把事情闹大的话,反而会让他为难。”

    小心的观察了依旧静坐修炼的墨孤城一眼,他低声道:“这里毕竟是天霄阁,惹怒了那些执事弟子,只怕他们会在今后的考核里给咱们穿小鞋,那就麻烦了。”

    “不怕!”众弟子豪气冲天,“大不了我们一人做事一人当!”

    就在众人吵嚷着,要怎样教训那群执事弟子,而陆鸿羽夹在当中,劝得一个头两个大时,墨孤城紧闭的双眼霍然张开。

    “闹够没有!”

    在这一句话下,长期积压的威严尽显,众弟子竟是人人噤若寒蝉。

    “我问你们,将来的推荐名额是根据房间吗?”

    这句略带讽刺的话说过,众弟子面面相觑,短暂的愣怔后,双眼却是逐渐发亮了起来。

    “孤城师兄说的是啊!就算现在给他们住着最好的房间,将来要是拿不到推荐名额,还不是照样脸打得啪啪响?”

    “对啊!咱们要是真的跟他们计较,反而是变得跟他们一样低级了!”

    见众人总算停止了义愤,墨孤城只冷冷留下一句:“各自修炼,不要惹是生非。”就再次沉入了静修中。其他弟子也在他身侧各自盘坐,极力摒弃杂念,杜绝外界一切干扰。

    明季同也从笔记中抬起了头,望着在短短片刻就将众人制服的墨孤城,眼中也闪过了一丝赞赏。

    不愧是第一天才,果然是有过人之处。乾元宗内部对他如此奉若神明,在实力之外,想来也是因为他这份特有的凝聚力吧——

    ……

    夜,静静的来了。

    劳碌了一天的考生们,相继在自己的宿舍内进入了梦乡。

    接下来的很多天,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更加艰苦的考核和训练。

    最终能够成功留下的,只会是他们当中的一小部分。

    谁能幸运的入选,谁又不得不饮恨败退?

    这一切,在如今都还是未知……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