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813章 邂逅

时间:2018-03-01作者:幻之以殁

    天宫门现世后,天宫主人一连颁布了数条法令,其中之一,就是大赦天下。

    就连那些罪大恶极,已经确定将要在铁牢里度过余生的罪犯,刑期也是一律减半。这无异于给了他们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法令发出后,狱中痛哭声一片,囚犯们纷纷跪倒,亲吻着身前的地面,向伟大的神明虔诚叩拜。

    此外,他的另一项决策,更是令天下为之震动。

    除了基础律条外,废除所有衍生禁令。这也意味着整个世界,将会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自由时代。

    历来,为了便于统治,各国国主往往会推出一些专有的律法,对百姓从思想到行动,进行种种的限制。倘如真将这些禁令放开,还不知国家内部会有怎样的动荡。因此也有几个顶级大国的国主,战战兢兢的联名上书,询问天宫门能否收回旨意。

    而天宫主人给出的答复则是,“我不想让我的子民受到约束。”各国主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将制约臣民之心,转为励精图治。如此一来,倒是涌现出了不少的“明君”,供后世传颂。

    只因着,若是一个跋扈的强者、昏庸的帝王,或许会有若干人组成联盟,一起来造他的反。但当一个人真的强大到一定程度,却会令人连反抗的念头都完全丧失。在所有人心目中,他就是神,他是不可置疑的!

    禁令解除后,百姓中自然是一片欢呼热议。几个邻国友人打招呼时,也会兴致勃勃的说起国内的变化。

    “我们那个国家啊,以前基本上是什么都不能干,想吃顿饭都得拿身份证明!现在终于自由了!”

    “对啊,我们国家和邻国一直都在打仗,现在天宫门禁令一出,两国的君主也都握手言和了,百姓终于能过上好日子了!”

    至于各国国主所担心的,放开禁令会使天下大乱之事,倒是并未出现。

    恰恰相反,虽然没有了成文的律法约束,但人们反而是变得更自觉了。他们更加遵纪守法,在律条之内,专心工作,自由的进行着娱乐活动。人与人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和睦,犯罪率和失业率,都在同时创下了历史新低。

    古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在远古时期,人们担心受到天神的惩罚,行止自有节制。但逐渐的,他们开始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神,就算做了亏心事,也不会遭到因果报应。“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开始成为了世间的准则。

    至于修灵者的法制意识就更是淡薄,对他们而言,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就可以掌管他人命数。要对我治罪?先打赢我再说!

    因此,整个社会的风气,开始变得越来越浮躁。尽管有很多人排斥“强者为尊”的说法,但它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

    不过,在天宫主人重临世间后,在世人眼中,他就是真正的神。神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如此一来,当扒手看准路人的钱袋时,他脑中就会闪现出“神在看着我”;当两人打得不可开交,急怒下要动刀时,他们的本能也会提醒自己“神在看着我”;当贪官搜刮民脂民膏、鱼肉百姓时,他们同样会意识到“神在看着我”。

    在没有约束的今天,那份无所不在的神威,却恰恰是最大的约束。

    ***

    在整个世界陷入震动之时,阴风地狱的环境,仍是一如既往。

    罗帝星盘坐在蒲团之上,双手掐诀,一层层灵气环身流动。但这疗伤的进程,却显然是并不顺利,即使远隔数尺,也能感到悬浮的气流运转紊乱,而他的脸色,也始终是处在一种凶险的阴沉状态。

    “为什么还是杀不了叶朔?你这个废物!”终于,罗帝星张开双眼,愤怒的咆哮起来。

    对失败的怨恨,犹如心魔横亘五内,这令他根本就没办法静下心来疗伤!叶朔的脸又在他面前浮现,罗帝星怒极恨极,两眼一瞪,两道血光瞬间射出,将殿外的雪峰炸得四分五裂。

    “我是废物?”阴冷的声音在他体内响起,“要不是靠了我,你能有今天的地位么?还不是因为你迟迟不肯把身体交出来,才导致咱们之间的力量无法融合?”

    “你少啰嗦!我绝对不会把身体交出去的!”罗帝星怒得浑身颤抖,一口鲜血已是涌上了喉咙。

    “那你就继续怨恨吧——”声音开始变得缓慢而低沉,似是循循善诱,“然后我就可以吸收你心中负面的能量,变得更加强大。当然,我强大了,也才可以提供给你更多的力量啊……”

    正在罗帝星的双目缓缓化为空茫之时,付莫生的通报声在门前响起。

    “鬼帝大人,烈焰鬼帝求见!”

    “他来干什么?”罗帝星的神情重新恢复如常,快得令人不易察觉。

    难道是听说自己受伤,想来趁火打劫?不……自己还是四方鬼帝之首,他们的名头,还得仰仗着自己来维持,那小子应该不敢乱来……何况,他若是心怀不轨,就算自己身受重伤,也绝对不会怕他!

    做了几次深呼吸,压制下紊乱的气息后,罗帝星退出了修炼状态,吩咐道:“让他进来吧。”

    ……

    此时的九幽殿。

    楚天遥也是以一个相同的姿势,闭目调息。与罗帝星不同的是,他的气息平稳而悠长,已是重新回到了巅峰。

    “这天宫门的疗伤圣药,果然不凡……”楚天遥缓慢的睁开眼,感受着周身涌动的磅礴能量。不但是伤势痊愈,断骨接合,就连自己的灵力储量,比之先前,似乎还更增强了几分。至少在九幽殿内,是找不出这种级别的丹药的。不愧是天宫门,果然是大手笔啊——

    但,比起失败的阴影,更令他愤恨的,就是叶朔依然好端端的活在世上。那一次见他打败七尊者,还只道是巧合,如今看来,那种神秘而恐怖的力量,却是可以由他随心动用。这样一来,今后再想杀他,只会变得更难……

    “九尊者。”在楚天遥心头暗恨间,一名九幽圣使走到他身旁,躬身施礼。

    对方同样是自己收服的下属,隶属于自家派系,虽然能力不及慕含沙,总算也可做得个跑腿传话的。楚天遥暂时放松了几分戒备,简略调整姿势,淡淡道:“你说,我承受得住。”

    那九幽圣使低声道:“您这次私自行动,闹得实在不小,若是给您那些对头知道了,必然又要大做文章。幸好殿主近来的心思都在天宫主人身上,暂时腾不出手来处置您。等您休养好了,接下来就该准备主持殿内初选了,到时候,您可一定要将功赎罪啊!”

    楚天遥默然点头。对方的说法,和他所料想的也差不多。

    “含沙,近来如何?”

    那下属答道:“他很好,虽然还在禁闭中,却一直没耽搁练功。如今,就快要突破到气宗级了!”

    楚天遥颔首,脸上露出了一个难得的满意笑容:“终究,是他自己争气。”

    他很清楚,殿主一直都致力于为天宫门选拔人才,如果自己能培养出一个种子选手,在将来的考核中大出风头,这也是大功一件。

    ……

    而在天霄阁。

    不大的房间中,背对房门,停着一张宽大的座椅。座椅微微摇晃,似乎椅中坐得有人,但由于椅背既厚且高,其中人影的形貌,几乎是半点辨识不出。

    天霄阁主垂首立于椅后,双手在身前交握,脸上满是恭敬之色。能让他以如此礼节静候的,普天之下就只有一人。

    前些日子,大人都待在九幽殿,天霄阁主虽然心有不满,但无奈自己为人中规中矩,没有那九幽殿主擅长讨大人欢心,当真是自己的罪过。但要他也学着百般谄媚逢迎,他却也实在是做不出。

    如今,他终于可以亲自接待这位令自己仰慕的前辈,心中既有欢喜,又有慌乱。千年以来,天霄阁并未能如大人所托,扞卫世间正道,这实是令他心中有愧,但愿大人,不要怪罪才好。

    在他将近期的世间大事,恭敬的禀报过一番后,椅中沉默半晌,传出了一道声音。

    “正霆,你近日道心不稳,何故?”

    这声音悠远,空旷,仿佛无上纶音,又似汇聚了万千法则之力,单是听在耳中,便令人震撼不已。

    天霄阁主颜正霆闻言,不由暗暗苦笑。果然不愧是大人,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啊……

    “唉,晚辈实在惭愧。只因我每逢闭关修炼,时日绵长,不问外界岁月,致使长女雪影与我离心离德,更是将我天霄阁视为死仇!每次想起这个女儿,我都觉着心中有愧啊!”

    房间内再次沉默。颜正霆心中惴惴,雪影之事,堪称家丑,就这般对大人坦言,着实令他不安。他更担心,会让大人降低对天霄阁的看法……

    良久,椅中人缓缓抬起一只手,在半空轻轻一抹。法则之力如水般波动,凝聚成了一片光幕,呈现出清晰的画面。

    “就是她么?”

    画面内部,是一片青山绿野,一身冰蓝长衫的颜雪影,正与几名黑衣人苦苦缠斗。

    而在那片实际的战场中——

    “既然我未能得手,你们为什么还要苦苦纠缠?”颜雪影已是战得力不从心,强攻几招将敌人逼退,然而更猛烈的攻击却是连绵而至,颜雪影脚步疾退,灵力气息也跟着下降了许多。

    领头的黑衣人单刀一摆,冷笑道:“哈,若是人人闯宗偷盗,最后只以一句未能成事便想揭过,我们就此不闻不问的话,往后是不是谁都可以来我们炎阳宗,窃取我们的太阳真经了?”

    颜雪影心头气苦。她虽然已经脱离了天霄阁,心中却仍有一份身为阁主之女的尊严,小偷小摸之事,在她是向来不屑。但洛沉星却偏偏命令她,去炎阳宗窃取他们的镇宗秘籍“太阳真经”。

    在言灵咒语的约束下,她只能照办,最终却因实力不济,不但盗宝失败,更是被炎阳宗派出的杀手追了一路。他们口口声声的喊着,要擒她回去,交给宗主处置。颜雪影撑持良久,灵力早就到了极限。眼前的这一批人,恐怕她是对付不了了……

    就在她几乎绝望之时,在她身前忽然降下一道光影,接着便是一片硝烟弥漫,那些黑衣杀手已是同时栽倒,昏死过去。

    颜雪影为这意外之变惊怔半晌,才来得及细看眼前之人。

    这是个梳着一头红色短发的少年,面容精致,脸庞棱角分明。唇角噙着邪气的笑容,狡黠的目光在环视一周后,落到了她的身上。

    “你想干什么?”颜雪影脱口问道。能一招解决这些杀手,说明他的实力远在这些人之上。但这突然出现的人,可还不知是敌是友——

    “带你走啊。”那少年完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为什么?”颜雪影皱眉。双方素不相识,她不信对方会毫无缘由的来帮自己。

    “不走的话,留在这里等下一批杀手么?”少年笑了笑,似乎她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颜雪影急了:“我是说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么?”那少年仍是“明知故问”的态度。

    他这副油嘴滑舌的腔调,顿时令颜雪影心生反感。但想到此地确实不宜久留,只能按耐着怀疑,跟上了他的脚步。

    两人一路穿过丛林,到了处分叉路口,颜雪影当先站定,冷冷道:“多谢,告辞。”

    但还不等她迈动脚步,那少年便悠然抬臂一拦。

    “我一向都不喜欢做无用功。如果我才刚救了你,你就又要回去送死,那我不是白救了?”

    颜雪影一怔:“你怎么知道?”

    那少年一口答道:“你的灵力属至寒一路,但刚才他们却说,你拿的是什么‘太阳真经’,既然自己用不上,就一定是受旁人所托了。看你神情满不情愿,那个要你办事的人,应该就是你的主人。”

    “既然你主人这么坏,一点都不体谅你,你还跟着他干什么。这大好的自然风光,赏山乐水,逍遥忘忧,才是人间正道。”

    “要是真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颜雪影双眸黯淡,“他们对我施加了言灵咒语,我根本就不可能反抗!”

    言灵咒语,如果不由施咒人主动解开,那就是一生的契约。

    何况……楚天遥也曾经说过,要自己继续留在洛家。一想到那个没心没肺的人,颜雪影心头一阵暗恨。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