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812章 新气象

时间:2018-03-01作者:幻之以殁

    厚重的阴霾缓缓散去,稀薄的阳光撕裂层云,丝丝缕缕的倾洒而下。

    广场空地上,一行人一字排开,身穿亮白色劲装,腰佩圆盾,手持银剑,腰悬金带,在日照之下,熠熠生辉,有如神使。

    他们,代表的是灵界大陆至高无上的势力,天宫门!

    罗帝星和楚天遥侥幸逃得一命,一时也顾不得失礼,都是抬手掩住喉咙,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时而仍有血沫和内脏碎片,从口中接连呕出。

    气氛寂静如死,叶朔和一众天宫门特使沉默对峙,清心武馆和阴风地狱双方更是不敢开口。唯一响彻的,就只有那两道声嘶力竭的咳嗽。

    “你要让我放过他们?”终于,叶朔冷笑着踏前一步,面对这个巅峰大势力的代表,依旧倨傲不改,“凭什么?”

    一众特使都是面无表情,如同一座冷冰冰的石像。其中一人朗声道:“这是天宫门的禁令!修灵者之间的纷争,可以自由战斗,不可涉及生命!现在你们已经分出了胜负,也该到此为止了!”

    叶朔冷笑一声,夸张的大幅度拱手:“当真是大仁大义啊!不愧是世间圣地天宫门!”

    一众特使虽然仍是神色不变,但听他出言赞颂,眼中却也闪过了几分满意。

    “那么,请问最尊贵的天宫主人,”叶朔还保持着礼敬的语气,话锋却是蓦然一转,讥讽尽显,“当初这些人在我玄天派烧杀抢掠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

    “那时大人不在这片位面,不问世间之事!”特使答得毫不犹豫,而后,目光朝着双方一转,“既然逝者已矣,你们也就各退一步吧。”

    “各退一步?哈,好轻巧的一句话!”叶朔怒极而笑,“就凭这一句话,就要买了我满门数百弟子的命?”

    “因为他不在这个位面,就放纵罪恶横行,怎么天宫门禁令也是可以守得一时,违反一时的吗?你们的存在,究竟是在维护正义,还是以宽恕之名,包庇邪恶?!”

    始终神色平和的特使,闻言终于震怒:“大胆!你是在质疑天宫主人吗?”

    这时,楚天遥不失时机的走上前。重伤未愈,面色仍是惨白如死。冲着一众特使,艰难的躬身致意。

    “尊使大人,晚辈是九幽殿九尊者。听闻罗刹鬼帝与清心武馆发生冲突,奉命前来调和。但叶朔作为清心武馆的朋友,误以为晚辈与鬼帝大人合谋,全不给晚辈解释的机会,一出手便是杀招!如今,他又目无法纪,连天宫门都敢质疑,恳请尊使严格处置,以正天威!”

    说到最后一句,他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罗帝星看在眼中,自然知道这口血是他自行运功逼出,以增凄惨之效。话里又是故意借着天宫门和九幽殿的关系,攀亲带故,还不忘将自己说得像个没事人一样,倒像他当真是为劝和而来,无辜受难。虽然他们暂时还算是处在同一阵线上,对他这份装腔作势,心底却也暗自不屑。

    那特使朝着他瞟了几眼,颔首道:“你们的确是伤得不轻。这是天宫门的疗伤圣药,拿回去调息吧。”掏出两个小瓷瓶,将其中一瓶递给楚天遥,另一瓶则抛给了罗帝星。

    楚天遥匆忙躬身:“多谢尊使!”罗帝星目光虽冷,也跟着淡淡拱手,算是领了心意。

    另一名特使大声道:“今日之事,已经确定由我天宫门接管,你们可以走了。”扬手在身侧一划,地面自动现出一道金光法阵。楚天遥和罗帝星,就在两名特使的搀扶下走入阵法正中。随即阵纹运转,很快就将几人笼罩进了一片金光之内。

    眼看就可以手刃仇敌,最终却又横生变故,叶朔满心气苦不甘,看着楚天遥身在金光掩映下,仍不忘朝他投来一个挑衅的眼神,叶朔心中怒火狂涨,猛地一跃而起,半空中疾掠数丈,提掌就朝阵法中的两人劈去。

    那负责传送的特使大怒,同样挥出一掌,一道如海洋般的磅礴威压倾泻而来,叶朔的掌力几乎是被瞬间化解,身子也被当场震退。落地后蹬蹬蹬的退出数步,才将后劲泄去。

    不过,那特使对力道的把握似是极具火候,仅仅是将叶朔震退,却未对他造成任何伤势。另一边,被打断的阵法也继续运行起来。

    叶朔顿住脚步,又生一计,在杨朝和杨清心的搀扶下,冲着特使喊道:

    “尊使大人,现在我们远的不说,就说今日之事!罗刹鬼帝为了逼我出来决斗,不惜以清心武馆的无辜弟子作为要挟。以通天三阶巅峰的实力,却以大欺小,指使下属打伤这里的炼气境弟子,手段如此卑劣残暴,请问,他是否欠道馆的朋友们一个道歉呢?”

    罗帝星面色阴沉,脱口喝道:“这些我都承认!但是就算我欠他们,我也不欠你,你没有资格要求我!”

    楚天遥则是不放过任何机会,再次凑到了特使身边,低声道:“尊使大人,这小子如此顽劣,当着您的面都敢再动手,将来一有机会,他一定还会来向我们寻仇的!尊使大人就算不愿杀生,至少也请废去他全身功力,作为警戒……”

    这一回,那特使却是不耐烦的眉头一皱:“行了,你也不要生事。”不等楚天遥辩解,已是抬手捏起个印诀,灵光分化三道,注入阵法内外的三人体内。

    光芒一闪即逝,三人体表弥漫过一圈圈白色光环,如锁链捆缚,很快也就彻底消散。

    “作为警戒,你们交手的三方,各封灵力一天,好生反思。”

    至此,阵盘金光大作,罗帝星和楚天遥,以及几位负责护送的特使,已是在旋转的阵法内消失不见。

    这个时候,森沧才站起身,带领着阴风地狱的一众下属,来到了还留在广场上的几位特使面前,恭敬施礼。

    “晚辈阴风地狱罗刹鬼帝座下,大护法森沧,携部众拜见尊使!”

    一名特使公事公办的挥了挥手:“嗯,你们也回去吧。往后这种聚众斗殴之事,就不要再参与了。”

    在阴风地狱众人也相继离开后,几位特使又对清心武馆众弟子分赐疗伤药物,尤其是对叶朔进行过几句训诫,就同样幻化出阵法离开了。

    说什么天宫门圣地,说什么大仁大义……叶朔怒目圆瞪,心中的愤恨无以复加。说到底,他们仅仅是恶人的救世主,是罪犯的青天……!我玄天派的公道,终究只能由我自己来讨……!

    由于灵力封锁,体内的伤势得不到真气供应,所有积压的内伤顿时都爆发了出来。再加上急怒攻心,叶朔只感到一阵气血翻涌,重重喘过几口粗气后,就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叶大哥!”清心武馆的弟子纷纷聚拢,这个呼唤,那个递药,乱成了一团。

    ……

    当天边升起了崭新的朝阳,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也在日光的点缀下缓缓浮现时,山滦县城的半魔人,已是痛哭流涕的跪倒了一片。

    “伟大的神明!恭迎您再次君临灵界大陆!”

    他们膜拜,他们高呼,他们将所有的虔诚,都献给了心目中唯一的真神。

    当然,这样虔诚礼拜的,并不只有他们一批。世界各地,都在为天宫主人重临世间而欢庆,好似看到了黑暗中冉冉升起的光明。

    伴随着天宫门现世,在修灵者内部,也发生了一些显着的变化。

    一片广袤的荒漠里。

    一名灰发老者,护持着身后的华服少年,谨慎的与对面一名阴冷青年对峙。

    “小友,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那灰发老者正极力分说,“我家少宗主一向颇得宗主宠信,你要是敢动他,我们旭日神宗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同时,他也将一只手反在背后,快速的在玉简上按动着。

    “不如,方才的拍卖品就由你拿走,大家交个朋友。今日之事,就此揭过如何?”表面上,老者仍在努力挤出讨好的笑容。

    “交个朋友?”青年冷漠一笑,眼底却是毫无笑意,“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老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搬救兵?今天要是放了你们,我还走得成吗?”半晌,青年神色一肃,冷喝道。

    老者面容微僵,但很快,在他脸上,就再度涌起了疯狂的杀意。

    “可恶的小辈……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夫也不来怕你!待我宗门援兵到来,定要将你这小畜生碎尸万段!”

    三道流光,快速的碰撞在了一起。而那青年仗着秘法之助,招招凶狠,杀得对面两人毫无还手之力。

    砰砰数响,青年双掌连拍,两人齐齐吐血倒飞。那青年的身形紧随而至,手中的长刀朝着两人的头顶斩下……

    “铛”的一声,金铁交鸣,青年蹙眉打量着刀身下的长枪,又顺着枪身,一路望向了一旁的几名白衣人。刚才他们是何时出现,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同一时间,另一片宽广的树林间。

    两名青年各展手段,杀得难解难分,一人身穿布衣,容貌平平,另一人衣饰华贵,容貌俊美,起初招招抢占先机。但数招一过,那布衣青年屡出怪招,竟是将局面彻底扳了过来。

    那俊美青年不住倒退,布衣青年则是越战越勇,最终双腿齐出,只听得一阵清晰的骨骼碎裂声,俊美青年被这一脚直踢出数丈,沿途撞倒了成片树干,直至狼狈的跌倒在地,早已是衣衫染血,长发披拂,脸上满是惊恐。

    布衣青年全身都缭绕着冰冷的杀意,带着有如死神般的笑容,一步步的朝他走近。

    “放……放过我吧!”俊美青年终于忍不住张口大呼,“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再动你的家族!”

    布衣青年的脚步并没有停顿:“抱歉,我这个人做事,一向不喜欢留下后患。”

    俊美青年此时又是恐惧又是悔恨,他恨,为什么在对方还仅仅是一只蝼蚁的时候,自己过于轻视这个家族废物,从来不屑于亲自对他动手,直到给了他成长的时间,让他足以超越自己……如果在那个时候,就彻底碾死他的话……

    “等……等等!”布衣青年的身影,逐渐遮住了阳光,投洒下大片阴影,俊美青年终是语无伦次的尖叫起来,“我是宗族天才,我是最有可能进入天宫门的!你要是杀了我,族长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这一句话,布衣青年似是迟疑了一下,俊美青年正暗自窃喜,布衣青年的下一句话,却再次令他的脸色急剧惨白。

    “你活着的时候才是天才,要是死了,就一文不值。”

    布衣青年手中的长枪,直直的朝着他刺了下来。俊美青年骇得紧闭双眼,但等过良久,却仍未等到预想中的疼痛。

    他刚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几名威风凛凛的白衣人。刚才,就是他们救了自己。

    “你们要阻止我杀他?”布衣青年眼中的杀意仍未消散,“你们知道,他曾经借着宗族的势力,怎样打压过我的家族吗?我的族人又有多少是因他而死!如果今天输的是我,下场一定会比他更惨!”

    “既然这样,那你就动手吧。”一名特使似是改变了主意,抬手在半空一抹,一道细微的空间波动悄然掠过,但正处在极端情绪下的这两名青年,却是并没有注意到。

    “不……不要啊!”俊美青年眼见唯一的救星也放弃了自己,骇得滚倒在地,死死抱住一人的双腿:“尊使大人,求求你们救救我吧!”

    然而,几名特使始终冷颜以对。那布衣青年也再不迟疑,长枪一递,就刺穿了那俊美青年的喉咙。

    空间,再次产生了一阵水样波动。

    “怎么回事?”俊美青年睁开双眼,试探着轻触自己的喉咙,又仔细查看着毫无血迹的双手,“刚才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那名特使转向布衣青年:“刚才你已经在幻境中完成了你的心愿,接下来,你们的恩怨就算两清了。今后,切不得再向对方寻仇。”

    随着他们掐诀吟诵,两道淡白色的光芒,伴随着点点仙灵之气,分别注入两人周身。

    在言灵咒语的约束下,今后这二人即便再进行私斗,也绝对无法致对方于死地。

    在目送两人离开后,一名特使苦笑着看向身侧的同伴。

    “大人说得没错,不管在哪个位面,都不缺这种好勇斗狠的年轻人。”

    “连这种比恶人更恶的作风,也是如出一辙。小小年纪的,哪来这么大的戾气?”

    “偶然得到一点机缘,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了,到底还是太年轻啊!”

    这几个人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身形就在原地消失。继续赶赴下一个战场,去阻止下一场纷争了。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