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795章 机械木人

时间:2018-02-12作者:幻之以殁

    第五道房门刚一推开,几个机关木人就朝他们扑了过来。

    黎悦当机立断,双手结印:“水咒?净莲舞!”

    一片片莲花自动在她身侧叠加,涤荡开一片水色涟漪,朝着机关木人冲刷而去。

    梁夏同时出手:“火咒?火狂澜!”

    大片的火浪在他身侧席卷,化为一阵火焰风暴,环场肆虐。

    然而,在这连续的水咒和火咒过后,机关木人显露出的身体,却依旧是完好无损。接着它们抬起手臂,前端呈十字形裂开,推送出一架火炮,“轰轰轰”的对着众人扫射起来。

    全场一片混乱,众人只能惊惶躲避。叶朔好不容易抓住机会,腾身而起,跃到一架木人上方,双拳交替,连连向它的脑袋砸下。一连十数记重拳落下,纵然捶得拳锋生痛,在那木人头顶,依然连一道凹痕都未浮现。

    叶朔凌空换气,正要再加进击,那木人眼中却是突兀的闪过一道红光。手臂一扬,就将叶朔扫飞,后方一名木人的火炮同时发射,很快就将他炸得衣衫破烂,皮开肉绽。

    在炮火的扫荡下,整间房间已是坑坑洼洼,墙壁、地面四处凹陷,皇甫离只来得及挥手架起防护罩,抵挡住了第一波的攻击。待得木人动作稍缓,便是双手掐诀,只见地板以一种怪异的姿态浮动起来,触目所及,尽被血色填满。仿佛如今他们所立之处,不是实实在在的平地,而是一片血海沼泽。

    在这片沼泽之中,更有种极强的束缚力,就连那机关木人的移动,不由得也是一缓。

    “能行得通!”众人见状心喜,刚要加紧出招,就听得一阵沉重的机械启动声。那木人的双脚缓缓收缩,相互贴附,最终竟融合在了一起,化为一只椭圆轱辘。外部也缠绕上了一圈钢铁履带。随着隆隆的轰鸣声,如同一架战车般,朝着众人推进而至,沿途溅开大片的血海浪花。

    眼前这些木人,不但材质坚硬,水攻、火攻同时免疫,双臂携带着火器,身体更是可以随时进行机械改造,纵然是一件没有灵智的死物,却也令众人伤透了脑筋。

    恐怕这一关……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

    众人在小屋中的奋战,正化为浓缩的光影,被实时呈现在场外的大屏幕上。

    “那位学员,智力,战力,领导能力,都是相当不错啊!”鹤长老手抚着白须,望着屏幕中那一道血色身影,微笑赞叹道。这也是他看过这么多道关卡后,最真切的感受。

    就连一向爱与他唱反调的木护法,此时也只是淡淡一点头:“嗯,是不错。”

    “还有那个小姑娘,”鹤长老的目光微微移动,转向了另一个小窗口,“虽然实力马马虎虎,不过这性格古灵精怪的,在外行走,估计也没什么人能让她吃亏。”

    木护法扫了他一眼,最终仍是颔首:“我也很欣赏,她跟薄凉大小姐应该能谈得来。”

    一旁,那导师听得兴奋不已,连连搓着双手:“哎呀,两位特使真是眼光独到啊!这两位学员,刚好是我们培训班的男女级长,都是非常优秀的孩子!”

    三人说话间,目光都没有离开屏幕。战斗关卡,智力关卡,一并尽收眼底。而最令两位特使感兴趣的,还是那位女生级长卖力的“表演”。

    现在,那个小组的进度还停留在“猜数字”环节。

    第一个走出来的是沈安彤,在其他人还留在房间中苦苦记诵,或是寻找规律时,她已经早早的等在了大厅。

    与旁人相比,她的准备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一些。不过了解她的人就会知道,她一定是已经有了什么计划。

    等到其他人也陆续出现时,沈安彤没有留给他们交流的机会,直接走到场地正中,开始了号召。

    “各位,我有一个提议!”

    “你们只要听我说就好了,这样不违反‘不能聚众对话’的规则吧?”

    其他四人环膝而坐,都是一脸莫名的望着她,不过在他们眼底,仍能看到浓重的戒备。

    经过前面的关卡,尤其是两把钥匙一关,众人已经充分领会到了她的心机。照她的作风,就是统统吃干抹净,连口汤都不给别人留。更可怕的是,还能让别人明知有鬼,最终仍要老老实实跳进她的圈套里。

    在两把钥匙的环节,她竟是每一轮都能使出一个不同的计谋,骗得别人一次次成为了多数派。在最后一轮,更是独占金钥匙,成为了最大的赢家。那个时候大家也都看出来了,她完全可以在一开始就这样做,却偏偏要拖到最后一轮,就是为了搜刮更多的积分。

    也正因为在第二关耽搁太久,他们的进度,才会大幅度落后于其他小组。

    现在,每个人都已经明白,沈安彤是不可信的。她口称的“必胜法”,仅仅是她一个人的必胜法。但现在对他们来说,反正也还没有想出更好的对策,暂时听她说说也无妨。反正只须严守秘密,绝对不要把她的数字泄露出去,她就不可能独占积分。

    “接下来,每个人都把你们看到的四组数字写下来,放进这个投票箱里,”沈安彤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个红箱子,摆在众人面前,“然后,我要分别进行拍卖!”

    “拍卖?”众人只觉得永远跟不上她的思路。

    “我来做一个假设,”沈安彤温言浅笑,“1知道2345的号码,2知道1345的号码,对他们两个人来说,有争议性的只是自己的号码。如果他们单独交谈,是绝对不会在345的号码上说谎,对不对?”

    “但是,如果345也同样在场呢?”在众人下意识的点头后,沈安彤忽的话锋一转。

    “虽然规则禁止了这一点,但是我们可以利用规则的漏洞,也就是书面交流。”

    “每个人把自己所了解的四组数字写在纸上,然后对1来说,只要在竞拍中,拍到的不是自己写的那一张,就有机会知道自己的号码,也就是说,是4/5的概率!”

    “这样一来呢,每个人在纸上写数字的时候就需要慎重了!比如1想要欺骗的人是2和3,但是因为并不能确定自己的卡片会被谁拿到,所以他也同样无法确定,究竟应该在哪个数字上造假!”

    “当然,四组数字,你们可以全部改写。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建议大家多竞拍几张卡片了。”

    “比如说,1号拿到了1345和1234两组数字,但是这两组数字中,1号的数字是不同的,可能只有一个是正确的,也可能两个都是错的,这时候,如果他能继续竞拍到1235,或者1245,就等于多了一重保障。至少,不可能有两个人,同时编出一个相同的假数字。”

    随着她的叙述,众人都是暗暗点头。似乎……这的确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那……我们要用什么来竞拍啊?”也有人提出了关键问题,“积分不是不能转让的吗?”

    沈安彤笑得就像是一只偷到糖的小狐狸:“可以用灵石啊。或者魔晶卡转账,我也接受。”

    就这样,众人相继写下数字,由沈安彤主持的一场临时拍卖,就这样开始了。

    拍卖的气氛很是热烈,财大气粗的学员为了得到更多数字,叫价都是一次比一次高。但想到口袋中哗啦啦流出的灵石,也不免要龇牙咧嘴。

    至于那些家境平庸的学员,有人连一张卡片都没能拍到,脸色更是越来越苦。

    在此,唯一的主宰全局,坐观云变者,也就只剩了沈安彤一人。

    等到拍卖结束,众人萧索各异时,她再次笑眯眯的拿出了一张卡片。

    “各位,没竞拍上的不要灰心,竞拍成功的,想不想再多一重保障?我这里还有一份标准答案,因为一早就准备好,要同时给四个人看,所以如果我在任何一个数字上造假,都会被看出破绽。也就是说这张卡片,造假概率是最低的。”

    “想要来核对的话,就要完全接受我的报价哦。”晃了晃手中的卡片,她笑得更甜了。

    场外,两位特使看得都不禁露出微笑。

    一个密室逃脱游戏,竟然也能被她加以利用,赚得盆满钵满。当他们下意识代入她的视角时,更是“骗”出了一种异样的爽快。这个小丫头,果然是个人才!

    “之前那个懂得算学的学员,如能好生培养,应该会是成为天算师的好材料!”余光朝着另一个窗口扫过,鹤长老淡淡道。

    他还没有忘记,之前在“猜数字”和“四层密码”环节,对方曾是怎样闪电解码的。显然,这些谜题对他根本就没有难度。

    由于天霄阁主,闲来也有研究算学的习惯,因此天霄阁上下,对于算学人才,一直都是抱着加倍的欣赏。

    “是是,我们培训班一定因材施教!”导师连连点头。

    “他的算学是过得去,但实战能力稍有欠缺。”木护法冷哼一声,挑衅的扫了鹤长老一眼,“面对敌人只会演算,可是保不住自己的命啊——”

    “其实这名学员,各方面素质都是可以的,他只是不大习惯和其他人配合……”导师擦了一把冷汗,尴尬的解释着。

    “真正的强者,自然应该独立于世,何必强求配合?怎么,难道你们九幽殿,会跟其他势力友好相处,团结合作么?”鹤长老的语气也硬了起来。接着,他的目光转向了叶朔。

    “还有那个,虽然各方面稍稍逊色,但在一个相互猜疑的环境中,还能始终坚持自己的道义,堪称模范青年!”

    “是啊,全身都透着一股你们天霄阁的伪善气息,真令人作呕。”木护法的态度极尽尖酸。

    “倒是那个男生级长……看着总觉得有些眼熟啊……”

    导师一怔,忙追问道:“怎么,特使大人曾经在哪里见过他么?”

    木护法努力的思索片刻,终是不耐烦的一甩头:“记不清了。”

    “喂,鹤老头,等那个小姑娘从里边出来,叫她过来聊聊如何?”

    “看看咱们九幽殿和天霄阁,她会愿意选择哪一边?”木护法淡淡一笑,目光中划过一丝深邃。

    导师的脸色猛地一变。一旦让她成为那些大势力的成员,他们必然会发现她脑中植入的芯片,到时候,她也极有可能会把这个培训班的秘密,全部都捅出去……!

    不行,必须要阻止!如果实在逼不得已的话——

    一抹如刀锋般的狠厉之色,在日光掩映下,沉淀在了导师的眼底。

    同时,在第五个房间内——

    “水之眷顾!”黎悦双手轻托,一道清泉般的水柱冲天而起,化为一片星星点点的水雾,弥漫过机关木人周身。在这道水咒中,有着削弱敌人防御的力量,借此时机,叶朔和梁夏也是纷纷出手,风咒与火咒相合,化为几道微型龙卷,将木人各自环绕,如同织就了一道红白相间的蚕茧。

    “大爆震!”澹台璟双手在地面一拍,一根根尖刺凭空冒出,自下而上的贯穿了木人。

    此前,木护法对他的评价没有错。一向只考虑自我,只服从自我的他,要与其他人联手作战,为他带来的不是帮助,反而会是累赘!也因此,一直以来,他孤独的行走,从未试过去拥有同伴。

    直到在狼人杀的游戏中,他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人帮助的温暖。那个时候,他开始尝试,尝试着收敛自己的锋芒,去融入集体。虽然这个过程,对他来说,依然生涩,但是……他一直都在改变!

    因为接受了皇甫离的提议,他们结成同盟,一起进入镜像空间,又一起设计沈安彤,并将她彻底拉到了队友一方……他们配合着做过很多的事,也让他知道,原来合作的感觉,也并不是那么坏!

    因为他知道,对方是值得信任的,所以在机关木人的作战中,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响应他的战略!并且……也正要成功了!

    手中再加一股灵力,地面之下,更多的尖刺再度冒出,并引发出了一连串激烈的爆炸。

    后方的几个木人当场爆裂,只剩下最后一个木人摇摇晃晃,皇甫离一跃而起,手中环绕着一道血色漩涡,朝着木人当头砸下。

    “血龙爆!”

    “砰”的一声,在剧烈的血光冲击中,这最后的木人,也是彻底的四分五裂。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