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784章 机关暗道

时间:2018-02-02作者:幻之以殁

    众人见了叶朔的表情,也是下意识的扭头查看。顿时,一股冷意席卷了他们的周身。

    没有退路了。而前方的教室里,还不知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

    “一直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先进去看看再说。”

    皇甫离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说完,他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教室不大,摆满了桌椅,正前方的黑板上写着“血花”两个字,黑板的右侧又是一道门,和刚才进来的门没什么区别,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应该就是唯一的出口了。

    皇甫离环视一周,沉声道:“大家注意一点,这个教室应该没那么简单。”

    正如他所言,在众人战战兢兢的穿过教室途中,一道刀芒突然闪现,带着凄厉的破空声,向着众人拦腰斩去。

    众人迅速后退,凌厉的刀芒掠过身前,沿途的桌椅如同豆腐一样被切得粉碎。刀芒余势未竭,撞上了外侧的墙壁,撕裂出一条深痕,同时直接分裂成两道刀芒,再次袭向众人。

    在反复的分裂间,刀芒的速度越来越快,四道,八道,教室里的桌椅已经被彻底毁坏,刀芒的在空中快速的弹射,每当众人想前进的时候,就会出现新的刀芒将他们逼退。

    “嗤嗤——”

    一道道血花飘起,有人受伤了。这随时会从各个方向袭来,避无可避的刀芒,实是将众人逼得相当狼狈。

    仅仅过了片刻,刀芒就分裂成了32道,接下来,它们不再胡乱的弹射,而是开始有规律的扫向众人,好似化为刀阵,将闯入者困在其中。

    形势越来越紧张,大多数的人都是衣衫染血。若不是几个实力较强之人时时照应,恐怕现在有人已经死在了刀芒之下。

    就在众人坚持不下,几乎绝望的时刻,刀芒终于停了下来。寸寸刀光散入到墙壁内,消失不见,就如来时一样的突兀。

    教室内的人缓过一口气,暂时也无暇追究刀芒为何会自行退去,都是东倒西歪的倚着墙壁,大口喘息。

    这一战已经令他们非常疲劳,好在刀芒并不是无限的。但这“出师不利”的困境,仍是令众人心头沉重,气氛,也在无形中变得更加压抑起来。

    “不要在这里耽搁太久。继续往前走,下次经过教室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皇甫离看了看气喘吁吁的众人,眉头紧皱着。虽然刚才的刀阵,对他来说还造不成什么威胁,但这里的人实力不一,前方的道路却是吉凶难测,对整支队伍来说,终究是不利的。

    没想到镜像空间内,竟是有如此之多的险恶机关。终究是自己大意了啊……

    打开教室的门后,眼前还是一条走廊,和之前的走廊并没有什么区别。顺着走廊往前看,前面又是一个分岔口。

    又到了选择的时候,众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但却又不得不做出选择。

    这次的投票结果是右边。

    刚踏进廊道口,皇甫离立刻有了异样的感觉。而他也开始下意识的分析起来,这次的机关,莫非是……?

    “咦,好香啊!这是什么味道?”叶朔用力吸了吸鼻子。听他这一说,也有不少人好奇的东张西望起来。

    “这个香气可能有问题。”皇甫离说出了自己的推论,“上个分叉的路口也有香气,但是和这里的不一样。先撤回去,确认一下另一条路口的香气。”

    众人眼中也涌现出了难得的喜色。不管怎样,终于找到了一点线索,或许可以根据线索的提示,找到正确的路!

    由于刚进走廊,现在后面的路还没有封死,众人退回到岔路口后,又进入了另一条路。

    又是不同的香气。

    重新回到岔路口,众人开始分析这之间的不同。

    “刚刚右边的是海木香,这次左边的这个是天神香,这两种都是很珍贵的药材,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相反,对提高修为倒是有一定的益处。”澹台璟显然比较熟悉药材,只是闻一闻味道,就分辨出了药材的不同。

    虽然说出了两个方向的药材名,澹台璟的眼中仍是疑虑未消。最早经过的那条走廊,他并没有特别注意香气,是否,有什么线索被忽略了呢……

    “我觉得之前走的那条走廊,里面的香气可能是雀云烟!”沈安彤仿佛看出了他的顾虑,主动插话道,“以前我闻到过这种味道,所以比较熟悉。”

    “雀云烟和海木香都是天海棠的配方,天海棠是一种稳固修为的药材。但虽说如此,它对身体的承受力却有着极高的要求。若是体质差的人强行吸收,会产生极大的疼痛感。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分析的话,或许这条路是正确的。”皇甫离淡淡的分析道。

    众人听着都是暗暗点头,毕竟现在有了线索,总比每次都瞎猜要靠谱得多。

    经过一致认同后,众人选择了海木香这条路。

    一路上的氛围相比于之前,不再是那么压抑,但众人还是小心翼翼,神经紧绷,生怕会突然出现危险的机关。

    走了许久后,走廊再次出现了岔路口,左右两条路,正好有一条符合天海棠的配方。

    这下众人心里更是有底了。一次或许是巧合,但是两次,三次,已经足够证实他们的猜测了。

    踏上新的走廊,这一次刚走出不远,通往三楼的楼梯,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三楼的灯光,相比于二楼要灰暗一些,整个楼道中静悄悄的没有声音。

    顺着走廊行走,很快就再次遇到了分岔口。

    走进第一个分岔口,空气中弥漫着香气,有一股淡淡的酸笋的味道。

    澹台璟皱眉想了片刻,大惊失色,立刻示意众人退出走廊。

    “这条路有毒。”

    退出走廊后,澹台璟叹了一口气说道。

    接着众人又走了另外一条路,令人绝望的是,两条路都存在着有毒的香气。

    “一个是紫美人,另一个是金地花,这两个都是有毒的药材。要说毒性的话,金地花的毒性相对要低一些;要说配方的话,是紫美人的配方更多。但是这两者所有的配方,都是剧毒的药材,所以……”

    澹台璟一点一点的分析着,随着他的分析,众人也明白,接下来如果选择错误的话,可能会中毒身亡。

    时间迅速的流逝着,在众人短暂的商议后,决定还是选择毒性较低的金地花。

    “注意闭气,尽量少呼吸,能撑多久就撑多久。”临行前,皇甫离郑重的交待道。

    虽然众人极力提高了行走的速度,奈何走廊实在太长,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吸入了金地花的香气。

    在走廊的尽头,出现的又是一间教室。

    教室的门很旧,上面雕刻着一串稀奇古怪的花纹,上方的牌子上写着“艺术室”。

    推开门,只见教室里有几张画板,不均匀的分散在室内的各个位置。教室最前方是一张四四方方的讲台,讲台上摆着一个穿红色花衣裳的套娃。黑板上凌乱的画着一些曲线,看着似乎没有任何规律。

    两边的墙上挂着数个红色的灯笼,一缕缕红色的光芒从灯笼里散发出来,笼罩在教室的各个角落。打在画板上的红光,掩盖了画作原本的颜色,远远看去很是阴森。

    “这里很可能会出现危险,不要懈怠,以灵力护住周身。”皇甫离神色凝重,低声道。

    话音刚落,黑板中慢慢渗透出一个小女孩的光影,像是从墙壁的另一侧跨越而来。

    从外形看来,那小女孩似乎只有十二三岁大小。一身墨绿色的裙子,有些地方破旧的很厉害,显然已经穿了很久。

    小女孩目光无神,举止动作都很机械,像是提线木偶般。这副样子,和那些行尸走肉的学员,都是有一种诡异的相似。

    透过乌黑杂乱的头发,可以隐约看到她的面庞。很标致的一个小女孩,但嘴角却是始终向下弯曲着,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哥哥姐姐,你们见过我的兔子吗?”小女孩说话了。声音是一种稚嫩的童音,扬起的目光中,也是一片天真单纯。然而在这异常的环境中,这个明显是“异端”的小女孩,依旧令众人心中阵阵泛着嘀咕。

    “咦,那是璟哥哥吗?哥哥你是来帮我找兔子的吗?”

    小女孩一脸期待的看着众人,尤其是看到澹台璟的时候,她显得很是高兴。但这个笑容却是突兀的僵在了脸上,紧接着眉头猛然一拧,口中响起了咯咯的磨牙声。怪异的表情,为这张童稚的面庞平添几分阴森。

    澹台璟怔怔的注视着她,身子已经难以自抑的颤抖了起来,仿佛看到了天下间最为难以置信之事。

    另一边,小女孩不等众人回话,又变得一脸委屈可怜,捏着皱巴巴的裙角,再次问道:“你们真的没见过我的兔子吗?璟哥哥,是不是你把兔子弄丢了?”

    皇甫离等人转头看向澹台璟,叶朔更是频频用眼神示意:“你认识她?”

    两行泪水,从澹台璟眼中缓慢流出。他已经忽视了这间诡异的教室,也忽视了众人的注目,他的视线,只剩下一条单一的轨道,在朦胧的泪光中,跨越了时间,跨越了生死的记忆,与尽头处的小女孩遥遥相连。

    往日的澹台璟,也算是个喜怒不形于色之人,而今竟致当众落泪,究竟他和这小女孩之间有什么渊源?

    还不等众人细问,那小女孩单纯的笑脸忽然扭曲,横眉怒目,声嘶力竭的朝着众人吼道;“没有兔子,你们都没有兔子!!那你们活着没有任何意义!都去死吧!”

    沙哑的声音从小女孩口中吼出,但话音落下,她却是意外的没有做出任何攻击行为,反而一脸悲伤的隐入墙面,消失不见。

    还不等众人松一口气,教室四周的墙壁就裂开了一道道缝隙,缝隙里慢慢爬出了密密麻麻的金属虫子,身上闪烁着金铁的光泽。

    “不要跟它们硬拼,抓紧穿过教室!”皇甫离当机立断,向众人喝令道。

    澹台璟满面泪痕虽未干涸,好在理智尚存,当即灵力运转周身,跟上了众人的脚步。

    另一边,金属虫子的背部缓缓开裂,伸展出两截扇形翅膀,闪电般的朝着众人飞来。

    澹台璟一脸狰狞,对着飞来的虫群一掌拍去,空中凝聚出一道火焰掌印,带着滚滚热浪,呼啸而过。

    叶朔一把拉住他,急道:“你疯了吗?这样只会加快毒素发作!”

    虽然走廊中的毒素较为轻微,只要打坐调息片刻即可完全驱除,但问题是,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一个安安稳稳的调息时间!

    最前方的金属虫子并没有触碰到火焰掌印,而是在掌印之前纷纷炸裂开来,炸裂的虫体内溅出一片雾粉般的颗粒物,在空中迅速漫延。

    火焰掌印触碰到颗粒物后瞬间消失。大量的粉末在教室内漂浮,也有人不小心吸入了几口,立时面色剧变。

    “这是秽道沙,不仅有毒,更是会禁锢周围的元素,这下麻烦大了……”皇甫离双手迅速掐诀。如果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的话,要闯过去倒是不难,但若是再分心顾虑其他人……恐怕就连他,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撑过这一关。

    这个培训班到底是什么来头?见识过这一道道机关,皇甫离心中的疑惑也就更重。明显不属于这个位面的科学水准,毒学,鬼道,更是样样精通。隐藏在幕后的人,究竟是谁?又有什么图谋?

    剩下的金属飞虫层层叠加,扇形翅膀迅速嵌合在一起,密密麻麻的飞虫群,转眼间就堆积成了四只人身大小的巨虫,而那些细小的金属虫,则像鳞片般一个个镶嵌在上面。

    四只巨虫的背部,迅速凝聚成两双硕大的翅膀,翅膀也是由密密麻麻的金属虫组成。

    飞在空中的巨虫,张嘴吐出一道金属箭。皇甫离急速侧身避过。而未能命中目标的金属箭,迅速分裂成细小的虫群,再一次飞回了巨虫身上。

    瞬息之间,巨虫就飞到了众人的眼前,身体不断变幻着,有时会突然分化出一把利刃朝众人砍去,有时则凝聚成一根根箭矢,大面积的朝众人扫射。

    每个人都很狼狈,又没有太好的办法克制巨虫,即使凭着强力攻击,暂时令它们分散,却无法击溃虫群的本质,很快,它们仍是会重新凝聚。

    澹台璟屡次试图操纵火焰,但一道道灵技打出,却是收效甚微。不仅是由于秽道沙的影响,此前潜伏下的剧毒,也在不停的削弱着众人的实力。

    情势,正在变得越来越不利!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