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777章 日记中的真相

时间:2018-01-28作者:幻之以殁

    “我们曾经约定过,要一起站在修灵界的巅峰!但是现在他死了!他把我一个人丢了下来!”

    “培训班给出的官方解释是,因为他修炼太拼命,走火入魔……这不可能!我绝不相信!

    这么多年的兄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他这个人,一向都是最懂得让自己偷懒的,怎么可能会那么拼命……甚至还走火入魔致死?

    我和叔叔一家去报官,但是官府给出的答复却永远都是:证据不足,无法受理。

    他的尸体运回来的时候……全身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有的伤口已经化脓,有的已经发黑,这不明摆着是受尽了虐待吗?我真想问问官府,为什么不能请个仵作来验尸,难道这还要说,是他练功自己摔出来的吗?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会去县衙,我跪也跪过,求也求过,但他们最后却说……如果我再闹下去的话,就要直接把我抓起来。

    后来,叔叔一家受到来自官府的威胁,不得不接受了儿子的非正常死亡。他们心灰意冷,只能开始着手为儿子操办后事……但是,我是不会接受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接受的!

    如果通过正规渠道无法为他讨回公道,那我就亲自进入这个培训班查个究竟!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倒要看看这里到底有多么黑暗,看看他们是怎么害死那些无辜学员的!

    到时候,我一定要摧毁这个地方……为我的好友伸冤报仇!”

    严子涚说到这里,激动得全身发抖,叶朔以己度人,想到他愿为好友,孤身对抗培训班的这份勇气,与自己和顾问的处境又是何等相像。心有所感,默默的按了按他的肩,以示鼓励。

    严子涚连做过几个深呼吸,情绪才逐渐平复了几分,凝视着不远处冰冷的大理石桌面,以及围坐在长桌前的一座座冰雕,叹一口气,又继续说了下去。

    “做出这个决定后,我就瞒着父母,向培训班报了名。我想,假如他们知道的话,是绝对不会让我去的。但是有些事如果不去做……那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来到培训班的第一天,导师说,要在我的脑中植入芯片。那时候我就觉得古怪,这分明就是一种操纵手段……一旦植入,今后我生死都会处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就像是被下了毒蛊一样!

    但我要是执意拒绝的话……他们一定会立刻请我离开,我就没有办法继续调查了。所以……明知对身体有害,我还是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像你说的,在脑中塞进了一个定时炸弹。”

    “接下来,我留心观察这里的其他人。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群行尸走肉。我猜,这就是芯片对人体造成的影响之一了。

    并且,玉简无法联络外界,唯一的那个邮筒,我悄悄去查看过,只是个摆设。我们待在这里,和坐牢并没有什么分别。

    不过,虽然处处都透着不对头,但这里的生活,表面看来还是很规律的。起床和熄灯的时间都有着明确规定,白天就全部用来自修。仅仅是这样的话……我还拿不到他们的犯罪证据。

    至于封锁联络,到时候导师可以说,他们只是想让我们专心修炼,避免外界的干扰。官府一定也会睁一眼闭一眼的。

    最初那段时间,我完全失去了方向。直到有一天……

    说到这个,就不能不另提一句。其实我一直都有记日记的习惯,也会时不时的翻看以前的日记。某一天我忽然发现,日记中提到的一段人和事,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我了解自己,我是从来不会在日记里编故事的!但是白纸黑字,也的的确确是我的笔迹,绝对不会有假……这个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我的记忆可能被做了手脚。

    从那以后,我就加倍关注身边的人,我会把他们的名字,以及他们做过的每一件事都详细的记录下来。记忆可以被芯片修改,但是写在纸上的却是真真切切!

    果然,在我开始尝试这样做之后……说来滑稽,我竟然就在自己的日记里,了解到了许多被我遗忘的真相……原来,就在我的身边,已经有那么多人死去了,而大家却还一无所知!

    有的时候,导师甚至还会设计所谓的‘游戏’,让我们自相残杀。可能昨天我们还在一起笑,今天手上就染满了对方的鲜血,明天却已经将这个人的存在忘得一干二净……我们……都是罪人……但是最大的罪恶根源,始终还是这个培训班!

    在这里,为了分裂我们,让所有人互不信任,导师定立了一条‘互相监督’的规矩。

    我当然知道,其他学员是无辜的,但是我不可以死……在查清真相之前我绝对不可以死!所以为了拼命的存活下去,我不惜出卖任何人……我要拿到足够的贡献分,在关键时刻可以为自己赎命的贡献分!

    有很多人就是因为我的检举,又没有足够的贡献分,白白的送了一条命。每检举一个人,就是害死了一个人,每次看着日记中那些消失的名字,我都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你也是其中之一……我发现你私下和叶雪松接触,想要从他嘴里问出真相……其实,就是你们这些新生,大脑还没有被完全控制,看什么都充满了好奇,所以从你们身上最容易找到突破口!

    我把录音和视频交给导师,得到了贡献分。那一晚我看着你半夜出门,我知道你再也回不来了。我很愧疚……可是再愧疚我也只能走下去!

    让我意外的是,后来你竟然好端端的回来了!这怎么可能呢?从来没有一个学员,可以在半夜出门之后,依然活下来……所以,我更加仔细的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

    那天,我看到你在纸上写了些什么,在你离开之后,我翻了你的抽屉。上面写的,是几个对我来说很陌生的名字。

    但是当我打开日记一对照!我发现这几个都是已经死去的学员名字!你和我不同,你分明是拥有完整记忆的!

    两者结合……我觉得你一定就是导师派来的卧底。于是我开始处处针对你,我想要利用那些‘游戏’,光明正大的把你干掉……”

    “啊,就是那天……”叶朔这时也记起来了,那晚他回到寝室,发现自己的抽屉被人翻动过了。也同样是在那段时间,严子涚每次见到自己,都会用非常古怪的目光盯着自己。那时还困惑不解,如今想来,他当时的心理状态,大约是又怨恨、又恐惧吧……

    “这次的狼人杀游戏,我认为导师为了降低学员生存率,是一定会在我们身边安插卧底的。那么最有可能的人选就是你……所以我才会那么急着想把你票出去。但是这些话不能明说,否则也很有可能会被其他人偷录……总之,总之就是这样了。”

    严子涚终于结束了他的叙述,略有些尴尬的垂下头,似乎是在为自己近期的行动表示负疚。

    “别担心,我一定会帮助你的!”误会终于解开,又多了一个盟友,叶朔现在的心情倒是很好,“虽然我不认识你的朋友,但是我能理解,你愿意为了朋友拼上性命的那种心情。为了不再让更多人无辜受害,加入我和温成的正义同盟吧,我们齐心协力,一定能打垮他们的!”

    “对了,你刚才一下子跟我说那么多……你不担心我只是在演戏,博取你的信任吗?其实我可能真的是导师派来的卧底啊?”抓了抓头皮,叶朔又带着些调侃的笑道。

    严子涚默默的点了点头,脸上终于也现出了一丝难得的笑意:“不……我想你一定不是的,因为……”

    “你没有那个当卧底的智商。”叶朔还没来得及感动,严子涚紧接着的一句话,顿时砸得他晕头转向。

    ……

    这会儿,中场休息也差不多结束了,新一轮的游戏再次如期而至。

    叶朔持续闭眼中……

    昨晚是平安夜。但对叶朔来说,接下来的白天,却注定不会平安。

    也不知是否乐极生悲,刚刚才和严子涚成为朋友,这一轮众人的发言,却开始集中火力攻击起了沈安彤。

    最初,是从高芊的发言开始的。

    “女巫已经出局了,昨晚还能出现平安夜,现在你们该知道谁是真正的守卫了吧?

    昨晚我是自守,守出这个结果,看来狼人还真是迫不及待要刀我!不过也得多谢你们,替我坐实了身份!

    3号(沈安彤),不用再考虑怎么圆这个漏洞了,你的垂死挣扎也就到这一轮为止了!

    我说你是铁狼不是因为你一再怼我,也不是因为前一轮,你强势为我眼里的铁狼13号(林杰)站边,毕竟你可能是喜欢13号(林杰)呢,舍不得他太早出局,对吧?

    不过你放心,现在你什么都不用做,也什么都不用说,单凭你能活到现在,已经说明你就是板上钉钉的狼!

    我们先假设当初你不是自刀,那么你这么一个高能玩家,如果是我们好人阵营的,狼队第一晚失手,为什么之后就再也没有刀过你?

    当然你可以说,他们这么做是为了污你的身份,但是为什么连12号(叶朔)这种菜鸟,狼队也没试过去刀他或者拿他抗推?就因为你们是情侣,出了12号(叶朔),你也得跟着出局,少了你这个队友,对狼队是不利的吧?

    不过我想狼队也不会忘记,你是他们的队友,你的情侣却是民,这就导致你根本不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你真正的阵营是第三方情侣!所以把你利用到最后,必须要在最后一轮之前把你推出去,否则赢的就是你们情侣阵营了!现在该是行动的时候了吧,狼朋友们?”

    对沈安彤的攻击,逼得叶朔阵脚大乱,轮到自己发言时,他只能努力代为辩解。

    但或许是他的说法太过无力,反而加深了众人的怀疑。就连狼阵营——如果场上还有的话——也开始脱队反踩。最后的票型显示,得票最高的果然正是沈安彤,按她现在的票数,就算自己和严子涚设法分票,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眼看沈安彤就要出局,自己的“殉情”也即将成立,叶朔的内心中正有十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我要为了她去殉情啊!在这个时候被公推出局,很可能就会真的死掉啊!”

    而且,他和沈安彤及丘比特三人,并不是单一的好人或狼人方,而是三方情侣阵营。如果他们三个统统出局,将来获胜的不论是好人还是狼人,他们都没有机会跟随阵营复活。

    该怎么办?怎么办?叶朔已经陷入了抓狂中。

    投票界面,还设置了一个猜身份的按钮,如果有人愿意挑战,随时都可以按下。不过一旦猜错,导致的就是立刻全灭,因此游戏进行至今,都还没有人试着按过。

    怎么办?破罐子破摔,干脆去挑战猜身份?叶朔几次抬手,但一想到那些混乱的身份,就闹得他一阵头大。他根本猜不出那些人的身份啊!

    正在叶朔的手悬浮在按钮上空,左右为难之际,在所有人脑中,忽然都收到了一条“系统提示”:有人要猜身份了。

    什么情况?该不会是自己刚才无意中按下去了吧?叶朔又惊又惧,而这时他的眼前已经全黑。无论是投票界面,还是刚才的会议室,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空间一转,叶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身处在了一片黑暗地带。参与游戏的20名玩家,此时都是好端端的坐在这里,也包括那些早早化为冰雕的玩家。

    而从他们的反应来看,明显也是处在状况之外。

    “这是谁啊?他行不行啊?”“万一猜错可是要全灭的啊!”

    一时间,场中一片混乱。叶朔也伸长了脖子,努力的东张西望着。

    这样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多久,突然,一道光束从天而降,在20人身侧高速旋转,环绕数圈后,最终落定在了皇甫离身上。

    这一刻,只有他身边有着光亮,而其他的19人,全部被隐入了后方的黑暗之中。并且,他们仿佛被分隔到了不同的空间内,虽然还能看到对方,所发出的声音却无法传递到旁人耳中。

    那道唯一的光源,自然引得全场注目。而一道不带任何感情的金属声音,也在这片空间中响了起来。

    “15号玩家挑战猜身份,下面请开始。”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