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754章 追寻

时间:2018-01-16作者:幻之以殁

    叶朔并不知道,他无意中给致远学院带来了多大的混乱,此时的他,已经带着皇室的批复文书,前往邑西国最大的档案馆了。

    推开两扇沉重的木门,光线斜斜洒落,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承载着光阴万象的时空殿堂。

    整体布局宏伟大气,古风蔚然。中轴对称的造型,烘托出稳重而严谨的大家风范,在沉静色彩的烘托下,仿佛古代鸿儒之冠带。玻璃幕墙的通透明快,与沉稳的建筑体型完美结合。

    一排排高大的书架,鳞次栉比,充满恢弘磅礴之感。高低各不相同,错落有致的排列犹如起伏的山峦。细碎的灯光自海浪般的顶棚流泻而下,在暖黄的书架上编织出无尽的风景。

    初看时,只觉与致远学院的图书室有几分相似,但相比之下,这里却更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两条延伸的长廊,如同打开了时间的隧道,向来人展示着千万年的坎坷沧桑,风云幻变。

    叶朔在门前足足站了许久,才迈开脚步,向长廊深处走去。

    一直以来,他都生活在一种“小国陋民”的自卑中,直到今天站在这里,他才深深感到,邑西国再小,也有它自己独特的历史、文化,今天的和平,也是跨越了千年的血与泪。无论如何,这里,是自己的出生之地,是自己的根。

    书架上,按照年代做出了表识。叶朔没多犹豫,就直直的朝着后排走了过去。

    曾听郭县令说过,九幽殿主是在两千年前崛起,虽然还没有更加详细的调查方向,但至少先把那个时代的历史都详细调查一遍,看看是否有什么奇闻异事。站在先知者的角度,即使是当时被忽略的资料,也会成为可供拼凑的线索。

    两千年前,还没有如今日这般完善的拍摄刻录技术,一应旧物并无实景照片,只有一些宫廷画师所绘的简笔画。文字也是格外绕口,叶朔看得半懂不懂,不由有些后悔,为何就没带上南宫菲同来。

    此外,对于一个日后会称霸世间的狂人,叶朔认为,即使最初身份卑微,也绝不会是市井平民。设想一下,在定天山脉前的那条街道上,就算给那些卖肉的大叔、卖西瓜的大婶无上神通,他们就真能统治世界吗?

    不,眼界决定了能力。对方从前若不是好战的君王,便是能征善战的将军,要么就是心怀叵测的臣子。对于用兵之道,他一定是懂得一些,也有着长年接触的机会。因而叶朔的调查方向,从一开始就放在了那些权贵名流身上。包括他们的生平、妻妾子嗣,细细查阅,无一遗漏。

    一卷卷的翻阅着,转眼,叶朔在书架间已经耗掉了大半天。他是一清早就到了这里,如今已是日影西斜,但实际的收获,却仍是等同于零。

    那些复杂的年代记,也无非是各国征战、王权更替,君主上位后进行了哪些改革,推行了哪些新策,再就是对整个国家的贡献等等,这些在致远学院的历史课上也都是学过的。

    当时叶朔在课上总是睡觉,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这么详尽的去翻阅历史资料。这个样子若是让他的历史老师看到了,是否会感动得老泪纵横,大赞“此子终于开窍”?

    总而言之……叶朔叹了口气,这历史上,的确有那么几个死因存疑的高官重臣,也有附录的野史称,当时死的只是替身云云,但看着那些满面虬髯,眼神呆滞的画像,他实在觉得……这些人没有成为第一枭雄的潜质啊。

    揉了揉因长时间,有些发花的眼睛,再次抽出一本书册。翻到半途,叶朔的动作忽然顿住了。

    那是在一篇论述文后的附录,标题为:“遗落在沧海间的政治明珠——评末代苍平国首席辅政大臣未子兮”。

    苍平国……叶朔死死的盯住这几个字眼。是啊,他直到现在才想起来,刚才这一路查阅,所有的资料上,对苍平国的记载都是少之又少,就好像,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个国家一样。

    如果说,是因为这个国家小的不值一提……但就算在叙述紫楚国的几个敌对国家时,就连一战覆灭的弹丸小国都偶有提及,苍平国再怎么说,也是灭掉了末代紫楚国,但这段历史,竟然没有丝毫的记载?

    再说到紫楚国,末代国君卓逸王,在史料上被描述成了一个极致的暴君。残暴无德,嗜杀好战,贪恋美色,滥杀忠臣,昏庸无道……堪称千古昏君第一人!

    在卓逸王向自己呈现的回忆中,虽然他的确是生性喜战,侵略了周边的大量国家,但叶朔觉得,他在史料上被“黑”得实在有些过了。

    不管怎样,他的政绩还是明摆着的,紫楚国在他那一代,版图也曾得到了高度扩张。并且除了被芷泠迷惑,卓逸王的为人,实在是并不好色,为何在历史上竟被篡改得如此面目全非?且即使是一些与紫楚国八竿子打不着的文章,论及昏君,也必然以卓逸王作为反面教材!

    若是不知史实,单看这记载,卓逸王简直就是残暴昏庸,人人切齿,但这样的叙述大篇幅失实,似这般不遗余力的抹黑一个人,以叶朔贫乏的历史知识,也能判断出,必定是出于政敌之手!

    奇怪的是,这抹黑前代君王之事,也并非仅此一例,但其他人的冤案,即使在当代尚需避讳,到得后世,也总会有史学家为其正名,重新给他一个较为公正的评价。而这卓逸王,却是被一黑至今,除非是,他的政敌,现在仍然在位……而要说紫楚国的最大政敌,自然非苍平国莫属!

    叶朔心中“咚”的一跳,连忙仔细查看附录。文章大意说道,未子兮作为辅政大臣,虽然时间短暂,但他的政绩却是不容忽视。并详细列举了由他上谏,所推行出的一系列新政等等。

    文章最后还评价称,他的生命只如昙花一现,便随着苍平国覆灭,如果他能活下去,必将会成为一代枭雄。

    如果他能活下去……叶朔无意识的捏紧了书卷。那么谁又敢说,他又必定是并未活下去呢?

    未子兮其人,叶朔在卓逸王的回忆中曾经见过,不过在紫楚与苍平两国的长年战争中,他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小配角,当时自己并未在意。现如今,对于他的回忆,也随着这篇文章,一幕幕的涌现了出来……

    在卓逸王受芷泠迷惑其间,忠心耿耿的右丞相曾屡次进言,请求大王勿要因美色误国。卓逸王一概置若罔闻,最终右丞相心灰意冷,预言了紫楚国必将自卓逸王手中而亡,不忍亲见,当众自尽。

    右丞相之子未子兮,亲眼目睹父亲尽忠而死,对卓逸王恨之入骨,一怒之下投向苍平国。在紫楚国兵败后,那对卓逸王囚禁千年的惩罚,也是由他提出。

    日后,因芷泠毁约,蜘蛛女王率部众陷落苍平国,国都成为了一片废墟,又化为了日后的黑密林……但是,至始至终,他并没有见到过未子兮身死的景象!

    如果,对方真的还活着,并且在日后获得了极致的权力,以他对卓逸王的恨意,是完全有可能做出这种歪曲历史之事的……未子兮,未子兮……回忆中那个苍白少年的面貌,早已在叶朔的脑中模糊。难道说,他真的会是今日的九幽殿主?

    心里揣着这个疑问,叶朔继续翻阅时,也是时刻留心关于苍平国的蛛丝马迹。然而正如他所料,苍平国的存在,果然是有着被刻意掩盖的痕迹。除了那一篇不知是否忘记删除的附录,就连任何一段有关苍平国的文字记载都找不出来了。

    苍平国的旧址,位于黑密林,若要调查的话,果然还是要去那边……叶朔正寻思着,视线忽然落在了手中的一篇文章上。

    这篇文章,写的是历代瓷器文化的演变,这当中,明显是出现了大篇幅的删节!

    若要说的话,就好像一个人做足了热身动作,卯足了劲儿准备进行百米冲刺,却在一瞬间就到达了终点。反复通读数遍,那种强烈的违和感,令叶朔愈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此文的作者是一位历史学家,按照他的风格,每写及一段瓷器演变,都会扩充一段当代的历史,及相关的风俗趣事。莫不是……那段被删节的文章,无意中触碰了苍平国旧事?

    连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文章都要删,那个年代,还真是不可说啊……叶朔叹了口气,举起玉简,对文章进行了大版面的拍摄。

    目前,这该是唯一的线索了。看后文附录的作者资料,对方现在应该还在世,那么他手中必然会有未被删节的原稿!

    ……

    离开档案馆,叶朔按照地址,找到了一间幽静的茅舍前。

    那名历史学家姓邱,别人都称他邱教授。幸运的是,邱教授曾经在学界还算小有名气,停笔后偶尔会在一间私塾中教书。不过他担任的只是一个挂名闲职,心情好时就去讲上几句,闲时则寄情山水,钓鱼弄花为乐。

    叶朔找到了那间私塾,费尽口舌,总算是问出了他的现居之处,连饭也来不及吃,就忙着赶了过来。

    敲过门后,破旧的门板很快就被人拉开,一名胡子拉碴的中年人皱眉瞪着他:“你是?”

    按照邱教授的年龄,此人多半是他的儿子。叶朔连忙按照一早想好的说词,应道:“啊……我是邱教授的读者,非常喜欢他写的文章,真是字字珠玑啊!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可以和他聊聊吗?”

    那中年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爹钓鱼去了。要不,你改天再来?”看他的样子,头发蓬乱,两眼半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显然是在怨叶朔打搅了他的好梦。

    叶朔干笑着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我可以在这里等他!”见对方一脸不耐,蓦地心思一转,掏出玉简,三两下调出先前拍下的照片,“那个,对了,我特别喜欢这篇文章,但是感觉内容被删减了不少,请问能把原稿拿给我看看吗?”说着,他夸张的提高声音:“真是迫不及待的渴望拜读了啊!”

    在他想来,若是向邱教授直言相询,对方是深知这段历史的,或许就会有所顾忌,刻意避讳。而眼前的中年人,对此事满心不耐,没准可以钻这个空子,比如让他把父亲的稿子随手扔给自己,接着就互不打扰一类——

    那中年人为他这夸张的表演,倒是稍感诧异,语气也好转了几分,“话说回来,也难为你年纪轻轻的,竟然会喜欢他写的那些老古董文字啊。不过你来得不巧,我爹已经封笔很多年了,当初的手稿,现在也都当柴火烧了吧。”

    叶朔大吃一惊:“为什么?”

    那中年人轻扯了一下嘴角,低下头仔细打量着他:“我说你,真的是我爹的读者么?”

    叶朔吓了一跳,连忙昂起了脖子:“当……当然啊!怎么?”

    那中年人叹了口气:“要是真的看过我爹几篇文章,就该知道,他研究的那个年代,不能碰的东西太多。‘如果提起笔写几个文字,都要时刻担心着因言获罪,那还不如不写’。他是这么说的。”

    ……

    就这样,叶朔带着尚未得解,但已是隐约明朗的疑问,离开了邱教授的林间小屋。

    有的时候,越是刻意掩盖,反而越会露出破绽。至少现在他已经可以肯定,“那个年代”的核心国家,就是苍平国。而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大面积的抹除,也确实是成功的。

    如果他不是曾经在卓逸王的记忆中看到过相关史实,就不会知道苍平国的存在,包括它的历史地位,以及和紫楚国的旧日恩怨。那么就算今天看到那篇评析未子兮的文章,恐怕也不会进行深入思索。

    如果他不是曾经遇到过卓逸王,他同样不会注意到史料中的言实脱节。或许那时在他心目中,这就仅仅是一个令人唾弃的昏君而已。

    一切的碎片,构成了如今的线索链。至于九幽殿主的真正身份,也正在渐渐的浮出水面……

    接下来,就到黑密林去查一查吧……!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